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青春 > 抗日奇缘 > 抗日奇缘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抗日奇缘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19/10/22 0:18:04来源:有书阁热度:

《抗日奇缘》是一本文笔极佳的青春风格的小说,全文讲述:地痞二流子顿然昏死了过去,她的男人飞起一脚,像踢西瓜一样。...

抗日奇缘

一墨山峰,层峦叠嶂,山间清澈,风声鹤唳,树被风吹得摇摆摩挲声响。

溪涧潺潺,淙淙而鸣。

橄桢在清水里洗了一个舒服的澡,水底清澈可见,一股清爽回味无穷的气流向自己的脸吹来。他感到有好几年没这样过洗澡了,他尽情享受这里的一切,山青水绿,鸟儿伴随,叽叽喳喳为这片山野啼明。

衣服晒干了,他穿好衣服,坐在小溪旁边对那支狙击特制的步枪,反反复复的擦了好几遍。

他穿着一件黑色皮衣,内搭配衬衫,头戴着一顶灰黑色的礼帽,眉目清秀,英俊帅气,还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小伙子呢!

他身怀绝技,是个天生可造之材,此话不假!

他戴上副黑色墨镜,往四周环境看了一会,又拧头回来看着小溪,心想,自己就要离开这里的温馨小溪了。小溪,再见了,下次再会!他把一颗小石块扔进小溪,小溪泛起波澜,回应橄桢的情感似的。

因为有许多事情等着他去处理,自己孤身一人,四处漂流。他又想起了家里的父母和爷爷,还有自己的师傅,他们浮现在脑海,满脸鲜血淋漓,他们都是被鬼子杀死的,一个幸福温馨的家没有了,他发誓要鬼子加倍偿还这笔血债,要为亲人报仇!

他站在高高的山岗上,背着一只黑色鼓鼓的袋子,直视那座不远处的美丽小镇,打算到那个镇上找点吃的。

忽然从南面传来几声枪响,看到了三五个黑衣人追赶一个人,朝这里的山坡奔来。转眼不到一杆烟的功夫,他们在这山林消失了。

橄桢警觉四处,理直气壮的装着赶路,没有去打扰那帮人。

突然,背后传来一声,说:“朋友,帮帮我,我受伤了,被几个鬼子追杀!”

“鬼子,身穿黑衣服的那几个?”橄桢诡异问道。

橄桢迅速对此人看了一会,没有时间追问其原因,知道她是个女子,肩膀有伤。把自己的围巾撕开,迅速的帮她包扎止血,带她躲进丛林。

几个鬼鬼祟祟的人追到了这里,发现刚才那个人不见了。

他们正在四处搜寻,橄桢从怀里掏出手枪,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钢管拧在枪口上。这一幕投不过女子的目光,她大吃一惊,从来没有见这种东西。橄桢抬头望她一眼,伸出手指放在嘴边,示意她不要吭声。

一个家伙手握着把手枪朝他们掩藏的地方走来,也许是草坪上的血痕引起了他的嗅觉。橄桢没等他靠近,就给他一个甩手,那家伙应声倒地,没有惊动到旁边的那几个人。

橄桢扶起她往后面移动不到一分钟。两个人发现自己的人倒下血泊之中。随意往丛林打了几枪,一个大喊:“往丛林搜索,一定要抓活的!”

橄桢对那女子说:“你藏在这里别动,我去把他们全灭了!”

女子点点头,看到橄桢从西边窜去,大概不到十分钟,看到他返回来说:“安全了,六个人被我灭掉了!”

那个女子在橄桢扶起走出丛林,她抬头望了那一缕阳光,知道是午时,对这陌生的男人看了一眼,说:“朋友,谢谢你救了我!”

那女子强忍着,露出了雪白的肌肤,让橄桢帮她处理伤口。

“你流了好多血,要多喝水,补充水分,你的伤不重,幸好,子弹长了眼睛,从你的锁骨中间穿过,没有伤到骨头。”

橄桢从周边找了点草药,用嘴巴嚼碎,贴在她的伤口处。

“你叫什么名字,你刚才用的什么武器啊,怎么没听到枪声,那几个鬼子就被你轻易而举的收拾掉了。”

“我叫橄桢,这叫无声手枪!”

