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青春 > 来过一个客 > 小说来过一个客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小说来过一个客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发表时间:2019/11/9 1:14:57来源:快阅热度:

《来过一个客》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青春类型小说,精彩阅读:立根把那3张“老人头”塞进阿妲子的胸罩里。他满脸是笑,一种带着奇怪神情的非常深奥的笑。...

来过一个客

立根猛地把阿妲子扑倒在床上,双手像旋风似的卷落她的衣衫,揉成一团,粗暴地摔在地上。门没关好,阿妲子叫了一声。立根顾不上那么多,他双手的旋风刮到了阿妲子胸上,急促的气息像闷棍直敲着她。

  谁叫你当婊子!立根说。

  钱,钱叫我,想钱想疯了就这样,阿妲子说。

  我现在就叫你当一回!立根说。

  立根火烧火燎,憋了十来天的雄性的力量焦急地寻找着攻击对象。当他狠狠插入阿妲子身体时,阿妲子尖叫了一声。

  还行吧?老子还行吧?立根说。

  立根像一阵肆虐的旋风,在阿妲子身上狂吹。立根说,还行吧?

  别看老子当了3年穷酸民办,老子干什么都行!他说。

  阿妲子涨红了脸,她在一种极乐中,不顾一切地尖叫起来。

  立根提了一瓶米酒来到表哥白毛的灶间。

  表哥白毛40来岁,头发奇怪地白了一边,黑白很分明。他眯眯看着立根说,阿妲子跟我说了。

  怎么?不想再吃粉笔灰啦?他的话里含着一种善意的嘲弄。没等立根回话,他又说这年头,有钱最光荣,你书读得多,我看还没读到脊背上去,还有脑筋想事,好好挣吧!白毛看了一眼他手上的米酒说,我现在不喝米酒,改喝五星啤酒,两块三一瓶,来,我们今晚好好喝个过瘾!

  第二天,立根帮白毛押送一车上面覆盖煤块的木材到城里。木材是白毛组织人马上山偷砍的,车是他买的,司机是他雇的,叫立根押送,只不过给司机做个伴,遇到麻烦时随机应变一下。临近木竹检查站时,立根心里有些紧张,他没想到没人出来检查,居然顺利地通过了。木材运到说定的一家私人家具厂,那是白毛的老主顾,量材积、拿钱,全都顺顺当当。立根晚上8点多钟就回来了。白毛算给他3张“老人头”说,别嫌少。立根手一颤,几乎接不住。这可是他一个半月的工资啊!面对四老人安详的面容,他有些眩晕。

  回到三楼卧房,立根搂住坐在床道上缝补裤衩的阿妲子,激动的气息呼到她的脖根上。

  我今天才明白,挣钱其实不难。他说。

  难啥货难?臭耳、猪高他们扁担放在地上不识个一字,早都挣了十几万了。阿妲子说。

  立根把那3张“老人头”塞进阿妲子的胸罩里。他满脸是笑,一种带着奇怪神情的非常深奥的笑。

  十几万,哼哼。他说。

  立根帮白毛押送12天的车,全都顺利过关,他净挣了3600元。但是他不干了。

  怎么说这也只是小钱,他对阿妲子说,我要挣点大的。

  阿根,我真没看错你。阿妲子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立根奇怪地笑了一笑。

  立根借了白毛7000块,连同自己的3000块,住到乡里干起了大买卖。他花5000块请客送礼,把乡里的茶叶市场垄断了。一车车廉价收购的茶叶运到城里,又从城里运进来啤酒、塑料拖鞋等等。半个月后,立根回了趟土楼。他是带着一台彩电回去的。他把借款连同利息还了白毛,对阿妲子说,还有一万整,我存了活期,我准备到城里挣点更大的。说话时,立根奇怪地笑了一笑。

  阿妲子发现,立根自下海挣钱以后,笑容就跟以前不一样了,显得奇怪而深奥。她追究不透,也不想认真追究,她已经开始为一种自信、受妒、被恭维汇成的幸福感激动得晕晕乎乎。

  丈夫进城挣钱去了,彩电留下来陪她。一把钱换来这么一个有声有色的世界,终日在房间里言情着武侠着。

  接连看了几日,阿妲子的神思渐渐从彩电上飞走,一阵子图像消失了,耳边只有嘤嘤嗡嗡的声音,一阵子声音不见了,眼前只有古里古怪的人,她知道自己是想丈夫了。

  算起来,他们结婚还不到半年,好像寒冷天里刚刚把被窝偎热,就被揪到霜天雪地受冻。为什么会这样?因为钱。想到钱,阿妲子就觉得分别的痛苦还是有报偿的,有价值的。但是这种痛苦像一种毒菌,飞速地繁衍。有好几次,阿妲子看到电视上男女在亲嘴,不由觉得两腿间热了一下。她变得有些恍惚,心神老是集中在那个部位上,好像那儿是个缺口的堤坝,需要一只大麻袋紧紧塞住。

  有好几次,她在廊台上或者田地里遇到小村长。小村长总是用一双色迷迷的眼睛盯着她。阿妲子,熬不住了吧?小村长说。需要时叫一声,我比阿根还行,试一试就知道了。有一次,小村长大胆地把手搁在阿妲子肩上。阿妲子全身颤动,心里有个人命令她扑进他的怀里,另外一个人则坚决制止她。小村长讪笑着,手从她肩上往下滑。阿妲子让它快滑到乳房上时,突然把它甩掉。你别太保守,阿根现在外头挣大钱,还不是天天搂着婊子睡觉?小村长说。

  你别嚼断了舌。阿妲子说。

  现在有钱人都这样,你不信也要信,男人有钱就变坏,都这样的。小村长坚定地说。

  阿妲子愤愤走了。

  一个月后,立根从城里回来了。他穿着一套笔挺的西装,远远看,像是一个回乡探亲的华侨。阿妲子立即发现丈夫消瘦了一些,但是西装把他整个人包装得英气逼人。阿妲子心里怦怦直跳,比他们的初夜还显得亢奋和紧张,她恬不知耻地用眼神和语言暗示立根上到三楼卧房。但是立根很平静,好像对那事儿毫无兴趣。我饿了,吃了饭,我还要去白毛家一下。他说。那正是午饭时分。阿妲子赶紧为他盛了饭。阿妲子说吃了饭上楼歇歇,白毛家不用急着去。

  挣钱的事,不急能行吗?立根似乎不满地盯她一眼。

  这么长了,想你了。阿妲子压低声音说,她脸上涨得红乎乎的。

  立根从西装袋里摸出一条金项链,搁在饭桌上,淡淡地说戴起来看看。

  阿妲子望着那朝思暮想的黄澄澄的东西,却木头似的,一点也不会激动。

 

来过一个客》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来过一个客】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来过一个客

来过一个客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10/18 12:46:32

本书《来过一个客》精选何葆国近年来创作发表的土楼题材的中短篇小说22篇,以生动、细腻的笔墨展示了一幅土楼人的生活画卷,在他的笔下,土楼和土楼人都是重要的角色,二者之间形成一种相互依存的密切关系,人物的命运因为土楼的背景而显得丰富,土楼的内涵因为有人物的演绎而更加深厚,本书故事生动,文笔流畅,充满浓郁的土楼风情,读者可以通过土楼人的故事更加感性地审视土楼,从中获得充分的审美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