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天剑魔缘 > 《天剑魔缘》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

《天剑魔缘》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

发表时间:2020/2/19 6:51:22来源:掌读热度:

《天剑魔缘》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仙侠类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既然是琴姑娘所托,兢耀自当悉心教导此子。”那中年文士道,兢耀是他的道号,而姜则是他的姓氏。...

天剑魔缘

“凤栖山”山峰高入云端,山颠绿浪层层,如吞云吐雾之神龙,欲飞向穹宵之际,如开劈天地之长剑,欲刺入苍穹之中。旭日东升之时,于雾海云涛之间,透出万道七彩光芒,举目平眺,疑似瑶宫神光,朱霞紫气,乃是当世奇观,向下望去,则是茫茫云海,变幻翻腾。

这“凤栖山”,竟似离那瑶宫仙境如此近切,那茫茫云海,不正是这十万丈红尘。

南宫夏站在山顶,望向山腰茫茫云海,只觉天地苍茫,众生渺小,自己的存在竟是变得毫无意义,此时他的身体似乎亦是轻了许多,更似要随风归去一般,南宫夏此时心境一片空白,双脚亦是向悬崖跨去。

“镇定。”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似乎来自于遥远的天际,又似乎出自于耳际的呢喃,声音虽是极轻,但对于南宫夏来说却无疑是一记当头棒喝。南宫夏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在悬崖之边,再向前一步,便要落入山下那无底的深渊之中。

“对不起,我……”南宫夏道,但他还未说完,便被琴姬打断。

“此山山间有法阵守护,你跟好我,莫要乱走。”琴姬道,说完只见她素手轻轻一挥,一道金青色光芒便向南宫夏飞来,南宫夏只感眉间一凉,神智亦是一清。

南宫夏随琴姬向前走去,行不多远,便见一座寺庙立于山颠巨石之上,寺庙名为“伽澜寺”。南宫夏看了看,只见这寺庙微显破败,寺门朱漆多有剥落,香火应是不盛。南宫夏暗自一叹,寺庙建于此处,又何来善男信女祭拜,不没落才是怪事。

“到了,我们进去吧。”琴姬道,说完她便推开寺庙大门,向寺内缓步而去。南宫夏看了看四周,便也跟了上去。

“不知施主来此,可是有事。”一个正在扫地的童子见有客人来访,便迎上来询问,只见这童子模样清秀,但其衣物却是洗得发白,膝盖手肘之处,亦有几个补丁。

“诸夏残陵可好。”琴姬停步说道,她四周看了看,又看了看身后的南宫夏,眼间却有几分不忍。

南宫夏正在观看此间寺庙,自是没有注意到琴姬的眼神,况且琴姬涵养极好,除过经常无缘的失神与失落外,其它表情均不会表现于脸上,况且就算有,却也不是南宫夏一个少年可以理解的。

“原是如此,前辈请。”那童子双手合十礼道,然后走在前边为二人引路,这童子听到琴姬如此说话,他的言语却也是恭敬了许多,称谓也由施主换作了前辈。

琴姬与南宫夏随这童子走过左手月门,进入一侧殿之中。这侧殿中并无任何陈设,只有三面墙壁上绘于大幅壁画,壁画颜色虽是微显暗淡,但形态却是极为逼真,只是所画内容,却让南宫夏感到几分苍凉与悲壮。

“二位请慢观赏,明清告退。”那童子说道,说完便向门外倒退而去。

琴姬却未多说,只见她走到壁画之前,素手轻抚壁画,双眼深邃且微微迷离,脸上亦是一脸的没落,却是不知想些什么。南宫夏也走到墙边,细细观摩此处壁画。

南宫夏看着此画,只觉心神一阵恍惚,不知何时,自己似乎来到了一处古老的战场之上,此时的战鼓似乎早已散去,但天空之上却依然是一片阴霾朦胧,偶有几屡阳光从迷雾中透出,撒在这片古老的废墟之上,更添几分萧索与寒意。南宫夏放眼望去,入眼却全是死者的枯骨与破败的兵器。南宫夏缓步向前,却是不知自己可以去向何方。

“好了,我们要走了。”琴姬道,说完她便不再去看这幅壁画,而是转首望向门外苍穹。

南宫夏回过神来,便小声道:“好。”至于要去何处,他却没问。

琴姬转首看了看他,然后回头闭上双眼,只见她左手拉起南宫夏,右手捏了一个奇怪的手印,她将右手举起,南宫夏便觉视线开始模糊,很快便不能视物,他只好闭上眼睛。

一道光芒闪过,随后又归于平淡。

“我们到了。”耳边传来了琴姬淡淡的声音,她拉着南宫夏的手亦松了开来。

当南宫夏睁开双眼时,只见自己已在一处山谷之中,山谷花草繁茂,蝶舞翩翩,却是好看。南宫夏看了看琴姬,只见她静静的站在谷口,目光又有一些迷离,也不知是想到了何种伤心之事。

