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我是大清血滴子 > 我是大清血滴子第4章重回地府【求推荐求收藏】

我是大清血滴子第4章重回地府【求推荐求收藏】

发表时间:2020/2/15 19:45:11来源:阅文热度:

《我是大清血滴子》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杨重冷笑道:“就算是交,我也会亲手交给那老头,你算什么东西?我为什么要给你?”...

我是大清血滴子

  杨重起初感觉自己是精神恍惚出现了幻觉,这锭躺在破碗里的银子是那样的娇小可爱,浑身散发着迷人的光彩。他揉了揉眼睛仔细再看,这并不是幻觉,那银子实实在在地就在碗里。他伸手抓起银子,沉甸甸很有质感,冷冰冰的沁人心房。

  过了很久,他才注意到自己面前站了三个人正低头看着自己。

  其中为首的一人看上去四十上下的年纪,身量瘦高,骨骼精奇,一张长脸,面如黄蜡,光秃的额头闪着油亮,一道弯眉直插云鬓,一双细长的眼睛虽然微睁,可烁烁放光。宽嘴巴,薄嘴唇,三缕长髯飘洒胸前,一条乌黑的大辫子搭在肩头,此人穿了一身青色长袍,脚下一双高帮软底的便鞋,虽穿着朴素,可站在杨重面前一副傲骨英风,说不出的华贵与威严。

  他右手边站着个红脸大汉,身高马大,虎头豹眼,硬帮帮的胡子茬长了半张脸,辫子缠在脖子上,身上是穿了一件灰布长袍,足蹬“踢死牛豆包大洒鞋”。

  左手边站了个小厮模样的少年,年纪与杨重相仿,身形消瘦,面色苍白,一双眼睛滴流乱转,极为的精明,嘴角挂着顽皮的微笑,手中执伞,为那中年人挡雨。

  杨重手里攥着这锭银子,看着眼前这三个人,不知该如何是好。没想到那个为首的中年人倒先开了口,问道:“我从来没听过这样的小曲儿,不知是出自哪里?”

  杨重心说:“你当然没听过,这太平歌词是一百年后才有的东西。”

  他咽了口吐沫随口说道:“这是我家乡的小曲。”

  中年人点点头接着问:“你这曲里唱得是什么,你可知道?”

  杨重翻着白眼回答:“当然知道,白蛇传。”

  中年人对身旁的大汉说道:“小小乞丐,能唱出如此美妙的韵律,着实难得。”

  大汉连连点头称是说道:“爷说得对。”

  中年人给了银子却没有想走的意思,他弯下腰盯着杨重的眼睛又问起话来:“你叫什么名字?”

  杨重被那双威严的双目盯得不敢正视,看着地上的青砖回答:“我叫杨重。”

  “逃荒之前在家乡是做什么的?”

  杨重心想:“我也不知道这虎子以前是做什么的,要是问后边的妙果自己以前是做什么的,到让人觉得自己是个疯子。”

  于是他想了想说:“我以前是个读书人。”

  “哦?你读过书?”那中年人露出一丝微笑又问道:“可参加过江南乡试?”

  杨重摇摇头说道:“没参加过。”

  中年人直起身子长叹一声,对身边的汉子说道:“可惜了。”

  说完,头也不回地像寺庙的山门走去。

  妙果凑过来好奇地说道:“虎子哥,你姓秦,叫秦乐啊。怎么听你说叫杨重呢?”

  杨重看着妙果的小脏脸儿笑道:“打今儿个起就叫我杨重吧。”

  说道这里,杨重将手中的银子一晃兴奋地说道:“咱们有钱了,我带你去买些好吃的给你和你娘吃。”

  话音刚落,只见老四带着几个乞丐围了过来,这泼皮无赖晃着脑袋,将脏手向杨重一摊说道:“拿来!”

  杨重将银子揣进怀里正色道:“这银子与你有什么关系?”

  “大爷我看见了,就跟我有干系!”老四瞪起眼睛说道:“三叔说过,凡是讨到吃食银钱都要放在一起,大家共用,今日你讨得这一锭银子,还不赶紧充公。”

  杨重冷笑道:“就算是交,我也会亲手交给那老头,你算什么东西?我为什么要给你?”

