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神通本源诀 > 神通本源诀完整版免费阅读第19章恐怖的杀戮之旗

神通本源诀完整版免费阅读第19章恐怖的杀戮之旗

发表时间:2020/7/16 21:05:33来源:有书阁热度:

《神通本源诀》是一本仙侠风格小说,小说主要讲述:花容月冷冷一笑道:“修道界的人都知道,七杀魔教的教徒,向来不守承诺,不遵从人世间的一切道德。你的保证,根本没有一点可信度...

神通本源诀

刀疤脸灰衣人咧开嘴角笑了笑道:“花月容教主,你还是老老实实地把那个叫做于天余的少年郎交出来,我以我的名誉保证,只要你把他交出来,我就留你一条性命,你看这样如何?这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了。”

花容月冷冷一笑道:“修道界的人都知道,七杀魔教的教徒,向来不守承诺,不遵从人世间的一切道德。你的保证,根本没有一点可信度。更何况,本教主已经向你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们花月教,根本没有一个叫做于天余的弟子。本教主乃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难道还会说谎欺骗你?”

刀疤脸灰衣人听到花容月还是死不承认花月教里头有于天余,脸色立刻阴沉下来,怒道:“既然如此,你就不要怪本座出手狠辣了!”他转头对楼春雨三人道:“你们三个,速速后退!”楼春雨三人闻言连忙急退,一直退到了山谷口,这才停下来。

刀疤脸灰衣人左手举起杀戮之旗,右手捏了一个手印,脚踏奇步,口中不断念诵着一大段古古怪怪的口诀,陡然间那一面原本小小的灰色旗子,突然变大变长,变成了一面足足有三米多高的大旗。刀疤脸灰衣人把这面大旗插进泥土里,绕着大旗迅速转动,口中那段古古怪怪的口诀念诵得更加急促,脸上泛出一股奇异的青光,一对闭着的眼睛射出凌厉的青光,就好像魔鬼一般狰狞可怕。

花容月尽管不晓得杀戮之旗到底有多厉害,可是也隐隐约约地觉得刀疤脸灰衣人发出的一击一定凌厉异常。只是她自忖她拥有同样是中品玄级灵器的白宝瓶,所以并不如何畏惧。她把白宝瓶倾斜,洒下一连串的水滴,围绕着众人跑了一圈。这些水滴在落到地上后,化成了一个晶莹剔透的水之幕墙,把花月教众人都护在了里头。而透过这一个水之幕墙,花月教众人还是能够看到外头刀疤脸灰衣人的动作。

刀疤脸灰衣人突然停止了行走,跌坐在地上,手捏印诀,急速无比地念了一段神通法诀,那面插进泥土里头的那面大大的灰旗,突然激射出一团犹如大网一般的灰色雾气,往花月教众人笼罩而去,就连那道白宝瓶形成的水之幕墙,也完全笼罩在其中。

花容月和一众花月教的弟子,感觉自己仿佛一下子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连自己的五根手指也看不到,一阵阵恐怖凄厉的鬼哭狼嚎之声不断传来,同时更隐隐约约地感受到好像有无数的孤魂野鬼,在向自己靠近,要向自己来索命。

同一时候,一个悦耳的声音,依稀传来:“你们不用害怕,不用担心,不用恐惧,闭上你的眼睛,放松你的精神,你会发现你的眼前会出现一盏明灯,它会把你带到一个没有忧愁,没有畏惧的极乐世界。不要犹豫了,快,向那一盏明灯走去吧,跟着那一盏明灯向前走,你就可以到达那个没有忧愁没有畏惧的极乐世界……”

许多花月教的弟子,听到这一把声音,都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发现在自己的面前,果然存在着一盏明灯,灯光闪烁不定,好像在招引着人往前走去。

花容月的法力在花月教里头是最浑厚的,略一思忖,就晓得这是极为可怕的精神攻击,心中惊诧,不解白宝瓶营造出来的水之幕墙为何无法抵挡杀戮之旗的精神攻击。她对花月教弟子大叫道:“这是幻觉,你们要镇定,不要被这些幻象所迷惑,不要向那一盏明灯走去,它是一场骗局,它不会带你到极乐世界,只会把你带到无边的地狱之中。”

不少花月教弟子听了,立时清醒过来,连忙跌坐在地上,运转法诀,抵挡杀戮之旗的精神幻觉攻击。

于天余的情形却是极为特殊。当那一个刀疤脸灰衣人借助杀戮之旗,施展出精神攻击的时候,灰雾穿透水之幕墙,笼罩过来的时候,只觉得他能够把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并没有像其他花月教弟子那般,陷入到无边的黑暗中去。

