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契约婚姻,嫁一送一 > 契约婚姻,嫁一送一小说在线试读第3章别问我是谁

契约婚姻,嫁一送一小说在线试读第3章别问我是谁

发表时间:2019/7/14 19:15:18来源:书香云热度:

《契约婚姻,嫁一送一》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全文讲述:其实,他也没必要怜香惜玉,毕竟,他们只是陌生人,今晚,不过是场偶遇。...

契约婚姻,嫁一送一

急刹车!

男人有片刻的沉默,而后看她,“深更半夜,在半山公路上搭车勾搭,你也够拼的!”

“是啊,”轻歌语气很轻,挑衅道,“要不要去?”

他打开车灯,灯光下她无所遁形,他暧昧的挑起她的下巴看看,“身材怎么样?对女人,我很挑的。”

宋轻歌不得不承认,虽然他脸色有点冷,可他长得很不错。她解开大衣,那深V领的小吊带裙,“36D,还满意吗?”

车停在山脚下的大酒店,她跟在他身后进了房。

“先去泡一会儿,”他推开浴室门,淡然冷漠的说,“我可不想搂着一块冰。”

套房的浴缸很大,就像一个迷你游泳池一样,躺在里面,温暖又舒服。

水雾氲氲,迷离了宋轻歌的眼,她趴在浴缸边,望着浴室的落地窗外,那半山上最高的那些灯光,是罗世琛家的吧。

浴缸的水位升高了,她还没回过神来,那个男人已然从抱了上来,低头在她脖子上一吻,手也没闲着,低低的嗓音带着迷惑人的性感,“没错,36D。”

从来没有跟男人这样亲密过,宋轻歌轻颤,欲推开他。

他却细细的咬她耳垂,让她无力反抗,“你叫什么名字?”

那半山别墅里,罗世琛应该抱着董丛姗颠龙倒凤好几次了吧,她回过身来,抱他,“不要问我是谁。”对于救宋氏,她无能为力,可对她自己的身体,她是有决定权的,而此刻,她需要的,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温存。

她吻他,却不料被他反客为主,吻得晕头转向,只听他轻蔑的声音,“主动送上门的女人很廉价。”

他的动作一点也不温柔,甚至,有点狠。可她早已经不管不顾了,浴缸、热水,还有他,已经给她营造了一个很温暖的氛围,身体诚实的反应是骗不了人的,只要她能放松,管他是谁呢?她顶嘴,“我又没说要收费?”

“你也不问问,我是谁?”他咬她的脖子。

很痒,她轻笑,“重要吗?”眼底有薄雾,他的容颜有点模糊,可却特别好看。是啊,只要能让她快乐,是谁都无所谓。

温度,上升。

暧昧,升级。

他抱着她,那双岑冷的眼睛有瞬间的柔和,“如果你不愿意,就此打住。”

宋轻歌唇一抿,轻嘲:“都这样了,你以为你还能做柳下惠?”说罢,调侃,“还是……你根本不行?”

她只是想找个男人过一夜,这一夜,让她可以暂时忘却自我,忘却烦恼,可以有短暂的快乐。

“我不行?”他眼底,燃着火,有着掠夺。

她想,这个男人一定身经百战,是个调情高手。这样也好,她不会有太多的痛苦。

可接下来痛得宋轻歌眉拧成一团。

“处?”他皱了眉。

她抱紧他,豁出去了,轻描淡写:“早不是了。”

他没再怜香惜玉。

其实,他也没必要怜香惜玉,毕竟,他们只是陌生人,今晚,不过是场偶遇。

浴缸里,一抹淡淡的红湮化在水里,消失不见。

吃干抹净!

不可否认,他的经验很丰富,除了起初的不适外,后来的过程里,她很快乐。

----

或许是背负了太沉的心事,即使这场快乐让她耗尽了体力,可她仍旧浅眠。窗外蒙蒙亮时,她就醒了。

宋轻歌的身体就像被车轮碾压过似的,散架了,动弹不得,某处的疼痛提醒着她昨晚的快乐。

她混沌的思绪清醒过来,身边的男人正酣然沉睡,此时的他,面容少了岑冷,多了份安静平和,像个孩子,完全不像昨晚那样具有掠夺性。

她强撑着起床,找到她的衣服,一件件穿好,身子又酸又痛又疲惫,昨晚太放肆了,贪欢的下场。

她的高跟鞋踩在地毯上,一点声音都没有,甚至,在离开房间时,她都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现在天亮了,各走各的。

昨晚的事,就像一场梦,终会烟消云散,她也会不记得的。

凌晨五点过,小雨仍旧在稀稀沥沥的下着,天色还是灰蒙蒙的,似乎,离黎明还很遥远,酒店外,停着出租车,她坐上去,她要先回家换身衣服,然后去面对那即将到来的风暴。

是的,是场风暴,宋氏破产,她背上巨额债务。

而她,薄弱的身体,却无能为力。

可是,她还是得面对,不是吗?

契约婚姻,嫁一送一

契约婚姻,嫁一送一

  • 来源:书香云
  • 时间:2019/6/26 17:56:06

前男友劈腿,一夕之间失去所有的宋轻歌赌气花钱压倒陌生男人,本以为萍水相逢的人不会再见,哪知道,她应酬喝醉,把那个男人又压一遍。成年男女,天亮后不都是各走各的吗?可她怎么到哪儿都能遇到他?无数次的“巧遇”之后,她怒斥:“顾丰城,你到底是不是男人?”他:“是不是男人,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她问,“你爱过我吗?”他冷冷的说,“没有。”两个字,将她击得粉碎。后来的后来,她才知道,他不是不爱,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