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大晟赋 > 大晟赋全文免费阅读第19章没必要!

大晟赋全文免费阅读第19章没必要!

发表时间:2020/7/16 21:20:58来源:阅文热度:

《大晟赋》是文笔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没必要。”尹十一云淡风轻地丢回了三个字。...

大晟赋

  羽洛无意识地用双手磨搓着上臂,日头高挂,她竟然觉得寒凉之意不断。

  如今的她,就好像等待判决书下达的犯人一般。

  “人都救完了,为什么还在这里傻站着?”尹十一的声音从身侧传来,从语调听来,并无异常。

  “我……”羽洛一瞬间把视线挪到了自己的脚尖上。

  一刻钟前还是一副英雄气概,才一转眼的工夫,就缩回小女人的模样了?

  尹十一看着她畏畏缩缩的模样,心中感叹,一来是因为她的多变,二来是因为在她心底,果然还是畏惧着自己的。

  “你要我帮你牵马牵到什么时候?”尹十一问道。

  “啊?”问题来得突然,羽洛一抬头,才发现尹十一一直维持着把马缰递给她的动作。

  羽洛接过马缰,不自觉地绕到了马的另一侧行走。

  两人沿着封城的长街慢步走了一阵,尹十一却一直沉默着。

  “那个……”羽洛还是先开口了,她一点都不享受所谓“暴风雨前的宁静”。

  “你的名字?”尹十一还是抢在了她前头发问。

  “啊?”羽洛有些蒙了,他不是应该问诸如“你没有失忆?”或者“你一直都在假装”之类的责问型问题么?

  “你叫什么?”尹十一又换了一个问法。

  “乔羽洛。”羽洛木然地回答着。

  “羽洛?哪两个字?”

  “羽毛的羽,洛神的洛。”羽洛的心头闪过一万种猜想,最后定格:

  从姓名问起,是亘古不变的审问法则。

  “你,和刚才那位将军很熟?”尹十一再问。雪儿,不是,是羽洛,刚冲进酒肆的时候,他还真是捏了一把汗。

  却没想到,她竟然和公良长顾是称兄道弟的关系!

  “在沛都的时候,一起喝过酒。”羽洛据实回答,果不其然,尹十一要进入正题了!

  为今之计,她所能做的就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反正她肚子里也没有什么秘密。

  力求不要把审问转变为拷问,她怕疼这一弱点,这辈子是改变不了了。

  “你经常穿男装出去喝酒?”尹十一簇拢了眉头,从她穿上男装后的娴熟动作与表现来看,他早该猜到的。

  “穿男装出行比较方便。”羽洛答。

  尹十一正走到一个卖各式鞭饰的摊贩前。他突然停下了脚步,留意看了几眼其中的五彩穗带。

  “一个人出门的时候,少喝点酒。”尹十一再次迈开了脚步。

  “哦。”羽洛有口无心地答应着,反正尹十一说什么,她听着就是了。

  “你,和勤王,是什么关系?”尹十一终于还是问到了勤王。

  “丫鬟。”羽洛斩钉截铁。她从“礼物”到丫鬟的经历是千真万确的,虽然她也说不清这其中的级别,到底算升了还是降了。

  “只是丫鬟?”尹十一有些不信。

  “只是丫鬟。”羽洛只得又重复了一遍。

  “勤王他,果真像传言那般,无用?”

  “我只是在王府别院当值的小丫鬟。”羽洛的言下之意很明了:王爷的事,她一个底层小丫鬟怎么会清楚。

  尹十一回过身,定定地看了羽洛一会儿,她最后一句答话,他是不信的,可他也不打算继续问下去了。

  两人又在沉默中穿过了几条街口。

  先忍不住的还是羽洛:“那个,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处置什么?”

  “我,没有失忆。”羽洛战战兢兢地说道。

  “我早就知道了。”尹十一倒是一如既往的镇定。

  “哦,你早就知道了。等一下,你说什么?你,早就知道了?”羽洛实在难以置信!怎么可能?

  “你既然早就知道,为什么一直不揭穿我?”

  “没必要。”尹十一云淡风轻地丢回了三个字。

  “那你,不打算处置我了?”羽洛小心翼翼地问。

  “没必要。”尹十一还是那三个字。

  真是的,这么重要的决定也不早点通知她这个当事人,害她白白忧心了一路!

  羽洛心头的重担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就连走路的仪态也挺拔了不少。

  闹了半天,他竟然早就看穿了自己,害她白演了这么久的戏!

  等等!她自认为演得天衣无缝,鲜有破绽,他是从什么时候,哪一场次,看出来她是假装的?

  “冰木头!你所说的‘早就知道’,究竟是多早?你又是怎么知道的?”羽洛没了担忧,连说话声都高了几分。

  “你伤寒之前。蒙依芸。”尹十一的两句话各自对应了羽洛的一个问题。

  他再次听到“冰木头”的叫声,不禁在心中暗叹了一声,这丫头,神情语态转变得未免也太快了!

  伤寒之前……那都是好几天前的事了。羽洛回想着。

  至于那句“蒙依芸”是几个意思?

  羽洛不得不细问了几句,才知道,原来她错就错在太过相信“雪儿”的角色。真正失忆的人,应该会有更多的怀疑与追问才对。

  “我说冰木头,你也太不够意思了。也许对你来说,是没必要揭穿我,我那么‘无公害’。可你知不知道,刚才我从茶楼到酒肆的一路,到底历经了多么惨烈的心理斗争?”

  羽洛是彻底放松了,该抱怨的也得及时抱怨。

  “既然那么害怕被揭穿,你还去管旁人的事?”说实话,她在酒肆的表现,还是很令尹十一佩服的,无论是胆识,还是智谋。

  “被揭穿也分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值得就好。”羽洛颇有慷慨陈词的味道。

  尹十一听罢,又是一阵暗叹,这丫头,总能说出些“奇论怪论”,虽然夸张了些,倒也不失真实。

  “你既然害怕被揭穿,又与那位将军相熟,为何不随他一起离开?”尹十一问的是他担心过的事。

  羽洛歪着脑袋,想了一想,她刚被尹十一“抓”来的前几天倒的确有过逃跑之心,可之后,就习惯了。除了冰木头以外,修予、秋戈、洪伯,还有马族的其他牧民,都是热情而开朗。

  与其说她不打算逃跑,倒不如说:

  “没必要!”

  尹十一收到这个答案,还真有点哭笑不得。自己方才抛给她过的答案,又被她借机抛回来了。

  都说女人如书,而这本题为“乔羽洛”的书,就好像一本谜集,越翻越多疑惑,越翻越多惊奇,却也越翻越无法释手。

大晟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桃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桃子文学)或者(taoziwenxue),关注后回复 【大晟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大晟赋

大晟赋

  • 来源:阅文
  • 时间:2019/11/6 17:55:02

人生如戏,这一句还真是说轻了,想她乔羽洛的人生完完全全就是在拼演技。童星出道,好不容易在现代拼出了“国宝级美女”“新生代古装女神”等等“花瓶”称号,现在倒好,还要穿梭回古代,从头拼起!从丫鬟扮到嫔妾,从假装失忆女演到易容无颜女,原以为古代人民淳朴无华,却万万没想到,这根本就是个“没演技,不得活”的年代!神秘的大晟国,无道弑君的新王,韬光养晦的王爷,伺机复仇的马族,还有忠于旧主的将军。混沌的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