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青春 > 颠峰之宿命传说 > 颠峰之宿命传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颠峰之宿命传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20/1/24 22:10:20来源:掌读热度:

《颠峰之宿命传说》是文笔极佳的青春风格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秦蛇和你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你看到秦蛇两个字这么阴郁。”...

颠峰之宿命传说

【我写的是纯情,不是乱-伦。】——压低帽檐

第二天一大清早,秦武就带着灵风一同去腾龙公会去看下今天的任务发布,今天正好是星期天,大厅里早就等待了不少佣兵,几乎挤满了整个大厅,有魔法师,也有剑士,当然也有魔武双修的。

大厅之上,一个年轻女子穿着白色文胸加比基尼手里握着一根食指粗的塑料棍指着后面那个大屏幕,嘴里念念有词。

屏幕随着那女子不断的变换话题而改变。

女子的声音很大,很清脆,几乎淹没了下面叽叽渣渣的聊天声。

“各位佣兵,我介绍一下自己,我是罗冰的妹妹罗达娜,今天之所以来主持今天的任务发布会,我想你们已经知道了。”

说着,罗达娜还向秦武这边送了一个媚眼。

秦武立马会意,脸上虽然平静心里却是一阵荡漾,仍然装作不知。

自古以来,哪个男人没有三妻四妾,哪个英雄不好色。

秦武也不例外,可是又觉得对不起灵风。

而正在秦武自作多情之时,却发生了一件让人悲伤的事情。

“师兄,师傅死了。”后面有一个声音大叫着,声音之中充满着悲怆。

“师傅,你怎么走得这么早,我和师弟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办呀!”

另一个声音回应道,声音同样充满着悲怆。

转过身,秦武看见了一个满脸皱纹,须发皆白的老头就这样永远的闭上了眼睛躺在后面一个青年男子的怀里。

而旁边一个青年男子则是他的师兄则是满脸带着哀伤之色。

而当秦武看到这个人时,心里不由得一惊,他认得这张方正脸,这张脸正是当初准备抢他的兵其步。那么那个死去的就是无戒大师了,肯定是纵欲过度引起的负作用,死了活该,本来就对兵其步没有好感,对他的师傅当然也没有好感了,所谓恨乌及乌嘛!

“陈平,你说是谁杀了师傅,我一定将他碎死万断。”

看着无戒那张慈详的脸,兵其步大声说道,声音之中带着无边的愤怒。

“是她!”陈平一指台上,目标正是罗达娜。

而秦武心里则是一震,脸上现出不悦的神色。

那个老头不管怎么说都有着不低于剑师的实力,怎么可能被一个弱女子在这么多人面前无声无息的干掉呢?更何况,像这么漂亮的美女怎么可能去杀人,何况是有钱有势家的女儿,即使要杀人也不用自己亲自动手呀!其实这只不是秦武的一厢情愿而已。

而台上的罗达娜则是一脸尴尬,停止了演说,望了下来,用那种甜甜的声音说道:

“我没杀人,只是给了我面前这位帅哥送了个秋波而已。后面那老头就挂了,不关我的事。”

她说的这个人就是秦武。

而后者只是一脸平静,不知该说什么好,本来没什么却偏变成了这样。

不过台上的毕竟是会长的千金,两师兄弟也不敢有什么不良的想法。

露出一脸微笑,兵其步对着台上拱手道:

“罗达娜小姐,实在不好意思,错怪你了,兵某在此向你道歉。”

师傅,要怪只能怪你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纵欲过度,徒儿只能拜师伯为师了。

说完,兵其步便拉着陈平离开了,留在这也是丢人现眼。

“真是,今天老倒楣了,送个菠菜也能砸死人。”

台上的罗达娜无奈的说道,继续开始了发布佣兵任务。

现在开始讲到F级任务:

第一件,构病市东城区一家首饰店丢了一颗钻戒,外形是一只蜷曲的龙(屏幕上显示出了那个钻戒),小偷是一个未成年人(屏幕上又显示出了那个小偷的样子)。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一双深遂的眼睛,凌乱的头发,紧闭的嘴唇,肮脏的衣服,这分明是一个乞丐。价格:一千金币;

