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狐缘 > 狐缘_狐缘在线阅读

狐缘_狐缘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19/6/27 14:53:13来源:快阅热度:

《狐缘》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全文讲述:漓瑾仿佛也为其所染,红了眼眶。这些天,她的心里又何尝不是悲喜交加,辗转难眠。那个人,是值得托付一生的。但是这片土地和这个...

狐缘

已是寒冬。沧叶原也被笼罩在一片绵密的白色之中。一行队伍,便如影子般从尽头渐渐被拉出来。

  视线穿越冰雪,骤然拉近。一个穿着黑色甲胄的少年傲然立于良驹之上,眼神锐利如鹰,盯着前方,仿佛可以穿越这密集的风雪,看到他所期盼的所在。而那眼神里,已然有了睥睨尘世的傲气。别在腰间的剑,即便为剑鞘所封,依然透露出微微蓝光。坠落的雪片到了那,也会为之一滞,绕道而落。

  这时,走在队伍最前端的人忽然折返,来到少年马前单膝跪地,满眼的恭谨之色,声语亦是如此:"禀世子,穿越前方的沧叶原,便可抵达翼国边境。我们再取道东南,就可抵达其国都云墨。"

  少年依然望着前方,不发一言。静默一阵子后,轻轻地挥了挥手。跪地之人立刻亮声回答:"是,属下明白。"随即,站起身朝后面大喊:"大家一刻不得懈怠,加快速度,尽早穿越这荒原!"

  "是!"尽管气候恶劣,旅途艰难,后面依然传来了整齐而浑厚的回答,连方圆几里的雪花也为之一震。那人不再言语,朝少年躬身行礼之后就重新回到队伍前端,继续前行,并不断打量着四周。

  这也无怪他的草木皆兵,这沧叶原一望无际,风云变幻。若是在中途遭遇准备充足的伏击,孤立无援,必然腹背受敌,凶险异常。尽管此次世子带的皆是精兵锐器,依然不能有丝毫懈怠。不然,为和亲所作的准备,将全部付诸东流,也将招致战祸四起的恶果。

  而那马上傲然端坐的少年,便是如今胤国二世子,苍惑。此次他带着丰厚的聘礼,便是亲自迎娶自己的未婚妻,翼国的小公主,漓瑾,以表胤国与翼国永世交好的诚意。

  在这乱世之中,翼国以其雄厚的财富惊人的兵力横扫整个东陆。平齐国,灭越国,渡齐怒江而去,统一南疆各部,横扫帕米拉高原,势如破竹,锐不可当。仅十年时间,翼国便成为东陆第一大国,无人能出其右。

  而就在这时,有"西陆霸王"之称的胤国忽然提出了和亲。这一消息,让许多苟延残喘的小国更是惊恐不已,对这和亲背后的深意纷纷揣测。所以和亲队伍一路下来,也遭遇诸多困难。

  经历那些撕杀,苍惑却依然是一脸漠然。那双琥珀色如晶石的深瞳,在这寒冬里也流转出一层冷光。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有偶尔一见沧桑之感的面容上闪过一丝变幻,才隐约地透露着他挣扎的思绪。

  那个人,在等着他......可是......少年的脸上第一次有了踌躇之色,但依然没有停顿,继续前行。

  队伍的身影渐渐模糊,最终没入了风雪深处。

  云墨,锦鸾殿。

  大理石铺就的地面,光可鉴人。八宝麒麟烛灯火盈明。四脚笱云香炉雕着楼空金花,冰婵香燃起袅袅淡蓝香意。大殿中央镶金嵌玉的龙椅上,端然坐着一个人。他的手,随意地搭放在神色狰狞的金色龙头上。

  虽已是苍老之色,但那一双眼睛却是清明深邃,锐利之色已被隐敛在瞳孔深处,却更是一种运筹帷幄的浑然大气。没有睥睨的桀骜,却是一种深难可测的城府与心机。

  殿下,惊麟单膝跪着,恭敬道:"回皇上,苍惑世子一行已进入沧叶原,还有三天时间便可抵达云墨。"座上之人略微沉吟,道:"好,那你继续跟着,见机行事。"

  "是。"话音刚落,惊麟已如鬼魅一般悄无声息地潜出了大殿,如同来时。景帝看着少年方才消失的地方,嘴角勾勒出一抹森冷的笑意。这偌大空旷的殿堂,似也在这一刻更加肃冷。

  这时一道清影,如雪水一般给这森暗的大殿带来一抹明丽的色彩。一个少女,跑向了景帝。少女肤若凝脂,吹弹可破。一双茶色的晶莹瞳眸,闪烁着纯真的光彩。娇艳的脸如同微风中摇曳的百合,却又带着隐隐的媚颜。头饰麟贝镶钻珠网,内着纯百色云纱长衣,外套密纹絮云火狐锦袄,脚履金丝露趾锦缎岚鞋。如墨青丝,如瀑般倾泻至腰间。脸上表情更是雀跃,如星辰流转,耀眼异常。

  "父皇!父皇!听说苍惑就快要到达云墨了,是不是?"仿佛娇嗔般的声语,令景帝紧绷的表情柔软了几分。即便是这经纬万千,染血无数的帝王,在看到小女儿时也情不自禁地流露出宠溺的表情,微笑出来。

  "你看你,没个样子。就这么想嫁,不要父皇了?" 漓瑾忽然停住,娇嫩的脸上蒸腾起一片红霞,欲言又止的模样。最后是只小声地呢喃抱怨:"怎么连父皇也来取笑我,真没意思。"

  景帝怜爱地笑了笑,将女儿拉至自己身旁,细细端详:"一转眼,你也长这么大了。你已经不再是父皇的小丫头了呀,是该把你交付给另一个人了。"说着,眼里竟流露出凄哀之色。

  漓瑾仿佛也为其所染,红了眼眶。这些天,她的心里又何尝不是悲喜交加,辗转难眠。那个人,是值得托付一生的。但是这片土地和这个渐渐老去的父亲,自己又怎能轻易割舍。念及此,眼泪就潸然而下。

  "好了好了,逗你两句就落泪,还是同以前一样那么爱哭。没关系,父皇能看你嫁个好人家就心满意足了,也对得起你娘亲了。不过,成婚后要经常记得回来看我。不然我就挥师西陆,把你给抢回来。"

  "是。"漓瑾毕竟是少女心性,立刻被景帝的一番话哄得眉开眼笑,如同小时候扑进了父亲的怀里。

  笑意祥和的景帝,看着怀里的女儿,眼里却闪过一丝担忧之色。

  殿内火盆噼啪一响,火色暗去几分。而殿外的冬意,更加萧瑟了。

 

狐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狐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狐缘

狐缘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6/27 14:53:13

是梦么?如练的清冷月光里有一个清俊的身影存在着。夜无尽,而那轮廓却在这无尽的黑暗中明晰起来。这张脸再熟悉不过。曾经的一年,昼与夜,朝与暮,入眼的,闪烁的,流动的,皆是这一张疏淡流离的脸。五官无疑是精致的,如同被人用刀精心刻画。瓷白的肤,细腻的皮。若为女子,定是一顾倾城。他却偏是男子,于是多了几分魅惑与儒雅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