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幽冥真仙 > 幽冥真仙全章节免费阅读

幽冥真仙全章节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19/6/11 16:16:05来源:掌读热度:

《幽冥真仙》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仙侠风格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徐大哥,你好些了吗?”赵敏关切的问道。...

幽冥真仙

暮春时节,位于中元大陆中部的落羽山脉,绵延万里,层峦耸翠。其中大小山峰不计其数,或高耸雄伟,或嶙峋陡峭。

由于落羽山脉内地灵气充足,灵石矿藏丰富,灵草异兽繁多,成为修仙门派争相入驻之地。

飘云峰坐落在落羽山脉中部。远远望去,高大的山峰苍龙戏云般在云雾中若隐若现,颇为壮观。

飘云峰一处光滑的岩壁上,刻着一首词:《天仙子.仙路》春雨放歌飞鸟瞰,满目青葱山似缎。小蜂休憩落衣襟,天渐晚,星光灿。仙海遥遥不见岸。剑胆琴心轻羽扇,雨作甘霖风作伴。身临绝顶笑苍穹,心无憾,金不唤。明日百花应放绽。”洋洋洒洒的字刻笔走游龙,似乎要脱离山体飞升而去。据说是五百年前,有位叫陆青云的修真之士路过此地所留,后来成为中元大陆修真界的一代天骄,获称号“天仙子”。

飘云峰的山腹内却隐藏着一处与外面截然不同的异空间。

异空间内,别有天地。

一座巨大的空间中,六根古铜色足有磨盘粗大的柱体分散在方圆十亩大小的岩浆湖周围,其斑驳古朴的柱体上许多金色符文运转不停,圆柱顶部之间通过赤红光丝在空间穹顶处织成一座巨大蛛网状的聚灵法阵,法阵中心悬停着一面丈许大小的赤红朱雀旗,一只喷火朱雀在旗中上下翻飞。

法阵下面岩浆湖内不停翻滚的赤红岩浆中,一丝丝赤红色的灵力像是受到召唤般,其光影在岩浆升腾的热浪中扭曲着,蜂拥着,纷纷没入其上的聚灵法阵,然后进入到朱雀旗上。旗上的朱雀贪婪的吞噬着炽热的灵力,然后又将吞噬的灵力化作一缕缕金霞后张口喷出,没入上方的虚空中不见了踪影。

此时,离飘云峰百多里外的一座不知名的崖壁上。一个十六、七岁模样的少年,正徒手在崖壁上攀爬。

少年清秀的脸庞上汗迹斑斑,一头精致的碎发有些凌乱。一身浅灰色衣裤已经磨出几处漏洞,裸露在外面的手臂也被锋利的山石划出了一道道血痕。少年双眼凝视着峭壁上的一株开着紫色十字花的灵草,眼中充满了希望和坚毅。

“再坚持一下,就能采到回明草了,母亲的眼病就有希望治好了。”少年自言自语的说道,嘴角露出一抹接近成功的微笑。少年努力的攀爬着,三米,两米,一米……终于爬到了灵草所在的位置,伸出一只手小心翼翼的将“回明草”采了下来。

看着手中的回明草,少年浑身的疲惫一扫而光。

“没有什么事是本小仙做不到的。”少年得意的自言自语道。

少年将“回明草”放入怀中事先准备好的木匣中,小心的收好。少年侧过头看了看山下,山下原本高大的树木在视野中变得如杂草般渺小。然后揉了揉眼睛,摸索着向山下爬去。

上山容易下山难。一阵山风呼啸而过,也许是少年太过疲惫的缘故,攀住岩石的左手一滑,瞬间,整个身体失去平衡跌落下去。

少年只觉头皮发麻,大喊到:“我徐阳不能死!母亲还等着我带药回去!”

慌乱中,只觉得身下有什么东西一挡,身体下坠的势头随之一缓。徐阳双手本能的死死抓住了什么东西,原来是半山上的生出一棵老树刚好将其托住。

左手紧紧攥住树枝,右手擦了擦额头的汗,长长呼出一口气。抬头仰望平滑如镜的天空,自言自语道:“天空好蓝。”

徐阳的来历。

二十年前,青石镇。

青石镇是东莱国的一座边陲小镇,却是通往东莱国第二大郡城莱阳郡的必经之路。镇子不大,却也十分热闹。

青石镇上有一家叫做“乐乎酒坊”的酒楼。酒楼的老板姓赵,赵老板年轻时做过军士,退伍后做了几年镖师,年纪大些后离开了镖局,兑了这家酒楼作为营生。赵老板四十岁的时候得一独女,取名叫赵敏。不幸的是,在赵敏十五岁时,全家在旅行途中遭遇了山洪,只有赵敏一人幸运的活了下来。