那些鬼哭狼嚎的声音,他尽管也是听得见,可是心中却是沉静如水,没有兴起一丝恐怖的念头。于天余好奇之下,按照那个悦耳的声音,把眼睛合起来,却并没有看到什么明灯之类的东西。他又睁开眼睛,发现身边的花月影,她的生命气息,正在不断地往外流逝着。于天余感到非常奇怪,仔细一看,这才发现,花月影识海之内那一股并不浑厚的法力,竟然不由自主地往外流泻出去,就好像飞蛾扑火一般,向那一面大灰旗流去。而白宝瓶营造出来的水之幕墙,竟然无法阻挡这种法力外泄。

于天余不由得暗暗概叹,七杀魔教的神通法术,果然厉害非常。他不由自主地伸出中指,点在了花月影的印堂之上。这一个动作,于天余并没有仔细思考过,这完全是一种本能的反应。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他无缘无故地为何要做出这个动作来。他的手指,刚刚触碰到花月影的皮肤,便出现了奇异的一幕。他的手指,自然而然地发出一道犹如刀片一般的精神念力,把花月影法力外泄的渠道切断。

于天余发现,花月教大部分弟子都像花月影一般,法力不由自主地流泻。有几个弟子已经因为法力流光而倒在了地上,陷入了昏迷。如果他像救治花月影那般,一个一个地救治,那根本就来不及了。突然他心中一动,要破除阴森寒冷的黑暗,最好的办法,就是要用最浓烈火热的光明,来与之相抗衡。最浓烈火热的光明,那当然就是雷电了。陡然间,他心中升腾起一段法诀,“小天雷法!”于天余不由自主地把小天雷法施展了出来。

“轰隆!”一道天雷,陡然从空中劈落下来,击打在杀戮之旗之上。杀戮之旗被这股雷电劈中,立刻变回了原形,变成原来的小灰旗,不过却是丝毫未损。而身为施术者的刀疤脸灰衣人,可就没有这么轻松了。他一张口,吐出一口鲜血,原本灰色的脸上,突然间变得非常苍白。杀戮之旗形成的灰色雾气,转眼间就消失无踪。楼春雨等人都是心中震惊,他们做梦也想不到,刀疤脸灰衣人通过杀戮之旗施展出来的精神攻击,竟然被一个少年郎,通过施展一道古怪的天雷而轻而易举地破去。另外一个灰衣人,连忙走上前,把摇摇摆摆的刀疤脸灰衣人扶住。

花容月看到于天余施展出小天雷法之后,便看到眼前的黑暗完全散去,而刀疤脸灰衣人则是吐出了一口鲜血。很明显,刀疤脸灰衣人通过杀戮之旗,施展出来的邪法,已经被于天余施展出来的小天雷法破去。可是,小天雷法有这么大的威力吗?为什么我感到这个小天雷法跟一般的小天雷法很不相同?

花容月再看到花月教弟子的情况,脸上立刻露出了震惊的神色。跟着她出来的六十九名弟子,这时候还能够站着的,只有十来人。其余的都是躺倒在地,有的呼吸粗重,脸色惨白,很明显是受了很严重的内伤。有的直接就是一动不动,一点气息都没有,很明显,这些一动不动的花月教弟子,已经死去了。花容月飞快地清点了一下花月教弟子的伤亡,发现这一波攻击,就死了三十多名修为比较弱的花月教弟子。

“杀戮之旗,果然厉害!倘若不是于天余果然使出小天雷法,破去了邪法,花月教的弟子,伤亡一定更加惨重!”花容月暗暗心惊,为自己过于相信白宝瓶的防御之力而自责。就是因为她过于相信白宝瓶营造出来的水之幕墙,可以抵挡杀戮之旗的攻击,才会造成花月教弟子伤亡惨重。

花容月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状况,发现她的法力已经削弱了不少,只有平时的一半左右。花容月心中隐隐有了恐惧之意,这杀戮之旗竟然这么厉害,同是中品玄级灵器的白宝瓶,竟然抵挡不住?

