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乡村 > 相女还朝 > 相女还朝完结版在线阅读

相女还朝完结版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20/5/24 10:31:13来源:微阅云热度:

《相女还朝》是文笔极佳的乡村风格小说,全文讲述:早料到辛可会是这样一副无耻的样子,南宫璃倒是一点都不意外。...

相女还朝

当时情况那么混乱,人人都被那些刺客给逼的抱头躲避,怎么还会有人看到她偷偷退了南宫璃一把的事情?

不过是吓唬自己罢了。

辛可鄙夷的撇了撇嘴,从惊慌无措中镇定下来。

她仰起头,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一般,目光凛凛,香瞳公主非要说辛可推了你一把,才害得你给刺客给抓走了,我说自己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太后也是不相信的。

正好,香瞳公主说你有证人,那么就请太后那香瞳公主所说的证人给请过来吧。辛可挺直了脊背,已经看不出一丁点的心虚。

反正是不可能有证人的,她咬死了不承认,香瞳公主能拿她怎么样?

早料到辛可会是这样一副无耻的样子,南宫璃倒是一点都不意外。

没有证人,她难道还不会捏造一个证人出来吗?

辛可会胡说八道,难道她南宫璃就不会无中生有?

南宫璃看向郭太后,柔柔开口,还请太后传令,把太师府的长房小姐辛宁传进宫来问话。

辛宁,她就是你所说的证人?郭太后有些讶然。

这个辛宁可是辛可的姐姐,就算是你是看到了当时发生的事情,难道还会为香瞳作证吗?

这个世上,可不是每个人都是大公无私的,胳膊肘往里拐,可是人的天性。

郭太后拿着眼神示意,南宫璃却好像看不懂一般,只仍旧点头,是的,香瞳还看见辛宁伸出手,想要拉香瞳一把,最终却因为人多混乱而没有成功。

既然你如此说了,孙嬷嬷,就由你去传令,让太师府的那位长房小姐给带进宫来,就说哀家想要找她说说话。

郭太后这么说着,眼神已经冰冷下来。

香瞳今日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突然就看不懂她的示意。

若是她往后也这般愚钝不堪的话,自己以往花费在她身上的心思不是都白费了?

一个听不懂自己意思的棋子,就算是再好的棋子,也不会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也许是时候,把香瞳好好的教导一番,也好叫她知道,她现在大的荣华富贵,都是给给予她的!

郭太后下意识的扶了扶右手小指上的护甲,眸色沉沉。

南宫璃把郭太后的神情动作尽收眼底,知道自己刚才的坚持已经让郭太后不愉快了。

毕竟在明面上,辛宁可是辛可的姐姐,在自己指认辛可犯了错的时候,还拉着辛可的堂姐出来作证,无疑是一件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事情。

可是郭太后不知道,辛宁和辛可,那是从来都不对头的两个人呢。

太师府的情况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那也是真的复杂。

老太师的嫡长女进了皇宫,成为了敏妃,还生下了四皇子段明卓。

而除了这个进了皇宫的敏妃之外,老太师还有着两个儿子,因为太师府不分家的关系,便分为了大房和二房。

大房的孙子辈只有嫡出的辛旭和辛露,而二房的孙子辈除了嫡出的辛合辛宁之外,还有一个庶出的辛可。

太师府虽然外表看着平静,并没有发生什么家庭不和的大事,但是终究也没有避免嫡庶相争这一通病。

辛宁作为二房的嫡出小姐,本应该是二房里最受宠的姑娘。

可是耐不住辛可不甘被人轻视,各种巧言讨好二房的掌权人文勇侯辛礼,不仅吃穿用度和作为嫡女的辛宁一样,还拉拢长房的辛露一起孤立辛宁,弄得辛宁在太师府过的一点都不愉快。

辛宁都快要把辛可给恨死了,怎么会给辛可说好话呢?

只怕辛宁一进宫,知道自己是作为证人来指证辛可的,做梦都会笑醒的。

看辛可在听到辛宁的名字是阴沉下来的脸色,就知道自己这步棋走的是极好的。

南宫璃微微勾起了嘴角。

接下来,就等着看一出姐妹相杀的好戏吧。

太师府距离皇宫并不远,孙嬷嬷又是催了赶车的马夫加快了脚程,简单的朝着太师府的人说明了来意,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就带着辛宁回到了皇宫,带着人进了郭太后的慈宁宫。

臣女太师府辛宁,见过太后。辛宁跟在孙嬷嬷的身后,才刚刚走进内殿,就已经俯身拜了下去。

相比起辛可的战战兢兢惶惶恐恐之下不敢出一点乱子的规矩,辛宁就显得自然多了,仿佛这规矩仪度是与生俱来的一样。

郭太后看着她那毫无挑剔的礼仪,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你便是太师府的辛宁?果真是个识礼数的好孩子。

辛可闻言暗暗咬牙,她进来这么久了,规矩礼仪上不敢出一丁点的差错,也不见郭太后夸她一声好,怎么辛宁一进来,郭太后就如此抬举她?

真是不公平

相女还朝》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相女还朝】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女还朝

相女还朝

  • 来源:微阅云
  • 时间:2019/6/22 6:38:02

丘宛浑身赤裸被锁在池水中,口目皆裂,形同厉鬼.......这是南齐最残忍的刑罚,以水银灌池,将人泡在池水中直至皮肉分离,再活生生的将皮剥下来,骨肉焚烧,而皮则吹鼓爆裂。今日,是她该剥皮的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