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乡村 > 刺痛的婚姻 > 完本:《刺痛的婚姻》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完本:《刺痛的婚姻》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发表时间:2020/5/24 8:36:53来源:快阅热度:

《刺痛的婚姻》是文笔极佳的乡村类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呵呵。。张杰笑道:“别说嫂子,其实沙主任,你是更想小梦,只不过嘴里不说吧了。”略微停顿了下,张杰又继续说道:“只不过象小...

刺痛的婚姻

十九、郑琴的纠结

  张杰回到公司不久,刚刚在办公室坐定,低头整理着资料,听到敲门,抬头看到本部门的主任沙华,含笑地站在敞开的门口,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拉开抽屉拿出里面的香烟,快步绕过桌子,同时嘴里含笑地道:“沙主任,有什么事,来个电话就行了,何必还要亲自跑上一趟。”

  走进办公室的沙华,满面笑容的道:“好长时间没与老弟你聊天了,今天下午正好没事,过来聊聊。”

  “沙主住能来找我聊天,是我的荣幸。”张杰走到沙华的面前,伸手向着墙边的单人仿红木沙发上虚引地道:“快请坐。”说着,将手中的香烟递了过去。

  看到沙华主任,含笑地接过了香烟,并在椅子上坐下,张杰转身泡了杯茶,放到茶几上,自己也在另一侧的仿红木沙发上坐下,身体微微地向着沙华这边倾斜着,笑道:“沙主任今天的气色很好,让我猜猜,是不是,小梦从外地回家了?”

  小梦是沙华的女儿,大学毕业后,在外面闯荡。说到孩子,沙主任的笑容更加愉悦了,“她呀,还在外面,昨天还打电话回家,说不想回山城。唉,我老伴愁呀。”

  呵呵。。张杰笑道:“别说嫂子,其实沙主任,你是更想小梦,只不过嘴里不说吧了。”略微停顿了下,张杰又继续说道:“只不过象小梦这样有本事,而且懂事的孩子,那个父母不想呢。在这里,我可要劝你一句,孩子大了总要飞的,可不能因为自己想孩子,而耽误了孩子的前程。”

  “哈哈。。那是,那是。”沙华主任大笑着点着头,从口袋里掏出香烟,递给张杰一支,自己也点了支,吸了口,道:“还是与你聊天痛快,这几年来与你搭挡,也是非常顺畅。”

  “沙主任过讲了。主要还是你指导的好。”张杰含笑地道:“我这人吧,有时固执,全靠沙主任的包容与理解。”

  沙主任用夹着香烟的手,虚空轻轻地点了下,笑道:“你承认你固执了吧,你不知道,有时我的血压都给你气高了。也就是在我这儿,如果在别人那儿,有你苦头吃。”

  张杰含笑地道,“所以说, 我是非常地谢谢沙主任。”

  “呵呵。。谢谢就行了,那天要请我吃饭才行。”沙主任玩笑了句,接着感叹道:“你进公司,已经有五年多了,调到我部门任副主任,也有近三年了吧。”

  “是的。”张杰点头道,“难为沙主任还记得。”

  “时间真快呀。”沙华又感叹了句,“不过,说起来,也就是你来部门后,我才真的轻松起来。”看到张杰要反驳,摇了摇手,继续地说道:“我虽然说你固执,让我生气,但我其实还是很高兴,为什么呢?因为你是固执地坚持了原则。

  我这人吧,思想有点老派,也有不少缺点,比如喜欢揽权,也喜欢将部门的财务,卡的紧紧的。为什么,因为我不放心呀。但你来了后,我就放松了,因为你能根据规章制度,根据原则来。但也不缺少灵活,所以说,这几年我高兴,也轻松了!”

  听完沙华主任的长篇大论,张杰有点发懵,心中很是疑惑,不知道,今天沙华主任怎么突然地过来,说起这些事来了。不过,他很快地笑道:

  “沙主任,你真的过讲了。这几年,我在你这儿可是学了不少的东西,更要感谢你的理解与包容。今天,更让我有所体会,以后在工作中在遵守规章制度的情况,也要更加灵活地办事。”

  就在张杰与沙华,一个心中不知所谓地猜测着;一个心中别有目的的聊着天,但仍然不防碍他们热情、客气地寒暄时。郑琴却在犹豫、纠结着,晚上到底是与陆小军约会吃饭,还是回家。

  踌躇了很久,她的心中有了决定,嘴角翘了起来,在手机的微信上回了句,“不去、晚上回家陪老公”。就直接地从微信的页面退了出来。

  回完信息之后,郑琴拿着手机,轻轻地点着下巴,迟疑猜测起来,也许晚上丈夫悄悄地做好了饭菜了,在等她回家吃饭。自己要不要回家吃呢?

  如果就这样回家吃,那不是等于向丈夫妥协了吗!那以后,再有了机会,丈夫还不得更加地凶自己呀。可是丈夫做的菜,太好吃了,已经好长时间,都没有吃到丈夫做的菜了,还是真有点想了。

  如果丈夫能主动打来电话,哄自己回家吃饭就好了。到时自己在生气地拒绝,然后,丈夫在哄哄自己。这样就可以顺其自然地傲娇地出现地丈夫的面前。

  傲娇而又自以为是的郑琴,根本就没有想过,今晚丈夫会不会为她做饭菜,这在她的思想中,认为丈夫为她做好饭菜是理所当然的。以前兴趣来了,自己做几个菜与丈夫浪漫下,不过近二年,她已经没有了这个兴趣。

