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青春 > 古物纪 > 古物纪全文结局免费阅读第6章把老婆铐起来果聊挣钱?

古物纪全文结局免费阅读第6章把老婆铐起来果聊挣钱?

发表时间:2020/1/20 14:32:14来源:阅文热度:

《古物纪》是文笔极佳的青春类型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听到这里,已经遭受到反复心灵冲击的武丁再也忍不住了,正在喝水的他喷了旁边的李悝一脸。嗯,这应该叫“颜喷”吧?总比颜那啥好...

古物纪

  可是,那群鬼又要紫玉钗做什么呢?武丁想到。武丁刚想开口问,却被李悝抢过了话头。

  “好神奇!这东西你是怎么来的?”李悝好奇的问道。

  “这事儿么,哎~是六月天冻死一只老绵羊,说来话就长了。你们确定想听?”曹钰儿问道。

  “听啊,您就讲讲吧!”李悝说道。

  “我生在四川,嗯,虽然按父亲那边说来,我算是满族人。”曹钰儿说道。据说满族有一种特殊的性格,不够相当交情,是不会随随便便倾吐自己身世的。如果不识相,过分的询问,反而会认为你不懂礼貌,缺乏教养,进而会对你冷漠下去——在武丁想来,这一方面是因为满族人高贵了近三百年,有旱涝保收的“铁杆庄稼”心理上自觉高人一等;另一方面,却是因为辛亥革命“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口号落实的结果,当时仙市可是号称满城皆屠场的。曹钰儿倒是没有这种性格。

  “难怪你说话有点京味儿又有点四川话的感觉。”这回是武丁不开眼了,打断别人说话总是不礼貌的。

  曹钰儿没有理他,继续说道:“我父母在我八岁时候就离婚了。原因么,不说也罢,无非是那些破事儿。之后,我就跟着姥爷姥姥生活。虽然清苦些,倒也没受什么罪。只是老人么,毕竟年龄也大了,自然不太会照顾孩子。后来,我也没什么心思继续上学,就去魔都打工了。”曹钰儿喃喃地说着话,房间内本就不甚明亮的灯光映的她的脸庞越发的白了,看着更加的惹人怜爱。

  “那时,我跟现在一样,在魔都一家网吧工作,依然是收银。不久我认识了一个人——徐增。徐增是我在网吧的同事,嗯~网管。当时我比现在还年轻几岁,也好看些,追我的人其实有不少,徐增只是其中一个。我到不想这么快把自己交待出去——我父母离婚之后,后来都再婚了,也过得不怎么好。我就想,人这一辈子什么时候该干什么事儿,一步也错不了。没想到~自己也错了。”曹钰儿轻声细语的诉说着往事。

  “徐增一开始对我蛮好的。毕竟在一个地方工作,女孩子么,如果有人追总不见得会讨厌——徐增长得白白净净,看起来斯斯文文的,那时候谁知道他后来会变成那副样子?”曹钰儿说道最后一句的时候,已经有点绷不住了,近乎是咬着牙说的。

  武丁想开口问,却被李悝拉住了,冲他摇了摇头,示意他别打断让曹钰儿继续说。

  曹钰儿凝望着窗外黑暗的夜空,仿佛天空中那无星无月的夜晚就是她的过去,过了片刻幽幽的说道:“身边的同事知道了,还经常有意无意的撮合。徐增也真拉的下脸,变着方子的讨我喜欢:我鞋带松了,他看见了连话也不说就弯腰给我系紧;一个月只有三天的休息,他就下厨做饭,做些好吃的带到网吧来,说是分给大家,其实他拿来的时候眼睛总看着我——我明白他的心思,那时候他应该是真心喜欢我的,每个女人看到他的眼睛都会明白。他是福建人,做饭很好吃,嗯~拿手的肉燕、咸饭都很好吃。有一次他从家里带来了一种贝类,他说那叫‘西施舌’。西施的舌头,你说好笑不好笑?一个大海碗,里面盛满了高汤——一个男人居然拿肘子和鸡架自己熬高汤,浮着一层尖尖的白白的东西,含在嘴里感觉就像要化了一样,轻轻的拿牙齿咬只觉得无比的滑嫩柔软,柔软中又藏着一份爽脆。我说这一定是世界上最好吃的‘舌头’,他摇摇头说不是,还说要把最好吃的‘舌头’这个秘密告诉我。我好奇的问他是什么,他却故作神秘的把我拉过来,说怕别人听到只告诉我一个人,然后附到我耳边偷偷地亲了亲我的嘴,说这才是世界上最好吃的‘舌头’……。我虽然拿拳头锤了他几下,但是心里也是欢喜的。”

  武丁听着这段画面感十足的故事,已经陷入了思维怪圈。他想起了张爱玲的名言:“想要征服一个男人必须先征服他的食道,想要征服一个女人必须先征服她的X道”,可见读书多也不全然是一件好事,懂得多了想的就多,办起事儿来就不痛快,自己也就不痛快。何况正经的书总是讲礼义廉耻、教人守规矩,在这个规矩被不断颠覆、上流从下流开始的时代,那妥妥是吃不开的。

