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乡村 > 蚀骨再嫁,早安!许先生 > 蚀骨再嫁,早安!许先生第3章打掉孩子

蚀骨再嫁,早安!许先生第3章打掉孩子

发表时间:2019/10/24 8:18:55来源:微小宝热度:

《蚀骨再嫁,早安!许先生》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乡村类型小说,主要讲述:又转向我:“小叶,你这就跟许总去办公室,要好好配合许总的工作。”说完转,身,走了。我还在懵中。...

蚀骨再嫁,早安!许先生

整个会议没超过半个小时,相当有效率,之前杨浩,要絮絮叨叨两个小时。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大家呼呼啦啦都出了会议室,李主管守在门边,似乎听新总裁吩咐着什么。我故意磨蹭时间,想等他们谈完,我好找李主管再说明下辞职的事情。可是,屋里已经没别人了,我不能再待在屋里了。

我出了门躲在一边,终于他俩交接完了,李主管摆手让我过去,还没等我开口,他便介绍说:“许总,这位就是叶清若,之前的财务主管,属于公司资历较老的员工,您有想了解的事项,可以找她。”

又转向我:“小叶,你这就跟许总去办公室,要好好配合许总的工作。”说完转,身,走了。我还在懵中。

看来这一时,是提不出辞职了。我只能乖乖地跟在他,身,后。

总裁办公室在三楼,我们需要爬一层楼梯,他步伐很快,几步就到了办公室,我随后跟进。

原来杨浩的办公室,是在另一间,不在这间。

这间的面积要比杨浩的那间大一倍,左侧墙上,挂着一幅万马奔腾的国画,几乎占据了整面墙。墙边安置了一个大鱼缸。落地窗户明净清亮。右侧是一张很宽敞的红木办公桌,桌旁,一张长方形的小茶几,上有茶具。桌后的背景墙是一幅字“慎终如始,则无败事”,这是《老子》里的一句话。他真的很特别,一般人都会挂“财运亨通”啦,“财源广进”啦。

正在我看得出神时,“请坐,叶清若。”他伸出右手,示意我坐在办公桌的对面。

“谢谢,许总!”我收神回来。

“我请叶主管来,是想了解下原公司的财务支出收入的大概情况,了解下年度盈利额的整体走向。”

他的语气沉稳,声调顿挫。

“好的。”

我点了点头。

这问题,其实多少带点私密性,但事已至此,我还有什么保留的价值呢?我会毫无保留地上报数据。

不讲情面的人永远都不那么累。我汇报完后,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他耐心地听完之后,很快得出自己的结论。

不得不说,这是个很淡定的男人,好像什么事情就算发生也不过如此。

这时我突然很恍惚,不得不承认他工作的时候让我想起了他,那个让我伤心的人。“情到,深,处,人孤独,爱至穷时尽沧桑”,似乎说的就是我,这种孤绝感前所未有。

“叶主管?”

“恩?”

我晃了晃头,马尾辫触碰着我的后颈,痒痒的。

“哪不舒服?”他眼神里装满了真挚。

“没,没有。”

“那我们去趟我的另外一家公司,你拿好工作笔记。可能需要加下班,辛苦了。”

“嗯,好的。”

我其实已经有点累了,虽然他的话没有命令的语气,但让人无法拒绝。况且,他是将,我是兵,我不可以拒绝。

走出大楼时,已到了傍晚,西边红霞,薄如绡纱。

“我去取车,你等下我。”许总说完,便走向车库,步子还是那么稳健。

“好的。”我轻松回应。

我正好在室外透透气,这几天一直憋在陆露家,各种吃补品。今天虽有点累,但还好,忙碌的工作真是良药,会让我忘了所有的不开心。

下了公司台阶,一人横在我面前。

定睛一看,是杨浩的妈妈。

“你……”

我刚想说,你来做什么。

哐,一耳光。我满眼星星,差点摔倒。但我不能倒下,我得好好站定,不可以软弱。

“凭什么打我!”我捂着脸。

“你个败家的货,这次你开心了?杨浩的这家公司卖了!”

“他卖了公司,和我有什么关系!”

“和你没关系?你如果不打掉孩子,他能卖吗?”

……

我疑惑不解。

“你还跟我装糊涂!我们杨浩走到今天多么不容易。”

……

“他是一步一步做起了这么多家公司的,但两年前就不太景气了,本想借着你的力,好好发展,没想到,你就是断财路的主!”

“你在说什么呢?”我越听越不明白。

“没想到,你竟打掉了孩子,破了他发达的梦,真该死!”

发达?发达和孩子有什么关系。是要用肾,去换那女人的命,然后继母会助杨浩的事业吗?如果那女人没救过来,继母就收回股份或者公司?怎么这么乱?可这家公司,并没有继母的股份啊。这是怎么回事?继母的确是这个城市里首屈一指的富商,那还不是因为,我父亲的意外离世,财产让她做手脚独吞了吗?她才会有这呼风唤雨的本领。而苦的是我,一无所有!

“你现在就跟我回去,不许出门!”她说着,便上手扯我的马尾辫。我躲闪,挣扎。

“我不回去,你们休想再利用我!”

“你还挺嘴硬!”

“你给我松手!放开我!”我狠狠地扳住她的手腕。

想起这两年里,我也曾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妈对待,给她包过饺子,给她买过健,身,器,给她熨过衣服。一个月前,我检查出怀孕,告诉她,她眉开眼笑,声声说自己有了孙子了。

可现在看来,都是假象。是啊,利用完我和孩子,再和我离婚,他杨浩和哪个女的不能生孩子,甚至可以和那个比我小三岁的同父异母的妹妹结婚,那他真的是飞黄腾达了!