  既然不回家吃,那到那里去吃呢?陆小军的约会,已经回绝了。那找李红梅一起,可是,昨晚谈话的尴尬还在那儿。郑琴在头脑中将闺蜜挑选了番,想到大学同学刘丹。

  她与李红梅、刘丹都是大学同学。不过郑琴与李红梅是从高中就在一起,所以相对来说,她与李红梅之间的感情亲近些。她们也是见证了郑琴与张杰,在大学时期的恋爱,与张杰也很熟悉。

  是啊,与刘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正好可以一起聊聊。郑琴高兴地拨打起刘丹的电话来。可是,直到电话铃响结束,刘丹也没有接听电话。

  在干什么,怎么不接电话?郑琴的心中嘀咕了句,放下手机。过了会儿,手机响了,看到是刘丹打来的,郑琴很快地接通了,“刚才干什么?怎么不接电话。”

  “刚才忙,没听见。”嗓子有点沙哑的刘丹解释了句,接着问道:“今天,怎么想起来打我电话,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找你呀。”郑琴娇嗔了句,“下班后,我们逛街吃饭,怎么样。有没有时间?”

  电话中的刘丹愣了下,“好呀,那下班后我们再联系吧。”

  说起来,平时工作、生活压力比较大,每个人都比较忙,城市又那么大,相住之间也较远。她们已经有一个多月都没有见面了,平时也就在微信中聊上几句。

  快下班的时候,她们在微信中约定,六点半在步行街,银座大厦靠近地下停车场边的大门处见面,然后一起逛街。郑琴到了地方后,没等一小会,刘丹就来了。

  见到披散着长发的刘丹,郑琴有点吃惊。原来圆润的脸,现在已经是尖尖的下巴了,眼镜后盈盈的目光已经没有了精采,虽然带着笑地站在面前,可是,却让人感觉到她的疲惫。不由地问道:“你怎么了?”

  “没事呀。”刘丹含笑地回答着,“是不是看到我瘦了,可能这段时间太累了吧。不说这些了,走,我们逛街去。”

  将步行街从头到尾地逛了篇,俩人拎着个衣袋,找了家休闲茶吧坐了下来。看到郑琴点了蜜汁糯香吐司与饮料,只点了果汁与一片面包的刘丹,羡慕地道:“真羡慕你,晚上这么吃,居然身材还这么好,怎么保持的。”

  “本姑娘天生的。”郑琴傲娇了笑了句。

  “还姑娘呢。”刘丹玩笑了句,“都不知道给男人睡了多少回了。”

  听到刘丹突然说出如此粗俗的话,郑琴给吃惊到了,尴尬地地笑了下,“乱说什么呢!”心中有点奇怪,刘丹以前不是这样的呀!

  “切。”刘丹好笑地翘了下嘴,“你家张杰不是男人呀,你们结婚几年了,不知道给他睡了多少回,难道我说错了吗!”

  郑琴给羞涩的脸红了,眼光偏移了下,不想在这个难堪的话题多说,转而问道:“平时逛街,你都给你家的关温买衣服或物品,今天怎么没买了。”

  含笑的刘丹愣了下,眼睛微微地偏移了点,又看向郑琴,笑着反问道:“你怎么没有给张杰买衣服。”

  “为什么要给他买。”说到老公,郑琴的心中突然不忿起来,冲口而出地道:“昨天晚上还凶我了,我为什么要给他买衣服。”

  “难怪你今天晚上找我逛街。”刘丹椰榆地笑道,“不过,说到张杰凶你,我可不相信,除非你做了天灾人祸的事了。”停顿了下,凑过头兴趣地问道:“说说,你都做了什么事,让张杰能够凶你。”

  这怎么能够说,即使说了,你也不会相信。心中很是忸怩的郑琴,连忙明知故问地道:“你出来,你家关温在家带女儿?”

  看到郑琴岔开话题,刘丹就明白了。以张杰对郑琴的宠爱,就是不看郑琴现在尴尬的样子,也可以知道是郑琴没理,而且是很没理的那种。

  不过已经起了好奇心的刘丹,还是想知道郑琴到底做了什么出格的事,从而能够引起宠爱她的张杰发火。现在,见到郑琴在回避这个问题,转换话题。

  刘丹的眼神就有点意味而探究地看着郑琴,这样的情况,使脸色些许红晕的郑琴有点慌张了,转头向别处看去。刘丹莫名地想到,郑琴别是出轨了吧!

  张着嘴,正准备继续试探下去的刘丹,看到服务员端着盘子来到桌边,含笑地接过饮料喝了口,而郑琴也松了口气,低头吃起了蜜汁糯香吐司。

  俩人一时都没有说话,默默地吃着东西,过了会儿,刘丹突兀地说道:“吃完后,我们去酒吧。”

  低头吃着吐司的郑琴,听到刘丹的话,吃了一惊,问道:“什么。”停顿了下又问道:“你晚上有时间,不用带女儿了?”

  “呵呵。。”刘丹淡然地笑了下,“我来时已经打过电话了。”迟疑地停顿了下,“要不,你打个电话给张杰请示下。”

  听到这话,郑琴头都没抬,含糊地“哦。”了声,继续吃着吐司。对于去酒吧,她并不感冒,其实她更想回家,想看到老公。可是之前还说老公凶她,如果现在拒绝了刘丹,急匆匆地回家,那让刘丹怎么看她。

  郑琴又纠结了。回家还是去酒吧,这是个问题!

刺痛的婚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刺痛的婚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刺痛的婚姻

刺痛的婚姻

  • 来源:快阅
  • 时间:2019/6/23 3:25:51

当婚姻遇到背叛、包容遇到谎言,爱与恨的交织中,婚姻中的男女,又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