“这位姑娘,请这边走。”一少年来到二人面前对琴姬礼道,这少年同时用眼角余光看了看琴姬与她身后的南宫夏,脸上却是有几分疑惑,不过他只是一个低阶弟子,这些事却不是他可以过问得。

琴姬对那少年微微点头,然后转首对南宫夏道“我们走吧。”

“嗯。”南宫夏嗯了一声,然后跟着琴姬向前而去。

在那少年弟子的带领下,琴姬与南宫夏一路前行,来到一处大宅之前。

“来客已带到,还请师兄通传一声。”那带路的少年对门前的弟子说道。

“这位姑娘与这位公子请稍等,弟子这便前去通传。”守门弟子说道,说完便向院内行去。

暂时无事,南宫夏便四下看了看,只见此处四周为山,中央是一块谷地,谷地地势平缓,四周多栽些花草树木。

二人所在,正是一大宅门口,此宅名为“坤山别院”,宅子虽大,但装饰却是极为朴素,木质多以白色粉饰,除此再无过多装饰,南宫夏心下微微奇怪,但当他想继续思考时,院中已有人迎出。

“琴姑娘别来无恙,不知琴姑娘来访,有失远迎,还请海涵。”一中年文士匆匆出来,向琴姬说道。

南宫夏看了看这中年文士,只见他面带微笑,神定气闲,却有几分出尘之气,想必应是一极厉害之人。

“姜盟主可好。”琴姬说道,说完又看了看身后的南宫夏,便不再多言。

“琴姑娘请堂中细说。”那中年文士说道,说完便行于右边,与琴姬一同向院中走去。

一处厅堂之上,那中年文士坐于首坐,琴姬则坐于左侧下首,南宫夏坐于琴姬一侧。那中年文士身后,还有二个中年男子,二人均是眼观鼻,鼻观心,静坐于中年文士身后,并未多说一句话语。

南宫夏略略看了看,只见那中年文士身后有一大幅壁画,所画内容却与刚才在那“伽澜寺”中所见相似,均是古老的战场。只是这里右上之处,题有“诸夏未央”四个古篆大字,古篆虽是极少再用,但南宫夏却也勉强识得。

此地写“诸夏未央”四字,却让南宫夏一阵疑惑。要知“诸夏”乃是春秋之时各诸侯国的自称,而“未央”则是未半、未完、未尽之意。此二词合并起来,却是颇为怪异。

南宫夏还未想清,琴姬便与那中年文士交谈起来,南宫夏自是不愿太过失礼,便不再去看,只是低头凝思。

“多年不见,不知琴姑娘此次前来,可是有何事指教。”中年文士说道,对于琴姬,他却是极为谨慎的。

南宫夏微微看了看琴姬,对于琴姬的身份,他亦是十分好奇,但好奇归好奇,他却不会问出,因为他知道琴姬不会答他。

“盟主之事,可有眉目。”琴姬淡淡的说道,对于那中年文士的态度,她却是并无多少表示。

“那些事物太过于难寻,多年来,我们却依然全无头绪。”中年文士道,说道这里,他又看了看厅外,却是不知想些什么。

“此事尚且不急,盟主慢慢寻来便是。”琴姬道,说完她便转首对身边的南宫夏微微点头,然后又对那中年文士说道,“此次前来,我只是想请盟主收他为徒。”

“哦。”那中年文士奇道,他此时细细的看了看南宫夏,眼中却是闪过几分古怪之色,不过他毕竟是久居高位之人,在座之人除过琴姬外,再无人看出他的神色变化。

琴姬已猜到对方的想法,但她却并未多说,只是闭目凝思。

“既然是琴姑娘所托,兢耀自当悉心教导此子。”那中年文士道,兢耀是他的道号,而姜则是他的姓氏。

“此子身世凄苦,还望贵派好好照顾于他。”琴姬睁开双眼,看着中年文士道。

“自当如此。”那中年文士说道,他望向琴姬与面宫夏的神色亦是更为复杂。

“此次前来,我还想暂借贵盟栖霞谷暂住,不知方便与否。”琴姬说道,此时,她又是秀目轻闭,不再去看厅中任何人物。

“琴姑娘肯屈居于此,是我等的荣幸,我喋血盟与血灵宗自是欢迎。”中年文士道,他听到此话,脸上却是微微诧异,要知他曾想尽办法欲将眼前女子留下来,但这女子却从来不会答应,今日琴姬自己提出,却是出乎于他的意料之外。他看向南宫夏神更显迷惑。

