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 > 女帝惊华:杠上宦官九千岁 > 女帝惊华:杠上宦官九千岁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8章夏子琦的手段

女帝惊华:杠上宦官九千岁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8章夏子琦的手段

发表时间:2020/3/18 8:11:25来源:微小宝热度:

《女帝惊华:杠上宦官九千岁》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古言类型的小说。精彩阅读:另一边,明圣帝正与越贵妃在御花园中品茶,宫人沏着月前地方新进宫的雪顶含翠,浓郁的汤色倾倒在琉璃小碗之中,澈澈灵动,芳香四...

女帝惊华:杠上宦官九千岁

“你……还真是巧舌如簧。”夏子琦结舌,半响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她自认也是伶牙俐齿,可在这个低贱丫头面前竟然被压了一头,真是奇耻大辱!

“四姐过奖了,比起子衿,四姐有过之而无不及呢。”

夏子衿牵着夏晟卿轻声道:“晟卿,咱们走罢,墨生园的秋棠开了,回去一同看看。”

夏晟卿恍惚地还没有回过神,只听她道要一同赏花,竟有些拘促起来。

“奴才……”

他还为说完,却瞧见夏子衿定定看他,风将她的钗环吹得叮咚作响,那似五月牡丹般绮丽的面庞,在他心头小小地绽开了花骨朵。

“好。”

他如是说,竟也莫名笑了起来。

夏子衿与夏晟卿相携着远去,留下夏子琦站在原地和一干宫女干瞪眼。

她气急败坏地砸了旁边宫女捧着份例锦缎的托盘,盯着夏子衿的背影快要喷溅出火花来。

“真是气死本公主了!”夏子琦人等回了居住的绮罗园,她坐在楠木靠椅上,地下已经碎了三两盏茶杯瓷碗。

嘭的一声,她抬手一砸,桌上的青花瓷琉璃盏瞬间就落在地上分崩离析。宫女们三三两两地跪了一地,皆是俯首低头着大气也不敢出。

“夏子衿她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在本公主面前逞口舌,瞧着她那张妖里妖气的脸蛋本公主就来气!”夏子琦抚着胸口,上下起伏着,手里的帕子已经被她绞得皱巴巴。

“公主……您消消气,平白气坏了身子不是让旁人乐吗……”

夏子琦的贴身一等宫女斐儿怯怯说道,她低垂着眸子,立在夏子琦身旁,生怕这位兜不住脾气的主子闹掀了屋顶去。

“消消气?你让本公主怎么消气,宫中上下攘攘千万人,谁人胆敢这样与我作对?”夏子琦咬牙道,一双美目染得通红。

“可……可明珠公主颇受皇上宠爱,即便……即便是她冲撞了公主您,咱们也没法子不是?”斐儿说到后头,偷偷地瞟着夏子琦,声音越来越小。

夏子琦怒瞪了一眼斐儿,抄起手边的青瓷杯便砸了过去,擦过斐儿的右脸,嘭地一声在梁柱上碎开。

“谁说本公主没法子?不中用的东西,尽给本公主说丧气话!”

斐儿惶恐地跪在地上磕头,右脸被瓷杯擦过的皮肤蹭破了表皮,渗出了星星点点的血珠。

夏子琦冷哼一声,心底却筹谋了起来,她在这众公主中从来都是独树一帜的地位,今日之事若是传开,那她日后还如何在众公主中立威?

“她既仰仗着父皇的宠爱张扬,本公主便断了她张扬的资本!”夏子琦忽的想到了什么妙处,勾唇一笑,冲着斐儿招手,示意她贴耳过来。

“你这样,寻个可靠的宫人,到墨生园去,就说是皇后召见夏子衿前去有要事嘱咐,那个小蹄子初入宫中,定然还不知晓西莞院那档子事儿,你让那宫人将她引入西莞院去……”

斐儿听完她耳语大惊失色,她本就胆小,竟哆嗦起来跪了下去。

“公主!万万使不得啊!那西莞院可去不得!皇上若怪罪下来,咱们吃罪不起的!”

夏子琦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她指尖狠狠推耸了一下斐儿的脑袋,骂咧道:“你慌什么?咱们只说是皇后让她去的,就算父皇查起来也查不到咱们头上,皇后那老妇妒忌母妃得宠,平日里没少给母妃下脸子,这回一箭双雕,岂不妙哉?”

斐儿还欲说劝说,夏子琦却抬起绣鞋一脚踹在她的膝上,呵斥道滚下去办,她只得仓促地一个磕头,提起罗裙匆匆退下。

墨生园中,夏子衿与夏晟卿并肩而立,二人面前的秋棠开得正烈,一簇一簇绽在墨绿小齿的叶间,粉白的花片尖染着浅紫的边廓,风舞动一番便似群蝶翩翩摇曳,煞是好看。

“以后她若再欺负你,便告诉本公主,好歹也是个总管,怎得这般软乎?”夏子衿择了一朵吐艳的秋棠,放于掌心拨弄,指尖的嫣红比那花色还要娇艳几分。

夏晟卿眼中流动,神色有些深了起来。他在这宫中从未见过这样的女子,既不娇奢,亦不自矜。她便恍若眼前的秋棠,让人舒心动意,也让人捉摸不透。

“奴才……我明白。”

夏晟卿的改口让夏子衿颇为满意,她忽的把手上的秋棠抬手别在夏晟卿发上去,退开两步,左看右看,逐笑颜开起来。

“真俊,本公主竟不知你戴花也这样好看,瞧,连小葵也比不上你。”夏子衿弯弯月牙般的眼睛里仿佛有光一样,闪闪亮亮。

小葵也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连连称是,主仆二人打趣着夏晟卿,他也不恼,陪着她们笑到一块儿。

此时,石子路上远远踏叠着传来脚步声,只见一身量纤小的宫女端着礼碎步而来,她走近几人面前,缓缓跪下行了礼。

“见过明珠公主,奴婢传皇后娘娘口喻,召公主前去一叙,还请公主随奴婢前去。”

夏子衿心中悱恻,她与皇后并不相熟,又怎来一叙之说?

