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 > 燕山渐进伴夕阳(下部) > 燕山渐进伴夕阳(下部)完整版免费阅读第9章九

燕山渐进伴夕阳(下部)完整版免费阅读第9章九

发表时间:2020/2/18 11:08:20来源:快阅热度:

《燕山渐进伴夕阳(下部)》是剧情极佳的悬疑类的小说。精彩阅读:独孤敬烈扶他在软椅中坐下,转身掩了门扉,道:“没写多少——这折子不急,独孤家族本来就不愿意召我回京。”...

燕山渐进伴夕阳(下部)

独孤敬烈附身过去,温柔地搂住了他。

  7 北平王

  对于北疆的百姓来说,那个以暴风雪结尾的严冬,是大浩的最后一个冬天。而随之而来的,是北平府的第一个春天。在北平城护城河的柳枝儿在料峭春寒中俏生生地吐出嫩黄芽苞时,已有流言暗暗地在民间流传:道是滦川公尚在人间;只要凌家的这一线血脉还活着,北疆就依旧是凌家的北疆。

  独孤敬烈与凌琛都知道这个秘密保持不了多久,毕竟知道个中隐情的人实在太多,北平府军的高阶将领几乎无人不晓凌琛就在北平城中养病。若非如此,天下再无一人能让这些为北疆征伐多年的军人在北平王惨死的消息传来之后,还能平静地驻军屯田,养精畜锐。他们如冬日蛰伏着的猛兽,等待着凌家的小主人重回北平府军的那一刻到来。

  焦急等待的人们只觉时间过得太慢,河中的冰凌总也不散,城外的冻土总也不化,北平城春暖花开的日子迟迟不至。但是对于独孤敬烈和凌琛来说,日子简直象飞一样的从指缝间滑过,拼尽气力,也留不住一时半刻。独孤敬烈还来不及扶着刚能起床的凌琛多练习一刻走路;来不及陪着凌琛为北平王夫妇守孝跪灵;来不及为凌琛挑选一匹温驯机敏,能让他重返战场的战马……

  他在书房里写“请回京平剑南道乱折”,但是他的目光总是被书房外高大的夜合花树吸引,他看着那干枯的树皮下微微鼓出的凸起,知道再过半月,自己离开的时候,那儿就会抽出嫩生生的新芽。待得自己远离北疆,再不能回头的时分,月夜下便有夜合绽放,香满中庭——当年凌琛还没有书案高时,就学会了从树间翻出墙外,溜出家门东游西荡。自己曾有多少次,在树下截住过那个满身花香的小捣蛋鬼啊……

  书房的门轻轻响了一声,缓缓开启,凌琛架着双拐,站在门前。束发阑袍,没披大衣裳,一看就知道是躲开邹凯与使女们偷偷出来的。独孤敬烈叹口气,自案边站起,快步向他走去,心道就算现在行动不便,你也依旧是那个让人防不胜防的捣蛋鬼。

  他扶着凌琛进门,柔声问道:“怎么到这里来了?”

  凌琛平淡应道:“躺烦了,来瞧瞧你折子写得怎么样了。”

  独孤敬烈扶他在软椅中坐下,转身掩了门扉,道:“没写多少——这折子不急,独孤家族本来就不愿意召我回京。”

  凌琛默然,手握军权,领兵在外的大将军,自然比在朝中争权夺利的朝臣要有助力的多。天下人都以为独孤敬烈已经代替北平王控制了北疆铁骑,独孤家族内宫有太后,朝堂有权相,边疆有悍将,便是皇帝,也不能与之争锋了。

  但是谁又知道:这名位高权重的“悍将”,其实在世间已无容身之地?

