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名门俏媳宠上身 > 完本:《名门俏媳宠上身》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完本:《名门俏媳宠上身》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发表时间:2020/8/14 19:26:23来源:微阅云热度:

《名门俏媳宠上身》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是吗?”段北庭反问,浓密的睫毛微微颤了颤,提醒说:“时运,你擦到眼睛里去了。”...

名门俏媳宠上身

段北庭打开门问:“什么事?”

我望着他清浅的一双眼睛,下意识的举了举手中的药膏,紧张说:“要擦点药吗?”

段北庭让开身子,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想让我亲自给他上药,我犹豫一会绕过他进去。

他带上门,一双有力的大长腿向我的方向走来,我忐忑的后退一步,段北庭手指半屈轻轻的弹了弹我的额头说:“刚在警察局的表现不错。”

表现不错是什么意思?!

在警局我只是和李小萌争执了几句,再说他当时在审讯室是怎么知道的?

我好奇也脱口而出的问他。

段北庭伸出手掌胡乱的揉了揉我头顶的软发,勾了勾唇轻佻的反问:“能有爷不知道的事?”

是的,段北庭总是这么的神通广大。

即便是我一个人受伤躺在公寓里,他都能及时的赶到将我送到医院里面。

还有什么不是他知道的呢?

即便我疑惑,但段北庭想保持神秘始终没有告诉我答案,索性我也不再问。

段北庭坐在床上,微微仰着头望向我,我挤了一点药膏在指尖替他涂抹问道:“是不是有点清清凉凉的感觉?”

“是吗?”段北庭反问,浓密的睫毛微微颤了颤,提醒说:“时运,你擦到眼睛里去了。”

“哦,对不起。”我立马收回手,段北庭却突然攥住我的手腕一拉将我禁锢在自己怀里。

我的身子靠上他坚硬的胸膛忍不住的低叫了一声,段北庭的大掌伸进我的白色衬衣里抚.摸,语气了然的问:“身上的淤青还在疼吗?”

我坦诚道:“有点,不碰就没事。”

段北庭闻言就将我扎在裤子里的衬衣全部弄了出来,我原本穿的就是他的衬衣,此刻就像偷穿了大人的衣服一般,随后就给脱了个干净。

我只兜了一件他买的bra,之前在他脱我衣服的时候我想阻止,但随即一想没有必要。

我是他段北庭的女人,他想为所欲为没有人能够阻止,何况只是脱了我的衬衣罢了。

段北庭眼睛打量着我身上的淤青以及伤口,眼神渐渐的暗沉下去,他从我手中抽走药膏用他的指尖仔细的替我擦拭,涂抹。

我身体微微颤抖,闭着眼有些不知所措,他的轻微拔撩对我来说都是致命的毒药。

顷刻之间让我缴械投降。

段北庭擦药的动作很缓慢,为了缓解现在的尴尬,我随意的找着话题说:“我等会要回家。”

他淡然问:“回家做什么?”

“回家收拾行李,以后和你住。”

我睁开眼解释。

段北庭平静的语气问:“要我陪你吗?”

我摇摇头说:“不用麻烦你,我只是回家拿一些换洗的衣服,总穿你的也不是一回事。”

窗外下着雪,从段北庭的房间看外面,能看到整个城市的景色,特别到晚上的时候,霓虹灯填满整个城市,车流的灯光川流不息。

而且遥远的视线尽头,是碧蓝的海平线。

单从他选择的住址,就可以看出段北庭是一个会享受的男人。其实无论从穿衣打扮,还是生活水平,都可以看得出段北庭活的精致。

比起吴旭,简直扶摇直上九万里!

“嗯。”段北庭嗯了一声,双手搁在我的腰上反复摩擦,我咬着唇尽全力克制自己。

“好了吗?”我忐忑问。

我现在只想穿上衣服,离开他的房间。

闻言段北庭抬头望着我,他的大掌猛的按住我的胸,将脸放在此处深深地呼吸。

我身子一抖,段北庭微微闭着眼闻着我的身体,手掌甚至蹂.躏着胸部道:“很软。”

段北庭的侧脸每一处都雕刻的恰到好处,我正被魅惑着想要伸手探上去的时候,他松开我的身子冷漠道:“时运,早去早回。”

早去早回……他现在让我回家拿行李。

我哦了一声捡起地上的白色衬衣穿上,段北庭起身打开自己的黑色衣柜取出一件驼色的毛衣递给我,吩咐说:“换上这个。”

他可能觉得自己语气忒生硬了一些,又轻声解释道:“外面的天气最近都很冷,而且现在还在下雪,你换上这件厚实的衣服。”

“谢谢你的关心。”我笑着接过。

“你是我的女人,在我的观念里,对女人是要无所忌惮的宠着。”

所以关心我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吗?

段北庭好了一阵,又开始讽刺道:“你觉得我会是你的前夫?对你又打又骂的?”

