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大晟赋 > 大晟赋全文免费阅读第14章没有失忆,丢失的锁片

大晟赋全文免费阅读第14章没有失忆,丢失的锁片

发表时间:2020/3/28 19:02:53来源:阅文热度:

《大晟赋》是一本现言类型小说。精彩阅读:“谁准你进的书房?”尹十一的语气愈发严厉。...

大晟赋

  “尹大哥。我刚才自己去花园里逛了逛,你不会怪我吧?”方才发生的事虽然不是什么大事,可蒙依芸自知擅自在别人家的院子里游玩,总归是不太礼貌的行为,故而一见尹十一就先报备下了。

  “不碍的。”尹十一说,“听洪伯说,你有东西落在这里了?”

  “是啊,一个玉佩,我才买了没几天,也就是昨天过来前带上着玩的,可回去的时候就已经不见了。”

  “蒙小姐,昨个儿您到过的地方,下人们都已经找过了,到现在还是没有发现玉佩的下落。”洪伯说道,“不过,我已经吩咐人再仔仔细细找上几遍了。”

  “哦。”蒙依芸努力地回想着昨日的情景,“昨天,我记得刚到这里的时候,还握在手里把玩的,后来,喝过茶之后,好像就收起来。不对,是收起来了,还是挂在腰上了?等等,是喝茶之前就收起来的,还是之后?”

  蒙依芸自言自语的,想到用力的时候还拍拍自己的脑袋。

  “这个玉佩很重要吗?”尹十一问。

  “那倒不是。只是,我明明记得……”蒙依芸还在使劲儿回想。

  “既然不是重要的东西,想不起来就算了,不如换一块新的戴吧。”

  尹十一正想要洪伯去库房里挑几块玉佩过来,蒙依芸却拒绝了:“玉佩本身倒也没什么,可就是因为想不起来,我才更要使劲想啊,要不然,总觉得心里面有什么堵着似的。”

  ——

  ——

  蒙依芸的玉佩最后还是找到了,就在她昨日送来的礼物中,想必是不小心掉落在里面的。

  送走了依芸,尹十一踱步回书房。

  这段每日都要走上几遍的路程,今日却显得格外漫长。不为别的,而是因为依芸随口说出的一段真话:就是因为想不起来,才更要使劲想啊!

  人,大多是恐惧未知的,无论是对于将来,还是对于过去。

  自从得知那个女人失忆以来,他谎称勤王已故的时候也好,他中毒箭命在旦夕的时候也罢,她都表现得毫无破绽,仿佛她从心底里就相信自己是“雪儿”。

  可一个失忆的人,真会一点也不好奇自己的过去?一点也不想找回失去的记忆?

  她到现在,一次也没问起过“雪儿”的过去,甚至是“雪儿”的家人。

  她一直都是装的?!

  如果真是装的,那么,他身中箭毒的时候,她本可以逃跑,可她却选择了留下,为什么?她留在自己的身边,是有什么企图?

  她是勤王的人,难道她从一开始,就知道他……

  尹十一紧咬着双唇,攥紧了拳头。从小,一直被教导,除了母亲之外,他绝不可以轻易相信任何一个人。

  是环境锻造了他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象。

  可偏偏在他动摇着,想要放弃孤独的时候——她!

  尹十一关紧了书房的门,想要一个人静一静。

  咦?他才在书案前坐下,就觉得书房里好像哪里不对劲。

  是谁动了他的木匣子?

  尹十一把木匣摆正,怎么连匣口都没有盖好?锦布的一角怎么会被夹在外边?

  是谁?到底是谁?动了他的锁片!为什么要拿走他的锁片?

  看到空空如也的匣子,不解与愤怒充斥着尹十一的胸口。

  “来人呐。”他大声叫道,着实把门外的修予吓了一跳。

  “主子?”

  “去问问,谁进过我的书房。”尹十一沉着嗓子说。

  “是,奴才这就去。”

  才一眨眼的工夫,修予就回来了。“主,主子,奴才问过东厢的侍卫了,今天,今天……”

  “说!是谁?”尹十一催促道。

  “雪儿姑娘,过来……借走了一本书。”修予抬头探了一眼主子的神色,说得犹犹豫豫,“还有,蒙大小姐也进过东厢。”

  “知道了。”尹十一骤然站起。心中的烦躁更盛了一筹。

  雪儿!

  又是雪儿!

  到书房来借书,恐怕都是借口吧!

  她想刺探什么?

  又为什么要拿走他的锁片?

