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豪门 > 闪婚蜜爱,杠上腹黑总裁 > 闪婚蜜爱,杠上腹黑总裁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第3章她愿意成为他的妻

闪婚蜜爱,杠上腹黑总裁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第3章她愿意成为他的妻

发表时间:2019/7/23 7:46:49来源:微小宝热度:

《闪婚蜜爱,杠上腹黑总裁》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豪门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左麟翼用手指住楼梯的方向,也气:“赶紧滚。”...

闪婚蜜爱,杠上腹黑总裁

门响,左忆走去开门,对于她父亲的出现,她表现的没有一丝的意外。她很平静,平静的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见左忆这个样子,左麟翼更加的生气了,质问道:“今天下午我还没回来,你赵阿姨好心好意的叫你吃饭,你为什么动手打她?还说你母亲是被她给害死的?”

当时他听到赵雅慧哭着对他诉说这些的时候,他就十分的生气,还有失望,他竟不知,左忆居然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这叫他怎么对的起死去的妻子?

左忆冷笑:“你不是已经知道的很清楚了吗?还来问我干什么,有病吧。”

下午她转身离开花园时候的场景她没忘,她转身就走,赵雅慧就在后面用手指住她,怒不可谒:“左忆,你别在那里得意,等你爸爸回来有你好看的。”

她当时心里面是这样想的:那就等他回来再说。

她知道,这次的举动,赵雅慧一定就会先一步在左麟翼的面前告状,不过她不在乎。

她是动手打了,她承认,但赵雅慧对她的诬陷她不承认。

所以,面对她父亲说这番话的时候,她很气恼,气恼父亲对她们母子三人的偏爱,气她的父亲不相信她。

左忆的话语刚落,脸上就落了左麟翼的一巴掌,左麟翼怒了:“左忆,你看看你现在都变成一个什么样子的人了?蛮不讲理,甚至是动手打人。你这样,对得起你死去的母亲吗?”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左忆就更加的而激动了,她冷笑:“你还有脸在这里跟我说我的母亲,赵雅慧陷害我母亲出车祸死亡,而你包庇她,你们两个人狼狈为奸,居然还好意思跟我说对不对的起我母亲?左麟翼,我告诉你,最对不起她的人是你,是你们这对狗男女。”

“啪”的一声,左忆的脸上又挨了一巴掌,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楚。她忍住了痛意,但没忍住眼泪,眼泪簌簌的掉了下来。从小都舍不得打她的父亲,居然在此刻连打了她两巴掌?

左忆笑出声来,又哭又笑,简直就像个女疯子。

而左麟翼见到左忆的这个样子,加上左忆刚刚说过的那些话,指住左忆的鼻子,气的发抖:“你是从哪里听说的这些事情?没有证据就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是谁告诉你的。不分青红皂白,你给我滚出去,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议论他和冷彩之还有赵雅慧之间的关系,明明当年就是意外,却还要被人误解成那样有心计的一场事。只要一有人说起,他十分的生气,更何况现在说的人还是他的亲生女儿,叫他怎么能不寒心呢?

左忆掐住了自己的手心,很倔强:“滚就滚,你以为我想待在左家吗?别人都以为我左家大小姐过的都是千金生活,的确是,不过那是十年前的事情了。你去我的房间里面看看,去看看那些被损坏的东西,你以为我真的是不喜欢他们才弄出来的动静吗?你以为,我就有那么的无聊吗?我再也不想待在左家——”

说到最后面,左忆的声音明显的就高的几分贝。

左麟翼用手指住楼梯的方向,也气:“赶紧滚。”

左忆的眼角滑落下了一滴泪,然后快速的转身,下楼。

在暗处的赵雅慧看到这样的一幕,勾起唇角,笑的很得意。

她挨一个巴掌,却让左忆滚出左家,这个巴掌,很值。

她平复好了心情,朝着左麟翼走了过去,拍着他的背,帮他顺着气:“你也是,孩子做错事说两句就行了,你还打她,现在左忆是更加的不会回这个家了。”

“不回才好。”

左麟翼推开了赵雅慧,走开了。

……

左忆出了左家,看着眼前的十字路口,第一次发现,她连个去处都没有。她沿着街走了很久,原本是想去宾馆住一晚上的,但她发现,除了她这个人,她什么都没有拿出来。

不能去,她就只能沿着街走,希望能找到公用电话打个电话给她的好友蓝佳,让她帮忙。但是左忆发现,她根本就记不住蓝佳的电话号码。

这一次,她是真的走到了末路。

左忆身后的不远处,有一辆黑色的车在那里跟着,里面坐着的人是陆绍谦。

陆绍谦看着左忆孤单落寞的身影,微微皱眉,沉着声音:“顾远,加速,开到她面前停下来。”

“是,先生。”

顾远收到了指示,一下的就开到了左忆的面前停了下来。

左忆看到在她面前停下的车,前面的车牌号让她抿了唇角,这是陆绍谦的车。陆绍谦的车牌号真的很特别,8023,用手语做出来就是,love的意思。

所以,她的印象才这么的深刻。

在她恍神间,顾远打开车门摇下了窗户,语气缓和:“左小姐,我家先生有请。”

是蓄意跟踪吗?

不然怎么可能这么清楚她的地点,不然,就是她的身上被装了跟踪仪器。

心一横,左忆打开车门坐上了车,和今天早上的不同,这次陆绍谦并没有在处理公事,他就在那里坐着,宛如一尊雕塑。

为什么会这样说呢?

只因,他的坐姿实在是太标准了。

“左小姐你应该是得到证实了吧,我提出的条件你考虑的怎么样了?”陆绍谦的坐姿缓和了,但他的身体却朝左忆这边靠了过来。

“我想知道,你娶我的原因。”

他知道的这么清楚,肯定是找人一路跟踪她,或者是监视。

陆绍谦的抿了抿唇:“无非就是男婚女嫁,我三十二了,没女人,想找个女人做我的妻子这个理由够不够?”

