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豪门 > 娇妻诱人,总裁起不来 > 娇妻诱人,总裁起不来无弹窗_娇妻诱人,总裁起不来最新章节

娇妻诱人,总裁起不来无弹窗_娇妻诱人,总裁起不来最新章节

发表时间:2020/7/16 21:56:31来源:有书阁热度:

《娇妻诱人,总裁起不来》是一本豪门风格的小说,精彩阅读:韩子城不意外的笑了笑,还对着蓝微微说:“苏家三少爷好像腿脚不太方便,你跟他结婚肯定要辛苦你了,但我祝你幸福。”...

娇妻诱人,总裁起不来

苏慕白盯着她的背影,紧紧抓在扶手上的手指越发收紧,甚至能在静谧之中听见那细微的咯吱声音。

“哎呦,你就这么气走了弟妹,联姻岂不是就是告吹了?”苏慕凉走过来,奚落嘲讽道,“昨天她不是还坚定不移的说要嫁给你吗!怎么今天就反悔了?难不成是嫌弃你双腿残疾,又不能人道,填补不了她空虚?”

苏慕白冷眸锐利的看向苏慕州,那一眼像是忽而扒鞘出剑的利刃,看得苏慕凉背脊一寒,竟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收回视线,苏慕白一眼不发的推着轮椅离开了苏家。

一上车,他便开口只说:“找到她,跟上。”

周向连忙应是,车子很快启动,在距离苏家不远的公路上,见到了正在路口拦出租车的蓝微微。

这会正是上班高峰期,她接连拦了好几辆车子都没有停下。

苏慕白就沉默的隔着车窗玻璃看着她,冷硬的脸上终于慢慢露出几分受伤和迷茫。

周向从后视镜里看着,忍不住小声开口:“少爷,你为什么不跟蓝小姐说实话?”

昨晚的事情,苏建华不是苏慕白过去叫的,而是苏慕凉特地叫过来的。

还有,在两年前,苏慕白被兄长算计,残疾的双腿还没有愈合,被困在北方雪地里,就要冻死的时候。

是她恰好经过救了他,抱着他,用自己的体温给苏慕白暖了过来……

也是在按个时候,苏慕白就对那个给了他温暖、将他从死亡边境线上拉了回来的女人一见倾心。

这其中不是什么卑微的利用,恶劣的算计,只是因为他想要付出自己纯挚真心。甚至,想让她相信他!

苏慕白没有回答,看着蓝微微终于叫到了出租车,便示意让周向跟上。

周向无奈叹了一口气,默默发动了汽车。

蓝微微去了韩子城的公寓里,她现在能想到的唯一能去的地方,只有这里了。

按响了门铃,蓝微微等了好一阵,才听见里面传来拨动锁扣的声音。

还未见到韩子城人,她脸上就已经带上了笑,“子……”

开门的,却不是韩子城,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蓝培培。

这时候的蓝培培只穿着浴衣,披着长发湿淋淋的,显然是刚洗了澡。她双手环胸,挑衅又自信地看着蓝微微:“你来干嘛?!”

蓝微微怔楞着,心里的震惊让她说不出话来。

“是谁啊?”韩子城开口问着,蓝微微听见了他的脚步声,正在步步逼近走过来,就好像自己复杂的心跳声。

这时,蓝微微的心脏一阵收紧,往后退了一步,不想看见韩子城。

但韩子城的脸,还是在下一秒露了出来,同样穿着浴衣、湿着头发。

“微微,你怎么来了?”韩子城诧异的看着蓝微微,又看了一眼蓝培培,一阵尴尬,“对了,我跟培培……”

“我们在一起了,我昨天就告诉她了。”

蓝培培接过话,伸手亲密的挽住韩子城的手臂,笑道,“你可别担心微微伤心,她也是要结婚了的人。而且还是跟苏家三少爷,苏慕白。”

韩子城不意外的笑了笑,还对着蓝微微说:“苏家三少爷好像腿脚不太方便,你跟他结婚肯定要辛苦你了,但我祝你幸福。”

听见这句话,蓝微微心里一阵发凉,忍了半响,还是没能忍住开口:“子城,你为什么跟培培在一起,你明明还没有跟我分手……”

“你说什么呢微微,我跟你什么时候在一起过?那些开玩笑的话,你以后就别说了,也别当真。”

韩子城温柔的笑着说,和往常一样,自认得很,

轻飘飘的一句,就把蓝微微过去数年的仰慕全部击碎。

这时候,她胸口一疼,后面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就先听见蓝培培得意的话语:“行了,爸妈等你回去商量结婚的事情呢。我和子城还有事情要做!”

说完,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蓝微微看着面前紧闭的门,浑身发凉,一刹那竟然有一种心如死灰的错觉,转过身,她脚步踉跄了的离开了公寓楼。

娇妻诱人,总裁起不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娇妻诱人】 或 【总裁起不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娇妻诱人,总裁起不来

娇妻诱人,总裁起不来

  • 来源:有书阁
  • 时间:2019/6/18 8:19:48

她是蓝家最不受宠的千金,任何场合,她都是最不起眼的存在,即便如此,她依然尽自己所能让身边的人快乐。他是苏家三少爷,为了复仇和得到苏家的财产,一直卧薪尝胆,唯独对她想要保护,却双腿残疾,刻意隐瞒了爱意……意外怀孕,又被迫打胎,他恨她入骨:“蓝微微,你真狠,你为了跟我离婚,竟然能打掉自己的亲骨肉,你不配当母亲!”她忍着心痛,笑的冷冽刺骨:“苏慕白,你爱着别的女人,我放你自由,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