乐乎酒坊中。

只见一个面堂黝黑,满脸胡茬的醉汉左手正揪住一位身材瘦小的店小二的衣领,右手攥紧拳头就要朝着店小二的脸上砸去。店小二早已吓的瑟瑟发抖,面如死灰。

“哪里来的泼皮,在本姑娘店里喝酒不给钱,还敢动手打人!”酒坊内传来一声年轻女子清脆的大喝声。

女子个头儿不高,看上去只有二十岁左右的样子。

一身浅蓝色紧身裙衫勾勒出玲珑的曲线。一头乌黑长发在脑后盘了个花苞似得发髻,两鬓几缕青丝自然垂下。宽宽的额头下面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闪烁着几分伶俐。

女子说着,将两只衣袖撸到了臂肘处,白皙的如藕小臂裸露在外,娇美中透着几分英气。

醉汉听到身后有人呵斥,扭过头来一看,见来者是一位样貌娇美的女子,抓住店小二的左手一松。店小二整个身体犹如一堆软泥一样,瘫倒在地。

“哪里来的小娘子,倒是很合本大爷的口味。过来陪大爷喝上两杯,本大爷刚从军营退伍回来几日,还没开过荤呢。”说完,不由的吞了口吐沫,面露淫邪之色。

听醉汉用言语调戏自己,女子柳眉倒竖,向前两步来到醉汉身前,二话不说,抬起腿朝着醉汉的小腹就是一脚。

醉汉本能的用手臂在身前一挡。嘭的一声,整个身体后退了两步。醉汉猛的摇了摇头,酒也醒了三分。

“哎呦!小美人还有两下子,本大爷就陪你好好玩玩。”说完,抬起一脚踢开身旁的桌子,桌子上的酒食稀里哗啦的洒落了一地。

醉汉一双大手一伸,朝着女子的胸部狠狠的抓了下去。

蓝衫女子羞怒难当,身形如巧燕般一闪,躲开醉汉袭来的大手,顺势又是一脚踢出。

醉汉是军营出身,身手也是不差,转眼间便与女子缠斗在了一起。

醉汉的力气明显要比蓝衫女子大了许多。

几个回合下来,蓝衫女子已经气喘吁吁。

蓝衫女子一个不小心,被醉汉一把抓住手臂。

醉汉淫笑着顺势用力一拽,另一只手趁机抓向蓝衫女子的腰带。女子再想摆脱,为时已晚。

“小娘子,让大爷我亲一下吧。”醉汉说着,就要凑过脸去。

“啪!”

就在这时,不知从哪里射来一枚小石子,准确的打在醉汉伸出去的手掌上。

醉汉疼的哎呀一声,手一缩,女子趁机后退两步躲开了醉汉的纠缠。

此时的小店门口已然站了一位灰袍书生。

书生身材高挑,面貌清秀,头带银色儒巾,身后背着一个不大的藤条编制的书箱笼。

“光天化日,调戏民女,恬不知耻。”灰袍儒生厉声道。

“哪里来的小白脸,竟敢坏了大爷的兴致。”醉汉恼羞成怒,蹬蹬几步来到书生身前,紧攥的拳头如大锤般猛的一抡,呼的一下朝着书生的面门狠狠的砸了下去。

只见书生一侧身,轻巧的躲过醉汉的攻击,然后右手单指朝着醉汉左膝处用力一弹。

嗖!一股无形指风由书生的手指上弹出,“啪”的一下打在了醉汉的左腿内膝处。

醉汉只觉得左腿内膝处又疼又麻,高大的身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以灵化气!你,你竟然是修真者。”惊得醉汉张口结舌。

书生二话不说,右手一扬,啪的一巴掌甩到醉汉的脸上。醉汉只觉得脸如火灼,满嘴鲜血,一张口落了两颗牙齿。

“仙家饶命!”醉汉知道自己遇见了高手,慌乱间从地上爬起来一溜烟的夺门而逃。

看到醉汉落荒而逃,女子长出了一口气。

女子款步走到书生面前,将撸开的袖口轻轻放平,整了整衣衫,对着书生微微施礼,然后说道:“多谢公子出手相助。小女子赵敏,这里有礼了。”

“原来是赵姑娘,赵姑娘客气了,在下只是路过这里,进来讨碗水喝,恰巧遇见此事。”说完,书生礼貌的一抱拳。

“公子里面请。”赵敏说着,将书生迎到店内一座雅间之中,又吩咐店小二将外堂收拾干净。

茶桌上,赵敏亲自为书生倒了一杯茶。

“公子,请喝茶。”

“多谢。”说着,书生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然后一饮而尽。

“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在下徐万里。”

“听公子口音应该不是本地人,刚才那位醉汉说您是修真者,可否当真?”

