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 > 阴倌法医 > 阴倌法医第6章邪镇血碑

阴倌法医第6章邪镇血碑

发表时间:2019/7/21 20:30:02来源:快阅热度:

《阴倌法医》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悬疑类的小说。主要讲述:我狠狠的瞪了安童一眼,转身迫不及待的去看血碑。...

阴倌法医

  安童丝毫不惧,伸手就要揭开白布,我一把拉住她,看到这个轮廓,我脑中出现的就是那具被开膛破肚的尸体,“会不会是失踪的死囚尸体?”

  “看了不就知道了?”安童头也不回,用另一只手扯掉白布。

  果然是尸体,看清尸体模样,我退后了几步,胃里一阵翻腾差点吐出来。

  而我的感觉也没错,尸体就是那死囚,虽然有缝合,但泛白的创口白愣愣的往外翻,僵硬脸上依旧带着那诡异的冷笑,像是在盯着自己的腹腔。

  陈阳此时将车内外,甚至底盘都检查了一遍,摇摇头说:“没有!”

  他的话又将我的思维拉回这两面包车装扮的灵车上,引擎是冷的,无人驾驶,那这车子是如何跟了我们一个晚上的?

  这超乎了常理,但现在也没有更合理的解释。

  安童将白布盖了回去,我狂跳的心脏才逐渐平复,“进村,今晚定然有所收获!”

  我看着安童,她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好像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她的镇定。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我们来这里的目的绝不是进入毒窝这么简单,那父亲的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陈阳在收拾了行李,看全套的露营装备,就明白这次行动绝不是表面上看到的这般仓促,而是早有准备,这让我多看了安童两眼。

  悬崖不高,但也有个二三十米,而且落脚点很少,期间我问安童,我们就这样进去会不会打草惊蛇。

  陈阳冷不丁的回答我说,“这个村子里的人很怪。”

  怪?我接着问他怎么个怪法。“就你问题多,下去了不就都明白了!”安童截了我的话,不冷不热的回了我一句。

  下到凹子,我悬着的心才落下,但接着又提了起来,这里的地形太过古怪,在悬崖上看,能看到一切,甚至连远处的村落也若隐若现。

  但站在凹子里再去看,所有的东西都变得朦朦胧胧,那两座相交的山峰原本有个开口,但从这里看却是一条死路,而且山中像是蒙上了一层雾霭,十分模糊。

  我们来到小河边,看着水面,我内心再也无法淡定,顺着河水看去,整条河都呈现出一种墨黑色,竟然是死山死水,整个风水格局都变了。

  绝路死龙,按照这个风水格局,这里住的都不可能是活人。但这毕竟只是风水玄术的推断,我也不想跟安童说,免得她有冷嘲热讽。

  陈阳在一直在前方带路,也不吭声说话,他对这个地方很熟悉,我断定他绝不是第一次来。

  一路走来,我注意到所有的植物都是枯死的,正好应了这里的风水。

  突然,走在前面的陈阳做了个手势,半蹲在枯草中。我和安童见状也立刻蹲了下来,弯着腰向他走去。

  顺着陈阳所指的方向,照片里的红色墓碑立在枯草之中,但此刻墓碑后站着个穿着红色裙子的背影。

  她的头发很长,瀑布般垂落在腰间,她就这样站在凄凄荒草中,显得有些诡异。

  看到这个红衣女人,我在也忍不住,不顾安童和陈阳的阻拦,扒开荒草就冲了出去,等我快冲到血碑前时,女子突然往草丛里跑,转眼就消失在荒草中,那速度根本不像是个正常人。

  陈阳追上来一把拉住我,“这地方怪得很,居民也很怪,你这样乱跑很危险。”

  危险?我愤怒的甩开他的手,那红衣女子早已不见踪影,安童上来就呵斥:“苏岩你要是在冒然行动,现在就给我滚!”

  我心头烦躁,那女人站在血碑前,肯定是有某种联系,说不定从她口中能知道父亲的下落。我红着眼瞪着安童,但看着她的模样,硬生生压住了心底的火气。

  陈阳安抚我,“这附近就一个村子,总会在碰到的!”

  “哼!”我冷笑,“就你懂?”

  陈阳也听出我话里的意思,笑道:“哥们儿,你有火别朝我发啊!”

  我狠狠的瞪了安童一眼,转身迫不及待的去看血碑。

  照片里墓碑上的纹络看不清,但现在凑近了看,我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爷爷说苏家的墓碑起源于秦末,那个时代战乱不断,尸横遍野无人收敛,时间久了各种怪事不断,鬼祸魅害,民间有位石匠受高人指点,刻碑立于荒冢前,以此镇鬼魅。

  而眼前的这块血碑,就是一块镇碑,碑文是两个红色刻字:邪镇……

阴倌法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阴倌法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阴倌法医

阴倌法医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6/11 11:49:57

十岁时为了活命,爷爷让我借尸续命,让我与一具古尸成婚,这成为了我不愿去提起的秘密。 十多年后,我卷入一场异样的漩涡,变故横生。 鸳鸯扣,美人出棺,与尸同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