第二件,构病市一家宠物店一只猫丢了(后面显示出了一个一身黑色的成年猫),价格:八百金币。

……

所以任务期限为三天。

晚上,秦武坐在自己的床前查阅着关于佣兵的知识。

“佣兵一般按从大到小是S级,A级,B级,C级,D级,E级,F级,G级。

当然也不排除那种超级的存在双S级的,至于三S级的那是一个传说。

G级就是帮别人做做家务活而已。一般就是见习剑士或见习魔法师做的工作。

F级就是帮别人找回遗失的东西或者是抓小偷。一般就是初级剑士或初级魔法师做的工作。

E级到B级一般就是为雇主杀人,这个依被杀之人的实力而分为E级到B级。当然E级到B级也可以接收集天材地宝的任务。

而A级直至双S级的一般不接受任务,因为接一次任务已经够他们一辈子生活无忧了,到达他们这种境界的都是清心寡欲,隐居山林之人,当然也有例外,秦蛇就是一个例外。”

看到电脑上面显示“秦蛇”两个字,秦武呼吸变得沉重,心情久久不能平息。

秦蛇,我一定要打败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房间里顿时充满了阴郁的气氛。

眉头一颦,眯着眼睛看着秦武,轻声道:

“你怎么还没睡,这么晚了,对身体不好。”

说着,灵风起身看向秦武的电脑,看到了“秦蛇”两个字,心里一震,脸色变幻不定,人也顿时变得精神许多,假装好奇地问道:

“秦蛇和你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你看到秦蛇两个字这么阴郁。”

秦武面色极为凝重,两眼均出现了蛛网般的裂痕,裂痕之间仿佛有着血色的光华在流转,房间里的阴郁变得更加浓烈。

此刻灵风的脸上已经变得淡定,两眼之中满是慈爱,可能这就是母爱的天性。

“你是秦蛇,多年前我去过你家,你总是一脸忧郁,对一切事情都很冷漠却异常聪明,你说话从来就没有感情,对任何人,除了不断追求力量之外,就没有什么了。”

现在的秦武仿佛变成了秦蛇,都是一头短发,一身中山装,一张棱角分明坚毅的脸,一双深遂的眼睛,真的很像,唯一不同的是秦武多了份稚气,少了份成熟,俨然灵风已经把秦武当成是秦蛇了。

强制压住心中的怒气,秦武恢复了正常,转头看去,灵风脸上已经流淌着两行清泪,水洼洼的。

“灵风你怎么了,为什么这么伤心,我哪你惹你生气了,你说呀,我改。”

秦武一脸愧色,此刻的他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秦蛇,我好想你,曾经我以为自己已经把你忘了,可是当想起你时,我的内心有多么的后悔,你知道吗?”

灵风将秦武佣入怀中,哽咽着,两行清泪外加鼻涕一大把全淋到了秦武的后背。

秦武经过这一淋,顿时变得精神许多,脸色也已经变得平静,平静之中带着哀伤。

秦武不是笨蛋,灵风和秦武有这么深的感情,那么和自己也是扯不开的,而自己和灵风已经有了肌肤之亲……

现在的秦武心里是一团乱麻,也只能沉默。

“灵风,为什么你会爱上我?”

秦武问道。

“你是秦蛇。”

灵风还沉浸在她的梦中。

“秦蛇和你什么关系?”

“他是我儿子,十二年前,我将他遗弃在了姐夫家,是我对不起你。”

现在的秦武终于什么都弄清楚了,心头沉甸甸地,走下楼去,街角昏黄的灯光映着他苍白的脸,去了一家还没关门的小店买了包烟,静静的坐在公园的石椅上抽了起来。

现在的秦武心情很复杂,他觉得世间的任何词语也无法表达他的遭遇。

白色的烟袅袅娜娜,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天上,秦武觉得自己也和他们一样了。

秦武本来就不抽烟的,经历了这些事情也变得成熟起来,慢慢去品尝烟中的辛辣,人生的苦短,不是酒店没有烟卖,而是秦武想一个人在外面吹吹凉风,抽抽烟,仅此而已。

楼上的灵风已经睡去了,现在是凌晨二点,没有月光。

第二天早晨起来,秦武有些精神不好,想了一夜,秦武决定用一生去爱这个女人。

什么乱-伦,什么世俗的偏见,就让他见鬼去吧,我走我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灵风醒来,发现自己脸上脏兮兮的,忙去洗手间整理了仪容,脸上依然带着笑。