“我只是一名普通的穷书生,看上去应该大你几岁,叫我徐大哥就好了。在下来自西城郡,是一名孤儿,从小被师尊收养在一座儒庙中。和师尊学过一些简单的儒家修身法门,但远远算不得修真者。”

说到这里,徐万里面露些许悲色。

“徐大哥何故忧伤?”

“师尊他老人家不久前离世了。”

“实在抱歉,勾起徐大哥的伤心事。逝人已去,生者节哀。”

徐万里顿了顿,继续说道:“师尊他老人家生前的愿望就是去儒家太宗“羽道门”朝圣。我这次来本想带着师尊他老人家的遗物去羽道门替师尊完成遗愿,怎奈那落羽山脉中山路险峻,我在其中迷了路。几日下来,又身染风寒,昏倒在了山路上。也不知是得哪位高人相救,待我醒来后,发现自己已经到在了这青石镇外。路过这里,就进来讨碗水喝。”

“原来如此。”

说着说着,徐万里突然用手扶住额头。脸色也变的苍白异常。双眼一闭,身体一个摇晃,险些跌倒在座位上。

“徐大哥,徐大哥,你没事吧。”赵敏一边喊着,一边将徐万里扶起。

第二天,徐万里醒来一看,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用力摇了摇头,虽然有些昏沉,但已然不那么剧烈疼痛了。

吱呀一声,房门被人推开。

赵敏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托盘上面是一碗白粥,两个白膜和两碟小菜。

“徐大哥,你好些了吗?”赵敏关切的问道。

“不碍事,精神好多了,只是给你添了不少麻烦。”

“徐大哥说的哪里话,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吧。”话一出口,赵敏自觉有些不妥,不由的双腮一红。

“徐大哥先吃些饭吧,你已经昏睡了大半天了。我刚才已经请了大夫,大夫说你只是风寒初愈,体力不支昏厥而已。休息几天就会好了,就在我这里多住上几天吧。”说着,赵敏将托盘放在屋内的桌上。

“多谢赵姑娘。”

“不知道徐大哥今后有何打算?”

“说来惭愧,我天资愚笨,跟随师尊多年,至今也只是化气期的水准。如今身体有佯,暂不能远行,所以我想就近找个地方清修,等身体复原后再作打算。”

赵敏思索了一下,说道:“我店里在郊外后山处还有一座酒窖。那里有两间房舍,平日里无人打扰,环境也算幽静。徐大哥不嫌弃就安心留在我这里修养吧。”

徐万里思考了一下,说道:“承蒙姑娘收留,在下当然是求之不得。”

就这样,徐万里在乐乎酒坊住了下来。

不巧的是,不知什么缘故羽道门封了山门,三年内不再接受凡人和其他儒门弟子的朝拜。徐万里也就暂时打消了去羽道门的念头。

但这次风寒过后,徐万里却落下了偶尔会头疼的毛病,发作起来整个人的性情就像变了个人。

徐万里每次头疼病发作,赵敏都会悉心照顾。时间一长,二人渐生情愫。

在镇上李媒婆的做媒下,二人结为百年之好。

第二年,赵敏生了一子,取名徐阳。

谁知在徐阳八岁那年,徐万里不辞而别,一去不归。只留下字条说要去羽道门朝圣完成其师尊的遗愿。

周围邻居都说徐万里是去羽道门修仙去了,有和徐阳一起玩的小伙伴给徐阳取了个绰号叫“徐小仙。”

徐阳心中一直以自己父亲是个修真者而自豪,对自己“徐小仙”的绰号也欣然接受。

徐万里走后,赵敏独自抚养徐阳。

赵敏希望徐阳长大后,能成为像其父亲一样的有修养、有正义感的读书人,请来附近最好的私塾先生教徐阳读书写字。

赵敏也亲自教徐阳些家传的拳脚,用作健体强身。

时间如梭,转眼间徐阳已经十七岁了。

这一日,赵敏突发眼疾。请来的大夫说需要用一味叫做“回明草”的灵草治疗方可。

不巧的是,药店里的回明草已经断货。

大夫告知落羽山脉中就有这种回明草。徐阳自告奋勇去落羽山脉中采摘“回明草”给母亲治病。

幽冥真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经典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经典文学)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幽冥真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幽冥真仙

幽冥真仙

  • 来源:掌读
  • 时间:2019/6/11 16:16:03

一位喜欢自称小仙的凡人子弟徐阳,资质平凡,却机缘巧合加入鬼道大宗天鬼宗门下修仙。地下的鬼墓,森林中的洞天,灵界的圣殿,东海的水晶宫......任它天下几微尘,唯我逍遥一小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