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大晟赋 > 大晟赋完整版免费阅读第10章冰木头

大晟赋完整版免费阅读第10章冰木头

发表时间:2020/2/14 18:29:39来源:阅文热度:

《大晟赋》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他一把甩开了羽洛,任由竹蜻蜓随意地掉落在地上。“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质问而低沉的语气,显然已经是他尽力控制自己情绪以...

大晟赋

  “喂,你不要一天到晚只有一个表情嘛,也不怕血液不流通么?”乔羽洛不怕死地继续说着。

  无论是身后秋戈的轻咳也好,一旁修予的挤眉弄眼也好,都被她刻意地错过了。

  她也是为了他们的主子好啊!她就不信作为当事人的尹大公子,整天板着张冰块脸,一点都不累?

  就算工作生活再怎么烦扰,人总是需要片刻放松的时候嘛!

  羽洛还不等尹十一有任何反应,就一把拉过了他的手,“不如我教你怎么玩竹蜻蜓吧?偶尔放松一下,对皮肤也好,你看要这样……”

  就在那一瞬间,手上微凉且柔软的触感让尹十一的表情终于起了变化——阴沉版本一秒上线,虽然那与基本款也差不了多少。

  他一把甩开了羽洛,任由竹蜻蜓随意地掉落在地上。“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质问而低沉的语气,显然已经是他尽力控制自己情绪以后的结果了。

  “我,不过就是……”羽洛一片好心,当然是不服,本想申辩几句。

  可转念一想,是她错了!

  必须是她错了!

  这可是在古代!男女授受不亲的年代!

  她竟然主动去拉一个男子的手,好像……的确……不合适哈!

  “那个……你忙吧……我还是不打扰你了。”羽洛匆匆捡起地上的竹蜻蜓,三两步退出了老远。

  虽说冰木头很少有换表情的时候,可像这种风雨欲来的表情,她还是退避三舍的好。

  羽洛拉着秋戈,跑出了几步,见尹十一没有要追究的样子,又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一个回头,朝着尹十一做了一个动作:两根手指顶起了嘴角,那是一张笑脸。

  做人还是得多笑嘛。

  ——

  ——

  是夜,从各地送来的账目还是一如既往的繁琐。尹十一用手捏了捏眉间提神。突然想起了羽洛用两根手指撑起的笑脸。

  他踱步往里屋走去,找了一面铜镜出来。

  笑脸!

  他已然记不得上次笑的时候了。

  尹十一学着羽洛的模样,对着镜子笑了一下。

  骤然间,又把镜子扣下了。

  “幼稚!”

  从尹十一口中蹦出的两个字,也不知道说的是谁。

  ——

  ——

  第二天一大早,上上下下的人都拾掇开了。在集市镇停留了两日,该去的地方,该见的人,该采办的物品都圆满了,一行人自然还是要出发往封城去。

  马蹄声悠悠,告别了繁闹的集市镇,羽洛还真是有些舍不得。

  可她也听说过,封城是整个西疆最繁华的都市,再加上临近的祭典,还不知道会热闹成什么样子呢!

  “秋戈,你说封城里的人也是住在帐篷里的么?”羽洛与秋戈并马而骑,这样才方便说话。

  “当然不是啦。”秋戈说:“封城可比集市镇大上百倍,高楼阔府数不胜数,虽然我不知道沛都是什么样子,可往来的人都说,封城就好比是西疆的‘小沛都’呢。”

  “是吗?哎,那你再和我说说祭典的事吧。”羽洛来了兴致,继续问道。

  “嗯。这牧前祭啊……”秋戈说着,望了望前方,她两人说话的工夫,已经拉下了好大一段距离,“雪儿姑娘,我们还是快些骑吧。”

  “好吧,那咱们以后再说。”羽洛也朝前头看了看,很爽快地答应了。

  自打昨天她惹得尹十一不高兴之后,尹十一看她就好像看着空气一样,连个招呼都没有。

  她可是很识相的——人不理我,我不理人。

  所以在这节骨眼上,她也不愿意掉队,省得劳烦别人还要催促。

  在马上颠簸了一日的滋味儿还真是不好受。刚开始的时候羽洛还挺有架势的,可渐渐的就感觉整条路,整片山都好似摇摇晃晃的。

  每每休息的时光都是短暂的,羽洛相当怀念有现在交通工具的日子了,也不知道古人们究竟是怎么适应下来的。

  “雪儿姑娘,要不我去和主子说说,咱们再找个地方歇歇吧。你中午就没吃多少东西。”秋戈在一旁,也看出了羽洛的煎熬。

  “不用了,我不饿。”羽洛倒也不是不饿,只不过这一路上下颠簸,不吃也就罢了,吃上几口更是觉得胃里翻腾得厉害。

  “姑娘,我看还是歇一会儿再走吧。”秋戈实在是放心不下羽洛那歪歪斜斜的模样,万一要从马上摔了下来,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都说了不用了,不是才刚歇过么。”羽洛可不想别人把她当作娇娇女了,以前拍戏风吹雨淋的多了,再艰苦她也熬过去了,现在身在古代,她可不能给现代人丢脸。

  “姑娘……”秋戈还想再劝两句。

  可前面的队伍突然停下来了。

  “出什么事了么?”秋戈催马靠近修予,小声问道。

  “没事,主子说前面有段山路,不易过马,让所有人停下,检查一下马掌的状况,免得打滑。”

  “哦。”秋戈回到了羽洛身边,一边转告着,一边觉得奇怪。

  马掌的状况早上出发的时候不都检查过了么?再说了,以往和主子出行,都是走的这条路,一个小山丘而已,不刮风不下雨的,好端端的,怎么会打滑呢?