“无声手枪?”

“对啊!你叫什么?”

“我叫凌凤!”

“凌凤,你和鬼子也有仇吗?”

“我的家人全死在鬼子的刀下,唯有我逃过这一难。”

“你提着剑,看样子,你会武功,都是师傅教的吗?”

“我的剑术是师傅传授的!”

橄桢把那几个鬼子埋了,对那个女子说:“你会打枪吗,你可以用枪杀鬼子啊!”

“杀鬼子才是我的最终目的,我与鬼子有血海深仇,他们在这片土地上烧杀淫掠、无恶不做、为所欲为。”

“我和鬼子也有仇!”

凌凤在危难的时候遇上了一位英俊少年的帮助,把那几个鬼子送回老家了。但她不知道橄桢是干什么的,看他有这样的伸手,又懂得关心和体贴,呵护自己。他肯定是个身怀绝技的人,不如叫他跟自己一起打鬼子,闯荡江湖。

橄桢没有回答她,他自己历来都是独来独往的,没人知道他究竟是干什么的,更没人知道他的伸手。现在,唯一能看到他的伸手,也只有这个女的,她和自己的年龄不相差多少?也许我比她大一点,也许她……

“说话啊,你还没回答我呢?”

“要我说什么啊?”

“说你原来是做什么的?”

“我是打猎长大的,读过一点书。后来鬼子进来了,学校也就关门办不了。”

“你是大家闺秀,怎么会去学剑呢?”

“唉,我要是当年没有去学艺,我还能在这与你说话吗,早就死在鬼子的刀下了。”

“鬼子,穷凶极恶,我们要慢慢来消灭他们,别让他们气焰嚣张了!”

两人来到小村庄的荒废破庙里,他们在破庙的后山搭起了一间简易的茅房,用竹子做成了椅子,桌子,还有床铺。

凌凤肩膀的伤,一时还不能活动太多,需要静躺休息。橄桢帮她治伤,时而到小镇上买药和买吃的回来。

有一天,凌凤觉得闲得无聊,总想找点事情来做,于是,她把橄桢给她的手枪,一一拆散,看看里面是些什么样配件构造的。可是拆开了,安装不回来,感到这么小小的枪,竟然难倒了她,安装不回来,她又把另一支拆开,每拆一件,又重复装回来,再拆,再装,一步一步的认识和了解内部的构造。

橄桢回来看到此景,没有笑她,耐心的在旁边教她拆散,又一件一件的安装回来,每步的安装和配件的名称,都给她讲得非常的细腻。

她在橄桢的教导下,自己试试看,把枪拆散,又重新组装回来。然后,橄桢对她说使枪的一些技巧和掌握拆枪的技能。

“枪是有灵性的,只要你认真去了解,就能掌握对枪的使用的一些技巧和技能。”

橄桢为了让她的伤尽快好起来,他在山里设伏机关,捕捉小狐狸,小野兔。

几乎每天都有山珍海味,把一些晒干的皮毛拿到小镇上换米,换盐巴。

凌凤得到橄桢的帮助,枪伤好了,自己恢复了身体,并进行锻炼身体,增强活力,在山坡上练起了自己的武术和剑术。她在擦汗的同时,发现不见橄桢,刚才还见他在旁边看自己练剑,怎么转眼的功夫,他跑哪去了。

她轻手轻脚的回来,发现橄桢打开那只袋子,取出一大堆东西,她在窗口趴着看。

橄桢没有回头来对她说话,连看她一眼也没有,就对她说:“看什么,进来吧!”

“呃,你太怪了,怎么知道我在你背后?”

“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

凌凤一边擦汗,一边走了进来。

“你拿这些东西做什么?就告诉我这个吧!”

