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青春 > 祈家福女 > 祈家福女完整版免费阅读第3章003小露一手

祈家福女完整版免费阅读第3章003小露一手

发表时间:2019/12/15 9:54:36来源:阅文热度:

《祈家福女》是文笔极佳的青春类的小说。主要讲述:九月点了点头,起身走到一边解下自己的包袱,她所有的东西都在这儿了,当然也包括了文房四宝和纸,纸是她外婆以前扎冥物留下的,...

祈家福女

  十五年,并不是一段短暂的岁月,对一些人而言,十五年过去了,痛苦还在延续,可对九月而言,这十五年给了她平静、温暖、充实。

  前世,作为一个殡导师,她的生活忙碌却又孤独,反观她那一生,平顺无波却也没有一丝一毫的亮点,她二十三岁参加工作,二十四岁结婚,二十五岁离婚独居,无子无女,除了工作,她用“九月春”的网名在某点网站签约,用写故事说故事的方式来叙说别人一段段的传奇,也以这种方式来平复自己内心深处的孤独,可谁知,三十三岁那一年,她竟以过劳死这样新潮的方式结束了那一世来到了这儿,大康朝,一个历史上没有记录的朝代。

  初来时,九月真的有些哭笑不得,她不知道自己与死人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渊源,前世那九年每一天都怀着敬畏的心为死人送行,可这一世,她又以这样华丽的姿态借由死人棺材降生到这个世间,她真不知道这是她前世积攒的福报?还是今生未了的劫?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还活着,以祈福的名义活着,前世她叫祈月春,网名九月春,生于九月初九正子时,而这一世,无巧不巧的,外婆给她取了小名叫九月,生辰也是九月初九正子时。

  想来,这都是缘吧。

  “九妹。”祈喜红着眼出现在九月身边,她的情绪并不算太悲伤,祈老太一贯重男轻女,虽然没有苟待过她们这些孙女们,却也没给过好脸色,所以,祈老太的死,祈喜只是伤感,反倒,她有些为自己这个妹妹担心,她怯怯的看了看九月,见九月脸色还算缓和才说道,“爹说,让你守灵。”

  “好。”九月答应得很爽快,她早就有准备了,按着古礼,家里老人过身,子孙们都得守灵七日,她并不觉得自己会是个意外,“灵堂在哪?”

  “我不知道。”祈喜看了看四下,摇了摇头,欲言又止。

  这时,里面传来一阵吵闹声:“大哥,你是长子,这事儿难道不得你领头?怎么说,也轮不到我们三房来办吧?”说话的是个妇人,声音尖锐而又气恼,赫然是方才在外面接应祈稷的老妇人,九月的三婶余四娘。

  “我没说不领这个头,只是,都是儿子,这花费总得三家来平摊吧?”祈丰年冷笑着,“论起来,得了好处的也是你们这些有儿子的,我的女儿们可没捞到半点儿好处,我没说论男丁人头来分摊,已经很不错了。”

  “哟,大哥,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谁说你的女儿没得好处?难道大哥耳朵已经不好使了么?方才没听婆婆说把东头那块地和小屋子都给了你家那灾星了啊?”余四娘再次拔尖了声音说道,这分明是针对她家来着,要知道,老大家九个女儿,老二家一男一女,她家三个孩子可都是儿子,这次分东西,她的儿子自然是人手一份的。

  “你说谁是灾星?你敢再说一遍试试!”祈丰年竟暴喝一声,顿时,屋里屋外全部噤声,连带在屋外看热闹的、帮忙的人都停了下来,好奇的看着里屋的门,这时,祈丰年再次冷冷的开了口,“三弟妹,说话要三思,你说她是灾星,你有证据吗?她灾着你家哪里了?你要是觉得娘把东头那块地和屋子给了她,你不服气,那好,我把地和屋子都给你,我把她接回家里来住,你觉得如何?”

  “大哥,大哥。”祈康年一听不对劲,忙打起了圆场,“你别和她一般见识,她这张嘴就这样,甭理她,那地是娘给九囡的,谁也不能说个不字。”

  “是啊是啊,大哥莫恼,我们摊,我们三家摊……”祈瑞年也陪了笑说道,说到一半,被余四娘狠狠的掐了一把,他顿了顿,随即又底气不足的说了一句,“别掐我,我说的是事话,要不是大哥,我们家哪来这许多地……”

  余四娘听到他这么一说,忽的缩了缩脖子,她怎么给忘了,这大哥可不是什么好惹的,当年可是专砍人头的刽子手,虽然十五年没动刀了,可人家是有底子的,要是真吵起来较起真来,家里所有的地和房子岂不是都要被他收回去?

  “哼!”祈丰年再次冷哼了一声,“知道这家是我当年出大力置的就好,以后,谁敢再说一句灾星,谁就把吃下的全给我吐出来!”

  屋里总算消停了下去。

  祈老头垂头坐着,老泪纵横,嘴里念念有词:“作孽啊……作孽啊……”

  九月安静的听着,就好像是听别人家的事般没有丝毫情绪波澜,面对屋外那些人打量的日光,她更是当作没看见般坦然接受,想她当年站在追悼会主持台上,注目的人何止这么点儿?

