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 > 凤凰浴火,至尊美色天下 > 凤凰浴火,至尊美色天下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凤凰浴火,至尊美色天下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发表时间:2019/10/23 16:51:42来源:快阅热度:

《凤凰浴火,至尊美色天下》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古言风格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梦雅蕴,你好大的胆子。身为煜王侧妃,居然直视三皇子,久久不能回神,莫非,这几月的规矩都白学了不成。”这句话自然是凤仪天...

凤凰浴火,至尊美色天下

之后的几个月,梦雅蕴的小日子倒是过得不错。当然,若是少了煜王妃时不时地刷存在感就更好了。什么,楚三爷经常出没煜王府?那关她什么事,每次都是找自己的,目的性这么明确,煜王爷还抓不住,怪她咯!

 

  弈风国自开国以来,重视农业,减免税收,开张圣听,任人唯贤。是以,几百年后,弈风国一片繁荣昌盛,国泰民安。自先皇时,早朝常无事可报,于是改三日一朝为五日一朝。

 

  这天便是上朝的日子。在京留职五品以上官员,分文、武两队,依次从衍文门、衍武门进,入太和殿,立于左、右两侧。

 

  不多时,乐起,逸暮祁受众宫人拥护而来。待逸祁坐于龙椅之上,德公公上前一步,手挥浮尘,高声道:“上朝。”

 

  百官闻言依次序站在殿中,行跪拜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逸祁面上怒色还未平息,冷声道:“诸卿平身,坐。”

 

  “谢陛下。”百官闻言心中一个咯噔,暗道:陛下看来今日心情欠佳,不好的事还是过两天单独面圣的好。同时,亦小心翼翼地起身,落座。生怕声响大了,惹怒君王,以受牵连。

 

  逸祁见状,怒气更大,语气中不由得也带上了一丝:“明年春,执暮山庄举办喜宴,众位爱卿以为可要派人前往?”

 

  “这……”一众人一时间更是惶恐,再加上实在摸不准皇帝陛下的心思,皆是左看右看,左推右推,不愿轻易开口。

 

  “哼,你看你们,整天就知道互相推却,朕养你们何用。”逸祁气的不清,甩袖便大步离去。德公公只得匆匆地叫了声“退朝”,便追了出去。

 

  “微臣罪该万死,望陛下恕罪。”

 

  “吾皇万岁、万岁、万岁。”

 

  等逸祁的身影彻底消失,众人才陆续起身,相约向宫门走去,同时,小心的谈论这件事。这时候,党派的区分就很明显了。煜王一派,九皇子一派,中立一派。

 

  至于三皇子,母妃身份低下,又是个没背景的。自己也不争气,不得逸祁欢喜,至今还在被逸祁忽略的边缘,处境十分尴尬。这样的他,哪有资格争夺皇位。

 

  是夜,朝堂的火气依旧没有平息,便是逸祁平日最宠爱的泠妃都不能使其开怀。

 

  “陛下,是出什么事了么?”终于,在逸祁又一次走神之际,泠妃揉着他的太阳穴,开口关切道。

 

  逸暮祁闭着眼,享受着爱妃的服务,不在意地回复:“是朝堂上的一些破事。”

 

  “陛下,臣妾知后宫不得干政。”泠妃走到逸祁面前跪下,头微垂,双手交叠放置膝上,“但是,实在不忍心陛下独自烦恼,陛下可否告诉臣妾,臣妾也好为陛下分忧解愁。”

 

  “爱妃请起,这本就不是什么大事,告诉你倒也无妨。”逸祁忙扶起她,泠妃见状顺从着起身。

 

  原来,这事的起因居然是:今天早上逸祁醒来后便发现一份大红请帖大刺刺地放在床头,正金色的“请柬”二字在烛火的映射下分外闪亮。本来就不爽请柬主人无视圣颜,在看到落款是执暮山庄的时候,已经是怒火滔天了。

 

  再加上,这群大臣推脱一番的作为,让逸祁更加生气,直接爆发了。说到底,他们,也不过是迁怒罢了。

 

  几日后,暂时敲定了二月十九派人前往,由一位皇子带队,于是,又不受宠,娘家又没势力的三皇子逸璟墨便成了首要人选。

 

  而,另一件事情,更是刷新了大家对煜王爷的受宠程度认知。无它,只因为,这次春旦盛宴,在发生梦雅蕴事件后,还是一如往常交给煜王举办。更让人吃惊的是,陛下点明想见识见识把他最喜爱的儿子迷得神魂,颠倒的人究竟是何方妖孽。

 

  这岂不是默认了梦雅蕴侧妃的身份。

 

  于是,在四个月后的宴席上,逸璟墨初次见到了梦雅蕴。她一身红色衣裙,使她胜雪的肌肤更加白皙细腻,少了几分宫装繁复华贵,多了几分江湖人的简易清爽。青山黛眉下是一双灿若星辰的丹凤眼。

 

  嗯?丹凤眼?逸璟墨眯了眯眼,仔仔细细地再打量了几眼梦雅蕴,片刻后,收回视线,就着手中的酒杯轻抿一口,眼中已是一片了然。

 

  呵,怪不得,怪不得呀!怪不得逸染尘不管不顾也要迎她进门,这七分的相似度,确实足以让他这位情深义重的七弟叛逆了。

 

