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南有海棠花初放 > 南有海棠花初放第12章关爱智障人人有责

南有海棠花初放第12章关爱智障人人有责

发表时间:2020/5/24 8:13:13来源:快阅热度:

《南有海棠花初放》是剧情极佳的现言类型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在幽静的密林里,三个刺杀未果的黑衣人齐齐跪倒在一位已有白发的男人面前,浑厚的声音仿佛碾在人的心上:“你们这些杀手就只有这...

南有海棠花初放

在幽静的密林里,三个刺杀未果的黑衣人齐齐跪倒在一位已有白发的男人面前,浑厚的声音仿佛碾在人的心上:“你们这些杀手就只有这些本事吗?我叫你们杀他,你们竟然差点杀了我要保护的人!”

  黑衣人们只是低下了头,并不言语。

  男人看逼他们也没有用,叹了一口气,摆摆手道:“算了,下一次再找机会吧,下一次还失败了的话,你们剩下的佣金也就别想拿到了,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也解除吧。”

  领头的黑衣人的眼底闪过了一丝怨毒和不甘,男人并没有察觉到,那黑衣人将指甲嵌进了掌心中才勉强压了下去,应了声:“是。”一闪身融入了黑夜中,其他两位黑衣人也跟随在其后。

  “糖桔,你怎么这么晚才来,我都等了好久了耶。”喻沫浣嘟起嘴,不满地看着因为跑太急,正在平复自己的小心脏的沈棠榆。

  沈棠榆看眼前因为等太久而快要炸毛的“女王大人”,忙开口求饶道:“小沫浣,先跟我走吧,我有急事,这件事情一会儿再说。”

  喻沫浣表示:你说啥,我表示不相信并向你扔来了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

  沈棠榆一看喻沫浣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一边推着她往回走,一边说道:“到地儿你就知道了,还有,真的不要拿那种关爱智障的眼神看我。”

  “叮铃”,竺谨阳听见门铃声响了,知道沈棠榆她们来了,忙去给她们开门。

  喻沫浣一眼就看见了正趴在床上的苏祁瑜,拿起从马路边顺带买的绷带和消毒水走了过去,尽管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在看到伤口的一瞬间还是攥紧了绷带,倒吸一口凉气。转过头问正愧疚得不得了的沈棠榆道:“糖桔,你们到底去做了些啥,怎么会有这么重的伤?”

  沈棠榆低下头,攥住了衣角,似是不想回忆起那时的事。

  看着沈棠榆快要哭出来了,喻沫浣终于不再逗她了,难得露出了正经的表情,拿起消毒水给伤口消毒。

  因为伤口只是长了点,看着有些恐怖,其实并不深,所以喻沫浣也只是将伤口包扎了一下,并不缝合。

  喻沫浣拿绷带将苏祁瑜裹了个严严实实,最后利落地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退在了一旁。

  在喻沫浣包扎的时候,苏祁瑜就已经醒了过来,满脸黑线地想把背上的蝴蝶结拆掉,却又无奈地发现:自己够不到,算了,便由它去吧。

  虽然这样真的很破坏我的形象而已。

  安筱玉和竺谨阳看到苏祁瑜醒了,都挂上了欣喜的微笑。顾语惜则直接扑了过去。

  苏祁瑜将顾语惜抱在了怀里,下巴搁在她的发顶上,声音在旁人听起来不是一般的温柔:“米糖糕,我给你带回来了。”

  顾语惜原本已经止住的泪水在次决堤,连连摇头,说道:“我不要什么米糖糕了,我只要你好好的。”

  喻沫浣看着他们像是生离死别的样子,不禁撇了撇嘴:在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这不是明摆着虐狗吗?又转头看向低垂着头,眼角含着泪的沈棠榆,“好心”提醒正在虐狗的两人:“语惜,你这样子坐在祁瑜身上,他的伤口会裂的。”

  听到这话,顾语惜“啊。”地叫了一声,忙从苏祁瑜身上跳了下来。

  打扰完别人的好事,自然要赶紧溜。喻沫浣拉起还在兀自伤心的沈棠榆,只留下一句:“今天有点晚了,我们先回宿舍了。”就像一阵风似的刮走了。

  小剧场:(再次说明,小剧场ooc)

  沈棠榆(看完这章文后,十分愤怒):好你个苏祁瑜,原来你这么早就跟语惜好上了!!!

  苏祁瑜:冤枉啊,她只是我哥托我照顾的!【此处涉及剧透】

  沈棠榆(傲娇):哼,勉强原谅你了。

 

南有海棠花初放》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南有海棠花初放】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南有海棠花初放

南有海棠花初放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7/22 3:03:40

海棠花开了又谢,江南春色年复一年,到了最后,他赢了所有人,却唯独输掉了她。 他说过:“我曾看到过这样一句话‘喜欢是乍见之欢,爱是经久不厌,你是我今生渡不过的劫,在彼岸守候三载浮生未歇。我曾悄无声息地喜欢过你,怕你知道,怕你不知道,又怕你知道却装作不知道。’我觉得这句话挺适合现在的我。” 她说过:“反正最后,几度风雨我爱过了你,曲终人散我等过了你。可这个爱情终究不是算数题,你不爱我,我做的一切勇敢的事情,却还是留不住你。” 那么,我们错过了,但不是谁的过错,也许这样,我们就会过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