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浪漫与金钱 > 浪漫与金钱小说在线试读第6章温柔的背叛三

浪漫与金钱小说在线试读第6章温柔的背叛三

发表时间:2019/12/6 15:49:18来源:掌中云热度:

《浪漫与金钱》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坐在地下室的床板上发了一会呆,昏暗的灯光在头顶闪烁。...

浪漫与金钱

坐在地下室的床板上发了一会呆,昏暗的灯光在头顶闪烁。

我还需要把出租屋的东西搬来这里,想到这我有些心慌,还是要回去面对刘楠吗?如果她问起来我为什么要搬走该怎么办?我要怎么说?她会不会猜到我知道他们的事了?

我锤了锤脑袋,真是傻啊,被人背叛了还要关心对方会不会想歪。我笑了笑,这就是我啊,懦弱又无能的我,抓着虚无缥缈的爱情和友情死活不放手,伤得遍体鳞伤也不肯放。

我又怎么敢放,说不定以后我连这虚伪的情都没有了。

还是理清了头绪,出门把房间锁好,坐上车去了出租屋。

到了曾经住了四年的出租屋,推开门,便看见刘楠慵懒地趴在沙发上,拿着手机不知在干什么。

“你回来了。”每当我回到出租屋时,她总会说一句这样的话,让我有一种有人在家等待我的感觉,就是这种感觉,哪怕是背叛了也起不了离开的心情。

“恩。”我回到房间,拉出了一个行李箱,开始将我零零碎碎的东西捡走。

本来就不富裕的我,要收走的东西也寥寥无几,春夏秋冬的几件衣服,一床棉被和毯子,一些文件。至于零碎的小玩具小礼品,都是刘楠和江泽送我的。我一一抚摸过后,拉着行李箱扭头而去,这些东西,我一件都没必要带走。

“你要去哪?”刘楠听见声音,从沙发上起来,跟在我的身后。

我回头看她,看她那娇媚的容颜,“最近有点事,我想出去静静。”

“有什么事不能和我说?和江泽闹矛盾了?”

我摇摇头,她走过来抱住我,不是是真情还是假义,“有什么事和我说,我会帮你分担的,既然你不想说,那好好照顾自己。”

我的泪瞬间就涌了上来,她的温柔,她的背叛,一时间心中百感纷杂,点点头就离开,没有让她看到我的泪水。

走在路上,泪珠一串串掉落下来,手机不断震动,想是江泽醒来看不见我打来的电话吧。我并没有去接,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放弃吗?不舍,继续吗?心痛,无论哪种方式都让我痛苦不堪。

最终,我还是拿起手机,接了他的电话,“喂?”

“温青,你到底怎么了?你在哪?”他生气了,我知道只有他生气的时候才会喊我的名字。

我深吸一口气,擦了擦眼泪,“我在搬家呢,看你睡得香就没吵你了。”

“你不信我。”他的语气很生硬。

我沉默了一会,不知如何开口。

“青青……”

“你让我怎么信?”

“你要知道,我爱你的,我只爱你一个。”

只爱我一个?那刘楠呢?

“那你答应我,不要再把手机借给别人了好吗?”不要再联系刘楠了,无论你说什么我都愿意相信,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原谅。

“恩,好。”

我呼出一口气,仿佛是放下了重担。拉着行李箱向我的新家走去。

第二天一早,江泽像往常一样给我带了早点,为我介绍今天的工作。刘楠也像往常一样,想与我嬉笑打闹,但是我再也提不起嘴角,无法开心地笑。

如此几天后,我发现他们两确实没有什么可疑的互动,在我打算遗忘曾像刀一样插入我心中的背叛时,意外总是不期而至。

如果说那次的背叛像把刀,插在我的心口,余后的几天像是药,不再流血,但刀还是在那。那这次的真相就像一只手,把刀狠狠地插得更深,再搅一搅,最后拔出来。就算用世界上最好的药都医不好,巨大的伤疤就留在上面。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雷声阵阵。

我打电话给江泽,但他迟迟没接。我在心里安慰自己,或许他有事呢?或许在路上,或许没听到……

连续拨打了几个,他都没有接,心里的不安最终让我付诸了行动。

我回到了出租屋,哪怕不愿意相信他们的背叛,事实还是在我心底留下了烙印。

钥匙并没有还给房东,我靠近房门,就听见了熟悉的声音,女人的娇喘仿佛就在我耳边循环播放,我颤抖着开了门。

两具熟悉的肉体交织在一起。

或许他们也没想到我会在这种雨天回来吧。

感觉到冷风吹过,两人回头看向门口,与我直视。

“青青……”

浪漫与金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浪漫与金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浪漫与金钱

浪漫与金钱

  • 来源:掌中云
  • 时间:2019/6/24 13:09:12

下雨了。我有些愣愣地走到一处公园,坐在长凳上,往事种种,像走马灯一样不断在我脑袋里闪现,最终,画面定格在一年前的早晨。一年前的某天,闺蜜彻夜未归,第二天回到宿舍,身上散发着男士香水味,熟悉的香水味,与我同江泽一起买的香水同一个味道。只是我选择了自欺欺人,我不想问,也不敢问,我怕我问了一切就如今天一样崩溃。其实我早该猜到的,或许我已经猜到了,可我依旧不敢确认,直到今天,血淋淋的事实摊开摆在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