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乡村 > 嫡女要狠 > 嫡女要狠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第18章挑拨

嫡女要狠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第18章挑拨

发表时间:2020/5/24 8:35:05来源:微小宝热度:

《嫡女要狠》是文笔极佳的乡村风格小说,小说全文讲述:凤子涵是楚郡王世子,生得的确丰神俊朗,气度不凡,前途无量,家世又好,是许多待字闺中的女儿家的心头好。...

嫡女要狠

  来者正是威远侯府的小姐曾明月,白木槿记得前世的时候,曾明月就和白云兮交好,只是后来这丫头却被白云兮利用了,抢了原本要指给她的未婚夫,凤子涵。

  凤子涵是楚郡王世子,生得的确丰神俊朗,气度不凡,前途无量,家世又好,是许多待字闺中的女儿家的心头好。

  白云兮自然也不例外,但曾明月曾经却是楚郡王妃属意的儿媳妇儿,两家甚至都已经交换了生辰八字,准备给人相看了之后就定下的,没想到白云兮竟然先下手为强,愣是和凤子涵暗度陈仓,借着曾明月的光,将凤子涵迷得七晕八素。

  最后凤子涵还为了她,不惜买通了一个批八字的臭道士,将曾明月说成是克夫命,让楚郡王妃退了这门亲事。

  原本这只是少数人知道,可是白云兮为了将来自己顺利嫁入楚郡王府,偷偷将这件事传遍了京都,曾明月的下场可想而知,即便后来侯府请人出面化解,也没有效果。

  后来白云兮和凤子涵议亲,曾明月还大闹过一场国公府,却被凤子涵羞辱了一通,白云兮故作柔弱无辜,曾明月气得当时就吐了血。

  侯府只能将曾明月下嫁到偏远的江南,而且夫家并不显赫,曾明月原本不嫁凤子涵也会有个好姻缘,却被白云兮给生生毁了。

  看着如今一无所知,对白云兮热情周到的小姑娘,白木槿在心中暗暗摇头,她们曾经都是傻瓜。

  “也罢,明月,你带着两位小姐去后园玩吧,和我们大人在一起,肯定不自在!”何氏笑眯眯地打发了三个丫头,让她们去后园,这样自己的两个儿子才有机会接触到,这个白木槿看着真是蛮合她心意的。

  三人恭敬地向众位长辈告罪离开,一出了花厅,白云兮就一脸委屈地看着曾明月,还强作笑容道:“明月姐姐,我好想你哦……你不知道,我好可怜呢!”

  “怎么可怜了?快和我说说,谁欺负你,我帮你教训她!”曾明月是个直性子,对待自己喜欢的人,从来都是直来直往,非常维护。

  白云兮好像很委屈的样子,偷偷瞥了一眼白木槿,然后又胆怯地闪开,道:“没什么啦,都过去了,不提也罢!”

  可是那刚刚的眼神,已经明确告诉了曾明月,是谁欺负了她。曾明月抬眼看了一下白木槿,竟然是个端庄大方的漂亮姐姐,那一脸坦然的笑容,似乎不像是会欺负人的啊。

  只是她觉得白云兮既然这样说,定然是这个姐姐做了什么,所以对白木槿的印象大打折扣。

  白木槿对曾明月露出了友善的笑容,道:“这位一定就是云兮妹妹经常提起的曾小姐吧?长得果然明艳动人,不愧是威远侯府的嫡出小姐,通身的气派,果然不凡!”

  曾明月原想当面给白木槿没脸,但是人家这样夸她,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她有些羞赧地笑了笑,道:“姐姐谬赞了,不知姐姐如何称呼?”

  “难道云兮没提过我么?真是的,对自己的好朋友怎么也有所隐瞒,我是云兮的长姐,白木槿!”白木槿似乎有些惊讶地说。

  曾明月顿时就疑惑地看了一眼白云兮,然后道:“云兮倒是说过,只是……没想到姐姐竟然是这样的大方得体又漂亮”

  这话自然是在告诉白木槿,白云兮提起她的时候,可是说了一些很不好的话,什么性子懦弱,胆小如鼠,木讷呆板,完全不像是眼前这个端庄得体,笑容可亲的美丽姐姐。

  所以她才一时没和传言中的白家大小姐联系起来,还以为是白云兮的什么亲戚呢,曾明月心中对白云兮的话有了几分怀疑。

  白云兮心中暗恨,这个白木槿,竟然挑拨她和曾明月的关系,于是开口解释道:“姐姐,明月可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有什么话会瞒着她,你莫要挑拨离间,上回就是因为你,我才会被祖母罚的!”

  这话一出,曾明月立马就皱了眉头,原来白云兮的姐姐竟然是这种人啊,顿时看白木槿的眼神都带着浓浓的敌意。

嫡女要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嫡女要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嫡女要狠

嫡女要狠

  • 来源:微小宝
  • 时间:2019/7/5 14:17:36

前世,她苦心孤诣辅助夫君,为他散尽家财,卑躬屈膝,机关算尽,甚至舍生忘死。待他功成名就,封侯拜相,她却成了弃子。十年夫妻,换来的是一场精心设计的阴谋,她被冠上杀子之罪,等待午门斩首。重生一世,她决心摒弃良知,剔除善心,化作一只为仇恨而活的厉鬼,只为了将仇人一一推入地狱。然而当一个人,在看清了她黑暗腐朽的内心,却依然肯将世上独一无二的温柔给予她,甚至毫无原则地守护她,这颗充满仇恨的毒草,是否能再开出爱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