“既然如此,你们便行拜师之礼吧,我先去了。”琴姬道,说完她便起身,然后对南宫夏道,“以后你便随姜盟主修习道法,道法一途,凶险异常,你当自己小心。”

琴姬说完,也不等南宫夏回答,便已向外而去。

“子陵,你且先进来。”中年文士兢耀向外说道,他声音附有道法,自是可以让门外之人听到。

许久之后,一位年约十七八岁的年轻弟子进入厅中,这弟子向兢耀一礼之后问道:“师父,何事。”

“南宫夏欲入得我门,你需读门规与他。”兢耀道,说完便微闭双目,不再去看其它人。

南宫夏看了看这年轻弟子,只见这弟子面如冠玉,品貌俊秀,气质却是非凡。

“是。”那弟子道,门规他熟记于心,此时背来自是毫无问题。门规不长,那弟子很快便已背诵完毕。

兢耀向那年轻弟子轻摆三下手,示意他先退到一边,然后对南宫夏说道:“门规你业已听清,你可愿意入我门下,修习我圣人之道,救我诸夏于倒悬。”

“弟子愿意。”南宫夏道,对方的话,他却是只能理解其中少许部分,其余大部分他自是全不知所云为何物。

“嗯,好。”兢耀道,只见他取出一支玉碟,右手于玉碟上虚划,只是玉碟有何变化南宫夏却是无法看清。不过多久,兢耀又道,“夏者,大国也,依古制而得以续存,你取名为夏,那你以后便以‘存古’为字,可好。”

“是,谢师父。”南宫夏道,对于名与字,他都无太多感觉,毕竟字是名的延伸或解释,名既然不是真名,那字也便毫无意义。

“嗯。”兢耀道,他左手示意开始拜师礼仪,此处所有礼仪均依古礼而来,却也繁琐,南宫夏依那年轻弟子指示,完成这套礼仪却也花了近半个时辰。

拜师结束后,南宫夏便在那年轻弟子的带领下,前去安排自己的住所,而那兢耀则与另外二人留于厅堂之中,却是在商议琴姬之事。厅堂四周设有隔音禁制,以防他人听到此间谈话。

“青龙,这些日子,可有查到那琴姬的来历。”兢耀想了许久,才对身后一位中年男子说道。

“琴姑娘来历极为神秘,属下并未得到任何消息,还请盟主恕罪。”那中年男子道,此人年约四十来岁,作俗家打扮,只见他坐于兢耀右手一侧,目光却是望向琴姬离去的方向。

“此事门中查了许久,却依然毫无结果,原也怪不得你,只是她身份古怪,若不查清,却是令人担心。”兢耀说道,他此时看了看青龙,便又回首望向厅外虚空之处。

“她身份不明,对我们的大计终归是个大的变数。”另一中年男子说道,他坐于兢耀左手之侧,与另二人相较,他却是显得极为消瘦。

“玄武所说极是,不知盟主可否请河魂先生代为查探。”青龙看了看另一边的玄武,然后对坐于中间的兢耀说道。

“此事不急,一切均在掌控之中,且河魂先生另有他事,并不方便插手。”兢耀说道。话未说完,他突然感到心中一阵不安,于是示意二人停止了讨论,但当他四处查探时,却并无任何结果。

再说一处小院之中,院中装饰虽是朴素,但打理得却是极为细心,小桥弯弯,水流清清,花儿繁茂,清香四溢,怪不得琴姬要借住于此处,却是与她原住的七弦谷极为相向。

主屋之中陈设简朴,仅有一几一床而已,不过琴姬对于这些身外之物并不看重,却也适合。此时琴姬坐于几前,她面前置有一青铜水盆,盆中乘水,琴姬正看着盆中水面,也不知想些什么,那水面之中迷雾层层,却不是映出她自己的容颜。

不久之后,她便感觉镜中影像无趣之极,便以右手广袖扶过水面,然后起身调起琴来,只是她的琴技虽是极好,但此琴终归只是凡物,与她自己的琴相比却是差了极远,她又如何用得习惯。

天剑魔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经典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经典文学)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天剑魔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天剑魔缘

天剑魔缘

  • 来源:掌读
  • 时间:2019/9/28 22:21:58

数千年前,上古妖神离华公主为救自己的女儿,将她封印于神剑之中,但还未重新赋予她生命,便已力竭沉沦。数千年后,被人暗害的刘智得到此剑,进而一步步踏上了仙道的巅峰,他这才发现,欲将这众生万物当作棋子之人,又何尝不是他人的棋子。 本书不以主角修真为主线,本书真正主线是“离华之殇”与“诸夏未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