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乡村 > 花都弃少 > 《花都弃少》小说吧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花都弃少》小说吧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20/9/28 6:37:43来源:掌读热度:

《花都弃少》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乡村风格的小说。主要讲述:陈秋云仍旧没有生气,还一摆手又是一笑,“算了,今天不说这个,阿姨也是过来人,知道没过门前,女儿家都是害羞的。”...

花都弃少

“去哪里?”

苏家豪宅外,江禹一边驾车一边好奇的询问着。

他和苏晓月已经在这边待了大半天,不仅给苏海鸣又按摩了一遍,还亲自指点林家保姆煎药。只可惜,苏霖早早就去了公司,让江禹失去了和他交谈的机会。

“零点茶楼!”

苏晓月一边看着手机,一边回着江禹的问话。

“你不是要参加什么party吗?怎么又想着去茶楼?”

“笨,我参加party的地方就在零点茶楼啊。”

苏晓月做了一个鬼脸,又噘嘴说道:“也对,你一个外地来的,不了解零点茶楼很正常。”

“还是我给你介绍一下吧,零点茶楼并不是真正的茶楼,而是一家顶级娱乐会所。”

“在那里可以享受到世界各地的美食,还能买到各种限量版的东西,比如包啊,鞋呀,项链啦……”

苏晓月津津有味地做着介绍,而江禹则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应着。

交谈中,二人也不知不觉得来到了零点茶楼。

在苏晓月的VIP金卡指引下,正厅门口的保安倒没有阻拦,二人也乘坐电梯很快来到了三楼。

“江禹。”

刚出电梯没走几步,苏晓月就发问了,“你救了我爷爷,也没要任何报酬,要不我送你点东西,算是报酬怎么样?”

“买什么东西呀,你还不如给我多加点工资更实在。”

“是吗?”

苏晓月眉梢一动,显得有些不信,旋即又道:“不对呀,听陈伯说,昨天我爸还让你直接开价码的,可你都给回绝了。现在你却跟我说加工资更实在,不对劲,不对劲。”

“当然不对了!”

江禹直截了当地应着,“你爸让我开价,是让我离开你。咱们都一吻定情了,你说我能那么做吗?”

“谁跟你一吻定情了?明明隔着一张面膜的。”

苏晓月羞得小脸唰一下红了,小手也轻捶了江禹几下,并急切地解释,“我那不是迫不得己嘛,还不是你让我那么做的,不然,怎么让林诚相信……”

“好啦好啦,我开玩笑的,别那么认真嘛。再说我就是一个司机而已,有自知之明的,哪敢做美梦啊。”

“哎呀!”

一听江禹自嘲,苏晓月又着急了,“不是司机不司机的问题啦,关键是……我……”

情急之下,她有些语塞,却见江禹偷笑。

当即,双手叉腰,气愤地嘟嚷一句,“好啊,江禹,你竟敢戏耍本小姐,看我怎么收拾你……咦!”

“她怎么也在这里?”

正准备挥舞小粉拳出气,却又猛地一怔。

随即,扭身就往旁边的钟表店内快步走去。

呃!

江禹错愕,但也赶紧跟了过去,并好奇的问道:“你看到谁了,居然这么害怕。”

“我不是害怕,只是不想看到那个讨厌的人而已。”苏晓月一边解释,一边撇头眺望着外边。

“讨厌的人?林诚吗?”

“不是林诚,是林诚他妈陈秋云。”

“噢!”

“哎呀!”

苏晓月又陡然娇嗔一声,“她过来了,你进来点,别被她看到了,她这人特烦,我不想跟她纠缠……”

“晓月……”

这边话音还没落下,外边已传来陈秋云的声音。

“怎么还是被发现了。”

苏晓月气得直咬牙,她一点也不想见到陈秋云这个笑面虎,只是这钟表店专柜根本也没地方躲藏。

无奈之下,她便随意一指专柜中的一款力士石英表,冲专柜店员说道:“麻烦把这款表拿出来我看看。”

“好的!”

店员带着微笑,小心翼翼地将手表取了出来。

“晓月,我刚刚叫你,你怎么没听见啊。”

这个时候,陈秋云已快步进入了店内,且表现得十分热情。

“故意的!”

“你这丫头,居然也会跟阿姨开玩笑了。”

“我是认真的。”

“你呀,真是一点没变,还是那么心直口快,但阿姨喜欢。”

“我……”

苏晓月咬着牙,一副头疼的样子。

江禹看着也同样苦恼,难怪苏晓月不想看到陈秋云,确实是让人烦。

面对这种人,别说苏晓月了,自己也不好对付。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还是个女人。

“这款男士表不错啊,大气上档次,你真有眼光。”

这会儿,陈秋云又将目光落到了苏晓月手中的石英表上,还又满脸笑意地问道:“晓月,你是想给诚儿买吧?也太有心了,这还没过门呢,就知道给诚儿……”

“够啦!”

苏晓月实在是受不了了,并怒瞪着陈秋云,“陈阿姨,我敬你年长,叫你一声阿姨。但你也别仗着这个乱点鸳鸯谱,我是不会嫁给你儿子林诚的。”

“你这丫头,怎么又说胡话啊。”

陈秋云仍旧没有生气,还一摆手又是一笑,“算了,今天不说这个,阿姨也是过来人,知道没过门前,女儿家都是害羞的。”

“不过,阿姨还是得夸夸你,你这眼光真不错,我想诚儿也一定会喜欢这款表的……”

听着陈秋云滔滔不绝的话语,苏晓月是欲骂无力,遇到陈秋云这样的人,想吵都吵不起来。

她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了,因而也思索着应对之法。

“陈阿姨!”

陡然间,她一改刚才不悦的颜容,笑道:“你说错了,我选的这款表,可不是要送给林诚,而是送给他的。”

“谁?”

“就是他!”

苏晓月指了指边上的江禹,“给你介绍一下,他叫江禹,是我男朋友。对了,林诚也认识的,他们还一起切磋过武术呢。”

闻声!

陈秋云终于挂不住笑意了,整张脸都沉了下来。

双眼怒瞪江禹,身体也微微颤抖,半响才憋出一句话,“你就是打伤我儿子的那家伙?”

“你儿子?”

江禹故作茫然,还挠了挠后脑勺,“噢,你说的该不会是昨天那个衣冠禽兽吧。”

“你……”

陈秋云气得七窍生烟,便扬手一指江禹喝道:“阿申,把他的双腿给我打断。”

“是!”

在店门口的一名墨镜男子沉声应下,接着拳头一握,就准备出手了。

花都弃少

花都弃少

  • 来源:掌读
  • 时间:2019/7/12 10:17:16

弃少不自弃,归来之际,便是化龙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