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最后的献给你 > 最后的献给你第1章暮启

最后的献给你第1章暮启

发表时间:2019/7/18 16:40:25来源:有书阁热度:

《最后的献给你》是一本剧情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小男孩儿看了看天花板,沉默了一分钟左右,眉头稍微皱了皱,似乎是有点儿头疼的样子,抬起左手放在了头上。这时候王妈端着一个白...

最后的献给你

落木萧萧,夜色漆漆,道路上稀疏的人群来往不定,仓促的脚步没有一丝逗留的意愿。路灯坏掉了几个,好在都是隔着一两个才会有一个暗着的,但这样也使得本来就不是明亮的街道,变得更加昏沉。

而这条路似乎也不太好走,坑坑洼洼的凹槽让赶路的人说了不知道多少句抱怨政府的话。

“该死的,就知道修路修路,修到现在还是这幅混样!这些吃官粮都属乌龟的,遇到事情就缩头,办起事情来就爬!哎哟......”说着,这个眉头紧缩的人匆忙赶路,却是一个趔趄踩进了不大不小的坑里。

“开走吧,看着样子估计要下雨了。”

阵阵风掠过,撩拨着枝头簇簇微黄的叶,不久便听见“嗒”的一声,第一滴雨凌乱夜路赶家人的脚步。

片刻,雨势渐大,风声呼啸,也不似方才撩拨树枝的那股劲儿,摧枯拉朽的气势伴随着呼呼声响让这个夜晚变得不再安宁。

“嗨,小家伙!天这么晚,雨下这么大,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啊?”一个好心的中年男人举着衣服眯着眼睛,对着一个小男孩问道。

可是雨越下越大,全身上下已经淋湿透了,本该一刻不停的赶回家,偏生遇见这么一个小男孩在这大雨里面漫步。这个时间,小孩子都应该已经在床上,在父母身边安心的入梦,甜甜的睡觉了。

看着小男孩依旧往前走,中年男人也没多想,或许归心似箭,雨势太急,小男孩也没有反应,心想他的家就在前面吧,便没有过多的询问,赶忙的消失在了夜雨之中。

小男孩依旧走着,风狂乱,雨滂沱,灯光昏暗,看不清他的容貌,身高来估算约莫五六岁的样子,很是瘦弱,穿着灰褐色的上衣和黑色的裤子,还有一双深蓝色的布鞋,只不过在被雨侵略之后夜色的笼罩下,看不出有什么明显的区别。

过了一会儿,小男孩开始狂奔了起来,尽管小小的身体跑不了多快,可是他似乎用尽了全力在跑,跑不动了就停下来慢慢走着,一点儿也不在乎雨势多大多小。如果这儿的灯光可以更明亮点,会发现小男孩脖子还有脸上都有着淡淡的红色痕迹,脖子上三条,左脸蛋一条。眼神里充斥着的,是冷漠和恐惧,就像是一个刚被责罚过,还被训教不许出声,不许哭,否则迎接他的便是更深层的教导。

不知道他走了多久,跑了多久,雨是一直没有停过,或大或小,风也如此。小男孩就像一片零落的叶子,在经过一段旅途后,终于停止了脚步。缓缓地,他倒了下去,而这个时刻,街上已经没有人了。那些上班族也已经都回到了家中,不会再有其他人经过,夜色也遮掩了并不是很明显的他。

东方鱼肚,勤快的人们已经开始了新的一天。

吱呀一声,开门的是一个二十五岁左右的女人,盘起来的头发束在后脑勺,部分刘海湿漉着垂在脸庞,淡淡的微笑,闭着眼深深享受了一下雨后清晨的空气,模样倒很是清秀,不施粉黛更是丢掉了一副都市女子的娇气。身穿衣着也很简朴整洁,银灰色的上衣和淡灰色的长裤,别致清雅。

女子转身关门的瞬间,眼角余光却是瞥到门院右边水泥阶梯旁蜷缩着一个黑色的阴影,迈开脚步一看,本是温馨的容颜瞬间变色。三两步跨下阶梯,直接将这蜷缩着的小男孩抱进了院子。

干净的衣服变得污水斑驳,女子急忙把小男孩放在一张简单的床铺上,一边帮他脱去又脏又湿的衣服,一边叫着:“王妈,去打一盆热水来,拿一条毛巾,还有温度计。”焦急的神色,口吻却不见得紊乱,只不过眉头微敛。

片刻,被唤作王妈的阿姨捧来一盆热水,一条红白相间的毛巾半垂在盆边,焦急的问:“晓晴啊,这个孩子怎么来的啊?温度计在我口袋里。”

晓晴把毛巾放在热水里泡湿拧干,帮着小男孩擦拭着身子,一边摇头说:“不知道,我刚开门就看见他蜷缩在门口水泥梯旁边。”很麻利的擦干了小男孩的身子,便给他盖上被子,王妈递过温度计,晓晴放到男孩的胳肢窝,又摸摸头,叹了口气说:“看样子烧得挺高的,退烧药还有吗?”

王妈点了点头,便去拿。

晓晴坐在床铺旁边,低眉若有所思。

“这是哪儿?”

晓晴转过头来,看见一脸茫然的小男孩,脸上愁色一扫而去,关切的说:“乖,躺着别动,这儿是秋叶院。”

小男孩很是听话的停止了想要起身的欲望,然后发现胳肢窝下面有东西,带稚嫩的声音问:“是温度计吗?”

“嗯。”晓晴温和一笑,随即便问,“你叫什么名字?多大啦?”

小男孩儿看了看天花板,沉默了一分钟左右,眉头稍微皱了皱,似乎是有点儿头疼的样子,抬起左手放在了头上。这时候王妈端着一个白瓷碗,手里拿着一版药过来,晓晴欣然一笑说:“先吃药吧,你烧得挺厉害的。”

晓晴取出温度计,看了下双肩似乎看起来比刚才低了些,浅浅笑着说:“还好不是很高,三十八度五,低烧。估计是我手太凉了,深秋早晚的气温不高。”

王妈也笑了笑说:“这娃倒是长得挺讨人喜欢的。”

二人相顾的看了一眼,带过微笑,却是各自在心里叹息了一下,脸上却是不露声色,关于小男孩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却是不想提,而和那个“家”的关于,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尽管她们已经看过很多的小孩子被问到类似的问题便是闪烁着泪光,那水灵的眼睛,让人怜爱的小脸,总是会触及内心的柔软处。而有些孩子,更是封闭了那一块儿的记忆,不愿意再次提起或者记取。

如果从没有记忆的时候开始,或许是比较能够接受接下来的生活,因为那样的小孩儿没有享受过原本应该有的温热,也就不会开始有所反差的生活;而那些已经有过独自记忆的孩子,那就会在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无论是曾今的美好,抑或黑暗的过去。

在帮小男孩擦拭身子的时候,晓晴是看到了他身上或新或旧的伤痕,所以当王妈和她看到这些时,都心知肚明的藏下了应该询问的话语。晓晴帮他将被子扯扯好,温柔道:“你先休息吧,睡一觉要是没有退烧的话我带你去医院,乖。”

说着便跟王妈一起往门外走,转身各自叹了口气,却听到小男孩说:“我叫凉霄,六岁。”

最后的献给你

最后的献给你

  • 来源:有书阁
  • 时间:2019/7/18 16:40:23

落木萧萧,夜色漆漆,道路上稀疏的人群来往不定,仓促的脚步没有一丝逗留的意愿。路灯坏掉了几个,好在都是隔着一两个才会有一个暗着的,但这样也使得本来就不是明亮的街道,变得更加昏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