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 > 燕山渐进伴夕阳(下部) > 燕山渐进伴夕阳(下部)全文目录阅读第14章十四

燕山渐进伴夕阳(下部)全文目录阅读第14章十四

发表时间:2020/7/16 21:35:34来源:快阅热度:

《燕山渐进伴夕阳(下部)》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悬疑风格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凌琛瞧瞧,笑道:“你是瞧我太闲,找个人来陪我打哑谜玩儿么——”一语未完,忽地皱了眉头,瞧着那枚九连环,嘀咕道:“梅花……...

燕山渐进伴夕阳(下部)

这说的是凌琛的侍卫娄永文。原来娄永文自野塘江突围断臂之后,娄家人本都以为他不能再从军了,娄永文自己也是心灰意冷。不料凌琛把邹凯放出王府去作了统兵将军,却将娄永文重行征调进了自己的卫队之中。娄敬听说,大惊失色,亲自回军府向凌琛请辞。但他哪里是诡计多端的小王爷的对手?凌琛捂胸大咳,抓住急得脸色发青的娄永文,令道:“你……你陪我……跑……跑一圈马……给娄叔瞧瞧……咱们行是不行……”话未说完,已是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却偏攥着娄永文袖管不肯松手。老将军娄敬见状,立时丢盔卸甲地败下阵来。

  娄永文听说自己可以跟随凌琛,高兴万分,却又担忧不已,生怕自己残疾误事。尹寒松本已要向伍伦辞行,听说了此事,主动提出来能教他一路独臂刀法。娄永文跟他学了数日,只觉招式精妙,使出来虎虎生威,高兴万分。一有空儿便去求教,尹寒松又不藏私,连招势变幻,内劲吞吐等法,都一一教了个遍。这一教就是几个月,凌琛戎马倥偬荡平河南道诸州之时,娄永文的武功也突飞猛进,单臂用刀,也能与军府侍卫们较量个遍了。

  此时他跟着尹寒松练完刀法,正过来随侍凌琛,进门时刚好听见自家小爷歪派尹寒松,连忙出声维护道:“爷你又瞎说。尹大哥自个儿都不是道士,哪里能收我们作道士?”凌琛扔了手中图册,伸个懒腰,笑道:“要当道士那还不容易?买道度牒给他不就完了?我大方些,索性连法衣拂尘,桃木剑三清铃一并送了都成。”娄永文瞪眼道:“尹大哥又没说要当道士!”凌琛见他瞪眼,火上浇油地歪缠道:“不当道士怎么住持武当?”

  三个儿正在缠夹不清地乱开玩笑,却有侍卫进来通禀,道是军府外来了一人,说是王爷故人,一定要见王爷一面。

  凌琛军务处理已毕,心情颇佳,又瞎扯道:“故人?我的故人多了去了,叫他报个名儿再说——清河老王爷可也是我的故人,要是这种你死我活的故人,不见也罢。”

  那侍卫道:“那人送了这个进来,说爷定然猜得着他是谁。”说着,将一个已经被侍卫们拆开验看过的小包裹放在书案上。黎儿和娄永文都好奇地伸头瞧看,见里面包着的竟是一个小孩子玩的九连环。却不同于一般平民百姓家玩耍的铜铁之物,而是纯银铸造的梅花九瓣之形。

  凌琛瞧瞧,笑道:“你是瞧我太闲,找个人来陪我打哑谜玩儿么——”一语未完,忽地皱了眉头,瞧着那枚九连环,嘀咕道:“梅花……九连环?”倏地抬头盯着侍卫,问道:“你见着那人了么?长什么样儿?”

  厅中人都被他的郑重神情吓了一跳,侍卫连忙道:“没有,是门上送进来的。说是个手面极阔绰的,跟爷年纪相仿的青年公子……”凌琛咕噜道:“胡说,她明明比我小两岁——”他又瞪了那九连环一刻,想了想,令道:“你出去好好请她进来,别走大门,从角门进来!”又对娄永文令道:“你这便传令,把内院侍卫撤了,把那人带到我内书房去——小心些,别让不相干的人瞧见了!”又叫黎儿去内院把使唤的侍女杂役也统统带出去,不许留一个人在院中。

  几人见他这般小心在意,都吃惊非常,黎儿忙去安排。娄永文听说要撤侍卫,却有些踌躇,道:“爷,邹大哥当初便叮嘱过了:你便是在军府里见人,也要小心着些……”凌琛气道:“一个妞儿,也值得你们防贼一样地防着?”娄永文大吃一惊,问道:“妞儿?”

  凌琛哼道:“废话,那是明安郡主啊!”

  11 许婚

  明安郡主闺名为玖,又因曾记名道籍,号为玉蕊。因此方才笃定心思七窍玲珑的凌琛一见那梅花九连环,便能猜想到她身上。一见满脸惶恐的娄永文亲来迎她,便知奏功,大大方方地带着几名随从自角门进了戒备森严的北平府军中军行辕之中。待娄永文请她将随从留在外府,独个儿进内院时,她也毫不犹豫,自进内院来寻凌琛。

  凌琛在内书房等她,神色阴沉,把引着明安郡主进房的黎儿都吓着了。他侍候凌琛虽不多时,却也知道凌琛禀性随和,从未见过这般恼怒的,心惊胆颤的瞟了明安郡主一眼,小心地下去备茶。

  明安郡主可不会理会凌琛脸色如何。她与凌琛虽然相识时间不长,但是交情颇深。两人都是任性妄为的金枝玉叶,一语不合便开吵,吵完了谁也不当回事——因此两人之间,虽少了那一点儿的男女之情,但却颇有朋友情份。明安郡主甫见凌琛,便惊得叫出声来,道:“子谦,你怎地瘦成了这个样子!”

  凌琛本是为她的不知轻重而气恼不已的,听这一声关心情真意切,满肚子的火气竟一星儿也发不出来。瞪她半晌,终于苦笑道:“你倒是一点儿没变,想到什么便说什么。”他长叹一声,道:“物是人非,万事皆休,你道我还是当年那个送你回金陵的北平王世子么?”

  两人对视一刻,相顾无言。说起来,那不过是一年多以前发生的事情,如今回头望去,竟已恍若隔世。

  凌琛唤黎儿进来奉茶,又令他出去守着,不许人进来打搅。方对明安郡主道:“兵荒马乱的,你瞎跑到颖州来作什么?我派人送你到当涂,你自己有法子渡江回金陵么?”

  明安郡主看着他,低声道:“你……你还是当年的子谦,一点儿也没变。父王说‘太肃雅量,胸纳百川’,又说你有父风,必不会难为我,果然没有说错。”

  凌琛大吃一惊,道:“难……难道是清河王爷叫你到这儿来的?”想清河王郡主何等的贵重身份,王爷怎会派遣到这两军对垒时的敌方军府中来?

 

燕山渐进伴夕阳(下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燕山渐进伴夕阳】 或 【下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燕山渐进伴夕阳(下部)

燕山渐进伴夕阳(下部)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6/27 20:20:02

北平王冤死,北平府危在旦夕。独孤敬烈为了保护心爱的情人,不得不逼凌琛喝下假死药,诈死逃生。但是凌琛已经受不住这接二连三的打击,七情俱伤,心魂俱丧。对于深爱凌琛的独孤敬烈来说:究竟应该让凌琛永不复原,忘却过往,与自己远走高飞长相厮守;还是放弃自己的名誉与爱情,让凌琛重掌北平府军,逐鹿中原?而对于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凌琛来说:真正能陪他一生的人,又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