花容月并不晓得,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由于白宝瓶是偏向于辅助类型的灵器,攻击防御,都不是它所擅长的。尤其是,它营造出来的水之幕墙,能够抵挡物理攻击,对于杀戮之旗刚才施展出来的精神攻击,却是无能为力。而且,刀疤脸灰衣人用杀戮之旗,能够取得如此辉煌的战果,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花容月等花月教的人,并不知道杀戮之旗竟然能够使出精神攻击,猝不及防之下,被它乘虚而入,这才会造成如此惨重的伤亡。

于天余看到花容月一脸惊慌失措,伤心懊恼,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样,便靠到花容月耳边低声提醒道:“花姐姐,你不能够再这样被动挨打下去,再这么下去,我们所有人可能都要陨落在此!我们应该主动出手攻击,不能给那个刀疤脸灰衣人使出杀戮之旗的机会。否则的话,他又通过杀戮之旗使出精神攻击,我们根本就无法抵挡。”

被于天余这么一提醒,花容月立刻醒悟过来,心中暗叫惭愧,自己身为一教之主,竟然还不及一个小孩子看得清楚明白。当下不再多想,断然大喝道:“所有花月教弟子,快快摆下销魂蚀骨花月大阵,攻击敌人,不能再让敌人有攻击的机会!”

一众花月教的弟子,听到师尊的话,心中稍安,连忙按照平常的练习,摆出阵势,把四个敌人围在里头,不断攻击。而花容月于天余花月影三人,则是在阵法外头指挥,并随时保护受到攻击的花月教弟子。

这一个销魂蚀骨花月大阵,是花容月的结拜兄弟陆建史,在四年之前钻研出来的。他把阵法交给花容月,嘱咐道:倘若他不在,凭借着这个阵法,也能够保护花容月的周全。花容月带领着弟子,用了三年的时间,才把这个繁复的阵法练熟,今天还是第一次真正对敌使用。这个销魂蚀骨花月大阵,最善于把众弟子的力量发挥到最大,把人数不多的神通高手困住。除非里头的神通高手,把布下阵法的所有花月教弟子的法力完全消耗一空,否则就很难破开阵法。

刀疤脸灰衣人尽管受了不轻的内伤,但脸上还是镇定自若,似乎并不怕这个看似玄奥非常的阵法,他把杀戮之旗高高举起,准备再次施展神通。楼春雨,还有另外两个七杀魔教教徒,也开始出手攻击花月教的弟子。楼春雨的丹元功果然不俗,花月教弟子尽管有玄奥的阵法辅助,变化万千,首尾呼应,但还是被他打伤了几名弟子。

楼春雨怒吼道:“花容月,你这个贱人,你躲到哪里去了?你怎么不亲自出手?用这些花月教的弟子来当炮灰,你羞也不羞?你还配不配当花月教的弟子?”说话间,他已经击杀了一名花月教的女弟子。不过这名女弟子在临死之前的反击非常凶猛,也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道伤口。

另外两名七杀魔教的教徒,修为也是不弱。尽管使出来的神通法术被白宝瓶化去了不少,但还是伤害了几名花月教的弟子。

然而,陆建史苦心研究出来的销魂蚀骨花月大阵,果然是厉害非常。刚开始的时候,花月教的弟子因为是第一次拿出来对敌,还是有些胆怯与生疏,不时还有一两名花月教弟子受伤。可是随着阵法的越来越熟悉,以及恐惧之心渐渐消去,经过三年苦练的阵法威力,终于真正发挥出来。楼春雨跟三名七杀魔教的教众,一开始还能够伤到一两名花月教弟子。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四人竟然被完全困在了阵法之中,再也无法伤害花月教弟子分毫。

而那名刀疤脸灰衣人,因为受了不轻的内伤,难以再发挥出杀戮之旗强大的攻击力,所以,尽管他不断用手中的杀戮之旗展开攻击,收效却是不大。

楼春雨看到他们四人使出了浑身解数,却还是无法破开阵法,心中不由得烦躁异常。自己的大仇人明明就在眼前,却根本走不到她身前攻击她。这种感觉,让他快要疯狂。而且如果这一次进攻无功而返,必然会触怒隐藏在花月教身后的陆建史。那时候,陆建史与花月教联手对付自己,自己恐怕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想到这,楼春雨眼中闪过一丝毅然决绝之色,对三人道:“三位尊者,事情到了这等地步,我们不要说完成任务,哪怕要保住我们自己的性命,也是不容易的事情。既然事已至此,我们就不能再有所保留了。三位尊者,不能再犹豫了,一起施展腥风血雨诀吧!”

神通本源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神通本源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神通本源诀

神通本源诀

  • 来源:有书阁
  • 时间:2019/7/21 12:58:24

一个废材登上世界顶峰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