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言 > 危情密爱:甜宠娇妻乖一点 > 危情密爱:甜宠娇妻乖一点全文目录阅读第13章花解语,落无声

危情密爱:甜宠娇妻乖一点全文目录阅读第13章花解语,落无声

发表时间:2020/6/7 8:16:27来源:快阅热度:

《危情密爱:甜宠娇妻乖一点》是剧情极佳的现言风格小说,精彩阅读:回到住处,远远的便看见南宫流逸扶着栏杆,在二楼朝着我招手,笑的特别贱,笑容和他那张俊逸的脸,完全不搭边。...

危情密爱:甜宠娇妻乖一点

南宫流逸听完夏如梦的话,身形顿了下,随即扯出一丝笑意,似是苦笑,又似是嘲讽,“只要你答应我不再见安子浩,我便送你一份不错的工作。”

我当即白了他一眼,不明白他的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一会儿拿把我的住处告诉安子浩来威胁我,一会儿又不让我见安子浩,还要送我一份工作。

随后,我说,我根本不想再看到安子浩,所以请他放心。

虽然不清楚他有什么目的,但起码不用看到那个人的嘴脸,到底还是赚了。

他有些兴趣黯然的放下酒杯,看向我,“我认识一个朋友,他的公司做的也很大,刚好缺少一个汇总资料的助理,月薪15K,待遇相当不错,离这里也不远,下班时间和思安放学也不冲突。”

以前,我不想出去找工作是因为思安太小,没人照顾,现在有个这么好的工作为什么不要?

“你确定不骗我?”

我抿了抿嘴,有些狐疑的盯向他。

南宫流逸大概也是被我郁闷到了,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有些无奈,“我看起来就那么像坏人?”

不像坏人,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好人,我在心里嘀咕了他一下。

小思安总要长大,以后的学费全要包在我的身上,白天出去上班,晚上回来写稿子,似乎也能有个不错的收入。

于是,我愉快的决定了,下周一就去公司报到。

临走前,南宫流逸嘱咐我,只要去公司前台报一下自己的名字就行,不用面试和笔试了,可以直接去上班。

周一上班前,我拉住思安说,“妈妈要去上班,赚钱给你买好吃的,你要听话,妈妈会尽量早点回来的。”

小思安一听到吃的,顿时,眼睛一亮,仿佛已经看到了美味一样,对着我小鸡啄米般的使劲点头。

但愿南宫流逸没有骗我,要是下班太晚,我就辞了工作,毕竟儿子要紧,我心里如此打算着。

我将小思安送上校车后,便急急忙忙的挤上了公交。

工作的地点还真的不远,乘坐公交车,不用换乘,十五分钟就到了公司。

我从公交车上走下来,抬头望着眼前高耸的大厦,“黎海集团”几个大字,映入眼帘。

然后,犹豫了半晌后,才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夏小姐你好。”

一位穿着职业套装,大概二十五六岁的女子,微笑着走向我。

一时间,我有些懵逼了,“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夏小姐,我叫罗文静,以后喊我小静就好。是这样的,总经理事先将你的照片发给了我,特意让我在这里等你,能认出你来,不用大惊小怪。”

这个名叫罗文静的女子,说话温和谦逊,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随后,我跟着小静乘坐电梯,来到了六楼办公的地方。

途中我非常奇怪,她们的总经理怎么会有我的照片,莫非南宫流逸就是这里的总经理,趁我不注意,偷拍了我?

“请问总经理姓什么?”

小静很显然被我问到了,脸上流露出一丝诧异,“姓林啊,难道你不认识?”

我摇了摇头,看着小静满脸的怪异之色,有些郁闷,我这是第一次来公司,怎么会认识林经理。

不过,我的心中,却充满了疑问,既然自己不认识林经理,那我的照片是谁发给他的?

小静也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一路上不停的询问我,最后,都被我应付了过去。

我与小静是一个办公室,就是平时处理一些简单的资料,对于大学毕业的我,只要稍稍学习,便能轻车熟路。

听小静说,她在这里上了三年班,这个岗位,从来都是她一个人,还是第一次有两个人来完成一个人的工作。

因此,整个过程,她的心情也很是不错,对我也非常热情。

下午四点就下班了,因为两个人做一份工作,实在太过于轻松,小静本想请我吃饭,被我找个理由拒绝了。

毕竟,我还要照顾小思安,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在外边玩乐。

回到住处,远远的便看见南宫流逸扶着栏杆,在二楼朝着我招手,笑的特别贱,笑容和他那张俊逸的脸,完全不搭边。

“今天工作还好吧。”

“喂,你这个流氓,是不是你偷拍了我?”

我走到他面前,二话没说,用着高根鞋狠狠的踩了一下他。

危情密爱:甜宠娇妻乖一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危情密爱】 或 【甜宠娇妻乖一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危情密爱:甜宠娇妻乖一点

危情密爱:甜宠娇妻乖一点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7/26 17:23:01

被他强行掠夺后,夏如梦选择生下腹中的孩子,逃之夭夭。 本以为今生和他不会再有纠缠,谁知他早已布下天罗地网,让她无路可逃。 他捏着亲子鉴定疯狂质问:“还敢说孩子不是我的?” 她看着手上的报告,沉凝片刻。 男人继续无耻,“你生了我的孩子,必须做安太太。” 她终于不耐烦,“安子浩,你有完没完?” 男人声音淡漠,“二胎没生,当然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