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乡村 > 鬼妻来压床 > 《鬼妻来压床》完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鬼妻来压床》完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20/2/17 12:33:03来源:微小宝热度:

《鬼妻来压床》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乡村类型小说,精彩阅读:刘根生平地一跳,竟然从我们头顶跳了过去,快速向着东河村方向逃去。...

鬼妻来压床

  果不其然,井底传来嗡嗡的声音,这是呼吸声被井给放大了的响动,我们等着,眼巴巴瞅着,突然井底下钻出个黑乎乎的东西来,一头钻进了猪笼子里面,干爹几步就冲到井沿上了,把猪笼往下一拽,这东西见势不好,想要逃走,可是这猪笼子是倒须笼,进来容易,出去就难。

  它在笼子里吱吱叫着,向干爹呲牙咧嘴,干爹也不惯着他,直接伸手把它从笼子里揪了出来,用力往井沿上一掼。

  这东西就这么啪叽一声被掼死了,死得这么轻易让我感觉特别没有成就感。我走上前去一看,这东西长得不像猢狲啊,却分明是只水獭。

  我说干爹你不说这是水猢狲吗,怎么却是只水獭。

  干爹一边拿劁猪刀把水獭的卵子给割下来一边说道,这水獭跟水猢狲的区别就像黄鼠狼跟黄大仙的区别一样,不是所有的黄鼠狼都叫黄大仙的,也不是所有的水獭都能叫水猢狲的。

  我问他割水猢狲的卵子干什么,干爹拿着血淋淋的两颗命鸽子蛋大小的卵子递过来说你闻闻,我闻了一下,却有一股奇怪的香味。

  干爹嘿嘿一笑说这东西叫水麝香,以前采花贼拿这个做拍花药,一拍一个准,我这是给你备着的,我怕你将来被人嫌弃是个跳墙劁猪匠,到时你看上哪家姑娘就拿这个给她闻。

  我说不能吃吗?

  干爹说你想整天让各种雌儿追着你跑的话,你就吃吧。

  正说着话,屋子里一阵惊呼声,有人喊道,不好了,起尸了,老刘头活过来了。

  干爹二话不说,领着我便向灵堂跑去。

  但这时候刘根生已经跑出去了,雪地里留下一串脚印。

  吊客们却是惊魂未定,这诈尸的事情据说在西河村百十年来都没有发生过了,怎么突然这么邪性就诈了尸了呢?

  干爹走到了刘根生之前躺着的硬木板前,见那上面有一滩水迹,伸手挑起来,递给我说闻闻。

  干爹的鼻子被白蚁吃掉了,所以一般只有鬼怪的气味他能闻到。

  我闻了闻说有股子鱼腥味,干爹说这就对了,这还是那只畜生,我说刚才怎么一掼就死了呢,原来这东西早就想好了走这条路啊。

  我问干爹,难不成这水猢狲想要变成刘根生?

  干爹点点头说这畜生倒是会算计,竟然还给刘根生留了一口还阳气,但这口还阳气一直在喉咙头上吊着,谁都没发觉,只当刘根生死了。

  我说那现在刘根生是死了还是活着啊。

  干爹不说话,跟我挥了挥手让我跟上他。

  我跟着干爹沿着脚印往河边追去,却看见河边上昨天给竖的鸡蛋却全都不见了。我说这会不会是那东西拿去吃了?

  干爹说若是这东西吃了鸡蛋那才叫有戏瞧了,只恐怕这些鸡蛋是被哪个贪心的人给捡走了。

  我说那鸡蛋里是不是有毒啊,人吃了会不会出事?

  干爹说那鸡蛋只不过用针刺过,那针上沾了点母牛翘尾巴时流的经血,这东西最大的作就是让下面卵子涨起来,涨得走不动道,现在却让哪个贪心鬼捡去了,到时候看吧。

  我问这该怎么治,干爹却让我自己寻思寻思,说这水獭属水,母牛属土,土克水,同理人的肾经属水,用土气克了水气,这就叫以气制气。

  我连什么什么是属于什么五行都不知道,哪里懂得什么克什么啊。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河水突然开始冒起泡来,在很大一片范围内都在冒泡,仿佛河水被煮开了一般。

