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豪门 > 冷面总裁要借婚 > 冷面总裁要借婚完整版免费阅读第4章新婚之夜的闹剧(下)

冷面总裁要借婚完整版免费阅读第4章新婚之夜的闹剧(下)

发表时间:2019/11/20 20:15:49来源:有书阁热度:

《冷面总裁要借婚》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豪门风格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筱婳将祁绯房间的窗帘给扯下来,把昏迷的两人都绑在一起,然后在祁绯的房间里逛了一圈,发现里面值钱的东西还真不少,筱婳贪婪的...

冷面总裁要借婚

筱婳脑子有一瞬转不过弯,愣是五分钟后才反应过来。

没错,她代替韩芊芊嫁给祁绯了,那么眼前这个喊她老婆的人,就是祁绯?

见筱婳没有反应,连手都没拿开,祁绯任何的喊道:“老婆,我要尿尿!”

“要尿尿,你就自己去呗。”筱婳从指缝间露出一个眼睛,吞吞口水,努力逼着自己去适应祁绯那副尊容,嘴巴不客气的回答。

“要你伺候我去!”祁绯任性,不依不饶的逼近筱婳。

“你还是不是男人了,连上厕所都要女人伺候,再说你是男人,我是女人,怎么可能伺候你去尿尿。”想她这辈子,虽然小偷小摸做了不少,警察局的常客,但好歹也不是大恶人,用得着过这么悲惨的命运吗?

“你不带我去,那你喂我喝奶好了,这个你总能做到吧。”祁绯放低要求,不再要求筱婳伺候他上厕所,但换的要求依旧难以接受。

筱婳面容涨红,一脸有气无处发的看着孩子样的祁绯,心里深深怀疑,这个男人真的只有三岁的智商吗?每个要求都占便宜,还让正常人活吗?“你倒想得美,占我便宜!”

“什么都不可以,那要你来有什么用,大哥说了,今晚要脱光衣服睡觉,生宝宝,你又不脱我裤子,又不脱自己衣服的,怎么生宝宝?”祁绯那副理所当然,又单纯的模样,配合着那张奇怪的脸,说出这种话,直让筱婳觉得恐怖。

环顾整个房间,祁傲还没醒来,而走廊的灯光已经熄灭,筱婳恶从胆边生,悄悄的摸出电击棒,笑得温柔可亲。“脱衣服多害羞,你看着我,我做不出来,所以你先闭上眼睛,我脱好了再叫你睁开。”

祁绯思考一下,觉得可行,立刻兴高采烈的闭上眼睛,刚闭上就问。“好了没有?”

“哪有那么快,你以为剥皮呀?”筱婳继续温柔的说道,拿出电击棒,慢慢靠近祁绯,嘴角露出贼兮兮的笑容,将电击棒伸向祁绯。

结果,房间的衣柜里窜出只绿眼睛的波斯猫,吓得筱婳手一抖,回过神来祁绯已经瘫软在了轮椅上,她无奈的耸耸肩,将电击棒收好。

祁绯并没有被电击棒触碰到,只是偷偷睁开眼看过之后,故意装晕,想看看他的“老婆”到底想做什么。

筱婳将祁绯房间的窗帘给扯下来,把昏迷的两人都绑在一起,然后在祁绯的房间里逛了一圈,发现里面值钱的东西还真不少,筱婳贪婪的本性又犯了,立刻就开始翻找房间内的贵重物品,打算打包带走,当做她的精神损失费。

翻箱倒柜好一阵,找出无数珍贵的物品,钻石腕表,限量版耳钉等等,在祁绯这个丑八怪的房间里,应有尽有。

坐在地上,筱婳开始想着她的逃跑计划,跳窗逃走后,就立刻买票离开H市,祁家时H市的土皇帝,而她得罪了这样的豪门大家,是没法继续在这里混了的,所以只能逃走后隐姓埋名的生活。

等把这些值钱的都珠宝都换成现金,就先去韩国整个容,再傍个大款,养个小白脸,这样谁也不认识她,轻而易举就成为了富婆。

沉浸在美好的想象中,筱婳继续搜刮即将属于她的财产,完全没想到会有其他的意外发生,等她打包好东西,准备跳窗离开的时候,身后响起一道阴沉的声音。“你要是敢逃走,我要你无法活着H市。”

筱婳猛地打了一个寒颤,回头发现祁傲已经醒了过来,吓得腿有些发软,紧张的吞吞口水,没底气的说道:“你找不到我的,等你挣脱时,我早就已经活着离开H市了。”

“你大可以试试,这个世上还没有我祁傲做不到的事情。”祁傲边说,边偷偷摸摸的挣扎绑着他的窗帘。“不过你可要想清楚了,要是让我抓回来,让我们祁家颜面尽失,让小绯承受被抛弃的痛苦,你可能会面临的惩罚,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没敢对你下手。”

“总不能杀了我吧。”筱婳问这句话的信心完全没有,祁傲是个残忍嗜血的男人,很有可能会哦。

“为了不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第二次,估计你就得和小绯一起作伴,一辈子在轮椅上度过,刚好这样你就能永远陪着他了。”祁傲语气就跟说今晚月色好看似的轻松。

冷面总裁要借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冷面总裁要借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冷面总裁要借婚

冷面总裁要借婚

  • 来源:有书阁
  • 时间:2019/7/6 7:32:03

她是孤儿,初中辍学,从小偷到大,是警察局的常客,他是名门公子,是翻手云覆手雨的祁三少,也是所有女人最不想嫁的对象;一场阴差阳错的婚礼,让这两个人联系在一起。【初识】“来,亲爱的小乖乖喝药了。”她嚣张的像个女王对他百般折腾。而他坐在轮椅上,如一只兔子般任由她宰割。【尔后】“想跑?你已经没有后悔的权利了。”他如地狱的修罗残忍的撕碎她的一点点防备。而她蹲在墙角衣服尽碎,面如死灰等着他的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