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扶乩判道 > 扶乩判道小说在线试读第11章烈火重生

扶乩判道小说在线试读第11章烈火重生

发表时间:2020/4/1 22:38:20来源:书香云热度:

《扶乩判道》是剧情极佳的现言风格小说,小说主要讲述:“晚辈在五云观之时,得名为徐聿央。但是我已经被门派赶出了,前辈可称呼在下为徐央便是。”徐央说道。...

扶乩判道

徐央看到牢房中狼烟四起,火光充斥,惊恐喊叫声此起彼伏,热浪也不断朝着自己这边拍打而来,也猜测出这无名火焰正是拜张峰所赐。徐央一个哆嗦,猛地朝着牢笼门口扑去,手脚并用捶打着牢笼,但是牢笼却是纹丝不动。

地牢当中的牢笼和设施都是木质结构,而又是封闭的环境,虽然房顶显露着一个个的破损的小孔,根本起不到丝毫的作用,这只会助涨火势的快速蔓延。只见充斥的火焰瞬间燃烧至地牢当中的十字口前,前一半关押囚犯的牢笼都是用坚硬的木头制成,牢笼之中又散落着一地的枯草,瞬间惨叫声接连起伏,一个个成为了火人在牢笼之中惨叫着。

徐央看着头顶滚滚的狼烟呼啸而至,而关押自己的牢笼虽然是铁柱,但是狼烟已经充斥到地牢每个角落,虽然自己不至于被烧死,但是这滚滚的狼烟足够将自己窒息而死。而就在狼烟在徐央头顶徘徊的时候,四周的惨叫声已经越来越少,眼前尽是黑漆漆的一片。

徐央知道自己已经逃不出去了,唯有匍匐在地,脑子则是飞快的想着应对之策。徐央想破了头,都想不出该如何的逃离出去,“难道我就要葬生在这个污秽不堪的牢笼中不成?我好不甘心呀!”

就在徐央捶打牢笼恼怒张峰卑鄙,自己就要葬身在此地之时,忽然听到牢笼门口传来“叮当”一声,定睛细看,大喜过望。只见是一串钥匙掉落在牢笼的门口,好似是看到了曙光一般,顿时就朝着钥匙扑了过去。原来,先前那个狱吏正要打开徐央这个牢笼之时,不成想身边的狱吏突然死去,从而忘记把钥匙抽了回来。而刚才徐央奋力捶打铁栏杆之时,又将锁孔插着的钥匙震落而下。而牢房当中的每个牢笼门口都有个铁匣子,而那个铁匣子正是用来锁牢笼的,只是徐央被关押着,从内到外看不到这个钥匙罢了。

徐央趴在地上,伸手奋力朝着地上的那串钥匙勾了勾,才用中指将钥匙勾了回来,大喜过望,连忙将各个钥匙换着朝锁孔中解锁。等徐央将第四个钥匙插进锁孔中后,试了一下,只听得“啪”的一声,牢笼成功打开了。

徐央将关押自己的牢门打开,一步跨出,振臂一挥,大喊一声,喊道:“我终于自由了。张峰,你等着瞧,看我找到你如何的来收拾你。”说毕,又用手中的钥匙将手脚锁链打开,就要大跨步离开这儿。

就在徐央低头缩脑,弓腰控背离开这儿之时,忽然听到身后传来有气无力的呼喊:“小子等等。”

徐央听到那声音细不可闻,若是不仔细的听根本就听不到。徐央听到声音来自左边一个牢笼,连忙回头一看,只见左边那个牢笼中趴着一个老头,而那个老头正朝着自己艰难的伸伸手,不停的眨着眼睛,张嘴想要说什么。

徐央看到那个老头朝着自己伸手,就猜测出是想让自己也救救对方无疑了,顿时也反应过来对方根本就不是聋子。徐央想了想,觉得这个老头除了偷自己的牛肉之外,也没有做出什么得罪自己的事情;况且那牛肉也被下了泻药,对方成为这般模样,那也是罪有应得。

徐央想了想,觉得救一救对方也没有什么,反正这年头谁是坏人、谁是好人已经分不清楚了。徐央来到对方的牢房门口,看了看牢房门口那个小匣子,拿出钥匙,正要插进去的时候,猛然发现这把锁已经锈迹斑斑了,而锁芯这个时候已经布满了铁锈,只能够隐隐约约的看清这儿有个空洞。徐央不解这个锁已经多长时间没有开过了,更加奇怪这个老头被关押了多长时间,致使锁都已经生锈了。