  楼中点着地龙,烧得房内温暖如春。但是独孤敬烈依旧将一件大氅搭在了凌琛腿上。凌琛看着为自己忙碌的独孤敬烈,低低地开口,道:“烈哥哥,如果……”

  独孤敬烈抬起头,目光深沉地看着他,令他把所有的话都哽在了喉间。

  他们之间,几乎不需要言语,一道目光,一个眼神,就能阅遍对方的眼底心间。独孤敬烈明白凌琛是想要自己留在北疆的;而凌琛一样明白:自己再没有力量将独孤敬烈留在自己身边。

  独孤家与凌家在天下人面前,有血亲之仇,有诬害之恨。他若握住了他的手,任谁都会说滦川公忘仇斁伦,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凌琛既要起兵复仇争天下,又如何能面对世间这般物议汹汹?

  他的父王赌上性命,他的情人赔尽荣誉,由不得他再任性妄为。

  凌琛垂下眼睛,看自己软弱无力,连一把小刀也握不紧的手指,慢慢地,狠狠地咬住了嘴唇。

  独孤敬烈在凌琛面前单膝跪下,伸手轻揉他的下颌,令他松开了深深嵌入嘴唇中的牙齿。拇指慢慢抹去下唇上的一抹血痕,抬头凝视着他的眼睛。

  两人对视一刻,凌琛耳语似的开口:

  “独孤敬烈,告诉我,你和我父王作决定的时候,有没有一次……想过:我是否受得住?”

  独孤敬烈叹息,这样的问题,凌琛你又何必问?

  他直视着他,平静地答:

  “凌琛,王爷作这个决定的时候,一心一意只为你考虑。你说他有没有想过你是否受得住?”

  凌琛偏开头,避过了独孤敬烈的目光。哑声道:“对,你们想过。然后想着都是为了我好,你们便把我独个儿抛在这里,零零碎碎的剜我的心肝!那时候在浞野城……要是你晚来一步,该有多好——温郁渎至少只一下子,就什么都结束了!”

  独孤敬烈默默地瞧着他,没有答话。

  他的沉默,让本就痛苦万分的凌琛更加不堪忍受,倏地扭过头来,闷吼道:“你……你……你又摆张死人脸……给谁看!你替我父王骂我好了,说我不知好歹,说我没出息,说我……说我……”他哽住了,手指痉挛地抓着座椅抚手,痛苦道:“父王才懒得骂我……他会直接抽我——我愿意!我要……”

  独孤敬烈见他眸子隐隐泛红,目光疯狂散乱,心中一凛,沉声打断他说话,道:“北平王不会骂你,更不会打你!”他一把捏住凌琛双臂,逼着他面对着自己,道:“你说的不错,王爷会继续零零碎碎剜你的心!你可知道王爷听说王妃被胁入河南道的时候,说的是什么?”

  凌琛呼吸急促,有些茫然地望着他。

  独孤敬烈冷酷的,一字一顿的说:“何将一女轻天下!——那是你的母妃,是他结发白首的妻子!可是他说:不能因为她,弃了天下!”

  凌琛如遭雷殛,脸色煞白地瞪大了眼睛!

  独孤敬烈还是用那种异常冰冷的口吻,继续道:“王爷不能为了她,在冬季再度用兵;不能为了她,发疲惫之师入河南道;不能为了她,让你,让凌家受北疆百姓千夫所指!你说,王爷这又是在剜谁的心?——谁让他是北平王,不是市井间为了老婆孩子吃口饱饭,奔波猎食,斗气打架的升斗小民!”

 

燕山渐进伴夕阳(下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燕山渐进伴夕阳】 或 【下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燕山渐进伴夕阳(下部)

燕山渐进伴夕阳(下部)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6/27 20:20:02

北平王冤死,北平府危在旦夕。独孤敬烈为了保护心爱的情人,不得不逼凌琛喝下假死药,诈死逃生。但是凌琛已经受不住这接二连三的打击,七情俱伤,心魂俱丧。对于深爱凌琛的独孤敬烈来说:究竟应该让凌琛永不复原,忘却过往,与自己远走高飞长相厮守;还是放弃自己的名誉与爱情,让凌琛重掌北平府军,逐鹿中原?而对于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凌琛来说:真正能陪他一生的人,又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