  李悝在一旁也是一副心有戚戚的样子。感情这俩货都把这当爱情教材学习了……

  曹钰儿却仿佛没有看到他们的样子,继续说道:“后来,嗯~那件事没过去多久,有一天,网吧里来了几个人闹事儿——说是闹事儿其实太抬举他们了,不过是几个醉汉没地方去一起来上网罢了。有个人正对我动手动脚,徐增就风一样的冲出来,拿起一个有缺口的光盘,狠狠的砍在那人身上,那个醉汉当即就见了红。他们有好几个人,徐增被打倒在地,被打倒在地他还挣扎着不让那些人靠近我。我当时就想,我的身子和心都给了他也好,哪怕穷一点、苦一点,他心里是有我的。那时候还有几个电竞选手和小开也在追我——他们可比徐增有钱多了。”

  曹钰儿继续说道:“再后来,我和网吧的同事一起去派出所把他领出来。在江边,他迎着夜风抱着我,发誓会一辈子对我好,要不就让厉鬼击脑而死——我们就在一起了。那时,他是对我真的好,我们在一起也吵过架、分过手,不过每次都是他来找我、来哄我,我们还是在一起。直到我有了孩子。之前跟你们说过,我父母离婚了,我过过那种没有父母的日子,我不想让我的孩子再过那种日子,于是我硬逼着他一起领了证。他当时其实是不愿意那么快结婚的,总说这没有那没有,可他毕竟是个男人,不会明白女人有了孩子的那种感觉——心连着心、肉连着肉,那种孕育生命的感觉就像自己在创造一个奇迹。”说到最后几句,曹钰儿脸上仿佛涌出了一层光,那是母性的光辉,来自人类天性的喜悦和憧憬。

  “有句老话叫‘贫贱夫妻百事哀’,这话不对,是‘贫贱夫妻万事哀’才对!有了孩子一个家花钱的事儿又何止一百件。我和他都在网吧上班,能挣几个钱。他倒是比较省钱,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我也尽量少花钱——一年到头别说衣服化妆品,连内衣都没舍得买过,可银行卡里的钱还是被奶粉、尿布这些东西一股脑儿的吸走了。我看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就劝他回老家住,这样开支总比魔都小些。他却不愿意,总说会有办法的。”说到这里曹钰儿的不幸感已经能从脸上滴下去了。

  “后来我才发现,他的办法就就是‘偷’!一开始是把网吧客人落下的手机钱包拿走,别人来找就推说不知道,这虽然也很不好,但毕竟是别人已经丢的东西,昧着良心也就收下了。再后来,他就真的动手偷了!他又从来没学过,也没人教过他怎么偷东西,那水平说的好听点是顺手牵羊,说的不好听就是趁人不注意明抢了。果然,没多久他就被抓住了。这次我把他从派出所领回来,就没想给他好脸。”曹钰儿的表情越发复杂了,嗯,高中语文课本上鲁迅常说的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大体就是这种感觉。

  曹钰儿带着那种表情继续说道:“回到家里,我还没说他几句,他就怒了。他说我不负责任,光说风凉话,还狠狠的打了我几下。我被打了,当时觉得很难受,可是我想了想他也是没有办法,准备好好劝劝他,毕竟犯法的事儿不能干啊!没几句他就听烦了,直接把我锁在家里,还美其名曰‘让我专心照顾女儿’!他继续去偷去抢,我就只能被关在家里,我就想我这是嫁了个什么人啊?小偷,还是山大王?”。

  “有一天他回到家里,手里提着个茶叶袋子。我问他傻乐什么,他就欣喜若狂的掏出那个盒子——哝,就是这个”曹钰儿一边说着一边指着装着紫玉钗的锦盒,“还说:‘这次发了,后半辈子都不愁了!’哼,结果呢?”

  曹钰儿继续说道:“结果还是一样!这又不像一般的手机、首饰什么的好出手,他又不想三文不当两文的卖了,还是早出晚归的做他的旧营生。我在家里上网,他都说我图谋不轨、勾引野男人。我大门都出不去,勾引个毛啊!”

  “拿到那个紫玉钗之后,他就魔怔了。人也越发的BT了!还干脆逼我在网上骗人,说我反正能勾引男人,不如拿这个来挣钱!”曹钰儿说道这里本来秀美的脸庞已经变得有些狰狞了,“有人跟我打招呼,有人想和我视频;有人想听我唱歌,有人想和我聊天;还有人问我银行账号,准备给我打点钱……这是最重要的,也是我上网的目的。这他么的就是我的工作!!!我还不如一个婊子,至少人家不是在骗!我不愿意那个禽兽居然把我拷在电脑桌上,还威胁我说要不好好做就把女儿送人!”。

  曹钰儿出离愤怒的说道:“最过分的是:那个禽兽还找了个‘果聊’网站,让我去跟那些见鬼的色鬼果聊!”

  听到这里,已经遭受到反复心灵冲击的武丁再也忍不住了,正在喝水的他喷了旁边的李悝一脸。嗯,这应该叫“颜喷”吧?总比颜那啥好些……

古物纪》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雄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雄梦)或者(kanshu34),关注后回复 【古物纪】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古物纪

古物纪

  • 来源:阅文
  • 时间:2019/11/10 14:07:43

时间是条奔涌的河流,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肉体是灵魂的监狱,对于寂寞的灵魂何处不是监狱。游泳越狱,这就是武丁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