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青春 > 深拥情话梦一场 > 深拥情话梦一场全文目录阅读第7章《深拥情话梦一场》

深拥情话梦一场全文目录阅读第7章《深拥情话梦一场》

发表时间:2019/12/6 16:38:34来源:微阅云热度:

《深拥情话梦一场》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青春类型的小说。精彩阅读:阮清尘明明已经狼狈至极了,但是一张苍白的脸蛋却仍旧可以看出一股子妖艳的美感。...

深拥情话梦一场

  段四跟着陆笙一同下车,看到眼前的画面,上前问道:“陆少,这咱们要不要管?”

  陆笙目光冷淡,从那道已经开始颤抖的身影上面划过。

  阮清尘明明已经狼狈至极了,但是一张苍白的脸蛋却仍旧可以看出一股子妖艳的美感。

  她是天生的明星。

  “不用了,本来就只是一场交易,名义上的结婚而已。我没有义务为一个本来应该蹲监狱的女人一次次出头。”

  陆笙今天来,不过是为了下午的试戏而已。

  这次的剧本,对他来说很重要,因为出自一个十分重要的人之手。

  他要替她完成她的梦想。

  啪!

  就在陆笙目不斜视从现场经过准备直接去后面时,一个响亮的巴掌甩在了阮清尘的脸上,这原本是剧本之中没有的。

  而挨了巴掌的阮清尘却仍旧愣都没愣一下,按照剧本再度跳进了湖水之中。

  这一次,阮清尘有些体力不支,喝了几口水,小腿也开始抽筋。

  作为经纪人的宋姐早就看不下去了,连忙喊到:“导演,这样下去会出人命的!”

  虽然阮天然连连道歉解释说是因为自己太入戏了情绪激动,但是因为看阮清尘的状态实在不好,便还是松口让阮清尘先去休息。

  陆笙的余光中,阮清尘在宋姐的搀扶之下去休息,颤抖的身影单薄却美丽。

  “段四。”

  “陆少您说。”

  “试了这么多遍都试不好一段戏,看来阮天然不太适合这部戏。”

  段四虽说微微一愣,有些奇怪陆少这是在干什么,但还是连忙点了点头:“是,陆少,我明白了。”

  而另一边,裹着毛巾的阮清尘瑟瑟发抖,冲着宋姐问道:“宋姐,刚刚的那些你都拍下来了么?”

  “当然了!我都快看不下去了,这个阮天然太过分了!不过,清尘,你拍下这个来干什么?”

  混身湿透的阮清尘拿过手机,看着屏幕上阮天然故意出错的模样,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宋姐,你说,我来当这部剧的女主角怎么样?”

  “什么?我落选了?”阮天然不可置信地望着导演。

  导演点点头,望着双瞳放大的女人,弹了弹烟灰,“不好意思,你可以走了。”

  “为什么!?”阮天然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好不容易挤走了苏千瑶,以为自己就要红了,没想到却被导演临时撤档,身旁的工作人员都在嘲笑,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你问你自己啊,你做了什么事。”导演哼了一声,想起刚刚出品人对自己说话的神情,心中就一阵发虚。

  陆少的女人也敢欺负?这个人怕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阮天然本想争辩,可是一众导演都把她拒之门外,她望了眼进更衣室换衣服的阮清尘,眼底冒起了一层仇恨的火焰。

  既然自己没入选,那么这个女人也别想好过。

  “让开,放我进去!”阮天然瞪着守在门口的宋姐,扬声道。

  宋姐把她挡在门外,回想之前她欺负清尘的情景,就气打不出来,义正言辞地说:“你姐她正在换衣服,你待会儿再进来吧。”

  “呵,这个更衣室是她一个人专属的吗?我也是演员,我也要换衣服。”阮天然撇开宋姐的手,硬要闯进去。

  宋姐挡住把手,冷冷道:“不行,你稍等,她跳进河里十几次,你是想冻死她吗?”

  “哟,你这样说,意思是怪我?我这是敬业好吗,试戏要是不努力的话,难道要跟姐姐一样,一辈子演女三吗?再说了,这才是女三,姐姐架子就这么大了,这要是成女一了,还不得把我们这些小角色欺负成什么样。”

  “你不要血口喷人。”宋姐眼看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周围也有旁观者窃窃私语,脸沉了沉,“她马上就要出来,旁边还有一个房间,你可以去那。”

  阮天然见围观群众越来越多,心中更加得意,声音提高几分,“我就不!之前我就在这个更衣间换的衣服,凭什么叫我去那,我包都在里面。”

  围观的化妆师们见状,心中猜到她是有意刁难了,阮天然之前分明是在另一个房间化妆,却硬要说这个。

  但他们都是浸淫娱乐圈多年的人,懂得察言观色,便只当个笑话来看。

  “是吗?妹妹你包在哪啊,姐姐我帮你找找。”阮清尘穿着一身白色小袄,黑色紧身裙,打开了门,双手抱胸地斜睨着眼前的人。

深拥情话梦一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深拥情话梦一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深拥情话梦一场

深拥情话梦一场

  • 来源:微阅云
  • 时间:2019/6/25 18:32:55

“阮清尘,你不会真以为爬了我的床,就可以不用坐牢吧?”白色的床单上印着一片殷红。陆笙的未婚妻被撞成植物人,而她,不过是临时被父母推出来给妹妹阮天然顶罪的替罪羊。“要是被您未婚妻知道您昨夜卖力耕耘的模样,只怕植物人都能气得活过来。”她放手一搏,利用陆笙软肋做交易,他承诺护她周全。她在他的庇护下逐渐沦陷,却在他未婚妻苏醒之际,发现自己怀孕……她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