  干爹一见河水这般,对我说道,你去村头第一家那个机米厂去借两箩糠来,就说我说的。

  我于是便奔向西河村村头,在一棵鸡爪梨树底下,果真有一个机米厂,这机米厂其实就是把谷子变成米的地方。以前米糠都拿回家喂猪,现在村里养猪户少了,米糠的用处也就不是那么大了。

  我到机米厂一说,机米厂的老板立刻给了我两箩糠,而且还替我挑到了河边,这老板也姓刘,叫刘根洪,却是刘根生的叔伯兄弟。前些年因为宅基地的事情,两人闹僵了,到现在刘根生死了,他都没去吊唁。

  但他却是干爹的粉丝,而且应该算是死忠粉,平时有事没事就往干爹家跑,跟干爹下棋给干爹点烟听干爹讲各种奇遇,自称是干爹的半个徒弟。

  这回听说干爹在用糠在河里捉水猢狲附体的刘根生,他马上颠颠跑来充当义务劳动力。

  干爹让我跟刘根洪两人站在桥头,把两箩的糠从桥的两侧倒进水里,这河水原来因为下雪的缘故而流得十分缓慢,现在这一下子米糠全都倒进了水里,在河面上浮了一大层米糠。

  说也奇怪,这米糠一入水中,河水冒泡的现象就不见了,又过了一会儿,突然河里水响,穿着寿衣的刘根生从水里一跃而起,向着岸上游来。

  干爹大叫一声扔箩箍,箩箍就是套在箩外面方便挑的竹索编成的东西,相当坚韧。我和刘根洪急忙依命把箩箍往刘根生这边扔过去。

  刘根生似乎十分害怕这箩箍,嘴里发出尖厉的叫声,想跳回河水,却又害怕,最后竟然向着我跟刘根洪这边冲过来。

  我俩都没啥经验,一见刘根生冲过来,顿时就慌了神。刘根洪毕竟比我年纪大了几岁,胆子也大得多,突然操起扁担来向刘根生扫去。

  刘根生平地一跳,竟然从我们头顶跳了过去,快速向着东河村方向逃去。

  我们再想去追他,却追不上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踏雪而去。干爹这时候走过来,我说干爹这东西跑了没事吧,干爹说有事,这东河村靠着小青山,那东西要是往南走进了村倒没事,要进了小青山麻烦就大了。

  干爹让我去刘根生家拿纸钱,说是要上小青山的时候用得到。虽然没确定这刘根生会往小青山上跑,但是这种准备是要做好的,万一跑上小青山,就用得到了。

  我来到刘根生家,跟他们家人说了一句,他们家人连忙把准备出殡用的纸钱全都给我拎着了,问我够不够,我想了想说这纸钱应该是多多益善吧,他们又从棺材里捞了许多垫棺材的纸钱来,放在一起,我便拎着这些钱跑回到桥上去了。

  跟着干爹还有刘根洪我们三个一路往西河村走,一路上都有刘根生的脚印儿,到了一个分岔路口的时候,我看到了有一串脚印却是往一片山上去的。看来我们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干爹骂了一句狗日的,这畜生看来早就打算好了,这算计比人还深哩。说着就带领我跟刘根洪往小青山走去。

  一路上我问干爹这小青山上到底有什么这么让你顾忌的,咱不是有卵子阳气嘛。

  干爹回头敲了我头一下说,这世上干有些事要脑子,不能光靠卵子。

  小青山上积雪,松树上挂雪,有乌鸦飞过,踢下大朵大朵的积雪来,雪很深,一脚踩下去一个雪窝子,我们走得都很费劲。

  一开始是追着前面的脚印走的,可是后来脚印却突然没有了,再往前却是一片没有雪的地方,不但没有雪,而且还有许多青草,甚至还有早开的花。

  干爹向我们打了个停下来的手势,之后他脚在这片草地上划了两下说,这片地方是丰家的地界了,大家都小心点,说话办事看他眼色,千万不要惹着丰家。

  我不知道这丰家是什么来历,但听干爹这么说起来,似乎是一家相当牛的人家,或者是鬼怪之类的,总之不好惹。

鬼妻来压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鬼妻来压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鬼妻来压床

鬼妻来压床

  • 来源:微小宝
  • 时间:2019/11/1 4:58:27

我出生的时候身体虚弱,母亲听了算命先生的话,竟然让我配了阴婚,而且还是跟一只小母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