  “东头的地……后面是坟山,她没胆子要的……”祈喜却有些不安,她咬着下唇看了看里屋那边,又看了看九月,细声的解释着。

  九月转头冲祈喜微微一笑,问道:“知道布置灵堂的东西在哪么?”

  “嗯?”祈喜一愣,马上说道,“我去问问大堂哥。”说罢,不等九月回话就飞快的跑出去了,祈稻几个兄弟这会儿都在外面商量报丧的事情,出去找找就能找到。

  九月打量了一下这间堂屋,又看了看边上的祈老头,蹲了下去:“爷爷,灵堂准备设在哪儿?”

  “啊?”祈老头听到九月的声音抬头,混浊的目光盯着她好一会儿才重新燃了丝亮光,指了指他坐着的身边的桌子,“就这儿吧。”

  “可有画像?”九月又问,按着她所知道的,灵堂上肯定是供着相框的,不知道这儿的怎么样,她这十五年都是在落云庙后小屋长大,唯一接触的丧事也就是她的外婆,只是,外婆没有什么亲人,所有一切都是她在和尚们的帮助下办的,画像也是她临时绘了挂上的,不知道这祈家有没有准备。

  “庄户人家,哪里请得起画师啊,一会儿找人弄块木板,刻上名就好了。”祈老头摇了摇头。

  九月点了点头,起身走到一边解下自己的包袱,她所有的东西都在这儿了,当然也包括了文房四宝和纸,纸是她外婆以前扎冥物留下的,已经剩得不多,不过画一幅头像写几对挽联还是够的。

  “她在干什么?”门外往来帮忙的人看到九月的举动,又是好奇又是疑惑,可偏偏又不敢进来看个明白,只好躲在门外互相交头接耳。

  九月没有理会他们,径自裁了一张纸下来,摆开了文房四宝,倒了些许茶水磨开了墨,自顾自的拿着笔画起了画,自她重生以来,她的记忆极好,直觉尤其敏锐,方才祈老太临终时那个微笑,她竟深深的记住了,这会儿凭着那点儿记忆信手画来,竟没有丝毫停顿。

  祈老头凑了身专注的看着她的画,没有再吱声。

  祈稻被祈喜找了过来,一进屋便看到了九月在画画像,他不由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祈家在大祈村是个大家,可是,除了他们这些儿子上过几年学之外,几乎没有一个女子是识字的,更别提谁能写能画的了,显然,他的这个十九堂妹会。

  祈稻放轻了脚步站到边上,直到九月放下笔,他才走了上去,满脸惊愕:“十九妹,你……”画上的人赫然就是祈老太,还是祥和慈爱的祈老太。

  “大堂哥。”九月淡淡的点了点头,“这张可能充当画像挂在灵堂?”

  “能,当然能。”祈稻连连点头,这么神似的画,再能不过了。

  “大堂哥,灵堂何时布置?需要我帮忙吗?”九月提醒道,这人都过身好一会儿了,里面的人只顾着吵到现在不出来,外面的人不进来,显然,祈家也没个有经验的人主持这事儿。

  “你会?”祈稻眼前一亮,他已经请人去请张师婆了,可人张师婆住在镇上,等她过来也得好一会儿,要是自家有人会就更好了,他没办过这些事,这会儿正焦头烂额呢,至于他的爹娘和大伯、三叔三婶……呃,那就算了吧,估计这会儿掐架还掐不过来呢。

  “略懂一二。”九月点头。

  祈稻信了,他想起来九月的外婆周氏曾经也是个师婆:“好,我这就让人把东西全送过来。”

  “九囡啊。”祈老头这时站了起来,伸手想要去拿那张画像,一边招呼九月过去,“九囡,这画能放多久?”

  九月微讶,看了看祈老头,明白他是想把这画保存起来,便应道:“爷爷,等后事办完,我帮您把这画像裱起来。”

  “哎,好好。”祈老头又擦了把泪,点了点头,坐到边上开始寻找合适的地方,“九囡,这个要挂在哪儿?那上头可好?”

  “好。”九月看到祈老头恢复了些精神,也略略放心了些。

  没一会儿,祈稻带着祈稷几个兄弟搬了东西过来,九月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把祈老头搀扶到一边,开始指挥几个堂哥做事,用竹子扎灵台,挂上白布,找了块木板把新画的画像贴了上去,高高的固定的灵台上方的正中央,画像下面画上大大的一个“奠”字,这会儿功夫,有几个汉子抬了灵柩进来了,用两条长凳架了起来,几位老者跟在后面,进来后和祈老头打了个招呼,瞧了九月一眼便自顾自去吩咐事情。

  九月也不在意,看他们做事井井有条,显然都是有经验的,她也不再插手,退到祈老头身边安静的看着他们忙碌。

祈家福女

祈家福女

  • 来源:阅文
  • 时间:2019/11/6 13:49:59

资深殡葬师魂穿异世成了人人忌讳的棺生女,避世十五年重回祈家,她是该报怨?还是该创造自己的幸福小日子?  灾星?福女?姐自个儿说了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