  老四指着地上跪着的杨重骂道:“姓秦的,别以为那晚我是怕了你。你现在不比以前,一个病秧子,你还能再打我一顿不成?还不把银子交出来。”

  杨重从地上爬起将妙果挡在身后,毫无示弱地盯着老四的贼眼说道:“老四,我靠诉你,今日这银子死也不会给你。”

  这时,老四眼露凶光狠狠地说道:“不给,老子就打到你给为止。”

  说罢一声招呼,群寇一拥而上,老四一个通天炮照杨重面门就打。按常理,普通人面对一拳袭来本能的反应是闭眼,缩头狼狈地躲开,躲得快还好,躲不及那就得吃上这一拳。

  可杨重面对这凶狠的一拳,他本想闭眼缩身躲开,可他的身体却不听使唤,本能地侧身闪过拳锋,一只手伸出叼住了老四的手腕,向旁边一拽,那老四一个站立不稳,跌跌撞撞就扑倒在地。

  当杨重还没缓过神来时,一个矮子一拳又到了面前,他的身体照旧侧身躲开,腿上飞出一脚正踹在那矮子的小肚子上,这货哎呦一声就仰面栽倒。

  其余众贼寇一见,纷纷拳来脚往围住杨重就打,杨重心中有些慌乱,可身体却灵巧如燕,在围攻中闪转腾挪,左突右挡,丝毫没让这些人占了便宜。

  杨重心中大奇,怎么自己面对众多敌人,居然还能战上几回合,他原本是抱着挨打的决心面对这些无赖,可这秦乐的身体面对来袭居然本能地从容应对,他又想起昨晚解救妙果之时,老四那一拳打来,自己的手臂的确是伸出去想按住他的手腕,可是由于身体虚弱,出手慢了,才被打倒在地。自昨夜睡了一宿,今日感觉身体好了许多,不再像昨日那般连起身都费力,所以才有了和这些人打斗的资本,他转念一想莫非这秦乐是个练武之人?

  杨重一边心里想着一边和这些贼人战成一团。但时候一长,他还是支撑不住,毕竟身体还没大好,面对这些歹人还是气力不足,打着打着就感觉气力不够,眼前金星乱冒,虚汗湿透了长袍,手臂瘫软犹如不是自己的一般。

  这时,只听妙果一声惊叫,杨重转头一看,老四举着一跟手臂粗细的木棍搂头盖顶砸了下来,他本想闪身躲过,可身体已经虚弱不堪,再也没有力气移动半分了,眼见木棍实实在在地砸在自己的后脑之上。

  杨重直觉眼前一黑,身子一软就栽到在了地面之上。

  只瞬间的功夫,他浑身一个激灵,直挺挺地蹦了起来,仔细向四周看去,周遭景象已然模糊一片,只能依稀分辨人的模样。他见地上躺着一人,正口吐鲜血,双眼紧闭,好像已经死了,那妙果正扑在这身子上边嚎啕大哭,那哭声撕心裂肺,摄人心魄。

  杨重心里明白,自己这是死了,跟上一次在网吧被烧死时的情景一模一样,在当了24小时的活人后,自己又变成了无主的魂魄。

  他心里暗自寻思,难道这一世就这么结束了?这也太快了吧,正想着,眼见人群中闪出两个人,面貌骇人,一黑一白,头戴高帽,手拿哭丧棒。杨重一看认得,正是黑白无常兄弟。

  那白无常走到近前问道:“你可是秦乐?”

  杨重说道:“那死人是秦乐,我叫杨重。”

  白无常眉头一皱说道:“这是何情况?怎么尸身和魂魄还对不上号?这让我如何跟阎君交差?”

  杨重心说:“老子正要找那阎罗王算账去呢。”

  他也不想跟这两个人废话,便说道:“你带去酆都鬼城就行了,到时候,我去跟阎王对话。”

  黑无常将白无常拉到一边小声说:“师兄,前日就在这杭州城的破庙里死了一人就叫秦乐,咱们哥们因为吃酒去晚了,那魂魄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至今未归案,难道你忘了不成?”

  白无常一拍脑袋连连唏嘘说道:“昨日吃酒吃多了,我是忘得干干净净。”

  黑无常又说:“轮回执事就是拿这个死鬼投到那秦乐身上,给咱平的事儿。你怎么全想不起来了?”

