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乡村 > 情非得已:傅少,请指教 > 完本《情非得已:傅少,请指教》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完本《情非得已:傅少,请指教》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19/12/5 7:57:53来源:微小宝热度:

《情非得已:傅少,请指教》是一本乡村类型小说。全文讲述:天降大雨,怀柔附近的厂子又多,很多的客商也遇到了和我们一样的问题,所以,招待所里爆满,只剩下一个豪华套房,来住店的人,大...

情非得已:傅少,请指教

  我愣怔片刻,赶紧迎了上去,欢迎傅总的话说了很多,傅南衡眸光扫过我的脸,径自往车间走去。

  我是壁挂炉的主导设计者,我边走边给他讲解,当然,有一个疑问在我心中盘桓。

  “你想说什么?”傅南衡看了我一眼,问道。

  他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么?怎么知道我有话要说?

  “我想问为什么这次是您来了?”我和他正好站在车间的走廊里,就我们两个人。

  “哦?那你想让谁来?”他唇角上扬,问了一句。

  我尴尬地笑了笑,“我不是这个意思,一般来视察的人,很少有公司的老总,更何况是您了。”

  傅南衡没有答话,我跟着他继续往前走,心里砰砰地跳得厉害。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起来,我一看,是顾清辉,现在是工作时间,我本来不想接,可是手机固执地响个不停。

  “为什么不接?”傅南衡眸光扫过我,“是因为我在这里,初小姐不方便吗?”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听出来了傅南衡口气里揶揄的意思,所以,我接起了手机。

  我走到了靠近车间门口的地方,不过,车间很小,又是高级机械车间,几乎没有噪音,所以,我即使放低声音,傅南衡也能够听到。

  顾清辉问我为什么不声不响地走了,也不和他打一声招呼。

  我冷笑一声,懒得和他辩驳,说了一句,“顾清辉,咱们俩分手了就是分手了,没有那么多好说的。”

  转过身去,才看到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诧异地看着我。

  只有一个人背着身子,似乎是在认真地视察产品。

  是那个人。

  我自觉自己的行为有点儿冲动,尴尬地笑笑,又陪着傅南衡转了一圈。

  这时候,车间主任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说道,“不好了,不好了,外面下了大雨,环山高速泥石流滑坡,回城里的路堵住了,傅总,初设计师,你们今天回不去了!”

  真是要命了,我回去还一堆事儿呢。

  “那让车间的财务去招待所定两个房间。”我对车间主任说。

  工厂门外,就是环山高速,哪儿都去不了,方圆十里,只有一家招待所,是我们工厂的内部招待所,环境还过得去,就是不知道傅南衡住不住得习惯。

  “你去。”傅南衡发声,声音淡定如常。

  “嗯?”我愣了一下。

  “房间。你去定。”他又重申了一遍。

  不就是一间房吗?为什么让我去定?

  不过,甲方的命令就是圣旨,更何况是总裁傅南衡。

  我让车间主任先陪着傅总四处看看,自己去了招待所,刚才在车间里,我没有注意到,现在才发现,外面大雨倾盆,而且看样子,这雨准备打持久战,一时半刻停不下来,我返回去拿了一把伞。

  到了招待所才发现,往常冷冷清清的招待所现在一下子爆满了。

  天降大雨,怀柔附近的厂子又多,很多的客商也遇到了和我们一样的问题,所以,招待所里爆满,只剩下一个豪华套房,来住店的人,大部分都是临时被泥石流阻挡下来的,所以,都是凑活一晚上,这一间价格昂贵的豪华套房便空了下来。

  这方圆十公里只有这一个招待所,招待所里只有这一个房间,他住这里那我住哪?

  算了,我在车间里将就一晚上好了。

  我给傅南衡打了电话,让他过来了,把房间的钥匙送给他,我就准备走了。

  已经下午四点了,又下着大雨,十一月的天气,天色黑咕隆咚的,我抱着双臂,瑟瑟发抖。

  “你去哪?”他问。

  “整个招待所就还剩一个房间了,我去车间里凑活一晚上!”

  “回来。”他叫住我。

  “嗯?”搞不懂,我实在搞不懂。

  “你就是这样尽地主之宜的?”他冷冷地说道,手上擎着伞,站在招待所外的台阶上,身形俊朗,玉树临风,他一手插在兜里,在这个人迹稀少的郊外,显得好高贵。

  我抬头,他俯视。

  我看着他,听着哗哗的雨声,周围嘈杂的人群悉数散去。

  他目光犀利而睿智,一直穿越了我的灵魂深处。

  我心里有几分犹豫,那一晚的那个人,是他吗?

情非得已:傅少,请指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情非得已】 或 【傅少】 或 【请指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情非得已:傅少,请指教

情非得已:傅少,请指教

  • 来源:微小宝
  • 时间:2019/6/25 6:18:57

他是她的情非得已。第一夜,她进错了酒店,上了“傅总”的床。可是此“傅总”非彼“傅总”。他问她:“初小姐,睡错人的感觉如何?”她以为两个人不过是金风玉露的一夜,怎知道珠胎暗结。当时,他正坐在她的车上,恶心了一下。他问道,“我的?”“我吃虾过敏。”本来也觉得一夜怀孕的可能性不大,可是这种中大奖的几率竟然让她赶上了,她不想两个人日后有什么纠葛,说,“我会一个人把孩子打掉。”“那你就试试看!”给他出具了医院的证明——孩子已经打掉了,若不是他在医院里,他会把她的下巴捏掉。他不知道,在她躺在手术床上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