徐央既然已经打定主意要拯救对方,不试一试怎么能行,于是将手中的钥匙艰难的插进锁中,扭了扭,没有打开,然后再换一个,直至将所有的钥匙都换一遍也没有将锁打开来。徐央看着掌心的钥匙都试一遍都不曾打开,又胡乱的试了试,也是无法打开来。

牢中关押的老头看着门口站立的徐央用钥匙开锁,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对方试了半天也没有将牢门打开来。老头或许也猜测出个所以然来,在地上挣扎了一会儿,有气无力的说道:“没有想到关押我的狱吏竟然将钥匙藏起来了,真是可恶。不成想,我一世的英名就要葬生在这个牢狱之中了。”

“前辈你等等,我再试一试其他的方法。”徐央说道。说毕,拿着钥匙朝着地上死去的狱吏走来,一一在狱吏身上翻找一遍,只是找到两串钥匙。徐央在狱吏身上搜索之时,也找到了六个钱袋子,打开一看,里面尽是金银,自然装入自己的怀中了。徐央拿着这两串的钥匙,又一一在老头的牢笼锁上试一试,但是依旧无法打开这个锁。

牢笼关押的老头看到徐央在死去的狱吏身上搜索什么,自然也看清对方将狱吏身上的钱袋子收归己有了,又看到对方拿着两串钥匙在开锁,但是等了半响,依旧没有把牢门给打开。老头看着失望的徐央,问道:“小伙子,你叫做什么名字?”

“晚辈在五云观之时,得名为徐聿央。但是我已经被门派赶出了,前辈可称呼在下为徐央便是。”徐央说道。

那老头跟徐央相处不到一天时间,自然也听到张峰和对方的一番谈话了。老头只是干笑两声,喃喃自语道:“我跟李教主也是旧相识了,谁成想,我们都落得这般天地。不成想在我生命的尽头,竟然结识对方一个被门派驱逐的弟子,难道上苍真的都做好了所有的安排?”

徐央听到对方在那儿喃喃自语,又看到狱吏手中拿着的腰刀,顿时从地上捡起一把,奋力的朝着锁上砍去。“叮当”一声,徐央奋力的一击,只是在锁上留下一道裂痕,而手中的腰刀刀刃已经卷曲、磨平。可见不是徐央没有用力,而是眼前这把锁太坚固异常了。徐央用手中的腰刀连连朝着锁砍数次,致使不能够再砍为止。徐央又从地上捡起刀,故技重施,又奋力连砍数次,直到手中的刀不能够砍为止,但是那把锁只是外面有几道显而易见的裂痕罢了。徐央将地上所有的刀都使一遍,依旧无法将面前这把锁劈开。

徐央想到刚才一个黑衣人轻易的就用手中的刀将张峰那个锁劈开了,连忙回头去寻找杀死狱吏身上的那把剑,但是此时的那把剑已经消失不见了,看来黑衣人在劫走张峰之时,已经将剑拿走了。徐央看到钥匙打不开眼前这把锁,而用刀又劈不开,沮丧的看着老头,意思是说:我已经尽力而为了。

老头看到对方忙了半天都无法打开这把锁,自然能够看出对方确实是尽力了,又看到牢狱当中的狼烟已经分不清南北,前方火光滔天,空气当中散发呛鼻的气味,说道:“看来天命要绝我,可惜我的弥罗宫从此无人继承我的衣钵了。。。。。。”当看到徐央朝着自己张望之时,猛然醒悟,问道:“徐央,你现在已经被五云观逐出师门,成为了四海为家的道士,倒不如拜我为师,继承我的衣钵如何?”

“前辈的好意在下心领了。晚辈被师门逐出,而我的一身脉络已经四分五裂,已经无法将弥罗宫发扬光大,只怕无法继承你的衣钵。”徐央说道。徐央先开始只是听到对方是弥罗宫的人,看样子应该是长老或者教主一个级别的人物。徐央看到对方临死之前要收自己为徒,正要满口答应的时候,猛然想到自己已经成为了一个废人,如何替对方完成心愿。

老头用尽全力撑着身子朝着牢笼外面的徐央爬去,然后用炯炯有神的眼神看着对方,好似要将对方看透一般。徐央看着对方盯着自己看,都看的自己不好意思了,正要开口问之时,对方就说道:“你将双手按在我的百会穴上,让我看看你是否可以继续的修行,是否可以继承我的衣钵?若是你果真成为了废人,那我自然不会强人所难。”

