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 > 女帝惊华:杠上宦官九千岁 > 女帝惊华:杠上宦官九千岁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第11章明圣帝的怀疑

女帝惊华:杠上宦官九千岁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第11章明圣帝的怀疑

发表时间:2020/4/12 8:16:13来源:微小宝热度:

《女帝惊华:杠上宦官九千岁》是文笔极佳的古言风格的小说,全文讲述:“今日是小夏子值班,我怕药放凉会淡了药性,便早些送过来,公主趁热用吧,过来路上也要好些时候,再放便真凉了。”夏晟卿道,一...

女帝惊华:杠上宦官九千岁

“如今这世道是越发难治了,朕已年步花甲,却还要为这天下操心劳累,实是有些乏累,不得不服老了。”

明圣帝叹气说道,又呷了一口清浅的茶汤,便将茶杯搁在案几之上,背手望着窗外,他看着窗外的鸿雁群飞而过,划下一道浅浅的云浪,心中也有些怅惘起来。

“皇上正值壮年,子孙昌旺,天下在您的治理之下康泰安年,奴才瞧着,皇上比太子爷还要年轻上三分呢。”

夏晟卿如是说,虽说明圣帝自言年岁渐老,他却不能顺着话说下去,他跟在明圣帝身边已久,最是清楚明圣帝的脾性,若是自己真的顺着明圣帝的话也言他年岁老了,明圣帝只会翻脸责骂。

恭维话在夏晟卿嘴里说来听着丝毫不显得谄媚,明圣帝哈哈一笑,显然是极为满意听到这番说辞。

“只是这次水患,确实是棘手一些。”明圣帝抚着下巴,捋着胡须道。

“皇上切莫忧心,您不是还有太子他们吗,奴才看今日大殿上皇子们争辩得欢,定会为皇上分忧。”夏晟卿说着,替明圣帝披上了明黄的裘绒风袄,上边的五爪盘龙绣得真切,仿佛能透过锦缎爬出来腾龙飞舞一般。

听得夏晟卿道,明圣帝哼了一声,整了整肩上的裘袄,不怠道:“分忧?他们那点儿心思朕如何不知,全是糊弄着交差罢了,也只有启轩那孩子还略有心些。治水治国,还是得朕亲自劳心罢了。”

“皇上可是已有了眉目?”

明圣帝眉头一挑,脸上花白的胡须也跟着颤了颤,略有几分得意之色。

“那是必然,朕已然将江南这次的水患分析理顺一通。江南一带地势地洼,又环有湖泊,常降大雨,以北地带多为人造田,引流江水之而灌溉,湖泊之中泥沙淤积,便会抬高河床,从而使湖泊萎缩,蓄水力下滑,江南雨多,自然是要涝的。”

夏晟卿点头,此时他只需要做好聆听者的角色,无需多言。

“朕只需派人前往江南,疏通河道,再围起水坝,修建水库,在低洼地区成面栽种树木,固本蓄水,水患退去只是时间问题罢了。”明圣帝自顾自地理清着思路,也全然不理会夏晟卿是否听得懂,上位者之言,奴才不过是用来使唤派遣的玩物罢了,与其说明圣帝是在与夏晟卿说,倒不是说是他在与自己说。

“罢了罢了,朕与你谈论这些个事做什么,想来你也是不懂的。”

明圣帝说罢,拢了拢裘袄,窗外卷进丝丝秋风,掺杂着雨露的清凉,不由得让人打了一个寒颤。

“奴才愚笨,听得皇上一席话已是莫大荣宠。”夏晟卿曲膝一礼,缓缓道。

微凉的秋风卷过夏晟卿的面庞,他忽得想起灶上还煮着给夏子衿调理内息的补药,那日他给夏子衿红肿的脚踝擦药之时,便悄悄探了探她的脉门,果然她内行五虚,底子孱弱。

他便寻了个方子,日日煮了补药送去墨生园,旁的人笑话他傍上了公主,日日巴地赶去伺候讨好,生怕公主脑袋清醒过来闹着要悔婚。他全然不在乎,他只知道,那个明媚得如五月之花的面庞,已经悄然印刻进他尘封多年的心中,每日哪怕多见一次,也是欢喜的。

“皇上,今日是小夏子当值,奴才便先行告退。您仔细些着,日头凉了,莫要吹风才好。”夏晟卿并手于头顶,躬身行李。

明圣帝嗯了一声,便坐上团花龙纹软垫,拿起案几上的奏则批阅起来。

夏晟卿缓缓退下,合上了两旁的的门面,铜制门环与木面轻轻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明圣帝听得门环落面的声响,却突地放下了奏则,心底狐疑了起来。夏晟卿鲜少自行告退,即便不是他当值的日子,他也常与小夏子一同伺候着,每回都是小夏子与夏晟卿两人在他眼前晃眼得紧,他才打发了一人下去。

怎的今日这样古怪?

明圣帝思虑片刻,忽地想到什么,大惊失色起来,自己方才同夏晟卿说了许多治水的言论,他走得这样快,莫不是想着去给哪一个党派的皇子通风报信,提前走漏自己的方案,好让哪一个党派的皇子在自己面前得脸,从而邀功!

“好一个夏晟卿,打主意竟打到朕的头上来了!”

