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豪门 > 阳光总裁的守护天使 > 热门小说最新章节阳光总裁的守护天使在线阅读第14章十四

热门小说最新章节阳光总裁的守护天使在线阅读第14章十四

发表时间:2020/3/15 6:47:41来源:快阅热度:

《阳光总裁的守护天使》是剧情极佳的豪门类型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何以辰微微一勾唇,长臂一伸,一把搂过她,伟岸的身体完全把她笼罩,由后凑上她的耳畔,温热的鼻息轻拂在她光裸敏感的颈项:“我...

阳光总裁的守护天使

不经意的心动

  回家的路上,梁婧瑶在计程车里就已经开始发飙:“何以辰你疯了是吧?还是故意要欺负我,你可别忘了我是警察,我告你性骚扰…”

  “我性骚扰了谁?你去告你的老公性骚扰你,法院会立案吗?”何以辰不紧不慢地说。

  “你…你可别忘了我们之间是有协议的…”她话没骂完就被何以辰捂住了嘴巴,用眼神示意计程车司机在偷听。

  “咳咳咳…”梁婧瑶奋力挣脱他的鬼手,白了他一眼后说:“你的身体还好吗?今晚你吃了什么会食物中毒呀?”

  “都怪夏泽野,给我吃的鸡蛋卷里竟然藏了虾子,我从小对虾子就过敏。幸亏只有少量,否则我连命都要打上。”何以辰气愤地骂道,那家伙跑得够快的,他还想好好将他扁一顿出出气呢。

  “放心啦,祸害寿千年,像你这样的祸害起码活得一百岁,就算有人天天咒你也死不了。”梁婧瑶不理他杀人的眼神又低声嘀咕:“如果几个虾子就能毒死你,我早就做了,还能夏泽野来做。”

  没有察觉到何以辰的眸子危险的眯了起来,闪烁着豹子一般的诡异眼神。他将她用力拉近自己说:“你很想我死吗?我死了好去改嫁你的阮上司?想都别想,你越想早点离开我,我就偏要绑住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梁婧瑶在后视镜里看到了司机怪异表情,她对何以辰做了一个你继续大声说下去的鬼脸,何以辰瞥了一眼看得入戏的司机,迫不得已这才放开她,重获自由的她丢给何以辰一个你奈我何的表情转头向窗外,让夜风把她的脑袋吹清醒一些,倦意一点点袭上来眼皮也越来越沉重,终于熬不住困意她靠在窗玻璃上睡着了。

  见她良久不出声,何以辰猜她肯定是在生刚刚强吻她的气,急诊室里他本意只是想捉弄捉弄她,却不料想吻她的时候自己竟也意乱情迷陷了进去,想他何以辰吻过的女人没有一百也有好几十,拍戏的时候吻戏也是常有的事情,他早就已经驾轻就熟了,这个丑女却好像总能挑动他心里最深的地方,让他不由自主,情不自禁…

  “喂,你有什么值得生气的,想得到我吻的人没有十万也有好几万,那是你的荣幸,那么生涩我才不稀罕,该生气的人应该是我。”何以辰装作无所谓地推了梁婧瑶一下。

  良久见她仍然没有反应,他的脾气也上来了,俯下身体去跟她对视,这才发现她已经睡着了,车外路灯微微的光照在梁婧瑶脸上,她睡得很香,星星点点的灯光吻在她光洁的额头上,浓密而微翘的睫毛偶尔微微颤动,笔挺的鼻子下是一双如娇嫩的红唇,微微张开,似乎在诱人犯罪。何以辰第一次觉得梁婧瑶很漂亮,她的美不是夺目的,惊艳的,而是清雅的,精致的,她的脸上很少见到彩妆,几乎都是素颜朝天,所以脸上的肌肤保持得非常好,足可以用晶莹剔透来形用,看来女警的工作并没有让她的肌肤受伤。何以辰正欣赏得入迷,熟睡的梁婧瑶被车子稍微用力一颠簸脸往他的脸贴了上来,嘴唇刚好印在他的唇上,何以辰顿时愣住了,她的唇比刚才凉,一定是被风吹的,深深地顺势吻住她,却又怕惊醒她只好点到即止,依依不舍离开她的唇把身体坐回原处,轻手轻脚将她的头靠在自己肩膀上,让她睡得舒服一点,看来她真的累坏了,强吻了别人还不知道。

  计程车在别墅前停下,何以辰付了车资后不忍吵醒熟睡的梁婧瑶,横腰抱起她向屋内走去,经过客厅的时候陈嫂还没有休息看来是在等梁婧瑶,没想到这丑女的人缘还挺好的。见到何以辰抱着梁婧瑶走进来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忙迎上去询问。

  “少爷,少夫人怎么了?”