  秋戈想了一会儿,也没明白,既然是主子的主意,总有他的道理吧,她一个丫鬟,又何苦费神。

  反正对于雪儿姑娘来说,爬坡之前能歇上一会儿,是再好不过的了。

  羽洛找了一块平坦的石头坐下,抿了几口水,才开始觉得有脚踏实地的感觉。

  修予牵着几匹马去了一边有草地的地方休息。

  秋戈拿过来一包干粮:“雪儿姑娘,咱么下次休息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你好歹吃一些吧。前面的山道不算太陡,骑着马,总还是要耗费些体力的。”

  羽洛往秋戈的干粮包里看了看,实在是提不起兴趣,只得摇摇头。

  倒是尹十一,径自走过来,拿过一个馒头,大口咬了下去。

  “不会骑马的人不吃也好,免得晚些时候还要费力吐出来。”尹十一在羽洛三步开外处,也找了一块石头坐下,头微微扬起,向着天空的方向。说话的语调不冷不热,乍一看,好像是在自言自语。

  “谁不会骑马了?”聋子也能听出尹十一话中带刺,羽洛哪有不回嘴的道理?“我,我只是不惯骑马。过一阵就好了。”

  “哼”,尹十一哼笑了一声,摇了摇头,继续吃着干粮。

  什么意思嘛?

  羽洛瞥了尹十一一眼,还摇头?

  他凭什么对人冷嘲热讽的,多骑了几年马了不起啊?

  再怎么说,她这一天骑下来,也没有掉队……至少,没有严重掉队。

  对于一个习惯了以轮子代步的现代人来说,这已经很了不起了!有本事你也去现代握握方向盘啊?

  人不舒服的时候,本来脾气就大。

  羽洛也不知道突然从哪里生出来的力气,大步跨到尹十一跟前,口不择言:“喂,冰木头,你是在笑话我么?”

  “冰——木——头?”尹十一一边嚼着馒头,一边挤出这几个字来。

  阳光被羽洛的身影挡住了,他本来只想挪个座位,图个清静的。可那个女人刚才叫他什么来着?冰!木!头?!

  “是啊,冰木头,我叫错了吗?”羽洛又重复了一遍。

  一旁的秋戈顿时觉得天旋地转的,下意识地拉着雪儿姑娘的衣袖。

  刚才还好好的,吃了几口馒头的工夫,雪儿姑娘怎么又和主子杠上了?

  而远一些的修予却是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主子要是心情不好,他当然也得跟着倒霉。

  可话说回来,“冰木头”还真是挺形象的!

  尹十一也不反驳,只是盯着羽洛,一口一口地,直到手中的馒头全落了肚。

  他深不见底的目光,看得羽洛的气势一点点消了下去。

  而此时的羽洛正费尽心思,在脑中组织说辞,极力想把“冰木头”一事遮过去。

  冷静下来想一想,她这个背景不佳,成分不好的“挂名小妾”,要真是惹怒了尹大公子,小命不保也是有可能的。

  也怪她自己,平时在脑子里想想也就算了,怎么就给“漏”出来了呢?

  此时此刻,如果要用一个数字形容自己,那么这个数字一定位于“1”和“3”中间。如果要用一种颜色描绘自己,那么这种颜色一定是“黑”的对立面。

  一时间,羽洛的脑中飘过各路思绪,直到尹十一从几近凝固的空气中突然吐出了那么一句:“不会骑马就别逞强,老老实实地窝在马车里,也省得给人添麻烦。”

  啊?他好像没打算追究?羽洛暗自舒了一口气,可一说起骑马,嘴上还是不服输的。

  “我都说了,我不是不会骑马!我,我只是不习惯而已,等我再骑两天,就怕你跟不上我!”

  羽洛说着,从秋戈那里拿过一个馒头,也颇有气势地吃了起来。

  另一头,尹十一好似丝毫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顾自己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摆上的灰尘,重新跳上了马背。

  又该出发了。

  ——

  ——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了些东西的缘故,还是因为情绪起伏使得精神振奋了一些。羽洛再次上马的时候,总觉得不那么难受了。

  她望着前方尹十一的背影,有那么一瞬间,觉得方才的停歇,是那块冰木头有意让她歇息进食的。

  不过,这种想法一纵即逝,羽洛摇了摇头。

  那位冷冰冰的尹大公子怎么可能那么好心?

大晟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雄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雄梦)或者(kanshu34),关注后回复 【大晟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大晟赋

大晟赋

  • 来源:阅文
  • 时间:2019/11/6 17:55:02

人生如戏,这一句还真是说轻了,想她乔羽洛的人生完完全全就是在拼演技。童星出道,好不容易在现代拼出了“国宝级美女”“新生代古装女神”等等“花瓶”称号,现在倒好,还要穿梭回古代,从头拼起!从丫鬟扮到嫔妾,从假装失忆女演到易容无颜女,原以为古代人民淳朴无华,却万万没想到,这根本就是个“没演技,不得活”的年代!神秘的大晟国,无道弑君的新王,韬光养晦的王爷,伺机复仇的马族,还有忠于旧主的将军。混沌的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