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 > 妃常狠毒:王爷,要侍寝 > 妃常狠毒:王爷,要侍寝全文目录阅读第14章媚色鬼

妃常狠毒:王爷,要侍寝全文目录阅读第14章媚色鬼

发表时间:2020/8/14 19:02:59来源:有书阁热度:

《妃常狠毒:王爷,要侍寝》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古言类型的小说。精彩阅读:宫雪墨看着画中的女子,画中人的装束极为简单,挽了半月髻,一身简单的紫色襦裙,手中也不过是捏着一束桃花。那一排闲适自然的模...

妃常狠毒:王爷,要侍寝

沈知雨是被阿寻带回去的,不然她真的躺一晚上的冰地板肯定又要闹病了。吃了一次亏的沈知雨并没有放弃,反而向阿寻打听到了宫雪墨昨晚在花满楼留宿了,现在还没有走呢。她连忙赶过去,她怎么也要说服宫雪墨。

&ldquo,今日主子不会见你的。&rdquo,墨一对沈知雨这样说。他伸手拦住了沈知雨的去向。

沈知雨看到宫雪墨的马车渐行渐远也没奈何,只好耐住了性子问,&ldquo,那么你家主子什么时候有空呢?这事耽误不得。&rdquo,

&ldquo,过两日吧,姑娘若无事请回吧。&rdquo,墨一恭敬地对沈知雨说道。

&ldquo,虽然我这样做会显得叨扰,可是还是要问上一句话,王爷究竟是去做什么了?会不会被事情耽误了呢?&rdquo,沈知雨蹙着眉头道,&ldquo,不然出了意外,我也好做准备不是么?&rdquo,

&ldquo,无事发生,只不过今日是特殊的日子,主子谁也不见。&rdquo,墨一还是透露了一些消息,神色间有一些古怪。

特殊的日子?沈知雨这才想起来今日是什么日子了。三月三,上巳节,正是女儿家相看夫郎,定情的日子。这宫雪墨这个时候有事难不成是讨好哪家小姐去了?沈知雨这样想着,便露出了一抹了解的微笑,&ldquo,知道,上巳节么,你家王爷忙也是应该的。&rdquo,

墨一听着沈知雨的话有一些不明所以,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宫雪墨并没有如沈知雨预料一样去游湖,以后是参加饮宴。他今日反倒是去了皇陵,手中还拿着一盒糕点。

他先去拜谒了他的父亲,宫璟,然后去了皇陵旁一间三进三出的小院子。这儿也是奇怪,明明是艳阳天,这儿却是阴暗无比,好似地狱中的幽冥之界。宫雪墨踏步进来,首先映入眼帘就是一幅画,那是一幅布局极为精妙的仕女图,深深浅浅的魏紫的牡丹,让人恍若真进了那曼妙无比的牡丹园。

宫雪墨看着画中的女子,画中人的装束极为简单,挽了半月髻,一身简单的紫色襦裙,手中也不过是捏着一束桃花。那一排闲适自然的模样,一点儿都不像是宫中贵妇,而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

宫雪墨蹙着眉头,这画中女人从来没有这样的模样,她的眉眼间总是夹杂着疏离那一双狭长的凤眼极为传神,七分威严,三分媚态,一分柔情,能让人沉醉其间,可是都不如那一双流光溢彩的眸子。这一幅画是离国最好的画师所绘,他辛辛苦苦重复三年,才勉强做出了一副让自己满意的画卷,可是当再一次看到真人的时候他彻底疯了。

离国画圣竟然不能描绘此女子一分美貌,于他而言那就是人生中最大的污点。一代画圣见到她的那一面后,就绝望自裁了。

这个女人是他的母亲,一个不知是真是假的女子。童年的记忆之中,他只记得自己的父亲带着他,小心翼翼地离那座宫殿十丈远,希望看到那个女人出来。可是那一扇大门常年开着,来往的也不过是洒扫的丫鬟。

宫雪墨知道这是父亲这是在等自己的母亲,他不明白,那元辰殿那么多女人对父亲翘首盼望,为什么他非要那么小心翼翼地等一个女人,而且至死都没有等到。

宫雪墨对这个女人是恨的,恨她辜负了自己的父亲,恨她不知趣。可当父亲死的时候,当灵犀殿的主人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那个女人为父皇合上那一直不肯闭下的的眼时,他终于明白父亲为什么要苦苦等待了。

那个女人很美,可是却好似一阵雾。宫雪墨看着这个看上去与他年龄相差无几的女人心中升起了一丝古怪,这个女人的模样绝美,可通身气质似鬼似仙,行动处又好似一阵雾,又似一个幻象。

他伸出手抓住了那女人的衣袖,冰凉,这个女人是真的啊。女人看着宫雪墨,不着痕迹地将袖子扯开了。她给宫璟上了一炷香,就站起身来,那阳光打在她的脸上,好似她随时会消失一样。宫雪墨赶忙拉住了她说出了一句话,&ldquo,父皇让你长守皇陵。&rdquo,

