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家有娇妻,高门首席太霸道 > 家有娇妻,高门首席太霸道全文章节免费阅读第7章可是我偏就不喜欢

家有娇妻,高门首席太霸道全文章节免费阅读第7章可是我偏就不喜欢

发表时间:2019/11/20 9:50:22来源:快阅热度:

《家有娇妻,高门首席太霸道》是剧情极佳的现言风格小说,小说全文讲述:他仔细看她今晚的装扮,惹眼的是修长性感的腿在薄薄的纱裙上若隐若现,尽在他眼底。...

家有娇妻,高门首席太霸道

索诚然和陈馨香已经走了。

  苏瑞航喝得酩酊大醉,嘴巴开始乱讲话,让梦琳有点哭笑不得。

  苏瑞航哪会听她的劝阻,不顾一切的甩开梦琳的手,不允许她阻止,醉眼朦胧的盯着她。

  她最后还是没劝酒成功,就一个人喝闷酒,周风笙倒成了劝酒之人,本来按照周风笙的酒量他应该是这些人当中最喜欢喝酒。

  苏瑞航拿起酒瓶,醉醺醺的把酒杯倒过来放在桌上,剩余的酒液慢慢的流到桌上。

  禾梦琳看着那杯沿上的酒液,她也是喝得起劲了,任凭周风笙怎么阻止都不肯放下酒杯,即便周风笙的脸色都已经变了,她都已经醉得清醒不了,只是勾着嘴巴笑得傻傻的似的。

  周风笙心一横,伸手站起来夺过她手里的杯子,可是她的手掌紧箍着高脚杯,他用力一扯,她一不小心栽了个头,跌到在沙发上,他连忙放下杯子,板正她的身子,她的手指忽然贴在他的鼻子里,醉言醉语,“周董,说什么契约呢,不过是想夺我手中的股份,你这人就是精明,霸道,可是我偏就不喜欢,我是不是太不知道知足了?应该不是,是你,太,太贪心了。”

  “好,我贪心,不要喝了,乖。”他还未夺过她手里的杯子,她又继续喝。

  他忽然分不清她到底是醉后吐真言,还是没有喝醉,故意说这话给他听的。

  他仔细看她今晚的装扮,惹眼的是修长性感的腿在薄薄的纱裙上若隐若现,尽在他眼底。

  他正要狠狠的去夺她手里的杯,就见助手有点慌张的来找他,说是公司有急事。

  他倒忽然不忍心夺她手里的杯子,怕她因为醉酒忽然哭了,否则她会哭得梨花带雨,他可受不了。

  周风笙忽然有点事就回公司了,等他回来,这两人都喝醉了,他让助手把苏瑞航送到酒店客房里。

  他自己把禾梦琳送到半海去。

  “连嫂,来帮帮忙。”刚到铁门前,周风笙就抱起梦琳,让连嫂帮忙拿一下梦琳的东西。

  “先生,太太怎么喝得那么醉。”

  “我真是拿她没办法,劝都劝不到,刚刚公司有急事,我回去一趟,结果两个人都真喝醉了。”

  连嫂给她盖好被子,哀叹,“太太就是命不好。”

  “我受过的苦,我不想让她也像我一样去受那些苦。我去给她弄点醒酒汤。”

  “先生,不是我多管你们的事,我觉得太太可能想重返学校,要不有时间你问问她的意思,你也知道她以前穷得萧然的医药费都交不起,怎么可能还会。。。。。。”

  周风笙觉得连嫂说得对,他是该问问她的想法。

  “先生,要不我去给她煮点醒酒汤吧,顺便给她弄点洗脸水。”连嫂很不放心,很怕梦琳还是因为萧然和她父亲的去世没想开。

  她不知道梦琳早在他们两个去世的时候就决定几年后尾随他们而去。

  “好的,你去吧。”他坐在床边,掖好被子,把她的额头的发丝撩到耳根后,用纸巾轻轻擦了擦她的嘴巴,把刺眼的白色灯光关了,开了一盏光线不够亮却是带着五颜六色的灯光,那些光影交错的五彩灯照映在她的娇美面容上,显得特别好看。

  连嫂转过头看了他们两个一眼,她承认梦琳的面容是好看,可是锦城的还有像她一样漂亮的女人,甚至有比她长得更漂亮的女人,他却偏偏选中她,这真不知是孽缘还是甜蜜美满。

  也许对于梦琳来说都已经无关紧要,因为没有萧然的存在。

  连嫂轻轻关上门,本意还是希望他们俩能多沟通沟通,早日让梦琳的日子不要过得那么孤单,两人一旦有很好的沟通了,对于拯救这样危险平淡的婚姻来说还是有一点用处的。

  周风笙看着门关上了,他静静打量着她的装扮,如果今晚不是苏瑞航的生日,大概她也不会去。

  苏瑞航的个性他虽然懂,可是今晚的一切却又似像安排,刻意安排她能见到陈馨香他们,刻意让他自己有机会见到禾梦琳,可是看今晚苏瑞航没有对梦琳怎样,他倒是觉得这一切就是太过巧合了。

 

家有娇妻,高门首席太霸道》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家有娇妻】 或 【高门首席太霸道】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家有娇妻,高门首席太霸道

家有娇妻,高门首席太霸道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6/17 21:16:17

那一年,萧然的去世让禾梦琳绝望悲伤。那个夏天,她嫁给华然集团董事长周风笙,打着联姻的幌子,各怀目的。 他是32岁的商贾大亨,她是二十六岁的千金大小姐,他表面温润如玉,微笑的时候可以很撩人,不笑的时候很骇人。 他视她为情人,她避蛇蝎般避开他。 终有一天,她忍无可忍,对他怒吼,“周风笙,我说过多少遍了,我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 他双手撑在浴室墙壁里,眼神阴厉肆意的在她身上游走,任着花洒洒水将两人淋湿,“我什么时候敷衍过你了,对你,我从来就是认认真真的碰。” 她脸一红,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