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 > 我做殡葬业务的那些年 > 我做殡葬业务的那些年全文目录阅读第10章王家村的怪事

我做殡葬业务的那些年全文目录阅读第10章王家村的怪事

发表时间:2019/10/9 18:13:10来源:浅悦热度:

《我做殡葬业务的那些年》是一本悬疑风格小说。精彩阅读:那中年男人愣了一下,然后就对师傅说:“那尸骨不是村子里的,也没人认领,我就直接找人把它埋到村子里的后山了!”...

我做殡葬业务的那些年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那个中年男人又来了。

    手里拿着昨天师傅给他的那个纸人,不过那纸人的脑袋已经不见了,脖子处好像被什么给勒断的一样。

    他拿着纸人对我师傅说昨天晚上他倒是没有感觉什么东西勒他了,只是今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纸人脑袋不见了。

    他又问我师傅这纸人多少钱一个,他要多买点。

    我师傅就摇了摇头,对他说这纸人只能骗它一次,再用就没用了。

    中年男人一听就急了,让我师傅一定要想想办法救救他,他真不想再过那种夜不能昧的日子了。

    师傅就让他不要急,然后拿上家伙事就对那男人说让他带我们去那工地看看。

    这中年男人开的是辆奥迪,看上去很新,不过我对这种车有点晕,坐在车上面没多久就想吐,还好的是这车的空调给力。

    王家村距县城只有十几公里,跟吴家所在的村子挨着。

    二十分钟后中年人就把车开到了王家村。

    我们一下车后就被一些村民给围住了,其中一个看着有点像村长的人就质问那中年男人到底啥时候开工修水坝。

    看着那一脸激愤的人群我后退了几步,其实这也不怪他们激愤。

    眼看就是盛夏了,这段时间的水稻需要大量水,不然的话很容易枯死。

    中年男人显然对这种情况很有应付的办法,他直接把我师傅给拉出来了,对那些人说这就是他请来的大师,就是来看那事的。

    让我没想到的是那些村民好像认识我师傅,一见到是我师傅竟然纷纷跟他打招呼。

    我师傅也点了点头,对他们摆了摆手,然后说:“大伙放心,这事我一定尽力给大伙办好”

    一听我师傅这话,刚才那个村长模样的人就拍了拍胸脯说:“哎,我相信林大师,既然大师您都这么说了,那我们也信您,都散了吧!”

    他朝其它人挥了挥手,把人群给驱散开来。

    见人走的差不多了,他把我师傅拉到一边,问他知道不知道是咋回事。

    师傅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然后对我打了声招呼向着远处一个工地走去。

    那是在农田坳最上的一块地,周围都用一些简单的篱笆给围了起来。

    我跟师傅走进去后就闻到一股浓烈的臭味,有点像是腐肉发出来的。

    那个中年男人跟了过来,指着一处地方就对我们说那具长舌妇的尸体就是在那里发现的。

    我跟师傅走了过去,那里全是淤泥,而那股臭味就是从这些淤泥里散发出来的。

    师傅蹲下身子捏起一些淤泥放在鼻子前闻了闻,眉头一下皱了起来。

    我见他的样子有些好奇,就也捏了点闻了一下,差点没把我给熏死。

    这淤泥里到底藏着什么,怎么臭成这样?简直就是生化武器啊!

    但是师傅好像不想说话,绕着那发掘出尸体的地方走了三四圈,突然问那中年男人发掘出来的尸骨现在在哪里。

    那中年男人愣了一下,然后就对师傅说:“那尸骨不是村子里的,也没人认领,我就直接找人把它埋到村子里的后山了!”

    师傅就让那中年男人带他去看看。

    走了半小时,我们终于到了中年男人所说的那地方,那是一片坟地,四周零星立着一些坟包。

    而中年男人带着我们在一座新鲜坟包前停了下来,坟前还立了木牌子,上面写着无名氏。

    他看着那木牌可能是想到了自己这几个星期的经历,心里有些来气,上去就把那木牌一下给拔了出来,嘴里骂着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一把火把这尸骨给烧了。

    我师傅刚见他想拔木牌的时候就想阻止,但是还是晚了一步,看着他把那木牌给扔远后还在骂人就对他说不要乱来,死者为大。

    中年男人很愤怒,指着坟包骂了一句:“死者为大?可这货为老不尊啊,我给他棺材也弄了,碑也弄了,他竟然来磨我!”

    他越说越生气,抬脚就想朝坟包踢去。

    就在这时他也不知是脚下滑了还是怎么,突然整个身子就歪倒在地,朝着山下滚去。

    我见状不好,急忙去拦他,但是他滚的太快了,一下就滚到了山腰,直撞到一颗树才算停住。

    我连忙跑了过去将他扶起,此时这中年男人已经晕了。

    师傅朝那坟包鞠了几个躬,然后走到我面前沉着脸色让我把他快弄回村里去。

    我跟师傅把这中年男人给抬回了村里,师傅轻车路熟的找到了村长家,也就是开始跟师傅说话那人的家里。

    村长一见到我们抬着的中年男人脸色就大变,问他这是怎么回事。

    师傅就跟他说是摔的,让他去拿点跌打损伤药来。

    等村长拿来药后师傅从包里拿出了两根银针,在那中年人的脖子两侧扎了下去,扭了几下后又抽出来。

    等师傅做完之后那中年男人突然醒了过来,身子一翻,直接吐出一大口黄水,那气味就跟馊水一样。

    师傅给他簌了簌口后就让他躺床上先休息休息。

    这时村长又走了进来,对我师傅招了招手。

    师傅就让我在这里照顾他,然后自己跟着村长走了出去。

    我给他擦干净嘴后他又躺床上晕了过去,我实在有些受不了这味,就走出去透气。

    村长家是老式农村的大宅院,一出屋子我就听到村长跟师傅在堂屋说着什么。

    我侧耳仔细听了听,就听到村长说什么长舌女啊,祸害之类的。

    其中有一句话我听的特别清楚,他说的是那尸体必须得烧了!

    我还想听的再仔细点,但是突然院子外面响起一个声音,叫着村长。

    而村长跟我师傅说话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接着我就听到一个年轻人的声音说出事了,工地那又出事了!

    然后就是师傅他们出门的声音,我听着也有些索然,也想跟上去看看。

    回头看了一眼那中年人躺着的屋子,咬了咬牙,便也出了院子。

    我一直跟在师傅他们的后面,也没有追上去,一直到那工地我看到许多人围在那里。

    挤进人群后我竟然看到那泥里竟然开始冒水了,不停的冒黄水,而且那黄水还带着一股恶臭味。

我做殡葬业务的那些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英雄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英雄说)或者(dushu61),关注后回复 【我做殡葬业务的那些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我做殡葬业务的那些年

我做殡葬业务的那些年

  • 来源:浅悦
  • 时间:2019/6/25 5:43:49

一场普通的丧事,却让我卷入一团迷雾当中。死相离奇的吴铁子,燃尽寿命的吴达,一切的欺骗与谎言到底是为了什么?而这一切事情的背后又隐藏着怎样不可告人的秘密……欢迎收看女娲派作品----我做殡葬业务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