“你还真顽固!真不愧是夏韵清的女儿!”

夏韵清?母亲的名字,深入人心的名字,外婆总提起。从小到大,我留有母亲印记的,除了,卧室里的那张妈妈年轻时的照片外,便是这好听的名字了。 可是,她怎么会知道?

“你认识我的母亲?”我停止了挣扎,很是惊讶。

为什么杨浩和他的妈妈都提我的母亲,难道,她真的活着的?

“你母亲,和你一个德行。”她意味深长地说。

“我问你,你怎么认识我母亲的?她是真的活着的吗?啊你告诉我,告诉我!”

“你想知道吗?那就跟我回去!”

“不,不,我不回去……”我已经毫无知觉了,任凭她的拉扯,头发也随风散开了。

“放手!”这语气掷地有声。

他冲上前,拉开了她的手,将我拽到了他的右,身,旁。

“呦,啧啧啧,这谁啊?”

他并没说话,却是凉气逼人。

“没想到啊,没想到,叶清若,这才不到一个星期,你一个在婚的女人,打掉了孩子,和这个男人在一起,还送到了婆婆面前,真有你的,不觉得丢人吗?”说着,又来试图扯我的胳膊。

“哎呦,疼死了!”只见许总握住了她的腕部。他紧锁双眉的样子,也是平静而坚定的。

“这是我儿媳妇,我来请她回家,关你什么事?”她不服。

“关我事,她是我的员工,她现在在加班,你如果再胡闹,我就以扰乱工作为由,请你去好地方喝茶!”

他不急不躁,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

她一听,赶快抽回胳膊。带笑不笑说:“行,叶清若,你等着瞧,我哪天让杨浩来找你。你给我等着!”

说完,她转,身,正要走,我上前一把拽住了她。

“先别走,你告诉我,我母亲是不是还活着,啊,是不是?她在哪?她在哪?我要去找她。”

“放开手,我不知道!”

“求你了,告诉我,她在哪里?”我拽得更紧了。

“你给我松手!”

她使劲一推,我只觉得头重脚轻,这次我真的倒了,无力软软地趴在地上,傍晚的凉意彻骨,直至心房,为什么这么折磨人?爱我的人都个个离我而去,外婆,父亲,母亲,母亲!我的母亲,一定还活着,可是,就算活着又能怎样,即使某天,我们在路上遇见了,也不会认出彼此的样貌。

我哭了,闭着眼睛。地上凉得刚刚好。

此时,一个大掌拽起了我的胳膊,又托起了我的腰。是他?许总。我依旧闭着眼睛,享受着此刻,人间里还有的那么一点点温暖。

他轻抚着我的肩膀将我扶到车旁,说:“上车,你住哪?我送你吧!”他把安置到副驾驶座位上,为我系安全带。

“不去另家公司了吗?”我嗫嚅。

“不去了。”

“这不太好吧。”

“没关系的,改天再去!”

“哦,许总很抱歉,也很谢谢您。”

“给。”他递给我一张纸巾,“擦擦脸。”

“哦,让您看笑话了。”我不知道他取车什么时候回来了的。恐怕是所有的事情都听到耳朵里了。真的很尴尬。

“……对了,你去哪里?我们出发。”他会心一笑。很温馨的样子。

“麻烦,许总您送我去碧海国际公寓吧!谢谢。”

我只能去陆露那了。

车子开动了,车窗的风,呼呼刮着我的脸,火辣的疼痛瞬间要舒服很多。

包里手机震动,陆露打来的。

“喂,陆露,有事吗?我正往你家去呢?”

“若若,我外婆病危,在陕西老家呢,我一着急就买票坐火车走了,上了火车才发现,我没给你留家里的钥匙,这可怎么办啊?太对不起了!”

“哦,没关系,你好好看看外婆,先不用管我了。”

“怪就怪我的脑子不记事,大大咧咧的,那你这几天晚上去哪住啊?”

“我……可以去……那个,总之不用担心我了。”我一时真想不起来还能去哪儿。

“若若,你去哪都行,可千万不能回那个家了,知道吗?”

“知道啦,我不会回那儿的。挂了吧,你快忙你的事情吧。”

怎么办?车都开动了,地址也告诉人家了。我怎么能告诉他别送了。这不是出尔反尔吗?还是送到地方再说吧。

一会功夫,就到了公寓楼下。“哪层楼?”

“八……八层。”

“这是老楼,楼道挺黑,我送你上去吧。”

“不……不用,我自己可以的。”

“没关系,下车!”他执意要送。

坏了,要露馅了,怎么办啊?

蚀骨再嫁,早安!许先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蚀骨再嫁】 或 【早安】 或 【许先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蚀骨再嫁,早安!许先生

蚀骨再嫁,早安!许先生

  • 来源:微小宝
  • 时间:2019/7/23 2:39:11

那是我跟杨浩的儿子、或者女儿,尽管我知道杨浩对我冷漠无情,尽管我知道杨浩他并不爱我,但我依旧憧憬着他的诞生。因为,那是我对杨浩的爱,或者,是他给我唯一的礼物。  但——  就在三天前……  那段手机通话,让我心中构设的美好,如精美花瓶坠地,支离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