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宋末 > 宋末全文目录阅读第3章刀卷影破谁堪眷

宋末全文目录阅读第3章刀卷影破谁堪眷

发表时间:2019/12/5 7:38:46来源:阅文热度:

《宋末》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全文讲述:一个骇人的念头自孙洛脑中蹦了出来,“柄爷,这些..好像是...”孙洛磕磕巴巴的还未说完,只见柄爷略微低了下头额,道“是西...

宋末

  随着柄爷的一声断喝,整盘营帐的护卫都炸了起来。只见自西面山坡上黑压压的一片人群乘着月色急行而来。

  孙洛站起身抽出腰间那柄救过自己一命的匕首,一脸慌张地站到柄爷身后,双手颤抖的险些握不住匕首,柄爷一边吆喝护卫将马车赶来冲作掩体,一边布置各人位置,转头之间瞧见孙洛满脸苍白颤颤巍巍的自己身后,一巴掌胡到了孙洛脸上,将孙洛打了个趔趄,嘴中喝骂着将一柄长刀塞进孙洛手中“别他妈的站着当靶子,跟在我身后机灵点。”

  柄爷狠狠的一巴掌这才将孙洛打清醒,匆匆跟上柄爷的步伐,将匕首塞回腰间,双手攥着长刀,慌张的随着柄爷来到一排由马车仓猝摆成的掩体后。

  一名护卫一路跌跌撞撞跑到柄爷身旁磕磕巴巴的刚说了两句,便被柄爷大骂着一脚踹倒在地“怕什么怕!都是他娘的没卵子的孬货,爷跟毕将军杀金狗的时候比你们这帮死崽子还小,也没见老子怕过,直娘的,给老子站起来,把嘴撸直喽,说明白。”

  只见那护卫爬起身来,喘着一口大气才将讲话说完了,孙洛这才知道原来后路已经被不知哪来的人抄了,马队这三十多号人彻底被这帮不知哪来的家伙包了饺子。

  柄爷皱着眉将长刀一挥,大喝了一声“儿郎们,都他娘的给老子看好喽,这些毛贼有个吊毛怕的,当年老子一个人连金狗的鹞子阵都闯破了,这区区毛贼有什么可怕的,随老子把这群直娘贼的鸟厮宰了,到时候史相爷定重重有赏。”

  随着柄爷的一段臭骂,护卫们也渐渐稳下了心神,十几名护卫手持弓箭各自守住阵营。

  但离柄爷较近的孙洛却在慌忙间看到了柄爷眼中的一抹凝重。柄爷隔着马车向西边渐行渐近的人潮望去,孙洛顺着柄爷的视线这才看到,远远奔来的这些贼军,身上穿着破旧的麻衣,有些甚至仅仅只有一条残破的裤子,手中的武器却是同一制式的长刀,带到跑的近些,孙洛才发现这些破旧的衣裳竟然大多数都是同一制式的军服,只是太过破旧了隔得太远不太好看出来。

  一个骇人的念头自孙洛脑中蹦了出来,“柄爷,这些..好像是...”孙洛磕磕巴巴的还未说完,只见柄爷略微低了下头额,道“是西夏溃军。”

  柄爷静了半响,回过头来低声笑道“你小子怕了?”

  孙洛脑袋很不争气的点了点。

  “怕个屁!天下军队属西夏军最没种,他娘的,当年开禧北伐那阵,吴曦作乱,西夏两万大军被三千叛军冲的连个屁都不剩,那他娘的可是正规军,今天这些溃军就更不够看了。一会你就跟紧老子,砍瓜切菜的就把这些卵蛋切爆了。”柄爷拍着孙洛肩膀笑道。

  话刚说完看着孙洛面上一副不信的表情,柄爷歪歪嘴骂了一句,转过头去,不看孙洛,嘴里却又像是在宽慰孙洛般低声说着“西夏最厉害的不就是弓箭,到了近身战不足为惧。就今天这帮匪兵的架势,连铠甲都穿不全,哪有那些东西。近了身,你只管挥你的刀。连个屁都不要怕!”说到这,柄爷又转过身,双目灼灼的看着孙洛小声道“你若现在就怕了,一会近身搏杀你就真的死定了。”

  柄爷话一说完,便一言不发的站在那里仅仅盯着自远及近的匪兵,此时孙洛已经完全被吓破了,从出生到现在孙洛哪里见过这阵势,在家时别说杀人,连鸡都没杀过。有生以来杀过最大的物件,也就是上次那条倒霉的巨蟒,况且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际,生死一瞬间根本没有那么多顾虑,可这次就不同了,这可是人啊!活生生的和他一样的人。孙洛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上下牙床在不规律的撞在一起,一股尿意自心房一直蔓延到膀胱,孙洛真希望这就是一场梦,当梦醒过来他还躺在寝室里和室友们一起讨论无聊的生活和无趣的老师,但眼前越来越近的狰狞面孔已经在反复清晰地告诉他,这————绝对不是梦。

  随着柄爷的一声大吼,十几名手持弓箭的侍卫同时松开手中的弓弦,利器刺破肉体的声音接连传入孙洛的耳朵,瞬间,急冲过来的匪兵已经倒下了一排,但后续的匪兵踏过同伴的尸体,毫不犹豫的依旧朝营地冲来。

  从来没有经历过任何战争经验孙洛被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勇气支撑着身躯,双手攥着长刀,注视着奔流而来的敌人。

  “杀!”

