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 > 后宫心计 > 后宫心计小说在线试读第9章11年前的回忆

后宫心计小说在线试读第9章11年前的回忆

发表时间:2020/2/17 12:42:55来源:掌中云热度:

《后宫心计》是一本文笔极佳的古言类型小说,精彩阅读:没有多看什么,进门的少女走到唯一的一个小柜子边,抽开第三个抽屉,取出了里面的藏物,赫然是一把小巧精致到可以充当玩具的手枪...

后宫心计

她的爸爸叫司马徽,是司马家上一辈最小的一个,上面五个哥哥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偏偏最后竟是他夺得了司马家的一切。可是却在她出生六个月的时候,于一场车祸中丧生,那年的司马徽不过才是26岁的年纪。据闻老头子当时一点点悲伤都没有,只是在她1岁左右时大发雷霆过一次,至于原因……倒是她爸爸生前的手笔了。

她的妈妈叫安若音,不,现在应该叫安倍若音,听说是世家安家的千金小姐,自幼喜欢走南闯北,几乎每个有名的国家都去过,不仅容貌娇艳、气质高华,还是上流社会绝顶的外交家。那场车祸时,安倍若音年仅24岁,却与丈夫同时遇难,独留下嗷嗷待哺的女儿,憾然辞世。

谁能料到今日之事?

便是极力挖掘父母一切的徽音,也从未想到过,终有一日还能见到妈妈,还能让妈妈抱一下。想到这里,徽音平复了心情,她知道,能得到这些,已是奢侈了,至少父母二人都是那么那么地爱着她,这就够了!

擦掉眼泪,雾气中的少女转身时已坚强了许多,只见她径直向着之前安倍若音指的方向走去,那是她的无涯居,不好好看看怎么行呢?

踩着软软的草地,步行穿过一小片树林,视线立刻就开阔了许多。徽音极目远眺,心中顿感欣喜,看这片略微突出的小山坡,铺满了绿茵茵的小草,如一个高尔夫球场般广阔,正是她为无涯居打造的环境。沿着一条环绕着薰衣草的柏油路,不过几百米便抵达了坡顶,触目之处乃是一幢别墅,约莫离门口几十米的地方矗立着一块园林造景的太湖石,上刻狂草“无涯居”三个字,右下角还有印鉴,明显是此家主人的。

难掩喜色的少女一撩裙摆,快步行至门口,抬手按了门口的某处,紧接着响起一道“嘀”声,门上显出一块高科技制成的条状荧幕,微蓝的光扫过徽音的眼眸,其后才开了门。仆一进门,令人眼前顿时一亮。这是一套高端技术支持的别墅,所有的一切设施均是21世纪全世界科技含量最先进的产品,简而言之,这座无涯居是徽音极尽所能搜刮各种科学技术建成的,可以说它是世界上现代化水平最高的一幢别墅了。

无涯居共三层,一楼有待客厅、茶室、客用卫浴及厨房,所摆所用皆是智能启动,二楼有卧房、书房、琴房及练功室,除了必须的生活设施,其他的倒没有什么高端科技含量,三楼有观景阳台、实验室、研究室及办公室,和一楼一样同样是尖端水准、智能操作,算是徽音的工作场所。

进得门来的女子,首先去的不是三层中的任何一层,而是径直跑到一楼茶室的角落处,一系列指纹、瞳孔鉴别后,地上出现了一段向下的楼梯,显然是个地下密室。只见徽音随手取了茶室博古架上的一盏古典琉璃灯,轻点灯壁某处,不待其出现亮光就踏上了楼梯。

地下密室的楼梯约有七八米高,徽音轻车熟路地顺着楼梯而下,脚触平地后摸索墙壁上的开关,不过须臾,此间已大亮如昼,眼看这里整齐排放的几排书架和上面码放完好的典籍,某女子灭了琉璃灯,随意放在手边小几上,眉宇间的得意掩都掩不住,嗓子里渐渐溢出笑声,略带些幸灾乐祸和报复性的快感。

