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狐缘 > 狐缘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狐缘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发表时间:2020/2/15 19:25:57来源:快阅热度:

《狐缘》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全文讲述:但是,既然漓瑾公主如此地成全你,想必她比谁都更明白你的抱负。若她看到你今日成就,我想也是无憾了。惊麟的身影,消融在深浓暮...

狐缘

怎么可能?苍惑惊呼出声,却片刻不敢犹豫,喝令全军撤退。一时间,胤国军转过狂奔,狼狈不堪。而那麒麟兽确是穷追不舍,水刃接连不断地射向胤国军。当到达沧叶原西侧边缘时,胤国军已折损大半,几近全军覆没。而奇怪的是,那些利刃一次也未射向苍惑。

  这时,那麒麟兽也仿佛力竭,光气大弱。而那片柔和的光团里,麒麟竟化身成了一少女模样。面具损毁,露出本来面目。

  "瑾!"苍惑惊叫出来,眼里写满了不可置信。少女却恍若未闻,苍白脸色已无一丝血色。单薄身体仿佛脆纸,一触即碎。她并未着落,而是朝着更高的虚空飞去。围绕在她周围的光又骤然大盛,流光溢彩,竟是斑斓绮色。

  突然,上升的光团猛然爆炸,膨胀成巨大星云。莹绿色的光点还化流星,拖着长长光迹四射开去。而星云之内,发出轰隆巨响。万道惊雷,携裂霆之势,横成一排齐齐落下。一时间,天地被一片耀眼白光湮没。地动山摇,如天地初开,山河始分。无数大小不一的石块迅疾地升向天空。

  白光里,一个娇小身影,渐渐淡碎成光点,消失了。有凉若雪水的清音幽幽传来,落进苍惑耳里:"苍惑,这是我唯一亦是最后,成全你,保护父皇与我子民的方式了。"苍惑伸手欲抓住什么,却是一片虚空。绝望里,他颓然昏死过去。

  懵历二十六年,天生异象,空降万雷。东西被迫大陆分离,沧叶原没,万险海生,绵延不知几千里,飞鸟难渡,船舶难行。自此,翼与胤以此海为界,分东西而治,互不侵犯。胤在其帝苍惑治理下,进入鼎盛。

  从此,纷定争止,一切进入平和时代。

  暮色四合,残阳如血。苍帝立于翱龙台,凭栏眺望。在他眼里的,不是这盛世天下,却是一间简陋的小木屋和一个女子清丽的身影。

  此时,一个男子自他背后走上来,为他披上了玉毫狐锦披风:"皇上,天冷了,小心着凉。"

  "惊麟,事到如今,当年的真相,你是否可以告诉我了。"身旁男子却是不做声,眼神飘向远方。"那寂言,你呢?"苍帝对着虚空发问,回应的却只是一片轻风。暗影里的人,一动不动。

  惊麟沉默良久,终于缓缓开口道:"其实,我们一早便查到漓瑾公主乃水麒麟化身,与冰麒麟同属一脉,血气相连。若其中一方殁,那另一方也必渐渐气衰而亡。那时的你尚未成熟,需人警醒才肯去做。若告诉你,你必然是不肯的。这样,胤恐怕真就要为翼国所吞。而成大事者,也必抛弃私情,所以,我们才让你去杀掉冰麒麟。我想这些,你应该一早就想明白了。欺瞒你这么久,是我不对。若你要治我罪,我也无话可说。我先告退了。"男子说完,就朝后走去。

  "所以,是我亲手,杀了她。"苍惑喃喃,却未得任何回应。明白,我又怎会不明白。只是,我始终无法,真正地去相信罢了。苍惑已不再是当初的少年,历经风霜,沧桑尽现,仿佛已进入风烛残年,万事皆休。只是那个人,依然念念不忘。

  "但是,既然漓瑾公主如此地成全你,想必她比谁都更明白你的抱负。若她看到你今日成就,我想也是无憾了。"惊麟的身影,消融在深浓暮色里。

  我知道。所以她那么多的牺牲,才厚重得让我不知何以为报,只能遵守与她最后的诺言。保护她,所想保护的一切。

  瑾,只希望来世,我们不用如此辛苦。

  迟到几十年的泪,终于从苍惑眼眶滚落,潸然而下。

  盗墓新娘

  她已等不及,共他,同赴黄泉,执手彼岸。该如何诉说,这漫长而又盛大的欢喜。

  夜渐深浓。草丛里,隐秘而断续的虫鸣,是这盛夏夜曲,催倦生眠。

  南方的盛夏总是暧昧潮湿,闷闷空气里总带着一丝暖暖的水气。睡意渐浓,在庭院里歇凉的潮生感觉眼皮沉重,手里蒲扇的摇速也越发缓慢。淡清如水的月光,透过他细薄的丝衫,滤开水样的涟漪。

  快入睡时,潮生被一阵隐约而凉骨的微风惊醒。他依然迷离的眼睛懒散而随意地打量着四周。而这瞬间的斗转星移,却并未惊起他太多情绪。依旧淡然模样,看着忽现眼前的奇景。

  仿佛周围都被蒙上一层雾气,氤氲出淡绿流光。声音静寂,四面苔藓蔓延的墙壁上旋转着荧绿的光圈。宛若一条秘道,蜿蜒至另一洞天。

  潮生缓缓起身,手中蒲扇依然悠闲地生着轻风。略微沉吟,一抹笑意便如云浮现嘴角。他迈开步子朝着正东的墙走去,穿过了光圈。

  光圈之后,依然是与方才无异的院落。那格局景致,宛若双生。潮生倒也不奇,毫无犹疑地朝南走去,穿过了光圈。此时,有一双暗处的眼,静静打量着潮生漫乱的行走,闪过一丝光亮。

  就这样七拐八折,仿佛是转圈似地沿着东南西北走,循环往复。当走到第三圈时,潮生停下了脚步,脸上也浮出一丝疑惑。这"奇风阵"只需逆风线行走,便可至"风眼",也就是阵中心。之后破掉"风眼",就可破阵。

  可怎么仿佛陷入无序迷宫,不得要领。

  潮生站定,再次细细打量起周遭。这才发现,这院落,竟与平常有着细微的出入。若非熟悉细致,是断然看不出的。眼前呈现的,是虚景。而这声嚣全无,便可断定多半是在梦中了。

  潮生微微一笑,轻结法印,一切虚象便在暗生的清风里水一般坍塌。他从梦中转醒,依然潮湿闷热,虫鸣难抑。只有那蒲扇,已徜徉在地。

  竟在睡梦中被人入阵。果然舒适日子过久了,也就少了那份不可遗弃的警惕。

  这时,月门后忽然一个黑影闪过。潮生倒也不慌,清音缓起:"哪位到访,不如现身与苏某品茗赏月。"温和声线,却已散发出凛冽气息。这声音的摄心惑魄,让暗中的身影一滞,但也未有久留,很快便悄然匿去。

 

狐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狐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狐缘

狐缘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6/27 14:53:13

是梦么?如练的清冷月光里有一个清俊的身影存在着。夜无尽,而那轮廓却在这无尽的黑暗中明晰起来。这张脸再熟悉不过。曾经的一年,昼与夜,朝与暮,入眼的,闪烁的,流动的,皆是这一张疏淡流离的脸。五官无疑是精致的,如同被人用刀精心刻画。瓷白的肤,细腻的皮。若为女子,定是一顾倾城。他却偏是男子,于是多了几分魅惑与儒雅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