“她可能把昨晚的事都忘了吧。”点了根烟,秦武在窗台边抽了起来。

回来的灵风看见秦武在抽烟,不禁扑哧一笑,两眼好像会放电一样看着秦武的侧脸,骄声道:

“秦武也会抽烟了,秦武长大了。”

秦武故作生气道。

“灵风不也变得越来越有女人味了。”

时间就在这样的嘻笑之中流逝,仿佛两人不曾悲伤。

很快就到了中午,两人选择了第一个F级的任务,毕竟找一个乞丐比找一只猫容易。

乞丐不管多脏起码还能分辨容貌,而猫全天下一个样。

两人手牵着手,脸上均带着微笑,虽然天气接近三十度,不过他们感觉不到热。

秦武和灵风感觉到的是温暖幸福,从来没有哪一天他们有这样幸福过。

可能这是宿命的安排,秦武也曾怀疑过,是不是灵风长得像他妈,才会爱上她的。

当人感觉心情好的时候好事也会来临。

走在喧嚣的街上,街角处有一个乞丐很熟悉。

这个乞丐面前摆着一个破碗,一身不知在哪拾来的破袍,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一双深遂的眼睛,紧闭发裂的嘴唇。

这个人俨然就是那个偷钻戒的小偷。

看到了那双深遂的眼睛,秦武心里一颤,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睛,完全没有任何的感情的眼睛。

无意识的丢了一个金币,秦武后悔了。

“你叫什么名字?是你偷了一家首饰店的钻戒对不对。”

“你是来抢我家的钻戒的,想得美,我不要你的金币。”

乞丐捡起碗中的一枚金币向着街上仍了出去,脸上满是生气,神情亦是激动。

“我不是来抢你的东西的。你偷了别人的东西就是不对。”

头一次,秦武耐着性子和别人说话。

“龙之戒本来就是我家的东西,是他们偷了我家的东西。”

乞丐很生气地说道。

龙之戒?曾经我好像看到过秦的无名指上戴着一个扳指,上面写着一个“鸦”字,好像漫天的乌鸦与那只扳指有关。

如果说龙之戒的话,那么会不会召唤出漫天的巨龙听你使唤呢?

想到这,秦武心里发笑,不过脸上没有表现出来。

“你为什么说是你家的东西呢?”

秦武好奇的问道。

“那只龙之戒外形就是一只蜷曲的龙,全身银白色,是我家的传家之宝,我一身戴在身上,哪知有一天被两个霸道的年轻人抢走了,我估计他们会卖到珠宝店或首饰店,之后,我一直就在寻找着龙之戒的下落,最后我发现了。在那家首饰店快要关门之时,我好说歹说,那个服务员才让我看了下龙戒,我才抢走了龙戒。”

乞丐吸了口气,如释重负地说了起来。

“那只戒指能给我看看吗?”秦武脸色平静的说道,同时翻着身上的口袋。

“先生,看你人还不错,一万金币卖给你。”乞丐是明智人,一眼就看出来秦武想买,传家之宝又不能当饭吃,留着也只能世代穷下去,谁知道还有没有下一代呢?!

一万金币,不是秦武没有,秦武的金卡里足足有上百万金币,可是花一万金币买一个钻戒值不值呢?秦武在思索着。

片刻过后,秦武请乞丐吃了顿饭,买了身衣,给他办了张普通的银行卡打了一万金币就送走了。

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如果只单纯给他一万金币,终归还是会被人抢去。

秦武将那枚龙之戒戴在了左手无名指上,一股暖流直入心中,好像那枚戒指已经完全和自己的肢体契合了一般。

秦武能感觉得到,这枚戒指不一般,夜色很快来临,还不是很想睡觉就和灵风一起在街边伙食铺里吃着烛光晚餐,既温馨又浪漫。

今天收获不错,天下掉了枚龙之戒,明天看有没有这样的好运气,说不定那只猫来历也不一般,秦武在心里愉快的想着,脸上洋溢着笑容,吃着火锅里的狗肉,今天也就过去了。

颠峰之宿命传说

颠峰之宿命传说

  • 来源:掌读
  • 时间:2019/10/18 23:36:44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