明圣帝冷声一笑,正欲出声让人将夏晟卿拦下,又细想了一番,与其打草惊蛇,让这个贼心不死的皇子知道他买通夏晟卿通风报信的事已被自己发觉,倒不如顺藤摸瓜,一路跟着夏晟卿前去,抓一个现行,他倒要看看,到底是哪一个胆大包天的皇子,竟然敢在他眼皮子底下耍花样!

“来人!备轿!”

墨生园中,夏子衿正坐在亭子之中,她伏在桌上,手边摆了四五张图纸,纤白的手指握着狼毫笔在纸上写写画画,不时用彩墨加以备注。小葵怕她冷着,从屋子里搬了靠椅,她背靠着紫金织造烫花棉垫,膝上盖了件薄毯,倒也暖和。

“公主,夏总管来了!”

小葵出声道,只见夏晟卿正缓步走来,手中提着樟木红漆的篮子,对她微微一笑。

“晟卿,你怎的这样早,父皇那里不碍事吗?”夏子衿放下毛笔起身,晓得他又是来给自己送补药的,心中暖然。

“今日是小夏子值班,我怕药放凉会淡了药性,便早些送过来,公主趁热用吧,过来路上也要好些时候,再放便真凉了。”夏晟卿道,一双眼睛比秋日里的太阳还要亮上几分。

“本公主省的了,瞧你,比小葵还要像老太太似的念叨。”夏子衿浅浅地笑出了梨涡,俏皮地嘟囔着,手上却没停,接过夏晟卿端来的碗,捏着鼻子咕噜咕噜地咽进喉咙里去。

“好苦。”

夏子衿秀眉微皱,小葵递过小碟,她捻了颗方糖,才压住了苦味。

树丛之后,明圣帝将一切尽收眼底,他原以为夏晟卿是给皇子通风报信去的,悄悄地跟着,一路便进了墨生园。

这会儿子瞧见他原是给子衿送药,心中的石头便放下了。明圣帝心中陈杂,他本意是将夏子衿许给林润玉的,只是出了岔子,才不得不赐婚给夏晟卿。如今看来,这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若是夏子衿与夏晟卿能处得好些,他心中的愧疚也好些,纵然,那只是比微芒还要小的愧疚。

“父皇……?”

夏子衿的声音将明圣帝的思绪唤了回来,他见夏子衿讶异地看着自己,才知方才走神着衣摆擦动树丛枝叶,竟是暴露了。

“咳咳……朕来看看子衿。”明圣帝咳嗽了几声,颇为尴尬,他可不想让人觉得他堂堂九五至尊竟也偷听墙角。

“奴才拜见皇上!”

“奴婢拜见皇上!”

夏晟卿与小葵纷纷跪下行李,明圣帝点头便让他二人起身。

“父皇怎的想着今日来看儿臣?儿臣以为,父皇政务繁忙,又有后宫里的娘娘们要陪伴,怕是记不得儿臣了呢!”夏子衿微微噘嘴,摆出一副小女儿的姿态,双目十分灵动。

明圣帝哈哈一笑,指着夏子衿的鼻子点了点,笑骂道:“贫嘴的丫头!”

风吹得桌上的纸张脆声响动,明圣帝闻声望去,才见得桌上摆了好些图画,他再定睛看仔细去,瞧真切了后,竟愣住了,走到桌前拿起那写好的图纸,一字一句地认真阅看了起来。

“子衿,这是你写的?”明圣帝有些讶异,他仔细地看了图纸上的内容,竟是一个十分精妙的治水方案,比起自己之前所想,还要周到缜密!

夏子衿点头,薄唇微扬,她本是想着把方案写好了之后再去御书房呈给明圣帝,想不到他却自己来了,这样也好,省去了自己邀功的嫌疑。

“儿臣不才,一介女儿之身,却也想为父皇分忧。今日听得江南水患,儿臣也颇为惋惜,只想着自己在江南也住了这许多年,对于江南地貌形式更为了解几分,这才将自己所了解的写下,望能尽一份微薄之力,让父皇见笑了。”

夏子衿写的方案的确是好,难得的是还十分谦虚有礼,明圣帝只觉圣心甚慰,大掌拍着她的肩头,不住夸赞。

“子衿,你此处写着,填内湖种柏树,可有何讲究?”明圣帝指着一张图纸上的备注,捋着胡须问道。

“禀父皇,江南乃湿润之地,内湖多为人造,湖底土质疏松,极其容易堆积泥沙,导致河床高抬。儿臣住在江南那些年,便因着这个发了好些洪水。内湖面积都不大,若是能填实了,种上常年青葱的柏树,不但解决了洪水发源的一大祸首,也能固本培元,以柏树锁实土壤,这样既能治水,也能防水。”

明圣帝恍然大悟,点头称赞此法甚好,不由得更为对夏子衿刮目相看。

夏子衿仍旧谦和着,一份也不邀功,让明圣帝大为满意。

这步棋,她下对了,现在她要做的,就是一步一步地,爬上去。

女帝惊华:杠上宦官九千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女帝惊华】 或 【杠上宦官九千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女帝惊华:杠上宦官九千岁

女帝惊华:杠上宦官九千岁

  • 来源:微小宝
  • 时间:2019/7/6 0:15:51

前世她身为公主,指婚世子,事事为他谋划,却成为权力的牺牲品,一尸两命,曝尸荒野。今生,重来一次,她下嫁“太监”,只求安稳一世,却不料太监是匹隐藏在深宫中的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