“老头子,这回你可栽了!”不理会这里的典籍如何,徽音转身至一边,又是进行一番鉴别后打开了下一道暗门,无须亮光,进门便有开关,当看清这间密室的情形时,恐怕没有一个人不震惊不害怕的,这间密室沿墙摆着一溜架子,但是架子上放的却是武器,枪支弹药,应有尽有,分明就是一个私家弹药库。

没有多看什么,进门的少女走到唯一的一个小柜子边,抽开第三个抽屉,取出了里面的藏物,赫然是一把小巧精致到可以充当玩具的手枪,不知徽音怎么收的,瞬间就已藏到了身上,仿佛是达到了目的,她关灯出门,不一会儿就出了两间密室,回到了别墅一楼。

大约是得到了心理上的保证,直到这一刻,误入大清朝的司马徽音方能真正地大松口气,也许是自小经历的明争暗斗和生死瞬间太多太多,她的安全感总是非常欠缺,如今有了无涯居为后盾,好像才获得了身心双重的安全保障。

在茶室品了口茶,去厨房从冰箱里找了食材做饭,美美吃了一顿的某女子心满意足回了卧室,仿佛根本忘了要出去这回事。但不得不说的是,无涯居真的能为徽音提供很多很多。当初她兴建这幢别墅,司马家并未注意,毕竟身为这个家里的成员,置一处房产什么的,根本无关紧要。只不过,老头子绝对没有料到,他的孙女儿小小年纪居然有那么深沉的心思,不仅在十五岁时拥有了独立于司马家的小势力,还能修建这样一座内里与众不同的别墅。也许……老头子终归是太自信了,总以为万事尽在掌握之中,自家孙女儿的一切,当然也瞒不过他的眼睛。

可惜啊可惜,司马徽音毕竟是不同的。她的无涯居自落成后,从没有任何一个人去过,就连一个清洁工都没有,日常维护皆出自智能控制,因地处小山坡上,四周一里之内除了草地就是草地,略微高一些的也只有唯一的一条路边的薰衣草,即使是狙击手亦无从隐蔽,更何况其他的探查方法?司马老爷子不会将徽音逼到极致,况且他根本无意关注孙女儿的一座房产,是以竟从不知这里不仅藏了司马家代代相传的珍贵典籍,还有一个小小的军火库。

如果司马老爷子知道自己视为天下第一宝的那些书,被徽音全部收罗到了无涯居,绝对会疯掉的!

一想到这里,在卧室里的徽音就不由得偷着乐,这可是她有生以来干得最爽快的一件事了,作为唯一继承人,那些密室中的书有多重要,恐怕天下间只有老头子最清楚了,若然知道真相,她敬爱的爷爷不暴跳如雷才怪呢!

嘛,当然这些不关她司马徽音的事,至少不关身在清朝的她的事!

快快乐乐地挑了要换的衣物,我们的女主大人欢快地去沐浴了,有了无涯居,其他的事就先闪一边去吧!

落地式的玻璃窗,光亮透过遮蔽的窗帘洒在宽大舒适的卧床上,更加清晰地映照出床上女子纤瘦的身形,只见她浓密而长的睫毛覆住眼睛,睡得极香极沉。

11年前:

杂乱的垃圾场,位于废弃的工厂附近,这里是郊外的郊外,夜里几乎不会有活着的生物出现,别说是人,就是老鼠恐怕也不愿意涉足。

“他妈的,老子真是霉运罩顶,怎么会摊上这笔生意?”几个痞子样的男人,或年轻或年少,或站或蹲地聚在一起,其中一个将叼着的烟头狠狠掷到地上,用脚使劲踩了又踩,还骂骂咧咧地吼着。

“行了,谁叫咱们不小心得罪了司马家,活该倒霉!”有人劝了一句,语气里似有些认命的感觉。

“说起来,司马家那么厉害,咱们绑的真的是司马家的唯一继承人吗?”有人质疑一句,顿时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司马家不管明道还是暗道都有势力,的确不太可能这么菜,连个唯一继承人都保护不好,就凭咱们能得手,难道真的是假的?”