&ldquo,好!&rdquo,

那一声不带任何感情的应答让宫雪墨升起了无端的愤怒,&ldquo,父皇让我每年上巳节来看你,并且带上知味阁的糖蒸酥酪。&rdquo,

&ldquo,好!&rdquo,

宫雪墨听到这一声应答,他的内心升起了对父皇的痛惜,这个女人就没有其他的回答了么?宫雪墨死死地盯着女人,这个新升上去的妍贵太妃,&ldquo,你就没有一点表示么,父皇死了。你好歹哭一哭吧。&rdquo,

&ldquo,我流泪能让他回来么?&rdquo,女人问了他这样一个问题。

宫雪墨张了张嘴,&ldquo,难道你就不难过么?他是你的丈夫。&rdquo,

&ldquo,呵!&rdquo,女人回答了他一个短促的笑声,就离开了。接下来呢?接下来,就是元辰殿宣告宫长夜即位,他看着宫长夜带着沈知雨接旨,那眼中是眼泪掩饰不掉的喜悦。父皇是被宫长夜的毒死的,他最后的一个亲人被毒死了。

宫雪墨心中的恨被他藏了起来,他镇定了心神,看着这小院子的摆设。其实这间小院子他来过,是父皇一点一点收拾的,里面的陈设随便拿出一件都是让人疯狂的珍品,可是在这儿不过是随处可见的物什。

宫雪墨看着哪一只漂亮的羊脂玉佛手,那是父皇亲自雕刻,说是等老了,将女人接过来让她好好看看,他不止会做皇帝。可是这一切都已经成了泡沫了,父皇死了,女人虽然住在这儿了,可是却让这个院子更空。

木门发出了一声吱呀声,他抬眼一看就见女人一身月白,不过只露出了半边身子。宫雪墨看着从黑暗中露出半张脸的女子,眼神复杂。他看着那个女人踏碎黑暗一步步向他走来,心中莫名的恐慌。他伸了伸手,当抓住那个女人冰凉的衣袖时,他才感觉放下心来,这个女人是真的。

微弱的光线打在女人的面上,让她的唇瓣微微发黑,只见女人的嘴角轻轻一笑,疏离之中带着令人心碎的落寞。宫雪墨看着女人不似凡人的面容张了张嘴,&ldquo,娘!&rdquo,

妍贵太妃点了点头,她将宫雪墨带来的食盒接了过来,热气腾腾的糖蒸酥酪让整个屋中都升腾起了一丝雾气。女人张开了嘴,用筷子夹起一块酥酪小口吃着,雾气让她的面容有一些模糊不清了,她的吃相很斯文,小口抿着,好似在吃玉馔珍馐。

&ldquo,我救了一个人,是当朝的皇后。娘亲,您在这儿住着,想必也听到了那哀乐了吧。&rdquo,宫雪墨见妍贵太妃当他不存在,便自顾自地说起话来。这样的模式已经很久了,每一次都是他在说,而妍贵太妃在听着,或者是压根没听。可是将事情说出来,宫雪墨却感觉心头的郁闷会莫名的消散。

&ldquo,宫长夜是一个狠心薄情的人,我本以为他对助他登基的沈知雨还有几分真心,没有想到他会做出狡兔死走狗烹的事情。&rdquo,宫雪墨继续道,&ldquo,当年若不是沈知雨利用沈大将军的威严鼎力支持,那宫长夜不会俘获那么多的人心。若非他深得人心,那矫诏下毒的事情也不会这样被他轻易地掩饰掉。&rdquo,

宫雪墨的声音有一些激动,可是妍贵太妃并没理会他,她放下了筷子,用丝绢擦了擦根本没有渣滓的嘴。宫雪墨的眼中有一些失望,&ldquo,娘,您能说一句话么?&rdquo,

&ldquo,知味阁做糖蒸酥酪的师傅换人了,蜂蜜不仅放的有些多了,而且用的不是桃花蜜而是槐花蜜。下一次你来的时候,叫他们少放些蜂蜜。&rdquo,妍贵太妃终于说出了宫雪墨进门这么久以来的第一句话。

宫雪墨听到这话显然是失望的,不过他还是答应了妍贵太妃,&ldquo,好,儿子这就让那些人仔细这些东西。&rdquo,

妃常狠毒:王爷,要侍寝

妃常狠毒:王爷,要侍寝

  • 来源:有书阁
  • 作者:子鸢
  • 时间:2019/10/31 16:42:21

怀胎八月,只等一朝分娩。可直到被破腹取子的那一刻,她才知道,她满心期待的孩子不过是她的枕边人为别的女人精心准备的药引。一朝皇后,却被扔进青楼,凤凰涅槃,她的人生只剩下复仇!“你想复仇,我帮你!”那个俊若神祗的男人勾起她的脸颊,“但是,你要助我,夺下帝位!”“凭什么?”她凤眸微眯,眼中尽是寒光。“就凭……”他在她耳边,气息撩人,“我若称帝,许你后位,负你之人,你皆可踩在脚下!”她点头应允,可……明明说好只是表面夫妻,这夜夜求侍寝的王爷又是几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