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青春 > 玻璃时代 > 玻璃时代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第2章二

玻璃时代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第2章二

发表时间:2019/7/27 3:30:46来源:快阅热度:

《玻璃时代》是文笔极佳的青春类的小说。主要讲述:他在里面喊:“河妖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象张国荣那个样子的?”...

玻璃时代

“不知道?”

  “不知道。”

  “不知道算了。”他又静了下来。

  我喝完豆浆,站起身来。“好了,电影也看完了,你回去吧,我去店子了。”

  他缓缓站了起来。这个时候我突然看见他的腿在抖。

  “你怎么啦小皓?”我急着问:“到底怎么了?”

  他深呼吸,坚持着转身走向门口。

  “哥,我走了。”他说:“我知道你不是去店子里,”他带着哭腔说:“你,是去上网。”

  我的心被他搞乱了,是莫名其妙地烦乱。

  从台北豆浆店里出来后,我已没有心思上网。我闷闷的乐地走进了自己的店子。

  我的服装店的名字叫“酷体男孩”。

  我对小吴说:“帮我把U2的紧身衣拿来。”

  小吴问:“黑色无袖的那件?”

  我说:“是的。”

  小吴说:“你去干什么呢?”

  我说:“去酒吧坐坐。”

  小吴一边帮我找衣服一边说:“哦,对了,你姨妈打电话找过你。”

  我说:“她没打我的手机。”

  小吴说:“你的手机呢?”

  我说:“手机......哦。手机......”

  我已经丢了三部手机。

  第一部丢在酒后的街上,那一年我二十二岁。我只有酒醉了才能那么放肆地哭,只有那么放肆地哭才会忘乎所以,只有忘乎所以了才会丢手机。所以我丢了,没有去找。

  第二部丢在了一个神秘的地方,那一年我二十五岁。那个地方真的很神秘,我只去过一次。因为我再去的时候就找不到了。网友带着我转了很多弯儿。那些大街小巷、梧桐树背后的阴暗小楼......我转晕了。

  第三部丢在......丢在江水里。小美跟我分手的时候。那手机里传来的是她哭泣的声音。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哭。轻轻的连绵不绝的。但是她的哭声伤害了我的自尊。

  可我知道这一次手机没有丢。

  它一定是在小皓的床上。

  我犹豫可很久,还是没有问他。

  我突然想逃到一个地方去,没有人的地方,角落或者是天堂。

  我不知道我想得对不对,但总之不管我想得对还是不对我都觉得不对。

  然后姨妈打电话来说小皓不见了。

  他背着背包拿着我的手机出了门,好象是出走,也可能是去露营。

  必须要找到他,因为明天下午五点,他必须要登上去北京的火车。

  我穿着黑色紧身衣穿过城市汹涌的车流,却不得不承认自己在这个钢筋水泥的丛林里如此脆弱不堪。

  事实上如果他想逃匿,我根本无从找寻,但我还是在苏仙河畔找到了他,就是我常来钓鱼的地方。

  我总感觉他会在那里,于是凭感觉找到了那里,他果然在那里,而且支起了帐篷,升起了一堆篝火。

  我说:“你干什么?你其实根本就不想失踪。”

  他坐在火堆边,不看我,说:“我要走了啊。”

  “可......”我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该怎么说了。

  他往火里填柴。

  我说:“不要再填了。火已经很旺了。”

  他说:“可是,哥,我要走了啊!”

  我经过了若干次分别,场面浩大的毕业晚会,撕心裂肺的情人分手夜。但我没经历过告别一个小男孩,偏执的莫名其妙的读书的男孩。

  这个男孩是我的表弟。

  我搓着双手,说:“你不想去是吗?其北京竟挺好玩的,真的。”

  “我知道。”

  “恩,很大,很漂亮......北京电影制片厂附近有浩大的北漂一族,据说有十几万人,喝,美女如云......”

  “我没兴趣。”

  “一毕业就有很多人守在校门口招聘,都是各个地方的电视台的,普通的主持人底薪每个月都不少于六千,北广可是全国唯一一家培养专业电视人才的正规院校......”

  “我说了没兴趣。”

  小皓说他没兴趣,我知道他真的是没兴趣。

  他说:“哥,你钓鱼吧!”

  我说:“你把电话给我先给姨妈打个电话。”

  他说:“不!”

  我急了,去拿他的包,他死死地抱住。

  我试图抢过来,去饿看见了他满脸的泪水。

  “你这孩子......”我挥手打的耳光,他却连躲也不躲,我收手了,指甲却刮伤了他的嘴角。

  后来我说:“给你妈妈打个电话吧,说我们今晚在一起玩,不回去了。”

  天便暗了下来。

  唉!我青春期的时候没有如此执拗过,可能真的是时代不同了。

  我也人想起来什么似的,“今晚卫视直播张信哲演唱会,现场演唱《信仰》和《过火》。”

  他却哽咽着说:“我希望今晚卫视直播我。”

  河边的蚊子越来越多,夜风吹得帐篷呼呼作响。

  我蹲在河边抽烟。

  小皓说:“我怕。”

  我说:“你怕什么?”

