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豪门 > 冷面总裁要借婚 > 冷面总裁要借婚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第3章新婚之夜的闹剧(上)

冷面总裁要借婚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第3章新婚之夜的闹剧(上)

发表时间:2019/10/4 6:09:20来源:有书阁热度:

《冷面总裁要借婚》是一本豪门类型小说。主要讲述:情急之下,筱婳的脚也快速朝男人下体攻击。...

冷面总裁要借婚

晚餐过后,祁傲寻了理由,让祁绯在楼下玩游戏,自己则是进入了祁绯的房间。

看着依旧处于昏迷状态的人儿,祁傲嘴角扬起坏坏的笑容,灯光下他犹如是长了恶魔翅膀的人类,危险又诱人。

将自己的领带扯掉扔在宽大的床铺上,祁傲危险的靠近筱婳,修长的手指开始解筱婳身上的婚纱。

床上的筱婳,秀眉微皱,只觉得面上好像人在对她动手动脚,很不舒服,缓慢的睁开眼睛。

只见一个男人正弯着腰,用他骨节分明的手正在为她脱衣服,而她此刻也有些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

筱婳顿时惊叫,双脚下意识的抬起,踢向男人的脑袋。

一脚踢空,祁傲后退一步,筱婳急忙翻身而起,一拳对着俊脸急挥而上,再次被偏开,挥出去的拳头,被大力的握在了手里,能听见骨头被捏响的声音,可见对方用力多大。

情急之下,筱婳的脚也快速朝男人下体攻击。

可惜她三脚猫功夫,不是很顶用,被男人抓住脚踝,用力一扯,她就摔了个四脚朝天,脑袋撞到床沿,痛得龇牙咧嘴,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对方就已经单脚跪在床上,压住她的身子,动弹不得了!

“痛痛痛。”被如此简单的擒住,且姿势这般暧昧,心底不由升起一抹紧张感,筱婳识趣的呼痛求饶。“这位帅哥,我错了,你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吧。”

“说,你是谁?”祁傲冷冰冰的开口。

筱婳揉着发疼的手,抬起头来,一看站着和她说话的人是祁傲,心底凉了半截,尤其是在那双闪着犀利的光芒的眼神下,只一眼就让人觉得他太锋利,有种涉世已久的尖锐和锋芒,他周身所散发的强大气场,与一身的尊贵气息,盯着人时就如盯着准备撕掉猎物时的眼神,心底彻底凉了。

她就知道韩家没安好心,更不该做什么交易,结果交易不成还受罪嫁过来,当天就被拆穿身份

不敢再继续去看祁傲,筱婳在缓慢的理理思绪,不管怎么样先屈服再说,否则她小命都难保啊。“小的是韩家女佣。”

“你冒充韩芊芊混进来有什么目的?”对方狗腿的模样,让祁傲厌恶。

“目的?”筱婳惊叹一声,重复一遍,然后一脸无奈的说道:“我能有什么目的,你觉得我一个女佣,能有这个胆子来打祁家的注意吗?”

事实上,若是没有这次机会,筱婳还真的不敢,现在见到只在电视和报纸上出现的祁傲,筱婳就更加不敢了,这个人气场太强了,与她磁场不对。

“现在落到你的手里,我就老实跟你说了吧,韩家不愿将女儿嫁给祁绯,就威胁我代替韩芊芊嫁过来,我不过就是穷人家的孩子,自小被卖给韩家,所以韩家的话就是命令,我也不能违抗,你要是想找人发泄你的怒气的话,你就找韩家嘛。”筱婳将事情老老实实的交代一遍,身世那里就随便编了个故事,首要任务先骗过祁傲。

祁傲见筱婳那张清秀脸蛋上,尽管小心翼翼但却足够坦诚,听她老实交代,内心思考一番,韩家确实很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于是放松了些警惕。

筱婳心底的小恶魔见祁傲分心,立刻张牙舞爪起来,筱婳将韩家给她依旧装备好的防狼器拿出来,对着祁傲俊脸猛喷。

坚挺的身躯倒在筱婳身上,重重的撞击差点让她内伤,确认祁傲已经被完全迷倒,筱婳这才小心翼翼地挪开祁傲的身体,从床上爬了起来。

解决掉大Boss,正想着不能吃亏顺点东西再离开时,门把突然被转动,只听“咔嚓”一声,房门打开,祁绯推着轮椅进来,咋一看那张脸,筱婳立即吓得花颜失色。“啊,有鬼!”

跌坐在地,筱婳手脚并用不断往后退,心里害怕得紧。

祁绯见状,琥珀色的眼眸划过一丝惊讶,不禁多留意了筱婳一眼,生怕被发觉出不妥,又迅速的恢复正常,装作一副痴傻模样,推着轮椅到筱婳身旁,见她双手遮住眼睛,口中念念有词。“太上老君,急急如意令,我一没杀人,二没放火,不要让鬼来找我。”

“老婆,我要尿尿!”祁绯对筱婳的表现不以为然,理直气壮的说道,他的声音故意装成了孩童的声调,但听起来就如沉淀过的白水,不显浮躁。

哈?

老婆?

冷面总裁要借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冷面总裁要借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冷面总裁要借婚

冷面总裁要借婚

  • 来源:有书阁
  • 时间:2019/7/6 7:32:03

她是孤儿,初中辍学,从小偷到大,是警察局的常客,他是名门公子,是翻手云覆手雨的祁三少,也是所有女人最不想嫁的对象;一场阴差阳错的婚礼,让这两个人联系在一起。【初识】“来,亲爱的小乖乖喝药了。”她嚣张的像个女王对他百般折腾。而他坐在轮椅上,如一只兔子般任由她宰割。【尔后】“想跑?你已经没有后悔的权利了。”他如地狱的修罗残忍的撕碎她的一点点防备。而她蹲在墙角衣服尽碎,面如死灰等着他的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