  柄爷沙哑却又撕裂人耳膜的喊叫声再度响起。护卫们纷纷跳出掩体向逼近的匪兵冲杀,跑在最前方的匪兵,被柄爷一刀削去头颅,鲜血自胸腔喷射出一丈多高,在空中旋转了半圈的头颅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坠落在地,失却头颅的身子彷如孙洛在学校时制作泥塑的软泥,软趴趴的堆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柄爷一刀得手,反身冲入敌军,如若脱闸的猛虎入海的蛟龙,凶悍的仿若不再是那个曾与孙洛在马上扯淡,懒散的靠在马车旁半睁着眼与孙洛喝酒的老人。

  整个营地前仿佛变成了人间炼狱,护卫们奋勇搏杀,匪兵与护卫们的鲜血洒在大地,融在一起,彼此之间仿佛不再是曾经刀剑相向的仇人。不断倒下的尸体有孙洛熟悉的曾经一起在月下喝酒在马上闲聊的,更有孙洛陌生的从未见过的曾经狰狞现在却略带迷茫的灰色的面庞。

  在这一刻,孙洛紧张惧怕的情绪终于积蓄到了极限,“啊————”孙洛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喊,爬滚的翻出掩体,像一只状若疯狂的狼狠狠扎入了战团。

  孙洛一刀砍在了一名刚刚回过身的匪兵的咽喉之上,一声割破皮肉的撕裂声不知为什么在这个吵杂混乱的环境下异常清晰的传入了孙洛的耳中,匪兵捂住喉咙的手指尖喷涌出来的鲜血溅了孙洛一脸。孙洛只感觉到一股滚烫的液体涌入了自己的嘴里。看着那张曾经狰狞而鲜活的面孔渐渐倒下变成灰色,孙洛的心神瞬间被一股莫名的恐慌与兴奋包围了。

  “去你妈,傻啦!”随着柄爷的一声大喝,一名冲向孙洛的匪兵被砍翻在地,随着鲜血自孙洛的最终流入喉咙,那股血腥的令人作呕的味道迅速令孙洛混沌的思维瞬间清晰了起来。

  孙洛只感到头上的青筋紧绷的已经到了爆炸的边沿,孙洛虽然看不到,但他相信自己的双眼定然是血红,在不知被什么样的情绪支配着的孙洛双手持刀,奋尽全力一刀砍向柄爷身后的匪兵,孙洛回忆着他所见过的唯一两名称得上会武艺的人,柄爷与高泰裎的出手方式,用尽了全身的气力,劈,砍,挡,孙洛什么都不记得了,他只记得在杂乱的人群中,反复的劈砍直到右肩被刀撕裂的伤口喷出的血液飞溅到自己的眼中时,才发现在柄爷的带领下,二十几名护卫以将数量占优的匪兵杀退了大半,而第一次经历这种场合的孙洛若非柄爷时常的回身劈砍,早已如此刻躺在地上身体变得冰冷的护卫一样永远倒在了战场上。

  随着匪兵的溃退,孙洛一屁股倒在了满是血水尸骸的战场大口喘着气,探出一只因握刀用力而发青颤抖的手,自口袋中颤抖的摸出一支烟,颤颤巍巍的取出打火机,在另一只手的帮助下艰难的将香烟点着,随着略带酸味的烟草味涌入口腔,孙洛只感到过分紧张的腹部在几次剧烈的抽搐下终于平静了下来。

  呼出一口混杂着血腥味的烟雾,一只破旧的酒囊被人丢到了孙洛的面前。

  “喝吧。”柄爷沙哑的声音在孙洛身旁响起“第一次都是这样的,以后就习惯了。”

  孙洛拧开酒囊,艰难的将酒倒入自己的嘴中,,整个人的神情在这一刻开始慢慢放松。

  柄爷扶起了孙洛,慢慢向营地中走去。他们背后是满地永远不再鲜活的曾经挂着微笑或泪水的面庞。

  柄爷将孙洛抛在了地上用烈酒洗刷孙洛胸前及右肩上的伤口,笑骂道“操,老子第一次上战场可没你小子这么疯,你小子天生就是杀人当兵的料,从老子第一天见到你就看出来了,你他娘的像一种人。”

  “那种人?”孙洛自柄爷手中夺下酒囊又大灌了一口因被烈酒沙得伤口疼得直淌眼泪的惨声问道。

  “嘿嘿。”柄爷笑了两声却并不回答孙洛的问题,只是扯破了自己残破的外衣,露出字迹精壮却满是伤疤的上身,为孙洛将身上的已渐渐不再流血的伤口一一包裹起来。

  当一切做完后,柄爷赤着上身,坐到了孙洛面前,拿过酒囊自己灌了一口。凝神看着孙洛小声道“小子,你还有力气吧?”看着柄爷略带神秘的表情孙洛不解的点点头。

  “大概在过不到半个时辰又该来人了,我们要拔寨起程了。”看着柄爷一脸坏笑的表情孙洛这才回过神来,发现四周的马车早已被那名黑了自己大半银两的贪财主管归拢在了一起,众人早就打点好行囊,准备上马启程了。

  孙洛来不及追问柄爷缘由,迅速站起身来,赶回营帐将自己的衣物胡乱收拾起来,爬上自己那匹精壮的滇马,随着柄爷跟着大队向东而去。

  

宋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雄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雄梦)或者(kanshu34),关注后回复 【宋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宋末

宋末

  • 来源:阅文
  • 时间:2019/11/6 4:21:24

长河落日,大漠孤烟。跟我有个毛关系,我咋莫名奇妙来了这个鬼地方,南宋将倾,谁能阻碍成吉思汗子孙的铁蹄,忍夺中华与外夷,乾坤回首重堪悲。我能怎么办?老天,我怎么来这了,你他娘的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