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惹火甜妻:老公,求放过 > 惹火甜妻:老公,求放过大结局在线试读第7章要被玩坏了

惹火甜妻:老公,求放过大结局在线试读第7章要被玩坏了

发表时间:2019/11/20 9:37:11来源:有书阁热度:

《惹火甜妻:老公,求放过》是剧情极佳的现言类型的小说,全文讲述:“如果我难逃一死,那就让我死在二少的手里。”固执的重新走到他面前,坐到他腿上,捧住他的脸,又一次深深地吻下去。父仇不可不...

惹火甜妻:老公,求放过

乔氏集团,乔琬诺!!!

狐朋狗友怔住!

甄笠寒怔住!

乔氏集团他们都不陌生,乔国胜白手起家,打造出乔氏集团。乔博没有那种魄力,却是一颗痴情种,妻子去世后就一直守着独~生~女没有再娶。乔琬诺被宠上天,成为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豪门疯小姐,也不爱交际,陪同出席宴会都是一晃而过,疯得人影都找不到。乔氏集团实力雄厚,氛围简单,曾被很多人羡慕,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他们最后的结局会是现在这样。

一死一病一入狱!

现在,乔氏集团已经不存在,乔健得手之后,乔氏集团就更名为杨氏集团,乔健的名字也改成杨飙!

现在知道杨飙的人越来越多,乔家,乔国胜,乔博,乔琬诺已经淡出了众人的视线!

“五年前,我叔叔乔健勾结三教九流各种人物,害死我爸爸,气病我爷爷,夺走我家产,还把我送进监狱。三天前,努力改造的我提前出狱,可爸爸去世,爷爷长睡不醒,没有靠山的我就算出狱也难逃叔叔的魔爪。走运的话,我能多活几天。不走运的话,明天的我或许就会惨死街头。我不想死,也不能死,前来投奔二少,做二少的女人,是我此时唯一的求生希望。二少恼我胆大妄为,可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二少,帮我!”乔琬诺忍着痛,用力地挤出话,她只有说服甄笠寒,转机才会出现。

甄笠寒怔愣之后,却没有半分的动容,他收紧目光,冷冽的眸子射~出令人震慑心魂的寒光,扣紧下巴的手也不断收紧,狠狠地捏:“想得到我庇护的女人何止你一个,都来用这种手段接近我,我岂不要被你们玩坏?”

“我我,我不敢玩二少……我只是想保一条性命……为爷爷和爸爸讨个公道……求二少看在我家破人亡……我又手无缚鸡之力的份上收容我……我愿意为二少做牛做马……”整个下巴在他的指尖下扭曲变形,脱臼的痛感伴着被碾压的碎裂感将她淹没,血腥味在嘴中弥漫,眼泪在眼眶打滚,努力挤出来的话也因过份的疼痛而颤抖。

甄笠寒不心软,手指再加力,他想看看她滚来滚去的眼泪什么时候能滚下来:“我不是收容所,不负责回收垃圾。”

“人活着都有困难的时候,二少,二少……”

“我困难的时候,你没有帮过我,我又为什么要帮你?”

“不是帮,是交易……我把我自己卖给二少,要杀要剐,做牛做马,都随二少开心……”

“我想睡女人,哪种睡不到,你跟我谈条件,还不够这个资格。”他经历的太多,怜香惜玉不是他的风格,手指再用力,就不信她的眼泪不滚落下来。

她疼得想死,眼里噙满泪水,不敢眨眼,努力地睁大,嘴中的血水也管不住地顺着嘴角流出来:“我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和二少谈条件……但是,这个世上的乔琬诺也是独一无二的……还是第一个,第一个偷走二少初吻的女人……”

甄笠寒的眸光瞬间阴鸷,冒出杀人的火光,这事他想起来就生气,她还有胆子敢再提,偷他的初吻,她偷的起吗?

真的是,找死!

用力地甩手,把她狠狠地甩出去:“犯我者,非死即残,选!”

乔琬诺瘦弱,哪里扛得住他的大力气,被甩出两米多远,额头磕到沙发脚,脑袋一片片空白。她甩甩头,找回清醒,手也揉着脸把移位的牙齿扶正,同时咽下满嘴的血腥从地毯上爬起来,固执的与他对视,泪水洗过的双眸清澈见底,不服输,不放弃。

“如果我难逃一死,那就让我死在二少的手里。”固执的重新走到他面前,坐到他腿上,捧住他的脸,又一次深深地吻下去。父仇不可不报,爷爷不能不救,为了给乔家讨说法,她拿命来博。

清纯的少女化身为妖~娆的女神,吻~住他,唇~瓣贴着唇~瓣……再张开嘴,将他的唇全部含进嘴里,吸,吮……

惹火甜妻:老公,求放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惹火甜妻】 或 【老公】 或 【求放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惹火甜妻:老公,求放过

惹火甜妻:老公,求放过

  • 来源:有书阁
  • 时间:2019/6/21 19:37:43

“你强夺我的初吻?” “我不小心嘛!” “你反复睡我?” “我不小心嘛!” “你瞒天过海,偷偷摸摸,生下我的儿子,还不让我知道?”“我不小心……”什么?他说什么?他说,她生的儿子是他的?五年前,把她强行按在黑暗角落,强夺她初夜,害她入狱的男人是他?卧槽,不能忍,不可忍,拿刀:“甄笠寒,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什么叫我生下的儿子是你的?”甄笠寒夺下刀,按住她,撕扯,强吻,重复五年前那一夜的激烈:“不懂的话,就再来生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