“皇后娘娘召本公主所为何事?”

那宫女一顿,也不知如何作答,只屈膝道去了便知。

夏晟卿在那宫女脸上扫视一番,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妥之处,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妥,想了一会儿,出声道:“公主,我陪你去吧。”

“夏总管不可,皇后娘娘交代了,只许公主一人去,违背了娘娘懿旨,你我怎吃罪得起?”宫女慌忙打岔,她怎敢让夏总管跟着去?西莞院的事儿宫中老人没有不知晓的,若是她领着明珠公主往那方去,定是要被拆穿。

“也罢,那本公主便与你去吧。”

夏子衿没有遗漏掉宫女眼中一闪而过的慌张,她心中已有半数,皇后娘娘召见是假,怕是有人借着皇后的手要戕害她是真,凭那人是谁,她也不惧,她倒是要看看,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公主请。”

夏子衿随那宫女前去,夏晟卿心中担忧,隐隐有些惴惴不安起来。

前行路上,宫女在前头领路,夏子衿在后头慢悠悠地走着。

她一路上观察着宫女,只见她脚步浮躁,气息也不大平稳,显然是出于神经紧绷的状态,眼神飘忽,心里也虚得紧。

“皇后娘娘的乾清宫仿佛不往这儿去,你可是领岔了?”夏子衿装作不经意道。

“没……没错,奴婢方才来的时候瞧见那条正路上树倒了,正派人挪着,才领公主往这边去……”

夏子衿满不在乎地嗯了一声,撇见那宫女松了一口气似地,只觉好笑。她二人走得越远了去,宫女带着夏子衿一路往西莞院方向,她便是再迟钝,也晓得是怎么回事了。

说起这西莞院,也是一桩皇家秘闻。十年前,明圣帝身旁的第一宠妃董氏便住在这西莞院,说起来这位董妃比之今日的越贵妃而言甚至更为得宠,只是红颜薄命,年芳不过十八的董妃在那年不知染上了什么怪病,好端端的一个美人竟一夜之间成了浑身长满鱼鳞的怪物,且但凡与她接触过的人浑然也跟着一起染病。

明圣帝迫于无奈,只好命禁卫军锁死了西莞院,怕恶病传开,也不敢让外边的人进去,只让院中人活活饿死在里头,再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明圣帝怕人非议他残忍杀伐,严禁宫人非议此事,那西莞院更是成了宫中禁地,不许人踏足一步,若是有人明知故犯,便是死罪一条。

十年过去,这桩秘事也就沉淀了下来,夏子衿进宫得晚,自然是不知的,若不是前世她偶然间听林润玉提起过此事,如今怕也是浑然不知地跟着宫女去了。

夏子衿心中已然明了,既知道对方要做什么,她自是不愿蹚这趟浑水的,西莞院禁地她若大喇喇地闯了进去,再被幕后之人检举一番,也够她喝一壶的了。

“公主快些走吧,莫让皇后娘娘等急了!”宫女见她脚步有些放慢,不由得催促了起来,眼见着还有百米便到了,她更是急迫。

夏子衿也不戳破她,噙起一抹笑意,身体一扭开,歪倒在地上,哎哟哎哟地叫了起来。

“快来扶着本公主,本公主脚脖子折了!”

宫女听得她叫唤,回头一看,夏子衿跌坐在地上,脸上表情也有些痛苦起来,她慌张地蹲下身子查看夏子衿的脚踝,却没有看见夏子衿勾起的笑意。

另一边,明圣帝正与越贵妃在御花园中品茶,宫人沏着月前地方新进宫的雪顶含翠,浓郁的汤色倾倒在琉璃小碗之中,澈澈灵动,芳香四溢。

“父皇!父皇!”

夏子琦一路碎步着小跑进了御花园,微微地喘气。

亭子里明圣帝品着茶汤,眉头皱了皱,出口道:“没规矩的,何事这样浮躁,你是公主,该要端庄秀丽。”

夏子琦也顾不得明圣帝话中的意思,她往地上一跪,便惊慌禀报道。

“父皇,不是儿臣不懂规矩,实在是事出突然!宫人告诉儿臣,瞧见子衿妹妹往西莞院那头去了,怎么劝也不听呢!”

女帝惊华:杠上宦官九千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女帝惊华】 或 【杠上宦官九千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女帝惊华:杠上宦官九千岁

女帝惊华:杠上宦官九千岁

  • 来源:微小宝
  • 时间:2019/7/6 0:15:51

前世她身为公主,指婚世子,事事为他谋划,却成为权力的牺牲品,一尸两命,曝尸荒野。今生,重来一次,她下嫁“太监”,只求安稳一世,却不料太监是匹隐藏在深宫中的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