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青春 > 朝朝暮暮 > 朝朝暮暮_朝朝暮暮在线阅读

朝朝暮暮_朝朝暮暮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20/7/8 7:24:13来源:快阅热度:

《朝朝暮暮》是一本青春类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冰释环顾左右,见院内西北角上,邓文西、禹期几个正围在一起,夹杂在一帮类似伙夫般的人群中间。他偷偷一笑。悄悄对安朋道:“有...

朝朝暮暮

他刚吩咐其他的家仆将一干贺礼搬上马车摆放整齐,冰释便赶来了。

  一看冰释也换了一件紫色缎子的长衫,质地考究,做工精细。一双青色的长靴前端镶嵌了两块指甲大的翡翠,腰带上也镶了紫水晶,脖颈上带了金项圈,下面坠了一只长命百岁的白金锁,小铃铛“叮当”做响。

  冰释面庞略瘦,皮肤白如凝脂,两道剑眉,一双秀目,鼻正口方,一表人才。

  安朋道:“你且不可以多言多语,要是作起诗来,害得刘府的小姐得了相思病可不得了。”

  冰释问:“刘府有小姐么?”

  安朋道:“有!还多呢!三个小姐都未出阁,听说诗词书画琴棋歌赋样样精通,今天都会出现给老爹祝寿。到时候准能大饱眼福。那个三小姐年方十四岁,据说能歌善舞,也不怕人,说不定会献技。只是外人很难见到,可要讲究缘分啊!”

  冰释道:“那正好可以讨刘府的三小姐来给你做媳妇呢,那你可就美了。”

  安朋道:“别胡说了。快上车吧。”掀开车帘子,与冰释一起坐到了车内,又唤着车夫驾车,出了府去。

  正是天高气爽的金秋时节,省城上下丰收气氛浓厚,集市上人流如潮,或商或农或摊贩或游人,熙熙攘攘,摩肩接踵。冰释很久没有出门游玩了,掀开帘子大呼小叫,又嚷着买这买那,什么小吃工艺,安朋一一买来,又要看什么卖艺杂耍,安朋未许。

  马车出了城门,快马加鞭急弛而去。

  一路上风光秀丽,原野青天,秀树野草,层林尽染。小溪农舍,炊烟袅袅。小鸟高飞,归雁成行。空气中弥漫着野草的清香。

  冰释心中欢欣无限。

  “我多想一辈子就这样度过,马车不停,永远不停,我就这样看着车外。”

  “那成群的牛羊多么悠闲,还有那山坡上的一片小灌木,红红的结满了果子,象豆子一样。”

  “咦?安朋哥,那么多农民是在做什么?割稻子是么?”

  “安朋哥,那么大块的田地都是谁家的?是我们府上的,是吗?”

  “安朋哥,那条河里有鱼吗?是不是都象府里后花园里的鱼一样?有一条五颜六色的大尾巴,身上的鳞都在闪闪发光。”

  “安朋哥,你听见了吗?那个放牛的牧童在吹笛子呢!他很快乐是么?他没有穿鞋子。他好象去捉蛐蛐啦!像青蛙一样跳来跳去!”

  “安朋哥……”安朋的心沉浸在一种巨大的幸福之中,任凭冰释说个不停,问个不停。他又一把拉住他的手,道:“你一辈子都不长大,就这样行吗?”

  冰释问:“为什么呢?”

  安朋道:“人长大了就懂事了。懂事多了,就会有太多的烦恼与忧愁了。”

  冰释便问:“那么你呢?”

  安朋道:“我也是一样。”

  冰释道:“我不一样。从我记事时起我就知道,自己这一辈子不会有多少快乐。所以我不怕长大。我或许还很小,有许多事情不知,不懂,但是我心里猜得到,所以我真的不怕了。”说着,冰释仍旧把目光投向窗外。

  “府里象一个黑黑暗暗的大牢房。还记得上了锁的西厢房和贤园吗?不知为什么,每次我经过那里总觉得有人在叫我,但是叫得却不是我的名字。他叫:萍儿……萍儿……叫得好惨的。但是丁叔叔从来不准我们去那里。哎,我们看过戏回来以后,两个人跑到那里玩去好不好?”

  安朋的脸色都变了,说:“那可不成。大总管知道了就惨啦!”

  “他不会回来的,他要去几天呢!”

  “那也不成。”安朋道:“你要我的听话,否则你连戏也看不成了。”

  谈话间马不停蹄,过了两个时辰,天色微暗,远远地绕过高山,马车下了官道,在乡间小路上行进。

  冰释说的累了,趴在安朋腿上,听车轱辘扭动旋转的声音。安朋拾了一根细软的草叶掏他的耳朵,车身摇摆,总是把草叶儿拂在他的脸上。冰释怕痒,便往他的怀里钻。安朋大笑,两个人又惬意又开心。

  没过多久,听得车后马蹄声声,有几个人骑马擦车而过,看背影是几个少年。

  安朋眼尖,道:“是邓文西他们几个!”

  冰释的心里升出无限羡慕,道:“如果我同他们一样多好,骑着马满世界的疯跑,可老天爷太不公平,我上马就头晕。不过老天爷也公平,还留下你陪我呢。”

  安朋笑道:“说你有时候像个下傻子般,尽讲些疯话。”

  冰释道:“这不是什么疯话。我时常觉得如果没有了你,自己真会寸步难移了。可我又知道,你总会离我而去的。”

  安朋道:“谁说的?”