  小皓说:“午夜凶灵。”

  我笑:“你神经病。”

  他说:“我不神经。”

  我说:“那你神经兮兮的。”

  他说:“哥,我要听你唱歌。”

  我说:“唱什么?看你哭得象花猫似的,唱《男人哭吧,不是罪》好么?”

  他说:“不,我要听齐秦唱的《情人的眼泪》。”

  我说:“那你听齐秦唱去。”

  他说:“你就是齐秦。”

  我说:“你神经病。”

  他说:“我不神经。”

  我说:“那你神经兮兮的。”

  他说:“我要听。”

  我说:“那我不唱《情人的眼泪》。”

  他说:“那你唱什么?”

  我说:“《上海滩》。”

  他说:“许文强爱上了丁力。”

  我说:“你神经病。”

  他叫:“我不神经!”

  我叫:“那你神经兮兮的!”

  他叫:“我要听你唱歌!唱《情人的眼泪》,你唱啊!唱啊!!”

  往火堆里填柴。蚊子成团成团地滚过来。夜风有点儿凉。小皓抱着无辜的肩膀,白净的不知什么时候抹上了炭黑。他浑然不觉,眼睛只是盯着火苗看。

  “嘀--嘀--”有人打我的手机。

  我想接电话,他却把手机牢牢地抓在手里。

  我说:“可能是小吴打过来的,店子要进货,明天我去株州。”

  他说:“明天我要去北京。”

  我说:“又不是要你去死。”

  他说:“比死还难受。”

  我说:“真搞不清你到底在干什么?!”

  他说:“你可以不搞啊!”他把手机丢给了我,叫:“你走啊!你走吧!走吧走吧走吧!”

  我捡起了手机,说:“你神经病。”

  他说:“我不神经。”

  给小吴打完电话,又给姨妈打了电话。小皓始终没有做声,眼睛盯着火苗看。

  看了很久,突然说:

  “哥,凤凰涅磐必须要在火中自焚吧?”

  我说:“那是古老的佛教故事,其实自焚比喻的是某种磨难。”

  “恩。”他点头,自言自语地说:“磨难......”

  填完最后一根柴,我说:“进帐篷吧,很晚了。”

  他说:“是啊,很晚了。”

  说完一翻身进了帐篷,并且把拉链拉上,把我关在了外面。

  我说:“外面很危险的,听说河里面有河妖!”

  他在里面喊:“河妖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象张国荣那个样子的?”

  我说:“象你一样的。”

  他说:“那很好啊。”

  我说:“好可怕的。”

  他说:“你害怕么?”

  我说:“是啊。”

  他哈哈大笑:“你没发现么?”他拉开拉链,“河妖也很美丽啊!”

  我说:“是吗?”

  帐篷很小,里面只有一个睡袋。

  他自然而然地躺在我身边,枕到了我的胳膊上。

  他说:“哥,我知道你在网上发过很多文章。”

  我说:“你怎么知道?”

  他说:“我看到了。”

  我的心便猛地一下沉了下去。

  我一直以为没有人知道。

  那些冗长的或者简短的字字句句,那些蘸着失眠夜色中嗟叹或呼喊的痕迹的点点滴滴,那些昭示着我走向另一片天地的文字。我一直以为自己含着一个秘密,我可以含着它老去死去。但是他还是知道了。

  唉......我的表弟。

  “你看那些干什么?!”我恨恨地说。

  他不吱声。

  我猛地坐了起来,摸烟,却怎么也找不到打火机。他“啪”地一下打亮了火苗,帮我点燃了烟。

  我苦笑,“那些都是胡编乱造的,好玩的。”说话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嘴都木了。

  他小声地说:“我又没说是真的。”

  这世界有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不喜欢女人。

  但我欣赏她们的美丽,认可她们的优秀,也尊重她们的存在。

  只是我的世界里可能原本就没留一份空间给她,一个她或者几个她。或者有,但是我不知道。

  我已经二十六岁了,婚姻的压力社会的责任道德的评论时时刻刻逼迫着我,这中间还持久地一次犹胜一次的夹杂着亲朋好友热心的游说和期盼。

  我说我不知道,其实我知道我很困惑。我想做我自己,但我觉得有时候自己又不允许。

  不知什么时候我又躺下了,小皓一直坐着盯着我看。

  我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他梦呓般说:“哥,你长得象李登辉。”

  “什么?”

  “哦,不!”他吃吃地笑,说:“开玩笑啦!其实你长得象成龙、象周润发、象梁朝伟、象冯德伦、瑞奇.马丁......”

  天知道他怎么会崇拜那么多的男明星。

  我不知道自己象谁。

 

玻璃时代》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玻璃时代】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玻璃时代

玻璃时代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6/22 1:52:22

一对彼此相爱着的年轻人面临着非比寻常的艰难路程,因为他们之间的感情是超乎常理的同性之爱,而且他们还是一对表兄弟。表弟小皓单纯无知,略有神经质的偏执和孩子气的天真。表哥肖生性懦弱,面对这样不可自拔却又两难的感情,既无奈又无法逃避。终于在表哥新婚之日,历经磨难的兄弟又重逢在一起,并且做出了最终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