  “没事,睡着而已,你也快去休息吧,我会把她扔到床上的。”何以辰酷酷地说完没等陈嫂答话就直接往楼上走去。

  陈嫂会心一笑,少爷虽然话里不饶人,但是他眼神早已出卖了他,明明就很关心少夫人还要装模作样。打了一个哈欠,陈嫂也放心走回房间休息去了。

  当清晨的第一缕光线投射进来之时,梁婧瑶动了动眼皮并没有清醒过来,只是伸手放在自己眼睛之上,一定是昨天晚上睡的太晚了的原因,她怎么也无法睡醒,想要翻身再继续去睡,却是被一阵吵闹的敲门声所惊起。她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揉了一下自己的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房间,对于昨晚的记忆她只到和何以辰在计程车上吵架为止,剩下的时间一片空白,可来不及让她多想,敲门的声音越来越急促,她这才是光着脚去开门。

  “少夫人,睡醒了….”陈嫂端了一杯蜂蜜茶进来,暧昧地看着她笑得很开心,继续说道:“来先喝杯蜂蜜茶清清肠胃,今天保证你的精神不会受昨晚熬夜的影响。”

  “谢谢陈嫂…”梁婧瑶感激地接过杯子,心里的疑惑还是不能褪去,她歪着头又问:“陈嫂,你知道昨晚我是怎么回到自己房间的吗?我好像得了短暂性失忆了。”

  “呵呵呵~~你没有失忆而是睡着了,是少爷抱你回来的…”

  “噗~~”梁婧瑶一口茶喷了出来,猛地一阵咳嗽,陈嫂忙上前去轻拍她的背说:“哎呀,少夫人,你慢一点。”

  梁婧瑶忙摆手示意自己没事,缓过气来就要去找何以辰算账,她是可以随随便便就能抱的吗,这个混蛋,王八蛋,昨晚在医院先是夺了她的初吻,接着还敢抱她走了几条街,她的脸往哪搁呀。

  “何以辰,你给我滚出来….听到没有,你出来….”梁婧瑶猛烈地敲打着他的房门。

  几分钟后衣衫不整的何以辰砰一声把门打开,怒火冲天地吼着:“你这个丑女一大早发什么神经….”

  “何以辰,你…你趁人之危,你凭什么对我又吻又抱的,我们的协议上明明…”梁婧瑶指着他吼了回去。

  “明明什么?上面有写着我不能亲你,不能抱你吗?”何以辰被她的脸上的红晕逗乐了,被吵醒的起床气早烟消云散了。

  “协议上写着我们不能有亲密接触,这还不算呀?”梁婧瑶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何以辰双手抱胸饶有趣味地看着她,那性感的唇瓣勾起一抹匪夷所思的笑弧:“既然你的记忆这么好,也该记得上面并没有写我不能亲你,抱你,亲密接触可是很广泛的,或许你当时的意思只局限在我们不能滚床单而已。”

  梁婧瑶羞愤地指着他的脸骂道:“何以辰,你根本就是在强词夺理,我们走着瞧,若你敢有下一次我就让你躺在床上半个月也起不来,不信你试试。”

  何以辰微微一勾唇,长臂一伸,一把搂过她,伟岸的身体完全把她笼罩,由后凑上她的耳畔,温热的鼻息轻拂在她光裸敏感的颈项:“我现在就要试,很期待你让我在床上躺半个月的感觉。”

  或许是他太用力的缘故,梁婧瑶一时间没站稳,就那样狼狈的栽倒在他的胸前,差点吓得惊叫出声,宽阔坚硬的胸膛只隔着薄薄的衬衫,滚烫的热量源源不断的熨烫着她的皮肤,她急的连忙用手推拒,却不料腰上的禁锢让他掌控了主要地位。

  “何以辰,你欠揍是不是,快点放开我….”梁婧瑶被他那暧昧的话羞得脸灼红一片。

  “呵呵呵~~”旁边一阵笑声将他们的心神唤回了现实,陈嫂忍不住的笑声源源不断从嘴里传出来:“少爷,少夫人,看到你们这样我就放心了,如果让老夫人知道她一定开心死了,这夫妻就要这样,小打小闹当情趣,可不能像以前一样陌生疏离咯。”

  “陈嫂,你眼睛瞎了吧,我像是在跟她小打小闹吗,我是在教训她…”何以辰不满地打断她的话。

  “何以辰,你凭什么教训我,你以为你是谁呀…”梁婧瑶更是不依不饶。

  “好了,好了,我都看到了,少夫人,我看你还是搬回少爷房里吧,这样你们两人关上房门做什么下人们全看不见。”陈嫂笑呵呵地下了楼,剩下这对小夫妻在大眼瞪小眼。

  梁婧瑶房间里很不识趣地传来手机铃声,她用力踹了何以辰一脚脱离他的魔爪,还不解气地狠狠瞪了他一眼才走回房间去接电话。何以辰抱着脚痛得转了几个圈指着她房间气得说不出话,又很清楚自己在武力上不是她的对手,只好气鼓鼓甩上房门继续睡觉去。