徐央听到对方要察看自己体内的脉络,想了想,觉得试一试也无妨,故而就将双手按在对方的脑门上,也忽然发现自己的双手被吸在对方的头上,再也拔不掉了,而后就感觉滚滚的意念在体内流窜,好似身体所有的角落都被对方寻个便似的。

就在徐央焦急不安的时候,耳边就传来老头的声音:“若是你掌门真要将你的修为全废除的话,也不会只将一些无关紧要的脉络给震碎,而保留重要的脉络是完整无缺的。看来你的掌门并没有痛下杀手,而是手下留情了呀!你只所以无法修行,那是因为你的奇经八脉还拥堵着,致使无法吸收天地的灵气。只要将其中的一二经脉打通,自然会水到渠成了。”

徐央听到自己还可以继续的修行了,大喜过望,急切的问道:“还请前辈成全晚辈,在下自当感激不尽。”

老头看着对方急切的眼神,叹口气,本要说什么,但是想了想,只是说道:“我若是成全了你,只怕我的性命就不保了呀!先前吃了你的那牛肉,致使我精气神流失,津液无以为继。”说完,拉拢着脑袋,想着什么。

“这可如何是好?要不晚辈将知府逼迫一番,逼迫对方是否有打开牢门的钥匙与否?”徐央看到自己的双手仍然无法从对方的头顶离开,说道。

那老头看到对方依旧在想着法子救自己,心中除了赞许对方勇气可嘉之外,则是冷笑道:“刚才那三个黑衣人说自己是圣莲教的,而圣莲教来城中难道单单只为拯救那个犯人不成?居老夫了解,只怕此时的知府已经葬身乱刀之下了吧?”说完,肚子传来“咕噜噜”的乱响,而后就听到身后传来“稀里哗啦”的声音,气息越加的萎靡不振了。

徐央听到对方身体发出声音,也知道对方拉了肚子,而后就看到对方脸色越加的苍白,双手也感觉对方的头顶有点冰冷,不似先前那般有点温度。徐央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问道:“晚辈还没有请教前辈的尊姓大名,不知前辈肯告诉吗?”

“有什么不可以?我现在已经成为了将死之人,不过是在世上苟延残喘罢了。我是弥罗宫的教主,名叫阐幽真人。而我的门派已经不复存在了,门派当中或许就剩下我一人了吧?”那老头说道。

徐央听到对方的门派已经不存在了,就知道是被官府给剿灭了,而对方的弟子等人或许已经死去了吧?徐央问道:“前辈,官府将你抓在大牢之中做什么?难道是想从你身上得到上乘的修行法门不成?”

“我最初也是这么的认为。先开始我被官兵抓在牢狱之中,忍受了诸般的屈辱和挨打,又使计在我的附近关押囚犯,好从我的口中套出修行的法门,但都被我识破,我都一并扛过来了。在数年时间之中,我装疯卖傻,装聋作哑,直到那张峰也被关押在我对面,我就想到是官兵又故技重施,想要骗取我的修行法门。但是,我依旧置之不理,直到你的到来,我才看出官兵已经放弃从我这儿得到修行的法门了。其间,你俩的一番谈话,我自然也听入耳中,只是不愿意说罢了。”阐幽真人说道。

徐央看到对方结识五云观的掌门,那修为一定不差,问道:“前辈,你是被谁关押在大牢当中的?”

“这个人你还是不知道的为好,这样方能够保全你自己,不至于再落入牢狱之灾。那个人正是你同门张峰所说的那个国师。此人魔道兼修,修为高强,修为远远在我之上,只怕我跟你掌门联手都不一定打得过对方,修为可想而知。罢了,罢了,看在你跟我有缘上,我就牺牲我自己,成全你也无所谓。说不定,真有一天你可以替我和你掌门报仇。只是在此之前,你一定要韬光养晦,万不可崭露头角啊!”阐幽真人说道。

扶乩判道》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五片云】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五片云)或者(dushu543),关注后回复 【扶乩判道】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扶乩判道

扶乩判道

  • 来源:书香云
  • 时间:2019/6/22 2:56:08

一个被门派驱逐的弟子,又历经诸般人情冷暖,栽赃陷害,方才明心见性,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一条发展的修行道路。爱恨情仇叠加,披荆斩棘艰难,唯有自己屹立不倒,方才能够使得手足永生。三世弥陀破浑噩,今日方知我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