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吻安,老公大人 > 吻安,老公大人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第7章无家可归

吻安,老公大人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第7章无家可归

发表时间:2020/2/17 11:40:17来源:微阅云热度:

《吻安,老公大人》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精彩阅读:赵叔揣测着男人的心思,试探性的问道:“少爷,您如果对苏小姐有意思,那我去查查?”...

吻安,老公大人

他生硬的说道:“按照我们原先的要求,你要生下孩子才会给你余下的钱,现在孩子没了,少爷也不会再同意代孕,所以以后你最好消失得干干净净的,别再出现。”

苏安然沉默了半晌,才回了一个字。

“好。”

另一边,赵叔送他家少爷回公司开完那场会议后,收到男人的吩咐,又火急火燎的赶回了医院。

一路上,他狐疑不已。

在苏安然做手术的时候,少爷一直在外面等着,可为什么偏偏要在她手术完成后离开?

离开也就算了,但是他回公司开完会又立刻回医院!

如果关心人家,公司的会议他哪里会真的在乎?

回到医院,推开病房的门,他惊讶的发现病床上已经空空如也。

赵叔哆嗦着扭头去看,发现男人的眉头狠狠的皱着,他周身的气息变得无比冰寒。

护士正巧进来收拾病房,以为两人是苏安然的亲戚。

“你们是这女孩的亲戚吧?来得可真晚,她刚生产完,身体还那么虚弱,偏硬撑着要出院,怎么说都不听……哎,你们别走啊,我话还没说完呢……”

出了医院,大门口四通八达。

赵叔揣测着男人的心思,试探性的问道:“少爷,您如果对苏小姐有意思,那我去查查?”

男人淡淡看他一眼,不寒而栗。

“回公司。”

……

苏安然拖着残破的身躯,咬着牙先去了货舱。

因为失火和爆炸,那一片区域都被警方封锁了,她想过去看看,警方不许,只是将那罐骨灰交给了她。

苏家大宅。

一群陌生人正围在别墅门口。

为首的大概三十出头,背影显得丰神俊朗。

“陈先生,您还满意么?风水先生说了,这里可是千里挑一的宝地,不出十年,您肯定能在晋城称霸一方。”

“就是啊陈先生,那姓苏的真不是个东西,宁死都不愿意把这房子卖给你,还说什么这里有跟他老婆在一起的回忆,回忆值几个钱?”

苏安然站在不远处,这些话像刀子一样扎进她心口,疼的她小脸一白。

陈先生?

就是那个逼着爸爸还钱的陈先生么?

“怎么来了个女人?”一个男人注意到了苏安然。

陈先生转身看到她清秀的脸庞时,眼神一亮,“你是什么人?”

“这是我家,请你们离开。”苏安然眼里燃烧着愤怒的火焰,干燥的唇瓣裂开了细小的口子,再也没有往日大小姐光鲜亮丽的模样。

那人嚣张无比,“什么你家,这里很快就不是你家了!”

“住手。”陈先生不疾不徐的制止了这个男人,对着她浅浅一笑,“不好意思,苏小姐,是我们唐突了,再见。”

几人离开后,苏安然捧着骨灰罐进了家门。

几个穿西装打领带的陌生男人在她家里来回穿梭,弟弟苏以恒正锁在楼梯角,瑟瑟发抖,怀里死死的抱着一个小提琴盒。

苏家欠债实在太多,苏忠昊前几天将苏以恒从医院了接回来,让他在家里修养。

长久的心脏病缠身,这个六岁的少年没了同龄人的朝气和活力,多了一份病态的美感,像一个跌落凡间的折翼天使。

“以恒。”

苏安然深吸一口气,平静的走到他面前。

“姐姐!”苏以恒哇呜一声,迈着小短腿哭着扑了过去,“姐姐,你去哪里了?爸爸呢?为什么爸爸不在?他们说我们家被法院查封了……”

苏以恒因为心脏病一直被保护得很好,对这一切毫不知情。

苏安然拍着他的后背安慰道:“爸爸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你相信姐姐,姐姐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这时,法院的一个工作人员走了过来。

“苏小姐,苏少爷,这幢房子已经被法院查封了,这里的任何东西你们都不能带走,包括这个小提琴,请给我好么?”

苏以恒从小到大最爱的就是音乐,这个小提琴是他五岁那年他爸爸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一直被他视若珍宝。

听说要把小提琴交出来,他往身后一缩,“这是爸爸送给我的,不要给你!”

工作人员看向苏安然,一脸无奈,“苏小姐……”

苏安然知道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破例,转身看着弟弟,狠下心柔声哄着他:“以恒乖,把小提琴给他。”

“不!”

“听话,姐姐以后会送你更好的!”

吻安,老公大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吻安】 或 【老公大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吻安,老公大人

吻安,老公大人

  • 来源:微阅云
  • 作者:果果酸奶
  • 时间:2019/10/22 4:17:05

夜,深沉。嘎吱--面前的房门被推开,一道极冷的冷气扑面而来。她穿着单薄,赤脚踩在冰凉的地面上,下意识打了个抖。黑暗中,她似乎感觉到有一道冷冰冰的目光从上到下打量着她,让人胆颤。金主为什么要让她蒙上眼睛?怕被人看到他的样子?他很丑么?苏安然在心里嘀咕。“咔嚓、咔嚓。”男人坐在暗处的真皮沙发上,手里的打火机一明一暗。“您、您好。”她干巴巴问好。男人冷哼了一声。听着声音,苏安然觉得他应该很年轻。“你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