  ——

  ——

  尹十一快步走出东厢,老远就看见羽洛与秋戈在湖边用网兜打捞着什么。

  他几个箭步靠近,一把抓起了羽洛的手腕。

  “东西呢?在哪里?”他问得很直接,眼中的火光几乎要迸射出来。

  疼!手腕上突然传来的力道让羽洛吃痛。她抬头看见尹十一瞪着眼直盯着自己。

  他丝毫都没有掩饰自己的怒气。

  这般景象就好像她第一次见到尹十一的时候。

  “东西,掉在湖里了。”羽洛低下头,小声地回答,都是她不好,不小心把东西摔破了,还把它带出了书房,才会……

  “湖里!”尹十一往小湖面上看了一眼,手上的劲道更大了。

  “为什么?”尹十一的语调让秋戈不禁后退了一步。

  “为什么?”他又问了一遍。

  “我,是我不小心,对不起。”羽洛不知道如何解释才好,看尹十一的表情,那个锁片应当是相当重要的东西。

  “谁准你进的书房?”尹十一的语气愈发严厉。

  “我,对不起。我只是……”除了一再道歉,羽洛别无可言。

  尹十一“哼”了一声,没有再问下去。

  他的目光黯淡,终于放开了羽洛的手腕。

  “对不起。”羽洛还是只有道歉。

  她想拾起掉落在地上的网兜,继续打捞,却被尹十一重重地拉开了。

  “秋戈!带雪儿姑娘回去!”尹十一字字如雷,“以后不准她靠近东厢半步!”

  “主子,其实……”秋戈想替雪儿姑娘说句话,毕竟责任不全在雪儿姑娘身上。

  “我刚才的话,没听见吗?”尹十一几乎是在怒吼,他不再看羽洛,也不想听任何人辩解。

  秋戈无奈,只得拉着羽洛离开。

  两人的身后,是响亮的水声。尹十一跳入了湖中,那个锁片,是母亲的遗物,对他而言,是绝不可以失去的东西!

  ——

  ——

  虽然花园中的小湖不算大,可要找出一个小小的锁片,又谈何容易。

  尹十一在湖中沉沉浮浮,修予也跟了下去。府中会水的人不多,其余下人也只能用网兜帮着捞。

  一转眼,就到了太阳的落山的时候。毕竟还未入夏,夜晚的封城还是偏凉的,水中就更不用说了。

  尹十一从湖里出来的时候,已是精疲力竭,却还是一无所获。

  ——

  ——

  书房。

  尹十一对着空了的小木匣发呆。

  冰凉的湖水,总算冲淡了一点他的怒气。

  “主子,喝点姜汤吧,祛祛寒。”修予把汤碗放到尹十一面前。

  尹十一只勉强喝了一口。

  “主子,东西既然在湖里,就不会丢的。等明日天一放亮,我就下去找,总有找到的时候。”修予宽慰道。

  而尹十一仿佛另有所思。

  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道:“修予,你说,如果当初雪儿没有失忆,会是怎样?”

  “主子为什么这样问?”

  尹十一没有作答。

  修予停顿了一会儿,见主子好像还在等着答案,才说道:“如果,当初雪儿姑娘没有失忆,恐怕……恐怕这会儿已经没命了吧……”

  “没命?”

  “是啊,那时候,因为行刺林奎的事,主子也是在气头上。”修予说得小心翼翼,主子本来心情就不好,再提当时的失败,总是不妥。

  “林奎……”想到仇人,尹十一的眼神深邃了一瞬。

  说实话,那日的怒气远胜今日。当时也不是没有动过杀她的心思。如此想来,如果她真是谎称失忆,也可能只是求自保而已。

  尹十一想到这里,又端起姜汤多喝了几口。

  “修予,你也喝一点吧。”尹十一说道,毕竟修予同他一样,也在湖水泡了半天。

  “谢主子。”修予接过汤碗,又瞥了一眼主子,只觉得最近主子的脾气是越来越不好掌握了。

  以往提到刺杀林奎那日的事,主子都恨得牙痒痒,今天怎么反倒使心情好转了呢?

  哎,管他呢,只要主子好就好。

  ——

  ——

  夜深了,尹十一难以入睡。

  夜晚风凉,他起身披上了一件披风,不知不觉地往花园里走去。锁片是他对母亲的回忆,叫他怎能不惦记?

  尹十一靠近湖边,眼前的景象令人惊讶!

  湖面上飘满了用油纸叠成的小船,每一只船中都点了蜡烛,把湖面,甚至湖底都照得透亮。

  船只两头还想还有细线悬垂到水面之下。

  这是什么?尹十一又走近几步。

  在湖水的波光里,还有那个早就占满他脑袋的身影,在不断起伏!

大晟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桃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桃子文学)或者(taoziwenxue),关注后回复 【大晟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大晟赋

大晟赋

  • 来源:阅文
  • 时间:2019/11/6 17:55:02

人生如戏,这一句还真是说轻了,想她乔羽洛的人生完完全全就是在拼演技。童星出道,好不容易在现代拼出了“国宝级美女”“新生代古装女神”等等“花瓶”称号,现在倒好,还要穿梭回古代,从头拼起!从丫鬟扮到嫔妾,从假装失忆女演到易容无颜女,原以为古代人民淳朴无华,却万万没想到,这根本就是个“没演技,不得活”的年代!神秘的大晟国,无道弑君的新王,韬光养晦的王爷,伺机复仇的马族,还有忠于旧主的将军。混沌的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