“要不是狗急跳墙,也不至于走到这一步,司马家……实在是太狠了!”

“那个小丫头才五六岁,该不会真的弄错了吧?”

一时之间怀疑的声音越来越多,不得已这群人集体走到一处隐蔽处,将绑在那里的一个小女孩拽了出来,正是6岁的徽音。

堵住嘴的胶带被撕掉,粉雕玉琢的小女孩睁着一双眼睛环顾一周,并没有任何的表达欲望,只是保持沉默,暗中却悄悄割着背后绑着手的绳子。

“小朋友,你到底是不是司马徽音?你要说实话的话,叔叔就给你饭吃,怎么样?”站出一人来,端着和善的面容蹲下身问道。

徽音并不开口,低垂眼眸不看面前人一眼,手上的绳子已经只连一丝了,一使劲便顺利断了,她小心翼翼解开绕着的绳子,微微活动下手腕,心里难掩巨大的愤怒和悲伤。

一群人皆以为这个刚刚够上幼儿园的孩子是吓得说不出话了,并没有多想什么,可没想到,就在他们看到这个小女孩渐渐抬头的刹那,那双稚嫩的眼睛迸射出的居然是狠厉的杀气,心惊的同时正要抽抢,却自那小小的身体划出一道浅蓝色的光,辐射一般扩散向四周……

垃圾堆中,一个六岁的孩子缓缓从地上站起,随意踢开刚刚绑住她的绳子,摇摇晃晃弯腰捡了最近的一把手枪,略微生疏地检查子弹,举枪对准了离她最近的那个绑匪,一脸冰冷地扣动了扳机,只听“嘭”一声枪响,那个人心脏中弹,如破布一样倒地,瞳孔恐惧地放大着死去了。

“我就是司马徽音,今年6岁,是司马家唯一的继承人。”稚嫩的声音,平板如机器地响起,却在话音落时又是一声枪响。

一共七个人,皆是被一枪一枪命中心脏毙命的,而闻声赶来的四个同伙,年幼的徽音换了子弹夹,在垃圾堆中转悠躲藏,偷袭将其击毙。待危险警报解除时,徽音瘫软在地上,可即使是这一刻她还是扯了脏兮兮的衣角,擦掉了刚刚摸过的那把枪上属于她的痕迹,随后将其踹了出去。

自5岁开始,徽音就已经开启了司马家继承人的残酷命运。之前一年在家族中的陷害、投毒、溺水……都只是一个开始,可年幼的她万万不曾想过,便是最疼她的爷爷,也会起念害她至此。

这一次的绑架是爷爷做的,她被绑的那一刻就想到了,若非有一身天生的异能,此刻必已经曝尸荒野了,这些绑匪都是爷爷逼急了的,就算摆出黄金白银,一旦确定她的身份,绝对不会留下活口。

这就是她的好爷爷,众人敬服的司马家掌舵人。

真是好得很,好得很啊!

后宫心计》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后宫心计】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后宫心计

后宫心计

  • 来源:掌中云
  • 时间:2019/10/22 7:51:25

初夏的凉风,一阵阵吹过这片树林,世界是那么静谧安详。“Shit!”司马徽音低咒了一声,利落地翻身坐起。触目四周,她呆了一瞬,紧接着以一种诡异难测的目光盯着手边的一块玉佩,似是没发现任何端倪的缘故,她微微蹙眉拈起那玉,喃喃自语道,“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下一刻,从她的指尖溢出的淡蓝色光晕,如雾般渗入玉中,却让司马徽音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她的眼神变得有些可怕了:“石沉大海?哼,难道又是一个猫腻?”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