  白无常如梦方醒说道:“想起来了,就是他,杨重,那个谁见谁倒霉的天煞夜叉星。”

  黑无常说道:“少惹事,让领导去处理这事儿吧,咱们别找麻烦了。”

  白无常问:“找什么麻烦?”

  黑无常一瞪眼说道:“那秦乐的魂儿让咱丢了。他要是跟咱一闹,把咱们也投诉了,阎王一问怎么回事,咱们怎么回答?这不就把这丢魂儿事给兜出来了吗。所以咱就装不知道,就按着秦乐的魂拿了送去酆都。他再投诉,也是投诉他上辈子被崔判官投错胎的事情,不会扯上咱俩的事,您说是不是?”

  白无常连连称是,说道:“师弟言之有理。”

  说完,白无常转身取出锁链,对着杨重说:“验明正身,即可缉拿交予地府处理。”

  杨重一摆手说道:“不用锁我,我不会跑,我还得去投诉呢。”

  白无常抖着锁链一脸奸笑地说道:“懂规矩就就好,那就走吧,别让我们哥们费事了。”

  杨重虽然满腔的怒火,可是他还是有点舍不得妙果,那姑娘还伏在尸身上痛哭,直哭得几欲昏厥。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是无法再和妙果说话,因为自己已经成了魂魄,人鬼殊途,只得就此分别了。

  想到这里,他心一横,头也不回地大步走了出去。

  杨重没喝孟婆汤,自然对黄泉路了然于胸,一路轻车熟路就到了奈何桥边,只见牛头马面正对坐在桥头扎金花呢。

  杨重一见气就不打一处来,高声喊道:“老子我又回来了!你们这一次必须得给我个交代!别想蒙混过关!”

  牛头马面闻声望去,只见杨重的魂魄穿着一身破长袍怒容满面地奔了过来。马面一咧嘴心中暗骂:“轮回执事你他娘的这是办的什么鸟事儿,这孙子怎么刚一日就回来了。真是个天杀夜叉星,遇上他就没好事。”

  杨重冲到牛头马面跟前继续喊道:“赶紧带我去见阎王,老子还要投诉!才活了一天就让人乱棍打死,这他妈的算怎么回事,你们今天必须给我一个说法,咱们新账老账一起算。”

  马面贱兮兮地笑着说:“亲,我们领导出访去了,不在酆都。”

  杨重说道:“你少拿这屁话搪塞我,今天我必须见着阎王老儿。”

  马面冲牛头一使眼色,那牛头自然会意,上前一步伸出大手一把揪住杨重的衣领子提了起来架在腋下,吼道:“老实点!”

  杨重被牛头的胳膊夹得直翻白眼,嘴里骂道:“孙子!你们想杀人灭口吗!”

  白无常一见此景对马面说:“马兄,这死鬼就交给你们了,我们哥们还有别的魂魄要去缉拿呢。”

  马面一拍白无常的肩膀小声说:“你甭管了,我将这厮扔回阳间去。”

  白无常一惊问道:“这是何道理。”

  马面说:“阎王下令,已经勾了这厮的生死簿,咱们地府以后拒绝接收。”

  白无常一惊说道:“那岂不便宜了这小子,他从此可就长生不老了。”

  马面说道:“那也比跟咱们兄弟找麻烦强啊,勾了生死簿,他再也回不了地府,咱们也就省心了,你丢魂的事情不也就解决了?”

  白无常露出淫笑说道:“这样最好,省得我老得惦记丢魂的事情,酒都没心情喝了。”

  这时,杨重还在牛头腋下挣扎,喊道:“你们这是滥用私行,是犯法的。”

  牛头叱道:“我们这里是和谐地府,对于你这样的无理取闹的上访对象,就要进行专制,是我们打击的对象。”

  杨重四肢悬空,无力反抗,眼看着被牛头带过奈何桥,那孟婆一见杨重回来,手里举着汤勺招呼道:“这位亡魂,今儿个孟婆汤是现成的,要不要喝一碗再上路?”

  杨重被牛头马面带到轮回洞前,杨重看见那轮回执事正坐在椅子上哼着小曲,手里正把玩自己那块玉坠。

  轮回执事一见牛头马面将杨重带来,嘿嘿一笑问:“我说杨重,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杨重被牛头扔到地上,摔得浑身吃痛,他站起身说道:“阎王答应我当高富帅,你却给我投个乞丐,才活了一天就让人一棍打死,这算怎么回事?我还送你一块玉坠呢,就这么安排我?”