“这是狙击步枪,是我师傅遗留给我的,他还教我怎样使枪和使用阻击步枪的技能,我能达到八百米的射程,步步是穿透眉心而过,百步夺魂绰号便是我。”

“你,百步夺魂?”

“不信?那你指出某个目标来,我以五百米射程击中它。”

“这是什么?”凌凤突然大开眼界,问这问那的。

“望远镜,还带有红外线的呢!”

她拿着望远镜对远外的地方东望西看,说:“现在,我看好远的地方,有只小松鼠在松树上跳跃,好像在找吃的,你能一枪射落它吗?”

“远程多少米?”

“我哪知道,你没教我用?”

橄桢接过望远镜对那里看,又教她使用望远镜,还有调节器的远和近的距离,以及目测的判断能力,还有风速的掌握。

橄桢对她说:“你看这支枪的望远镜和你拿的那个望远镜来对比看看。”

“大的望远镜好看,枪的望远镜好像很特殊,看远的东西也很清晰,那你教教我射击好吗?”

“教你使用阻击步枪,你不成我的徒弟了吗?”

“哎哟,非要我当你的徒弟,那我也教你武功好了,大家相互拽平吧,好不好啊!”

“你能教我什么武功?”

“你看看吧!”凌凤以为自己对这方面是最拿手好戏,打一套拳术给橄桢看,又耍起一套剑术让橄桢观赏。

橄桢对她夸赞说,剑美人更美,人与剑融合一体。

凌凤还是第一次得到异性的夸赞,脸上顿然热乎乎了起来。感觉和橄桢住在一起,得到他的照顾和关怀,好像自己对他没有感受一点别扭和害羞,反而喜欢和他聊天,讲杀日本鬼子的事情。好像自己有好多话想对他说,却不知道怎样来开口说,自己和他非亲非故,只是一般的朋友。

橄桢对武功的事,只是对她笑,只字不提。他提起那把阻击步枪,对远处搜索瞄靶,一边对回答,一边寻找远方目标,一旦寻找到了目标,就会锁定,慢慢的猎取。

“哎,橄桢,你怎么不回答我的问话?”

“我看到那边有只灰色的松鼠了,你快用望远镜看那边,射程距离在四百米左右,不过这一射程对我来说,小菜一碟,你想美味的,还是红烧的,说吧!”

凌凤深情的望他射击的姿态,那样子很平和,淡定,丝毫没有半点动过,只听他说小松鼠被打中了,怎么没听到枪响啊?

“吹牛吧你,都没听到枪响,就说自己把那只小松鼠毙命了。”

“我去捡回来再跟你说吧!”

凌凤用望远镜对那边搜寻,没看到什么,过了一会,她又往那个方向搜寻,看到了橄桢背着枪,拧头回来朝自己这边望一眼,又看看四周,他在自己的观测范围内,又前走了几十米远,在那儿细寻找,捡起了一只灰色小松鼠,向自己摇晃着。

突然,橄桢朝自己瞄了过来,暗想,这家伙不会向自己开枪想证明他一点什么吧,难道说,流传的那个百步夺魂,就是他吗?

她再举起望远镜对那边寻找时,再也看不到橄桢的方位了。

橄桢以轻功最快的迅速奔跑了回来。

那只小松鼠的头部,几乎被子弹打碎。

凌凤重新的对橄桢打量一番,感觉自己对他没有了解到多少?他有许多秘密,一直对自己隐瞒着。她不得不重新的对橄桢投来怀疑的目光,脸上的笑容再也没有了,用着一副很严肃的脸对橄桢问道:“我们在一起快有一个月了吧,我的伤也好了,首先谢谢你替我治好了枪伤。我们在一起无话不说,很聊得来,你还教会了我使用手枪的技能……”

凌凤不说了,反而抹泪,拧面走开一边。

橄桢歪着头望她,说:“怎么,说说话就哭了。”

橄桢对女人还不太了解,时哭,时笑,难以琢磨。再说,两人不是一般的朋友吗,何必寻泪哭泣呢。橄桢直率地说道:“好吧,咱们在这待有快一个月了,也该出来走一走,活动活动筋骨了,就到小镇上去喝杯热茶吧,你去吗?