  目光一转,落到逸染尘的另一侧,煜王妃端坐在座位上,身着桃红宫装,以同色银丝镶边腰带束之,头梳垂云鬓,簪上点翠流蝶步摇,手挽紫雾披帛,端的是秀丽端庄。头微垂,使逸璟墨看不清楚她的神色。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泠妃娘娘驾到。”随着德公公的高呼声,逸祁在众人的用户下走了过来。在他右侧的是他的正宫皇后,左侧的则是宠妾泠妃。

 

  “恭迎陛下,皇后娘娘,泠妃娘娘。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众卿平身,不必拘谨......”逸祁摆了摆手,坐在座位上。在他右侧坐下的是皇后,左下方的却是泠妃。其他人的座位从更下一列开始,左右两排对称,中间隔了10米左右的距离。大致按照官员等级安排座位。当然,除了一位,正是逸璟墨。

 

  逸璟墨对于这安排也不在意,或许早已习惯。随众人一同谢恩起身,含笑着站在座位旁。

 

  逸染尘伸手扶起梦雅蕴,随意一瞥,便看到了那位谪仙般的人儿又是站在对面的角落里,不由得嗤笑一声。见梦雅蕴投来疑惑的目光,逸染尘摇了摇头,并不打算回答。

 

  梦雅蕴沿着他的视线望去,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下,却是变了脸色。师父?师父怎么会在这里?不,不对,他不是。他怎么可能是师父呢。

 

  那么,这人是谁?想到此处,梦雅蕴调动这记忆中的人物,一丝灵光闪过。唔,对了,好想便是那位“谪仙”三皇子,看画像时倒不怎么觉得,没想到真人竟是这般的、神似。

 

  “梦雅蕴,你好大的胆子。身为煜王侧妃,居然直视三皇子,久久不能回神,莫非,这几月的规矩都白学了不成。”这句话自然是凤仪天下的皇后娘娘说的。她身着凤袍,头戴凤冠,手挽芙蓉披帛,雍容华贵。只是这言辞嘛,实在是刻薄了些。

 

  “娘娘息怒,雅蕴自小在民间长大,从未受过什么规矩,倒是在醉雨轩学过一些。然,而醉雨轩的规矩自然是……”梦雅蕴掩嘴轻笑,一字一顿地吐出,“难登大雅之堂的。”

 

  “哼,好伶俐的一张嘴,怪不得能勾得弃俗忤逆陛下。只是,下贱东西依旧是下贱东西,就算成了王府侧妃,也长进不到哪去。来人,把她带下去,既然不清楚皇家规矩,就好好管教管教,免得日后失了皇家威仪。”

 

  皇后冷笑一声,丝毫不为梦雅蕴言辞所影响,唤出宫人便要动手。梦雅蕴也不挣扎,任由宫人将她带走。

 

  “皇后娘娘,梦雅蕴能得你管教实在是她的福分,只是,今日乃皇家盛宴,实在不宜动手,要不然过几天臣妾亲自带她像娘娘赔罪,娘娘意下如何。”泠妃不急不缓地喝了一口茶,待梦雅蕴被带走,身形彻底看不到时,才慢悠悠地开口。

 

  “既然泠妃开口,本宫自然是会给妹妹一个面子的。这便饶过她这一次。”皇后撇了她一眼,似笑非笑地开口说道。

 

  “如此,臣妾谢过姐姐了。”

 

  “好了好了,都是做娘的人了,还和小辈一般计较,也不嫌懆得慌。”逸祁笑着开口起身,拉着两人一左一右地坐下。这件事也因为逸祁开口画上句号。

 

  逸璟墨眼中闪过一丝玩味,全程,逸染尘这个情种居然没有半分作为,有趣,实在有趣!

 

  于是春旦盛宴正式回归正途,吟诗、品酒、赏乐。只是,因方才之事,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倒是没人放得开。

 

  “春旦盛宴一年才有一次,机会实属难得,宛月抛砖引玉,作诗一首,还望诸位不吝赐教。‘天除旧岁人换符,春意俨然物始苏。总为青云能蔽月,缤纷烟火满皇都。’”一道娇俏的声音突然开口,将众人的目光引了过去。

 

  此女乃是逸染尘的妹妹,逸宛月,年芳14,自去年才从护国寺接回,参加了赏菊会后,才名传遍京都。更是与工部侍郎之女秋瑟琴一见如故,相逢恨晚,结为闺中知己。

 

  “好,宛月公主大才。”

 

  “是啊,是啊。”众人纷纷附和。倒也不是这诗好到哪里去了,就凭着她当今皇帝唯一的公主一身份,便不能使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得到另类的声音。更何况,她还是最有可能继位的煜王的胞妹。

 

  梦雅蕴回到座位上,刚好听到了这首诗。满怀兴趣地望了过去,入眼的女子优雅大方,嘴角、眼中都似乎含有笑容。让人免不了心生好感,这位公主在护国寺将养了进十年,也能养成这样,着实厉害。

 

凤凰浴火,至尊美色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凤凰浴火】 或 【至尊美色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浴火,至尊美色天下

凤凰浴火,至尊美色天下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6/18 17:51:18

一朝穿越,几经生死,最后竟没了她的容身之所。 没有容身之所?太好了。 “美人,到本王这里来。” “惜舞,过来,朕可护你一世周全。” ……来个鬼啊,就是因为你们两个我才没了容身之所好吗? 君家灭门之冤,一朝昭雪。只是,身后那位,能否离本座远点,毕竟智商太低,可是会传染的。 何为爱,何为恨?这偷来的时光又该如何相守?不外乎春宵苦短,君王不朝,舍江山而寻美人。 “呐,惜舞,最后你还是落到了我的怀中。”某人很是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