  轮回执事自然知道其中缘由,只因那日黑白无常因为吃酒误了时辰,本应锁拿归案的乞丐魂魄,成了孤魂野鬼,不知飘到哪里去了。黑白无常拜托轮回执事能将此事摆平,那轮回执事平日喜爱耍钱,欠下二位无常许多冥币,因此对这棘手之事也不好推辞。

  可事情又很为难,这地府的规矩是一具尸体对应一条魂魄,这有尸体没魂魄算是严重的工作失误,阎王是要怪罪的,可他又哪里去找个魂魄抵上这没魂的尸体。

  正在冥思苦想之时,杨重这个倒霉蛋来到眼前,还声称阎王让轮回执事给投个高富帅。轮回执事一见杨重,脑筋一转自然就有了主意,将这杨重投到那乞丐身上算是顶了个魂魄,就按原先的乞丐魂魄交差便是。

  那乞丐本来阳寿已满,为了让杨重顶包便让那乞丐多活了一日。

  眼见杨重气势汹汹,一个劲的吵着要投诉,轮回执事怕他知道自己给他投到乞丐身上是为了掩盖黑白无常失职的事情,他心想必须先稳住这小子,免得生出事端,败露了自己的恶行。

  于是他和颜悦色地应承着,赶紧翻了翻手中的文档说道:“你先别着急,你走后我又仔细看了看,你投胎的那个人叫秦乐,人长得标志不说,还是一身的好武功,他爹叫秦海川是清朝武术大家,有名的剑客,子承父业,岂不妙哉!”

  杨重说:“妙哉个屁,我这大清朝一日游就算完事了?你们也太不讲理了吧,下辈子准备再把我弄到哪里去?还让我到哪个朝代当乞丐去?你们答应好的高富帅呢?”

  “非也,非也。”轮回执事一本正经地道:“致富是要靠勤劳的双手,不要总想不劳而获。”

  杨重不依不饶地说道:“你们这是糊弄我,少跟我说这些片儿汤话。你们看这事怎么给解决吧。否则我就去到天**访去!直到告倒你们为止。”

  马面凑到轮回执事近前小说:“阎王说了,这人以后咱们不收了,你还跟他废什么话?扔回去让他继续当乞丐。”

  轮回执事大喜,心想:“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既然阎王有令不收这倒霉蛋,换句话说,这小子再也回不了地府,那岂不是永远也揪不出这顶包案了吗。”

  想到这里,轮回执事依然不放心,继续追问道:“阎王真说这话了?”

  马面说道:“必须说了,我还骗你不成?”

  轮回执事心里有了底,说话的底气也足了些对杨重说道:“算了,我也不跟你多说,总之我是没亏待你,那乞丐秦乐的父亲秦海川前年暴病而亡,你现在无父无母,可以一身轻松地活着。还是那句话,世事难料,是福是祸都是你自己走出来的路,别人帮不了你。”

  杨重气得叫骂:“你们这群王八蛋贪官,就知道欺负我们这些穷鬼,你们还有没有良心?”

  杨重骂得涂抹横飞,一旁等着投胎的不明真相的死鬼们纷纷围观过来。马面一看场面失控,赶紧使了个颜色给牛头。

  牛头大喝一声,抬腿照着杨重的屁股就是一脚。杨重被这一脚踢飞了起来,大叫一声跌进了轮回洞。

  

我是大清血滴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雄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雄梦)或者(kanshu34),关注后回复 【我是大清血滴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我是大清血滴子

我是大清血滴子

  • 来源:阅文
  • 时间:2019/11/10 20:55:39

好吧穿清不造反,菊花套电钻。  小人物杨重重生回到了大清康熙末年,本想混口饭吃,平安一生,可没想到却卷入了九王夺嫡的阴谋中,为了生存不得不周旋于各种人物之间。  他一手创建血滴子,帮助雍正登上九五之尊,可最后却引来杀身之祸,只因功高盖主。  雍正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老子让你当定了满洲正黑旗绿帽子王,还要夺你的江山,恢复我华夏正朔。  这一切全都靠手中的血滴子。  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