  接到阮哲熙的电话,梁婧瑶连早餐也来不及吃就赶到了现场,看到所有的重案组员全都已经stand by,原来是分尸案的凶手住处已经被查到,现在只剩下捉捕了,阮哲熙递给她一件防弹衣,然后让她检查佩枪,一切准备好后他还是不放心地叮嘱着自己的组员。

  “待会上楼后大家一切小心,凶手很凶残,大家不能掉以轻心,不管发生什么都要以自身安全为先,记得我们既要捉住凶手,也要全身而退。”说完转向梁婧瑶加强语气继续说:“婧瑶,你跟在我的后面,千万不许逞能。”

  “Yes, sir”洪亮的口号后众人一起往一栋老旧的居民楼上冲上去。到了六楼的六零五房间前,阮哲熙做了一个手势,大家停了下来,迅速闪到门的两侧,骆翔宇把耳朵贴到门上去听声响,半分钟后对阮哲熙摇摇头,示意什么也听不见。阮哲熙只考虑了一会对着骆翔宇使了一个眼色,暗示他去敲门,骆翔宇点点头,举起右手敲响了那扇紧闭的大门。

  “叩叩叩~~”

  连续几次敲门后,屋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谁呀?”

  “我是送快递的,这里是方世豪的家吗?”骆翔宇小心地回答。

  “不是,你找错地方了,这里没有人叫方世豪。”

  “太太,可以麻烦你开一下门吗?因为这个包裹上面写的地址确确实实是这里…”骆翔宇继续拍着门说道。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你不会听中国话是不是,快走。”女人的语气加重几乎是吼着把话说完。

  骆翔宇没有了办法,用眼神去询问阮哲熙,阮哲熙示意大家不要轻举妄动,做了一个撤退的手势,众人跟着他撤到了楼梯里,虽然心里有疑问,但纪律部队就是一切听从上级命令的队伍,就算你有一万个不愿意还是得照做。

  “头,我们干嘛要撤呀?直接冲进去捉人不是更好吗?”白廖飞是个急性子。

  “凶手很狡猾,也很谨慎,这间房子一直都拉着窗帘,我们在外面根本了解不到里面的情况,万一里面的女人是人质或凶手有同伙和持有伤害性武器的话,我们可能会伤害到无辜的,所以硬闯太冒险了。”阮哲熙不愧是队长,他顾虑的事情很全面。

  “我有办法让门打开。”梁婧瑶插进话来。

  “什么办法?”众人几乎是同时开口问道。

  她将头凑到大家面前把计策讲了一遍,可还没等她说完,阮哲熙立刻否定了她的计划:“不行,这太危险了,你就呆在我身后就好,其他事情交给我们来做。”

  “头,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哪还顾得了那么多,再说这有什么危险的,我懂得怎么保护自己…”梁婧瑶着急地叫了出来。

  “说了不行就是不行,廖飞,这次你去敲门,就说是物业处的,务必让里面的人开门。”阮哲熙态度强硬,不由分说。

  “头,我觉得你有性别歧视,这件事情明明我是最佳人选,里面的人听到是女人的声音肯定警惕性肯定会降低的,我能考得进警校必然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你凭什么不让我去做。”梁婧瑶的倔强脾气也被他激了出来,非要去做不可。

  年纪长一些的前辈康叔当起和事佬说:“头,我也觉得婧瑶的办法挺好,不妨一试,反正我们都贴身保护着她,一有危险我们就可以立刻冲进去。”

  阮哲熙深思地看着她,考虑了几秒后终于点头说:“婧瑶,等一下记得随机应变,我…我们都在你身边,一定不会让你出事的。”

  梁婧瑶得到肯定后笑逐颜开,她重重地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重新往楼道里走去。

阳光总裁的守护天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阳光总裁的守护天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阳光总裁的守护天使

阳光总裁的守护天使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10/4 16:37:45

:梁婧瑶一次走错房间造成了她和何以辰命运的改变,因为何以辰是公众人物,为了保存声誉他们只能将错就错举行一个没有感情基础的婚礼。新婚之夜她就被何以辰逼签了一份一年后离婚的协议书。何以辰就是为了折磨她才跟她结的婚,却没想到梁婧瑶丝毫不受他冷淡态度的影响,生活照样充满阳光,她有稳定喜欢的工作,她不是寄生于男人身上才能生存的寄生虫,所以她根本不在乎何以辰究竟怎么对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