左忆呆愣了一下,看着陆绍谦的侧脸没有说话,即便车内没有开灯,左忆还是能感知他脸庞上与生俱来的诱人魅力。

这话,她不信。

此时,陆绍谦竟握住了左忆的手,左手无名指上传来一阵的冰凉,她猛的惊醒,想要取下来,但被陆绍谦反手握住。

陆绍谦转头看她:“别取,你问我原因我就知道你的心里面的想法就已经在生成了。我娶你,不过就是为了想要让你父亲身败名裂。这个理由够不够?”

近距离,左忆能看到陆绍谦那微勾起的唇角,那笑,很邪魅。

“我不答应。”左忆甩开了陆绍谦的手,准备取戒指,但手上的动作却因为陆绍谦的下一句话停住了。

陆绍谦笑了,似是在笑她太过于天真。

他说:“就算是真,我会把这个告诉你吗?你和你父亲再怎么不和,你也没有想过要害他,如今知道你母亲的事情我知道你是想要翻案,但并不代表就要害他。我娶了你,不过就是为了争夺陆氏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没办法,老爷子说要结婚才可以。我找不到合适的人,前两日见了你,我觉得很合适。所以,就找上了你,这个理由算不算?”

这个虽占着一层的原因,主要的原因他当然不可能告诉她。

左忆看着陆绍谦嘴角上的那一抹笑,唇微微的抿了起来。这个男人,笑起来的时候足以抹杀世界万物,更重要的一点是:这个男人很危险。

他的话,她该信?还是不信?

但手上的戒指,以及她母亲的事情,似乎她没有要反对的理由。就算不是因为这个因素,她也要试试,哪怕万劫不复。

左忆点头:“好。我答应。”左家她已经回不去了,左麟翼和她的父女感情也已经回不去了,现在她要的,是她母亲的死能够翻案!

这话,陆绍谦没答,车内的气氛沉默了一会,很诡异。

就连顾远的心里面也是暗暗的惊讶:就算是先生要找人结婚,有大把的女人愿意送上门来,可为什么就要找上这个奇怪的少女呢?

对,顾远把左忆定义为奇怪那一栏。

为什么会这样说呢,只因陆绍谦让他去调查左忆的有关过往时,他查到了左忆在左家的地位远远低于她的后母所生,面对他们的欺负,她也不向左麟翼说明,以至于误会越来越深。

更重要的是,左忆的朋友很少,只有蓝佳这么一个朋友。

有同学甚至当面评价她:孤僻。

猜猜左忆当时是怎么说的?左忆就给了那名同学四个字:谢谢夸奖。

当时,那同学的脸都气白了。

“吃饭了没有?”陆绍谦突然开口说话,左忆没想到,就连是顾远都没有想到,陆绍谦居然就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左忆一愣,刚想开口的时候,却被陆绍谦打断了话语,陆绍谦声音很淡:“顾远,把车开到最近的酒店。”可谓是,直接下决定了。

“我吃过了。”左忆陈述着这件事情,其实她是没吃,只不过是不想和陆绍谦同桌而坐而已,她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的消化这突变的事实。

“我没吃。”言下之意是:你吃不吃不管我的事。

“那我可以下车吗?”既然他要吃饭,那她就四下走走好了。

陆绍谦看都没有看左忆一眼,语气寡淡:“你有地方去吗?”

这下,左忆是真的无话反驳了,她没有地方可以去是真的。

“跟我上去。”短短四个字,就抹杀掉了左忆即将出口的话。

到达酒店,左忆和陆绍谦分别从两个车门下了车,左忆一下车就看到了陆绍谦正在整西装的场面,她这才发现,陆绍谦的身影颀长,刚好站在光口,独立一隅。

走进酒店,陆绍谦解下了西装外套,递给左忆,言简意赅:“拿着。”

左忆首先是没有反应过来,但看到了陆绍谦递过来的西装外套,她这才什么都明白了。原本,她是想着她为什么要帮忙拿?当她转念一想,就想到了前不久在车里面的那些对谈,还是接了过来,搭放在了手间。

她跟在陆绍谦的背后走,倒像是随从了。

“走前面来点,怎么走路这么慢吞吞的?”

左忆无语,但还是走到了前头,跟陆绍谦并肩而行。

陆绍谦点的菜,Z市人都喜欢吃辣,所以左忆对那些菜并不挑剔。

饭菜上桌后,陆绍谦这才问:“看看有没有不合胃口的,有的话就撤掉,重点。”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刚刚怎么不问?

“都好。”最后,左忆只记得她是这么回答陆绍谦的。

闪婚蜜爱,杠上腹黑总裁

闪婚蜜爱,杠上腹黑总裁

  • 来源:微小宝
  • 时间:2019/6/30 6:02:26

一张婚书,绑牢了他和她,绑不牢的是两颗在婚姻边游离的两颗心。她有心恋已久,他有初恋之欢。原本以为,各自安乐,殊不知,一次偶遇竟让他们的关系公众于世,她从默默不惊闻的大学生一跃枝头成为了众千金名媛最想做的地位“陆太太”他说:“左忆,事已至此,你我只好相互配合成为一对恩爱夫妻。”后来,她陷入抄袭门,心恋之人归来,他覆在她的身上,用极细腻的语气对她说:“左左,你是我妻子,这个事实你抹不掉,也无法逃离。”他夜夜笙歌,总在夜里轻声呢喃她的名。再后来,他初恋之欢归来,她才明白,这不过是一场最可笑的笑话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