我忽视他,黑着脸出去回自己的房间换衣服,穿上他的毛衣即便觉得天冷心底也会暖的。

在要出门的时候,段北庭扔给我一条围巾和一把车钥匙,我说了声谢谢就离开了。

在电梯里将段北庭的围巾紧紧的围在自己的脖子上,又去车库开了他的车回小区。

我怕我开着这辆黑色宾利进去遭有心人的诋毁,所以将车停在小区外面走路进去的。

刚进小区就看见隔壁候阿姨和几位大爷大妈正在唠嗑,我看都懒得看直接回家。

打开门进去的时候只有陈锦乐和我妈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真是难得和谐的一幕。

我妈看见我回来,着急问:“怎么回来了?”

此话一出,我便知道陈锦乐竟然破天荒的替我隐瞒了吴旭的事,不然我妈现在会直接质问我!

“回来拿一些东西,马上离开。”

我进自己的卧室收拾衣服,将行李箱挤了又挤把能装的东西全部装进去。

我收拾好行李之后就开始拿出手机删除我和吴旭之间的所有联系,包括以前的照片。

我把朋友圈的照片也清除干净,退回来的时候看见排在前面段先生的微信号。

微信名:如果爱忘了。

没想到还是挺文艺的名字。

我进去打开他的朋友圈,发现自己被屏蔽了!

段北庭是故意屏蔽了我的微信?!

我犹豫一会,忍不住内心的好奇发消息过去问:“段先生,我怎么进不了你的朋友圈?”

等了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段北庭都没有回我的消息,我失落的将手机装进兜里。

拖着行李箱出去的时候,陈锦乐睁大眼睛疑惑问:“你还有别的去处吗?”

我点点头,“还有。”

我妈斜了我一眼,叮嘱道:“你和吴旭好好的过日子,别成天想着回娘家找我的麻烦,你爸临走前将你这个拖油瓶丢给我,我将你养这么大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说这话的她,已经忘了自己是个母亲。

她话锋一转,疑惑问:“时运,你身上的衣服哪儿来的?”

语气里带着浓浓的惊讶。

我身上的衣服是段北庭的沉蓝色大衣,我自己有衣服,但我舍不得换。

毕竟带有他的气息。

我没有理会我妈,打开门站在原地快速道:“妈,我和吴旭已经离婚了,而且我是净身出户的。”

她早晚会知道,早说晚说还是会说,还不如现在。

我猛的关上门,听见她凶狠的骂道:“你个死丫头,你给我开门!我要打死你!”

我紧紧的拉着门把,对着门内气急败坏的人说:“是吴旭先出轨离婚的,是吴旭逼迫我净身出户的,我身上全是被他打的伤,如若不离婚我就是一个没有自尊的女人,说到底是我自作自受!”

“赵金燕,我昨天看见吴旭打时运,离婚是最好的选择,只是我没有想到她那么的没有出息。”

是啊,没有出息的被净身出户。

但这个时候,陈锦乐还帮我说话。

门内,我妈突然冷静的说:“你先开门。”

我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我妈一巴掌就直接扇了上来,怒气冲冲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吴旭出轨?为了给你留住你的丈夫,你知道我当初花了多少心血吗?就你一个劲的不争气!”

我伸手捂住脸颊,心里痛的要命,她是我亲生母亲,但是她从来没有理解过我。

我妈就是出轨的女人,她对出轨没有什么概念,所以对吴旭就一而再再而三的宽容。

我放下手,拖着行李箱冷静说:“我和吴旭离婚了,我当然也不会住在这里惹你心烦,还有我已经二十五岁了,希望你对我多一点尊重。毕竟我和吴旭的婚姻是我自己的事,明眼人都可以看见谁对谁错,为什么你执拗的认为我错?”

“为什么?我说你不对你就不对!好,先不说你没有通知我就离婚的事,但净身出户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一分钱都没有拿到,全都给了吴旭和李小萌那对狗男女?”

我妈红着眼异常的可怕,她认定了死理,她就认定我不对,她对财产固执的厉害。

“我没有办法。”

我暂时没有办法。

“三天!时运我就给你三天的时间,你拿不回自己的东西,我就亲自替你拿,陈锦乐说的对,也就你没出息,守着无须有的自尊一直输给李小萌!难怪吴旭现在不要你!”

她话语阴狠毒辣,字字珠玑。

“别气了,金燕。”这个声音是候大妈,我偏过头冷冷的看着她,觉得厌恶。

不仅她厌恶,我妈……

我不该这样说她,但她却……自以为是。

名门俏媳宠上身

名门俏媳宠上身

  • 来源:微阅云
  • 时间:2019/7/24 19:11:29

我和段北庭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床上。n是我在酒精麻痹下主动勾引他进行的一场男欢女爱的游戏。n那时我遭受丈夫背叛,小三儿上位。n是他拯救于我水火,是他答应替我复仇惩罚我前夫。n但唯一的条件:做他的女人。n他无心,我有意。n……n一个记忆缺失的女人n一个生性冷酷又温柔的男人。n他说:“如果爱忘了,还有我记得。”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