  冰释道:“不用谁说,这也是必然的事。再过一年,丁叔叔肯定要给你讨门亲事。你成了家,还怎么可能每日跑来陪我?晚上跑到我的床上睡?”

  安朋道:“那我就不成亲,陪你一辈子好不好?”

  冰释道:“那也不成!哪儿有男儿不成家的道理呢?我长大了也会娶妻生子的,可是我怕到时候舍不得你。”说着,他觉得鼻子发酸,眼圈“突”地红了起来。

  安朋慌忙抱住了他,劝慰道:“我们今天是出门来开心的,千万别提那些伤感的事情了。”

  冰释点头称是。又说:“邓文西他们几个跑得到快,到了林乡如果看不到戏岂不是扫兴?

  ”安朋道:“那也是活该,谁让他们气你来着。”

  冰释摇头,道:“他们也是怕我累着。不如我们一并带他们到刘府吧。好事还是哥们几个共同分享才好。

  ”安朋说:“到时候看吧。”

  不觉间马车已经来到了林乡,此际正是月上柳梢,灯火阑珊。林乡县城东一户大院朱漆门檐上的横匾正写着“刘府”二字。

  刘府内外人流如潮,府门两侧的大红灯笼倍增喜庆。

  安朋携冰释下了车,向刘府门丁递了片子,家丁万般客气地吩咐其余人等将马车牵到后院去了,又带领着二人进了府门。

  安朋嘱咐手下将贺礼担上,自己挽了冰释的手,随着家丁向前。

  刘府的寿宴分为三等。院内大桌人多嘴杂,皆是一般的宾客,粗茶淡酒,是为三等席。

  冰释环顾左右,见院内西北角上,邓文西、禹期几个正围在一起,夹杂在一帮类似伙夫般的人群中间。他偷偷一笑。悄悄对安朋道:“有趣得很,我们的邓公子、禹公子、侯少爷跑到刘府里当下人来了!”

  安朋笑笑说:“不理他们。”

  步入大厅。八仙桌、太师椅拼成十八桌乙等席。落座的是一般乡绅名流,席上美味佳肴已颇为不俗。

  那家丁仍带着两人穿过大厅,屏风后一个略小一点的贵宾室里,刘府老爷刘运正的寿坛正摆设于此。

  家丁扯起公鸭嗓,叫:“省城柳府丁大总管亲谴安公子前来为刘老爷贺寿!”正在寿坛前接受其他人拜贺的刘运正受宠若惊般地慌忙起身,迎接过来。

  还未等安朋致贺,他先施礼,道:“有劳安公子和……这位小兄弟了。快请上座!”

  安朋还礼,仍致了贺词,又献了礼物。刘运正满脸赔笑,并询问丁芙蓉的消息,俱是客套之词。而后安朋便携冰释挑了一个正对着戏台的好位子坐下,自有奴仆奉茶伺候,殷勤照料。

  冰释道:“刘老爷的山羊胡子满有趣的,只是不知道他的女儿长得怎么样。”

  安朋道:“怎好询问这样的问题呢?若有运气,自然就见到了。”

  正说着,蓦地向前一指,道:“你看!”

  冰释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寿桌上铺着大红的桌毯,桌毯垂到地上。此刻红毯正掀开一角,一个十四、五岁模样的小女孩一只手擎着毯子,瞪着大眼睛观望人群。她身穿粉红色绸布短衫,上面绣了许多白色花卉的图案。胖嘟嘟的小脸上水灵灵的眼睛在滴溜溜地转个不停,憨态可掬的样子颇为动人。

  冰释道:“不知哪儿来的野丫头,胆子可不小呢!”

  安朋道:“看那衣装打扮,不是普通的丫头,怕不是刘府的小姐呢。”

  正说着,看那刘运正似不经意般踱到桌子前,一边与客人聊天,一边顺势一脚踢向桌下,那女孩“嗖”地受了惊吓缩了回去。

  安朋和冰释见状,相视而笑。

  紫蝶正从后院钻了出来,藏在桌子底下看热闹,聚精会神,冷不防被爹一脚踢过来,幸亏她机灵,躲得快,否则定会皮开肉绽。虽未受伤,却吓了一跳。嘴里骂道:“他妈的。好危险!”脏话一出口,忙给自己一个嘴巴,道:“女孩子家要秀气,今天是爹的场面,丢人就惨了!”

  还想继续偷看,身后有一双大手一下把她抓住,一把揪出了桌底,拉入后厅。定睛一看,是奶娘蔡妈,她奋力挣扎。

  蔡妈抓住不放,道:“哎哟,我的小祖宗,你可千万别乱跑。你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一定要……”

  “要矜持对吗?”紫蝶忿忿不平地拍打着裙子上的尘土,道:“好玩的不能玩。好看的不能看!什么狗屁的千金小姐?老天爷真是偏心眼儿!”

  蔡妈道:“想玩过了这几天随你的便,今天来的都是省城里的达官贵人,你千万别出差错,给老爷出了丑丢了脸,非打得你屁股开花不可!”

 

朝朝暮暮》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朝朝暮暮】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朝朝暮暮

朝朝暮暮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10/19 22:40:02

燥热的天气。天色幽暗。半空中的浮尘半晌不落。街边的柳树叶字上蒙了一层灰。丁芙蓉翻身下马,一边用手里的鞭梢轻扫长衣下摆上的灰尘,一边将马拴在柳树上。然后径直向街边的小酒店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