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是优秀的小说在线阅读网站,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各种类型小说,要看好看的小说,就上全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乡村 > 我是焰少的情人 > 我是焰少的情人全文目录阅读第3章今儿就点你台

我是焰少的情人全文目录阅读第3章今儿就点你台

发表时间:2019/7/27 1:41:22来源:微阅云热度:

《我是焰少的情人》是一本剧情极佳的乡村风格小说,小说主要讲述:“许先生,我是陪过焰先生几次,可是,我与他之间并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我不疾不徐的解释。...

我是焰少的情人

“许先生,我是陪过焰先生几次,可是,我与他之间并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我不疾不徐的解释。

焰寰是一个有老婆的男人,他的妻子大有来头,我不清楚这个姓许的男人真实的身份,也没弄明白他与焰寰之间的关系,更不清楚他们之间的矛盾。

跟了焰寰两年,我们之间除了床上关系外,再无其他。

我从不过问他工作与家庭之间的事情。

当然,在跟他的第一天,他就警告过我,让我别妄想从他身上

想得到不该得到。

尤其是爱情与名份。

而我的隐密身份便是焰寰的情人。

我的回答,并没让他吃惊,他只是一瞬不瞬地望着我。

片刻后,笑了,“不愧是焰寰,连跟他睡过几次的女人,都能这样维护着。”听得出来,这并不是真心的表扬,而是酸楚的讥讽。

这时候,我非常庆幸焰寰不在,他那样一个优秀的男人,肯定接受不了这男人的讥诮表情与酸不啦叽的话语。

“张总,有些渴,让服务生去拿些果汗进来。”

“是,许哥,我马上去。”张军毅是聪明人,知道这是在故意支开他,便屁颠屁颠赶紧离开包厢。

一排黑衣保镖也在男人的挥手中退走。

包厢华贵的门扉阖上了,偌大的空间就独独盛下了我与他两个人。

孤男寡女的相处总是令人尴尬的。

幸好我不是普通的女人,面子矜持对于我们这种女人来说值不了几个钱。

在他撑起身向我走过来之际,从荼几摆放的水晶果盘里,我随手捞了一颗葡萄递过去,“许先生,吃颗葡萄。”

垂下眼,瞥了我指尖的紫葡萄一眼,他扯开了薄唇,悄无声息地笑了。

那笑,不染尘埃,云淡风清。

突地,他的长指捏住了我的下巴,抬高,头埋到了我的肩胛骨处,因为他突如其来的靠近与无礼的动作。

我不自禁地挣扎了一下。

没想,他捏握的力道加重,疼得我几乎眼泪都快滚出来了。

“在为焰寰守身?”

“不……不是,许先生,您真的误会了,我与焰老板真的不是很熟。”虽是解释,可是,我并没有太慌乱。

“好,即然如此,我相信你,脱了。”

他最后吐出的两字吓得我心肝俱裂。

“听不懂人话?”修长的指节伸进了我的衣裙领口。

并没让他往下,我便抓住了那几根游离如蛇的指节。

“许先生,我虽因母亲病重而坠身风尘,可是,来这儿消费的客人都知道,我是卖笑不卖身的。”

其实,这也是我长久以来坚持的原则,当然,除焰寰外。

焰寰始终是一个特例,因为,他保住了我的母亲,让人医治好了我母亲的病。

也许是报着感恩的心态,也或者还有其他的什么因素。

“好个卖笑不卖身。”男人狭长的眸子微眯,这时候,我才看清他那双漂亮的桃花眼,波光鳞鳞,如一汪深幽的玉泉。

眸子深处的轻蔑与鄙夷是显而易见的。

“如果今天,我偏要上你呢?”语气是霸道而张狂的。

“对不起,许先生,我笨手笨脚的,恐怕侍候不了你,要不,我去叫其他姐妹来,挑‘大上海’最美清纯最解风情的姑娘来。”

“价钱随便你开。”说着,他从西服口袋里摸出一本支票以及一支墨水钢笔。

一种羞侮袭上心头,强压下这种感觉。

对于一个坐台小姐来说,这种感觉根本不应该存在。

我维持着职业般的微笑“许先生,不好意思,让您失望了。”

“秦瑟柔。”陡地,他就发怒了,将支票薄砸在了地上,指着的我鼻子狠狠地骂,“别以为有焰寰为你撑腰,你就扬武扬威,告诉你,焰寰回洋人街,现在自顾不暇,没功夫来解救你,问你意愿,那是给你面子,即然这面子你不要,我许墨绝不会再给。”几步走到门边,将门打开,低沉的声音冲着外面的人冷喝,“把罗辰给我叫过来。”

我是焰少的情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是焰少的情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我是焰少的情人

我是焰少的情人

  • 来源:微阅云
  • 作者:简若初
  • 时间:2019/6/23 14:40:07

为了医治母亲,我下海做了小姐坐台时,遇上了他,他是踩在金字塔顶端的男人。也是为情所伤的无心之人。初相遇,他说,“秦瑟柔,你我之间就是一场买卖关系,千万不可在我身上寻找爱情。”跟了他三年,我恪守本份的同时,也管好自己的心。孩子流掉的那一刻,我对他寒了心,然而,他却抱着我撒心裂肺地哭。他跪在我面前,央求我,他说,“瑟柔,这辈子,我最最离不开的人是你,求你,别离开。”心如止水时,我笑着回,“焰寰,一切都已成过去。”