橄桢把枪拆散了,把枪的零星配件都放进袋子里,背在身上,对两把短枪检查了一遍,插在背后腰间上。

路上,两人一前一后走着,凌凤把自己装扮成一名绿林好汉的样子,和橄桢的装束很相称,在别人的目光里,都是来小茶馆喝茶叙旧。

当两人坐下时,小二马上过来嬉皮笑脸的说道:“两位,来点什么,今天刚进来一些新鲜的牛肉,要不要也来点尝尝啊!”

“行,就来一斤牛肉,两斤馒头,一壶茶。”

突然间,两名小日本在一个地痞小子的陪同下噔噔走上来。他们得意忘形,扭动着那屁股走路,晃晃悠悠的姿态,他们的旁边也刚好坐一对夫妇喝茶。

两名小日本满口胡话,花姑娘大大的。两人左右伸手拽住那位妇道人家,把那妇道的衣服撕裂,她的先生开口就大骂鬼子,被地痞二流子扇了一耳光。

凌凤看到就怒吼起来,地痞二流子以为有太君的撑腰,调戏地对凌凤说:“怎么,那只耳朵痒痒了?”

凌凤刚想站起来,一名日军也想掏出手枪来,橄桢眼疾手快,手一伸,一根筷子插入他的脑门,瞬间毙命。另一名日军看到同伴倒下,也迅速拔枪,就在他拔枪的瞬间,一根筷子从眉心穿进去。

地痞二流子看到大事不妙,想开溜,凌凤顺脚飞过去。地痞二流子摔跟头撞在一张桌子,翻滚落在地上,赶紧又爬起来。

橄桢走上去对地痞二流子说:“刚才是那只手打女人的,说吧,趁爷还没生气,不说也罢,那两个已经到阎罗王那里喝茶去了,你跟他们是一伙的吧?”

“没……没有,咱是中国人!”

“他说他是中国人?你们信吗?”

楼下的客人不知道二楼的事情,小二端着菜走上二楼来,看到这场面,正想往楼下跑,被橄桢拉住,低声说:“不许张扬!”

那位妇女看到有好人帮他们,抄起一张椅子朝地痞二流子劈头盖脸砸去。

地痞二流子顿然昏死了过去,她的男人飞起一脚,像踢西瓜一样。

橄桢对那夫妇说,你们二位回去后,不要对任何人提起,否则你们也会遭到鬼子报复的。又对小二说:“你叫老板上来,就说有人找他!”

小二下楼叫老板上楼来,当他看到地上躺在三个人,浑身打颤了,橄桢对他说:“镇定,你帮我找三只麻袋来,还有绳子,铁锹。

凌凤对老板说,你想平安无事,就别张扬,你继续做你的生意,这里没你的事了。小二,你在后院帮接麻袋下来,我们要拉他们到后山去埋葬。

抗日奇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抗日奇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抗日奇缘

抗日奇缘

  • 来源:有书阁
  • 时间:2019/10/22 0:18:04

橄桢出身于猎户家庭,年少时玩过猎枪,有一手好枪法,还学过武术和日语。一次回家的路上,看到一对夫妇被一伙不明的悍匪追杀,橄桢出手相助,由于妇女中枪奄奄一息,上帝无法拯救她的生命,橄桢的父母和爷爷遭到悍匪的报复。枪王感激,授受狙击枪技给橄桢,最后枪王和橄桢一起铲除了那伙悍匪的老巢。后来,橄桢的两个师傅,一个是枪王,另一个是日本师傅,他们在寺庙里感染上瘟疫,最后离开了人间,橄桢不得不离开了寺庙。在此,他在山上勤奋练起武术和狙击远程射法。橄桢下山后,发现鬼子追杀一名男子,帮他逃脱了鬼子的追杀

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